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科大唐 > 第四十五章 真正的操盘手(上)

第四十五章 真正的操盘手(上)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时不凡很快带着独孤大雪回到了家里面,他们和李世民达成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协议,然后李世民通过帮助独孤大雪弟弟去担任这个千牛备身的职位,然后去争取独孤开远的帮助。而这样李世民的玄武门之变也就成功概率大增,这样让李世民也都非常高兴。甚至李世民手下的那些幕僚也都非常高兴,因为有了这个条件之下,那他们成功的概率也就大了很多了。

        不过,时不凡回到了家里面,却心里一直在思考,好像这里面还是有一些问题。

        “你怎么还是如此?这里有什么问题吗?”独孤大雪问道。

        时不凡还是说:“我总感觉我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地方,在这次夺嫡之争里面,好像参与者远不只是太子和秦王,我总感觉好像有些问题不对。我感觉我们大家都疏忽了一个问题,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什么问题!”独孤大雪问道。

        时不凡说:“去帮我拿一堆纸过来,我要尝试一下建模!”

        “建模?”独孤大雪明显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

        时不凡开始在纸张上面进行写写画画,他然后把李建成和李世民的关系网络都绘制了出来,然后经过了一系列的统计和分析。时不凡利用他在经济学里面学到的博弈论,利用一定的数学知识和博弈论的知识来进行了一次建模。这个建模其实是后世一种科学的推论方法,这个建模应用的方面很多,从理工科可以用,甚至很多文科也都可以用到的,建模是理论经济学必学的知识之一。虽然建模需要数学知识,可是对于数学的要求没有理工科那么高。甚至很多政治上的东西也都是要通过建模来推演,然后确定理论数据。

        不过,如果是大型建模,那必须要一个团队来进行完成。目前时不凡只有他一个人,这个建模的压力肯定不小了。时不凡尝试利用博弈论的知识来进行推演,然后他按照政治上获益最大者的原则,然后他发现自己好像居然推演不下去了。

        “不对,不对,这里面有问题!好像这个也太巧合了吧?不对,这里面有问题,我们任何一方面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时不凡想道。

        独孤大雪急忙问:“到底是什么问题?”

        “我们只是尝试把这个夺嫡之争的参与者定位为太子和秦王,可是这次夺嫡之争,参与者真的只有太子和秦王吗?我好想发现了另一个参与者,另一个参与者其实也是参与了这次夺嫡,不过他扮演的角色好像是有些特殊的。”时不凡说道。

        独孤大雪急忙问:“谁?还有谁参与了这次夺嫡?难道还有谁要在这里坐收渔人之利吗?”

        “是皇上!”时不凡回答。

        “皇上?不可能啊!只有皇子参与夺嫡的,哪里有君主参与夺嫡的?”独孤大雪惊讶道。

        不过时不凡在自己在图纸上建立的模型,然后问独孤大雪:“你看得懂这个模型吗?”

        “看不懂,这个到底有什么用?”独孤大雪问道。

        “算了,你也看不懂。可是我却在这些图纸上,看到了很多好像无法解释的事情。”时不凡回答。

        独孤大雪问:“什么事情?”

        “大雪,你说秦王和当年的杨广,有什么区别?”时不凡问道。

        独孤大雪想了想之后马上摇头,然后显然不太明白时不凡的意思。

        “大雪,你不觉得秦王和当年的杨广很相似吗?当年的杨广,在年轻时候带兵南征,他是南征南陈的名义上的统帅。而他本来没有势力的,可是在南征之后担任扬州大总管,成功的利用了南陈的那些士族来积累了一批势力。而秦王何尝不是如此,他利用征讨山东河北的时候,积累了班底,然后这才有了现在争取夺嫡的资本。可是我现在分析皇上的心态,我们要帮助秦王夺嫡,那必须要分析皇上是什么心态!”时不凡解释说。

        独孤大雪皱眉,然后显然不太明白时不凡这话,而时不凡看了看那张建模的图纸,然后他明显看到了这张图纸上好像有些问题。明显是好像有一股力量在暗中影响着这些事情,也许秦王李世民和太子并没有彻底意识到。当年时不凡在后世也都没有专门分析过,可是现在经过了一系列的建模,然后他明显发现在已知的玄武门之变里面,有几个关键点不符合常理。

        而这几个关键点不符合常理,也许能够用巧合来解释。可是如果只有一个点是有问题,那也许还是可以称之为巧合。可是足足好几个点出现了令人感觉稀奇的事情,那这样还是一个彻底的巧合吗?

        “历史固然有偶然,可是这个偶然也太多了吧?”时不凡小声嘀咕道。

        独孤大雪马上问:“什么历史的偶然?”

        “大雪,你在宫廷里面也算是有经验的人了,那你认为一个强势的开国之君,对待太子的态度会是如何?”时不凡问道。

        独孤大雪想了想说:“如果是一个强势的君主,那对于太子的态度是非常复杂的。因为他们自己非常优秀,他们也都希望自己的继承人优秀。可是他们却也都害怕继承人太过于优秀,这样的思维是非常复杂的。”

        “没错,我想也是这样。因为君主和太子,不管是父子关系,更是君臣关系。一旦涉及到了权力之争,那父子往往也都要翻脸。一个强势的君王的太子不好当,好像很多雄主的太子都是不得善终啊!”时不凡说道。

        时不凡仔细分析了一下历朝历代的那些优秀君王的太子,他发现这些优秀君王的太子往往不得善终。当年汉朝时期,汉景帝刘启的太子刘荣最后倒霉了,而汉景帝是文景之治的重要开创者,所以说他是一个英主也不是不可以,结果太子刘荣被废,才有了后来的汉武帝刘彻。后来的汉武帝的太子刘据,也没有能获得善终。远的不说,就是近的隋文帝的太子杨勇没有善终。李渊的太子李建成没有善终,李世民的太子李承乾没有善终。而后来的明朝朱元璋当太子朱标去世的早,可是他的儿子建文帝没有能够善终,清朝康熙皇帝的太子没有善终。

