笔趣阁 > 文科大唐 > 第三十八章 历史的迷雾

第三十八章 历史的迷雾

        

        时不凡看着这个太极宫地图,然后开始思考这个太极宫的布局。这个太极宫的地图其实在修文馆里面也都有,而这个情况让时不凡开始分析目前的局势了。而旁边的独孤大雪也都在旁边看看,反正现在学生们也都回家过年了。不过时不凡却主动都加班来这里寻找资料,因为他在这个世界近亲属几乎等于没有,那些远亲也都没有设么值得来往的了,毕竟远亲不如近邻,他还不在工作中和同事弄好关系更有用。所以时不凡没有什么亲戚在长安,他主动请求代替别的人过年加班,算是和大家处理好关系了。这种过年加班的事情,在后世领导反而要主动过年值班。所以看在自己没有近亲,并且未婚妻和情人也都在长安的情况下,那也都选择主动加班了,没有必要为了和这个同事争夺回家团聚的时间。

        不过,独孤大雪看在了时不凡主动加班,她也不好独自一个人在家,所以她主动跟着过来了,算是培养一下感情。

        “你不让我去收拾那个王晊是什么意思?如果我要收拾那个王晊,那恐怕也是很容易的。”独孤大雪说道。

        不过时不凡却说:“这个王晊也是受人之托来打我的,尤其是打我专门给你看的,他希望通过打我来挑衅你,让你对他有仇恨。这样,他背后的老大才能因此获利!”

        “他的背后的人?太子?”独孤大雪问道。

        “不是,我认为他背后的是秦王!如果我所意料都不错,他是秦王的人。这次我挨打,算是白被打了。”时不凡苦笑。

        时不凡当然知道这个王晊是李世民的人,原先历史上记载这个王晊曾经在玄武门之变之前去给李世民通风报信,说是李建成要杀死李世民。至于这个东西是不是真的,那这个时不凡并不清楚。李建成到底有没有想要杀死李世民,这个也许历史永远不会有一个详细的答案。可是,按照李世民编纂的历史,这个王晊既然是通风报信的角色,历史上明确记载这个王晊是李世民收买了的人,是李世民的卧底。那这样说明哪怕原先历史上是李世民故意发动玄武门政变的,那也都是足以说明这个王晊在当中起到了一个不可忽视的作用。哪怕未必是原先历史上那个通风报信的作用,可是作用也都绝对不低,不然他不会被记载到历史上。

        所以时不凡非常清楚,这个王晊应该也就是李世民的人,他过来没事找事殴打自己,多半是殴打过给独孤大雪看的。【愛↑去△小↓說△網w    qu  】他希望激怒独孤大雪,毕竟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容许别人公然的殴打自己妻子。而对于女人未必不是如此,如果时不凡被公然殴打,那恐怕独孤大雪可是恨死这个王晊了,到时候也许独孤大雪也就会对王晊出手,这样独孤大雪难免要和东宫李建成闹矛盾了。

        “秦王是冲着你来的,或者是他想要把你,还有令尊独孤开远将军拉下水,这样也许我们也都无法摆脱了。”时不凡说道。

        不过独孤大雪马上问:“秦王这么做是为什么,他为什么要找我麻烦?他想要逼迫我去和太子起冲突,可是这样做没有用啊!我不过是一个女官,说不好听的也就是皇上的家仆,我对于立储这种事情根本一句话都插不上嘴,甚至根本不能说。如果我敢在立储这方面说话,那我必然会死无葬身之地的。说到底,我不过是家仆罢了,有什么资格多管主人家的事情?”

