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文科大唐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心中的愧疚
    

    “婉柔,婉顺,你们这几天学这个油画如何了?”时不凡问道。

    李建成的女儿李婉柔和李婉顺正在和时不凡学习油画,而这个油画也就是后世所谓的西洋画,是用一些快干型的油脂来进行跟颜料进行调和,不过这个油画在这个时代算是比较昂贵的一种画种了,因为这个亚麻仁油价格不菲,只有贵族才用得起,何况是用来绘画。不过对于这帮贵族土豪来说,一个个都不缺这些钱,自然不成问题了。不过时不凡目前教导她们油画,让他们学习油画。

    “时校书郎,这个油画是你开创的吗?”李婉柔问道。

    时不凡想了想,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因为这个油画起源于西方的蛋彩画,然后我经过了改造而成的一种画作。这种画作重在写实,而并非是像是我们目前的画作重视意境,不重视形似。这个油画非常讲究形似,而方面却比较低差,一般人体会不出来。当然,并不否认这种油画里面也有他独有的意境在里面,不过也是一般人无法体会出来的。画作里面的意境,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到,只有长期的生活阅历,并且熟悉画作,那才能够体会出来。”

    李婉柔拿着这个油画笔,然后问:“时校书郎,那你如此博学,何必要去学习西方人的画作呢?根据你所说的,现在他们生活还很差,甚至并没有多好啊!”

    “学习不学习,其实无关于对方的生活条件。孔子也都说过不耻下问,不能够因为对方的身份和学问不如自己,那也就放弃了向对方学习。更不能够故步自封,认为我们自己是天下第一。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民族,一旦故步自封,看不起外人,那最后别人就会超越你,然后把你踩在脚下。任何人一旦故步自封,那最后当你发现的时候,你已经落后了。任何艺术都是如此,集百家之长创造出自己的东西。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这个是孔子的传统的观点,你们不妨可以真正的记住。没有一种文明是绝对落后的,他能生存下来必然有他的优秀之处。而画作也是如此,没有一种画作形式是绝对都不如别人的,都有他的特色。”

    “艺术这个东西和厨师一样,众口难调。有些人认为是好东西,有些人认为是一文不值。文章何尝不是如此,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品味,所以我们不能够追求让所有人都满意,只要求让那些知音满意就行了。”时不凡回答。

    李婉柔点了点头,然后问:“时校书郎,最近这一个月,好像你对我们非常的偏爱啊!”

    “嗯?好像是吧!当然,你们是女孩子,当然有特权了!”时不凡找借口说道。

    李婉柔却摇头说:“不,时校书郎,你不用骗我,我知道你言不由衷。”

    “……”时不凡无语。

    时不凡终于体会到一句心理学家的一句话,别以为小孩子好欺骗,其实小孩子的感知能力说不定反而比大人还要厉害。小孩子对于周围的感知能力往往反而比大人更好,有些感知能力厉害的人,甚至能够感觉到哪些人是对她好,哪些人是在欺骗他。这样的感知能力一般人也都无法说出一个所以然来,所以有些小孩子对于感知能力确实有他的一些独到之处,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哪些人是真正的对她好的,而哪些人是虚伪的。

    时不凡想了想,说:“婉柔,接下来两个月,我带你去补习功课如何?你这些日子,你和妹妹住在我家里面,我让人照顾你,如何?”

    “住在你家?”李婉柔有些为难。

    时不凡居然让李婉柔和她妹妹李婉顺住在时不凡家里面,这样恐怕是非常为难的。因为李婉柔和李婉顺可是大唐的郡主,怎么能够随便住在别人家里面呢?这样让李婉柔非常为难,不过既然时不凡提出了这个要求,李婉柔也都不知道是否应该答应。尤其是她明显感觉到时不凡没有恶意。

    “婉柔,这几个月我教你油画,你看如何?不然光是在每天课堂上我不过是能抽出不到两刻钟来教导你们油画,时间太少了。而我晚上可以教导你,你看如何?”时不凡继续说。

    “好吧,我去问问父亲!”李婉柔说道。

    很快,李婉柔从东宫回来了,说:“父亲同意了!”

    “太子同意了?居然那么容易就同意了?”

    时不凡也都有些意外,李建成居然会这么容易的同意了时不凡把李婉柔和李婉顺带回家?要知道时不凡可是李世民推荐过来的人,李建成不担心时不凡对她们不利吗?

    “父亲说了,虽然你是秦王二叔推荐过来的,可是父亲却非常相信你作为一个教师的品德,他信任你作为一个教师应该有的操守!”李婉柔回答。

    时不凡心里面也都有些无奈,看来李建成还是信任自己在作为一个教师方面的道德节操的,不会有什么对他女儿不利的情况。不过这些日子以来,时不凡作为一个教师的道德操守还是非常可靠的,并没有因为他们父亲的政治立场也就特别偏向于谁。正因为如此,这个才是大家都放心把自己子女交给时不凡来教导的原因。时不凡没有因为他们父亲长辈的政治立场而区别对待,这个也是让那些士族和官员满意的一个重要原因。如果时不凡因为政治立场而区别对待他们的子女,那这些官员们也都不会认可时不凡了。

    “好吧,婉柔,婉顺,你们跟着我走吧!”时不凡说道。

    时不凡把李婉柔和李婉顺带回家里,然后看到了秦嘉瑞也在家里面。

    “你回来了?这两位是谁?谁家的女孩子?”秦嘉瑞问道。

    时不凡回答:“这个是我大唐的郡主,太子的两个女儿!”

    秦嘉瑞马上吓了一跳,说:“见过郡主!”

