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文科大唐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不一样的玄武门政变(二)
    

    接下来,独孤开远老实的招供了,因为再隐瞒也都没有任何用处了。结果和时不凡推测的一样,李渊多半是希望通过这次让太子李建成和秦王李世民互相争斗,然后在这里大打出手,然后李渊最后过来收拾残局。而李渊也都已经控制了这个张婕妤,通过张婕妤身边的人去通知李建成说玄武门有埋伏,这样李建成多半会带兵过来和李世民进行反击。这样双方兵力加起来不到三千人,恐怕是势均力敌的,所以完全可打一个不相上下,这样李渊作为最后收拾残局的人出面,这样一次性可以废了这两个儿子的权力。

    “嘶——”

    在场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因为这个计划还真的有可能啊!如果是真的按照这个情况,那恐怕李建成和李世民也都要被李渊一次性剪除了,这样李渊将会成为绝对权力的皇帝,而不像是现在被自己两个儿子所掣肘。而李世民脸色也都发青,显然对于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个情况。本来他们以为自己是算计别人的,可是现在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李渊这个皇帝才是真正把他们都给算计进去的人。

    “姜还是老的辣啊,父皇毕竟是父皇,居然把我们都给算计进去了!”李世民说道。

    “秦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我们要不然也就尽快撤退吧?如果撤退,这样我们还有机会,不至于被皇上给剪除了。”房玄龄说道。

    “不行!”时不凡和杜如晦一起说道。

    时不凡和杜如晦对视了一眼,然后没有想到对方会同时说出不行。

    “时校书郎,你来说说看吧!”杜如晦倒也没有抢功劳,而是把这个机会给时不凡了。

    时不凡赶紧解释说:“秦王,我们既然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一步,那已经没有退路了。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皇帝在背后看着我们,那我们可真的是没有任何选择。今天我们既然已经准备发动了兵变,那我们只能够一条路走下去了。不然我们一旦退后,那可是万劫不复。皇上毕竟掌握了皇位的大义,他只要是名正言顺的皇帝,也是您的父亲,这样如果以后让他继续坐在皇位上,我们也都不能安宁啊!”

    “自古以来只有前日做贼的,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皇上只要还坐在那个皇位之上,那我们都必然会被他所控制。这样我们随时提防被皇帝算计,所以我们防得住吗?他可是掌握了皇帝身份大义,还是秦王您的父亲,如果这样那恐怕这次冲突将会旷日持久。恐怕,到时候您和太子的争斗将会无休止的进行下去,而皇帝会随时找机会继续剪除你们,这样我们如何能够安稳?”

    “还有,现在皇帝身体尚且健康,倒也无病无灾的。如果他继续下去,秦王你的那几个弟弟长大了,那皇帝会如何?现在秦王和太子已经把这个大唐的继承人确定在你们身上了,这种已经是干涉立储了。自古以来干涉立储的人,有几个有好下场的?所以,我们只能够拼了!”

    “皇上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已经识破了他的计划,他已经下令北门屯军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能够随便动。而宫内的侍卫对于您的事情也多是冷眼旁观,不会做太多事情。所以事实上现在皇帝自己是作茧自缚了,他下令各大宫内武装也都不能动弹,那意味着皇帝是在自废武功。他现在身边的兵马不过是数十人,而旁边的士兵处于命令的惯性,不会轻易的干涉秦王您的事情。这也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冲入后宫,然后……”

    时不凡说到了这里,也就没有说什么了,他的意思也就是非常明显,趁着现在李渊还没有知道自己计划败露的时候,马上冲入后宫把李渊给挟持了。李渊现在的计划是建立在李建成和李世民冲突的情况下的,所以他下令那些各种北门屯军和左右千牛卫还有左右监门卫不能干涉李世民的行动。可是李渊却绝对不会告诉他们这里将会发生政变。

    这样业绩给了他们一个时间差,如果能趁着这个时候杀入后宫,把这个李渊给挟持了,这样李渊真的是作茧自缚了。到时候挟天子以令诸侯,然后让李渊下旨可以很容易的收拾了这个李建成了。

    “这个,直接杀入后宫,把父皇给……”李世民也都倒吸一口冷气。

    杀死兄弟和杀死父亲,那不是一回事啊!杀死兄弟人家只是骂你不悌,可是杀死父亲那可是大逆不道啊!如果是皇位争斗杀死兄弟,那也许还是有些人能够理解的。可是杀父亲,那是不能被原谅的。

    “秦王,我不是要弑君,只是要让他退位罢了!”杜如晦赶紧说道。

    “这个……以后丹书青史如何记载孤王啊!”李世民还是有些担心说道。

    时不凡赶紧说:“秦王,成王败寇罢了,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李世民听了这话,马上拔出了剑,然后说:“各位,跟孤王一起杀进去!”