        “不一定,你尚宫位置很奇妙啊!”时不凡接着说。

        时不凡接着指了指太极宫的分布图,然后说:“太极宫是按照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的方法来命名我们太极宫四个门。按照坐北朝南的方式,那我们朱雀门也就是正门。玄武门也就是后门,其中玄武门是后门,如果通过了玄武门,也就是可以直接到达皇帝的后宫。如果按照一般规则,臣子正式面见君王,走的是朱雀门。可是如果是皇族亲眷,或者是皇帝个人有事情召见,那走的是玄武门。所以,虽然玄武门是通往后宫的道路,可是却并非是彻底禁止。”

        唐朝的宫禁制度还没有后世那么变态,这个时代的后宫并非是绝对的男人禁地,如果皇帝召见其实普通臣子也都可以进去的,并没有那么变态的规定。甚至在后宫里面任职的也不全是阉人或者女官,也有极少数纯爷们,比如说一个叫做宫教博士的官职,是属于中书省派遣过去任职的,所以是纯爷们。

        不过根据这份图纸,时不凡很快发现了问题。

        “大雪,你是说你们尚宫是负责宫廷内外通信交流,并且执掌内宫的通信吗?”时不凡问道。

        独孤大雪点头说:“是的,虽然尚宫局是六尚之一,可是尚宫局却统领整个后宫所有女官,地位比别的女官更高。”

        时不凡点头,这个尚宫局其实也就是类似于后世的办公厅之类的职位,不过在政治方面权利明显小很多。

        “你是值白班还是夜班?”时不凡再次问道。

        独孤大雪回答:“按照常规,一般我们六尚都是实行两班制,所有官职都是偶数为主,所以轮流值班的。不过我是皇上的晚辈,再加上家父是左卫将军,那我可以只用值白班,不用值夜班,所以白班多是我负责!”

        “那也就难怪了!我想问问,如果在玄武门发生了一些大事,那有人来到了玄武门紧急启奏皇帝,你有没有办法拖延一下?”时不凡问道。

        独孤大雪马上震惊的问:“怎么回事?怎么会有大事?这个可是在大唐宫禁,谁敢乱来!而且,如果发生了大事,那我也都不敢拖延啊!何况,怎么可能有大事发生,要知道在玄武门可是有着两万多人的北门屯军,他们怎么会没有所动作?”

        “是啊!原先历史上北门屯军的态度太暧昧了!时不凡想道。

        也许后人只是注意到了李世民发动的玄武门兵变,可是却很少有人注意到玄武门的一支军队。这支军队也就是北门屯军,大概有两万人左右,这支北门屯军驻扎在玄武门,只是会听从皇帝的命令,别人的命令都不会听,哪怕是太子。想要北门屯军出动,那必然要有皇帝的命令。

        “你跟我说,如果有了大事,你要故意拖延一下,那你能不能做到?”时不凡问道。

        独孤大雪想了想,看到了时不凡的话,然后略有保守的说:“如果我要拖延,完全可以拖延半个时辰左右,再多我也都没有信心了!”

        “那就对了,如果李世民发动了的玄武门之变,那肯定会有人去汇报皇帝李渊。可是这个时候如果独孤大雪这个负责宫廷事务的尚宫故意的拖延,然后这样李渊也就是聋子瞎子。而按照惯例,北门屯军只是会听从皇帝的命令,如果没有皇帝的命令,那恐怕他们根本不会出动。哪怕太子在他们眼前被杀死,那他们也都不会动的。可是独孤大雪如果借用尚宫的权力故意拖延汇报,那李渊肯定要晚半个时辰做决策,这样也就平白无故的拖延了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并不少了,也许很多关键的历史节点,一个小时都足以改变世界的历史了,何况是这种宫廷政变?也许李世民也就是希望通过通过这种办法,把独孤大雪逼迫到他们那里。到时候他让王晊殴打我这个独孤大雪的未婚夫,这样等于是逼迫独孤大雪和李建成交恶,甚至起冲突。到时候独孤大雪身为宫廷女官,自然要保住自己的性命。毕竟如果她这个女官一旦和太子交恶,到时候太子李建成一旦登上了皇位,她这个女官可就麻烦了。”