    “不用多礼!”李婉柔回答。

    不过时不凡却说:“嘉瑞,你去给这两位郡主安排一下房间,然后她们未来几个月会在我这里做客。”

    “做客?怎么把两个郡主带回来了?”秦嘉瑞也都颇为有些意外。

    时不凡不愿意直说,只是回答:“去安排下一下吧!最近你的生意如何?”

    “还行吧!最近春季刚到,我雇人从江南道采购了一批新鲜出芽的茶叶,装备已经正在炒好了。不过这个炒制的茶叶果然比煮着的好喝多了,再加上秦王府的订购,已经把招牌传出去了,有不少人附庸风雅,也都过来采购。尤其是这些春季刚发芽的茶叶,更是有价无市,大家都抢着要。”秦嘉瑞回答。

    时不凡知道这个茶叶在唐朝时期开始逐步流行开的,不过刚开始的茶叶是通过那些煮着喝的,那个味道不怎么样。自从炒茶出来之后,才真正的在社会上层流行开了。这个茶叶不但是味道不错,香气宜人,再加上这个茶叶颇为符合道家里面的那种境界,这样让崇尚道学的唐朝更是很快的流行起来了。所以炒茶出来之后,再加上秦王府采购了一批,这样等于是在为他们做广告,自然有很多人会跟风过来购买。

    所谓穷学富,富学官,官学宫的道理,往往古代很多流行趋势也多是从宫廷里面传出来的,宫廷代表了未来的社会潮流。这种思想到后世都没有彻底消除,很多人不都是追求什么中南海特供的产品,甚至打上了这“特供”两个字,那身价倍增啊!秦王府虽然不算是什么宫廷,可是也是亲王了,往往能影响很多人,走高端路线一直都是商业推广方面的一个重要的手段。只要拿下了高端的,那下面低端的人都会跟着高端去学习,这样他们肯定会逐步自然而然的推广了。

    “婉柔,婉顺,你们也就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好了。这里虽然没有东宫好,可是也还是不错的。你们看看如何?”时不凡说道。

    而李婉柔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说:“嗯,还可以,不算太糟糕!”

    “婉柔,婉顺,这段时间你们千万不要回东宫了。你们也就在这里住着,不要到处乱跑,明白了吗?不要随便出门,出门越少越好,而且出门的时候千万要带上人,去和秦姐姐说一下,让她陪你们出门。还有,出门的时候,不要穿宫廷的衣服,明白了吗?”时不凡说道。

    “时校书郎,你这个是怎么了?你怎么进说话怪怪的?”李婉柔问道。

    时不凡没有多解释,说:“你们好好在这里住下,听话,知道了吗?我不会害你们的!”

    “嗯!”李婉柔同意了。

    李婉柔选择了听话,毕竟时不凡可是她的教师,这种小孩子除了听父母的话之外,也就是要去听教师的话了。很少有六七岁的小孩子不听老师话的,往往家里面人也多告诉他们要听老师的话,所以李婉柔也都选择了听从。

    “婉柔,我告诉你,以后不论如何,我也都会保护你的,明白了吗?我是你的教师,我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你受伤害的,明白了吗?”时不凡说道。

    李婉柔听了这话,脸色不由得一阵通红,显然这话说的也太过于暧昧了。古代更多的是讲究学生对于教师的报恩,几乎没有甚至把教师提高到了父亲一样的地位,都是强调学生应该为教师做什么,各种封建礼教也都是要求学生为老师做这做那,却几乎对于教师的“义务”没有什么规定。教师更多的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并非是所谓的义务付出。

    古代可没有什么权力义务相匹配的说法,古代讲究的是长辈对于晚辈拥有绝对的权力,而教师也是长辈的一种。古代的伦理关系远比后世简单,可是也都给更粗暴。只有晚辈付出,而长辈则没有相应的“义务”的说法。后世讲究的是权力义务匹配,父母在子女小时候有抚养的义务,而老了之后子女有赡养的义务。这个是一个相对的,说明在后世双方是几乎平等的地位。这样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尊重了每一个人的自尊和尊严。

    哪怕在后世,一个教师这么对自己的学生说这话,并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在古代,尤其是时不凡作为一个男性和一个女孩这么说,那显然是有了几分暧昧的成分了。尤其是作为皇家的女孩,更是容易过早的成熟,所以她反而感觉时不凡这话非常的令人不好意思。

    可惜,时不凡所学习的教育心理学是后世的学生的,对于古代学生并不能够完全适用,所以这话他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可是李婉柔却感觉非常的不好意思了,因为这话在古代不像是师生,反而像是情侣。而更不巧的是李婉柔出身皇家,过于早熟,所以这样她反而也都误会了。

    时不凡离开了房间之后,叹了口气说:“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我算是对不起李建成了,算是希望能保住他的女儿好了。李建成和我无冤无仇,我却要帮助李世民算计杀死他,算是我对不起他了。帮他照顾一下女儿也算是我唯一能帮他做到的事情了,别让她卷入这次冲突当中好了。”

    时不凡感觉自己对于李建成还是颇有愧疚的,因为李建成和时不凡无冤无仇,而时不凡也不是一个立志要从政当一个政客的人。他是被形势所卷入进来,可是不得不帮助李世民去算计李建成。时不凡其实随时可以帮助李建成,其实他随时可以帮助李建成躲过这次玄武门之变的劫难。可是时不凡却为了自己未来的安稳生活,不得不选择见死不救,甚至在背后推了一把。这次算是他把和他无冤无仇的李建成给算计了,所以他感觉颇为对不起李建成的,希望能够通过照顾保护他女儿能够减轻一些愧疚了。

    不要让他女儿卷入这次冲突,让他女儿能够安稳度过这一生也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