        经过了这么多数据的分析,而可以发现那些优秀君王的第一个太子,往往都是不能善终的。这个其实是起源于古代君臣父子的关系,皇帝和太子之间不但是父子,更是君臣。作为父亲希望自己的儿子能优秀,可是却也都不希望他太过优秀。因为自己是一个优秀的人,他的眼光很高,他自然希望自己的儿子也都能够优秀。可是如果一旦太优秀了,那他作为君王的一面又会出现担忧,担忧臣子的权力超过自己。

        所以一个优秀的君王,对于太子往往是处于打压状态,不会轻易让他掌握重要的权力。

        “我怀疑,皇上其实是故意有意放纵秦王做大的!”时不凡突然说道。

        “什么?皇上有意放纵秦王做大?”独孤大雪颇为意外,她没有想到时不凡居然会得出了这么一个分析解雇。

        时不凡肯定的说:“没错,作为一个君王他们首先要考虑的是平衡,实力之间的平衡。而如果只有一个太子,太子也许会有恃无恐,而且朝廷重臣也都会以为他是唯一的继承人,这样很容易威胁到皇上的权势。所以这个时候,皇帝也许会扶持起来另一个人来平衡一下。这样故意挑唆他们竞争,然后他可以作为一个裁判者,然后通过这种方法来维持自己的地位。”

        独孤大雪考虑一下,明显也都点头认可了时不凡这个说法。因为作为君主自然希望自己手下的臣子实力平衡,不然一旦失衡了会威胁到他的地位。不过目前李渊放任李世民做大也不是不可能,尤其是威胁太子李建成。

        “不过事实上李建成并没有嫡系,如果仔细分析一下太子身边的人,其实他很多都是皇帝派去东宫任职的。事实上太子的东宫官僚和朝廷的交流非常频繁,东宫只是一个迁转官而已,并非是一直如此。皇上不会容许太子积累自己的势力,然后威胁到他的地位。所以太子目前事实上并没有多少嫡系。”

        “可是我们不如试想一下,皇上到底是如何想的。他这个思维是如何的,太子和秦王争斗,这样对他来说其实没有太多威胁,反而他们争斗起来要依靠他这个作为父皇的人进行裁决!”

        独孤大雪摇头说:“不可能吧?皇上这么做,不怕朝廷乱来吗?他不怕大唐就因此分裂?”

        “不会,前隋杨广和杨勇争斗,他们分裂了吗?没有!政变的实质,无非是统治阶级内部的一种非正常权力移交方式。事实上他们再怎么争斗,他们能够乱到哪里去?他们手里没有兵权,太子能够动用的兵力不过是不到两千人。秦王能够动用的兵力,不过是八百人以内。可是你看看长安周围轮流负责守卫长安的兵力不下八万,太子和秦王那些兵,连塞牙缝都不够。所以他们能乱到哪里去,事实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不过,时不凡接着说了一句:“我说句诛心的话,其实反正这个不管是太子获胜还是秦王获胜,其实皇上都是胜利者!”

        “这个……”独孤大雪不知道时不凡在说什么,显然这个也都太令人感觉意外了,居然不管是李建成获胜还是李世民获胜,那李渊都是胜利者?

        时不凡指了指这个李渊的关系网络,然后说:“皇上作为开国之主,他的心态和太子秦王不一样。作为一个英主,他的思维也就是自己是开国之主,他不会有什么威胁。他不用和自己的兄弟竞争,反正他的位置都是留给自己的后代。不管是传统的嫡长子继承,还是非传统的别的皇子继承,这个其实都是他的儿子。只要是他的儿子,那也就是他的后代,他有什么好担心的?”

        “可是作为太子和秦王,他们的思维就不同了。他们只能够不得不去竞争,他们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为了自己的后代生死存亡,自然也都要去竞争。所以身处不同的地位,自然思想不一样。不同的处境,他们思维也都不同。皇上目前是开国之主,自然稳坐钓鱼台,不管太子还是秦王获胜了,那也都是他的儿子,他有什么好担心的?反正肉烂也是烂在锅里,他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不管是嫡长子还是次子,甚至是别的儿子,他也都无所谓。”

        “太子和秦王,他们之间的冲突其实都是可控的。他们没有兵权,没有兵权自然无法能够让大唐天下大乱。只要他们乱不起来,不管是太子灭了秦王,还是秦王灭了太子,那最后活着的都是大唐的新君王!”

        独孤大雪马上问:“那皇上呢?皇上到底怎么办?他不出来阻止吗?他不怕乱了吗?”

        “皇上,那个时候,恐怕就是他在想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由着他们去了。反正只要皇位在自己后代手里面,那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时不凡回答。

        独孤大雪也都顿时一阵心惊肉跳,如果李渊真的是这么想的,那也许还真的有可能啊!因为不管争斗结果如何,李渊其实都是“赢家”,他才是那个稳坐钓鱼台敌人呢!

        “所以,我怀疑,这一切都是皇上在母后作为最后真正的操盘手,太子和秦王,不过是他用来争斗的两个棋子罢了。哼,这个就好比是赌场,皇上坐庄,然后让他们这两个赌客在这里赌博,然后不管输赢那都是庄家能够从中获利。当然,作为坐庄的庄家,他也都未必会介意亲自去玩两把。所以,我怀疑这个皇上才是最后的真正操盘手。”时不凡解释说。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