        “也许原先历史上,李世民也就是利用别的手段来说服了独孤大雪,让独孤大雪和李建成交恶,然后畏惧于李建成一旦登上皇位之后对她报复,所以她不得不主动支持李世民。原先历史上我没有成为她的丈夫,所以不知道李世民用了什么办法逼迫独孤大雪和李建成交恶。可是现在我成了独孤大雪的未婚夫,那他可以通过让那个在东宫里面的卧底王晊来得罪我,然后殴打我之后必然会得罪独孤大雪。独孤大雪肯定会和东宫交恶了,所以这样也就成了。”

        时不凡小声说:“看来,有些时候,想要成功并不一定是要权力有多么大,而是要在关键点位置有自己人才行啊!”

        “还有,我记得令尊是作左卫将军。而我如果没有记错,大唐十二卫的大将军都是虚职,真正负责都是两位将军吧?”时不凡再次说道。

        独孤大雪再次点头说:“没错,十二卫大将军都是虚职,给那些德高望重的将领准备的,事实上一个兵权都没有。只有在出征的是,才会让皇上分拨虎符去调兵,历史指定将领来出征。而这样十二卫的大将军都是虚职,其实很少管事。可是十二卫的将军不同,十二卫将军负责统领所有轮番前来长安的士兵,并且负责宫廷宿卫。”

        “那我想我明白了什么!”时不凡说道。

        时不凡算是彻底明白了,这个李世民是希望通过让这个他在东宫的卧底王晊来殴打自己,这样激怒独孤大雪,进一步让独孤大雪和东宫交恶。然后独孤大雪的父亲独孤开远自然也都会被拉下水了。

        “原先历史上关于独孤开远的记录并不多,不过好像在贞观时期官职变迁大概好像也就是一句话,贞观年间历任宫城内长、检校左武候将军、检校左卫将军事……,这些官职也就说明他在贞观年间第一个职位是‘宫城内长’,那也就是意味着独孤开远是李世民的警卫局局长,负责皇宫内城的统领协调警卫工作。这种皇帝的警卫,那都是皇帝的亲信来负责。独孤开远能够成为李世民时代第一任警卫局局长,这个他到底在这个玄武门之变当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我想,现在也算是初步明白了。”

        “也许这个也就是历史的必然中的偶然,李世民必然会拉拢独孤开远,这样一旦独孤开远支持他,他可以借用在宫廷担任其中一个警卫将军的时候故意放水,然后可以让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的时候那没有人阻止。甚至可以让他女儿独孤大雪来拖延汇报时间,至少可以争取一个小时的时间。一旦一个小时过后,恐怕黄花菜都凉了!李世民是不会放弃拉拢独孤开远和独孤大雪的,他们父女的职位太重要了,都是发动玄武门之变当中最重要的关键节点位置。”

        “而我好死不死,这个时候李渊把独孤大雪赐婚给我。那这意味着我的老婆和老丈人已经成了风暴的核心位置之一,那可真的是麻烦了!”

        时不凡真的感觉自己要疯了,自己居然成为了历史必然当中的那个偶然。李世民他们要发动玄武门之变,必然不会放过拉拢这个独孤开远和独孤大雪。不过当年历史上李世民是如何说服独孤开远的,这个时不凡并不清楚。可是自己的到来,恰恰成为了历史当中的昂“偶然”,让李世民通过指示在东宫的卧底王晊殴打自己,然后激怒独孤大雪,最后让独孤大雪和独孤开远跟东宫交恶,然后被迫让他们支持李世民。

        “常何是不是独孤将军的属下?”时不凡突然问了一句。

        独孤大雪想了一下,说:“常何不是家父到直接属下,不过常何是左武卫郎将。左卫是大唐第一卫,所以日常哪怕同样品级的武官也都是要以左卫为尊,所以家父事实上也就是宫城内直接负责宿卫之人。”

        “果然,看来一切节点都对得上了,格老子的,老子成了历史中的偶然,想躲也都躲不掉了!”时不凡忍不住爆粗口小声骂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