    李世民带着八百名士兵转移了方向,没有继续在玄武门里面进行埋伏,而是朝着后宫快速冲了过去。【愛↑去△小↓說△網w  qu 】而那些北门屯军和各种侍卫其实早就找到了这个李世民的八百名士兵埋伏,可是他们接到了命令不能干涉他们的行动。而这个时候李世民带着人冲向了后宫,这样让他们也都处于李渊命令的“惯性”,没有马上出来阻止。所以他们还要派人去汇报,可是李世民打了也就是这个时间差。

    “冲!”李世民喊道。

    李世民亲自带着人,冲了进入大唐后宫。李渊本来还在这里准备算计自己两个儿子,他并没有想到计划已经被识破了。

    “皇上,秦王已经在埋伏好了。而派去通知太子的人已经去了,恐怕用不了多久,太子也都可以带兵过来,然后他们双方互相争斗,到时候皇上可以去收拾残局了!”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说道。

    而李渊却淡淡地说:“建成,世民,你们让朕太失望了。朕毕竟是你们的父亲,毕竟是大唐的皇帝。你们真的以为我这个做父亲的老了,可以任由你们乱来了?你们真的以为你们就能够绝对有资格把自己当做了继承人吗?朕毕竟是皇帝,朕给你们的,才是你们的,朕随时可以收回。朕如果不给你们,如果你们敢抢,那也就别怪朕不客气了。”

    李渊对于李建成和李世民已经把自己当做大唐的继承人的情况非常不满意,李渊还没有死呢,手下皇子就开始争夺继承权了?这种爹没死就争财产的行为,是任何人都非常愤怒的。所以李渊对于这个,那是一个愤怒,这次他希望通过这个机会一次性剪除这两个儿子的势力。到时候,自己完全可以考虑别的处置方式。当然,李渊未必也就是想要杀死这两个儿子,他只是想要拿回作为一个皇帝的主动权罢了。

    有哪一个皇帝愿意被自己手下人掣肘,哪怕是自己的儿子也都不例外。所以,剪除自己儿子的势力,那也是正常的,简直是非常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皇上,不好了,秦王带着所有兵马朝着甘露殿赶来!”一个千牛卫赶紧过来喊道。

    李渊脸色大变,问:“怎么回事?他怎么会朝着这里过来了?他不是去埋伏建成了吗?”

    “皇上,不知道啊!秦王已经来了,皇上赶紧走,然后调兵过来勤王啊!”千牛卫说道。

    李渊马上大骂:“这个逆子,安敢如此!”

    所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很好的说明了李渊现在的心态。他现在是皇帝,是父亲,所以他认为他算计自己的儿子和臣子是理所应当的。可是臣子和儿子算计他,那可是大逆不道。可是现在李世民居然如此,那这样可真的是要命了。所以李渊也都马上愤怒了。

    “皇上,快走吧!然后从白虎门走,然后尽快的调兵去围捕秦王!”

    李渊倒也果断,马上准备跑路离开。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来晚了。因为李世民身边可是有不少骑兵的,在宫廷里面骑兵速度很快。而李渊身边是以步兵为主,再加上皇帝出行速度快不起来,所以李世民很快带着骑兵追了过来。本来在宫殿里面是不允许策马狂奔的,所以宫廷里面几乎没有骑兵。结果现在李世民带着骑兵过来,明显比李渊撤退的速度快了很多,甚至不是一个档次的。

    “冲!”李世民说道。

    一百多名骑兵马上把准备撤退的李渊包围了起来,然后李世民骑在马背上看着准备撤退的李渊,心里面也是五味杂陈。而李渊看着骑在马背上的李世民,心里也是复杂无比,自己这次计划居然会被揭穿了。而这次真的是让他感觉意外,尤其是李世民居然识破了他的计划,这样让他也都是意外了。

    就在双方僵局的时候,时不凡跟着后面的步兵一起赶来了,然后看到了现场这个局面。

    “是谁识破了我的计划的?”李渊直接问道。

    而李世民也都回答:“父皇,这次你真的差点让我倒霉了。如果不是时校书郎,那我也都无法能够想到这个。”

    “时不凡?”李渊颇为意外。

    李渊想过了很多,想过了是房玄龄,想过了是杜如晦,可是根本没有想到时不凡。时不凡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背后操作的,这样让李渊也都非常震惊。时不凡这才不到二十岁吧,居然都有如此精密的想法?居然识破了自己的最后计划,不过李渊并不清楚,他的计划其实是被李建成打破了。原先历史上李建成没有听话,而是过于迷信了宫廷的守卫力量,不但自己送命了,反而还让李渊被逼迫退位。

    “秦王,还干什么?赶紧把那个北门屯军的兵符拿来,这样我们把北门屯军控制在手里,才能够万无一失!”时不凡说道。

    李世民这才想起,目前北门屯军的兵符还在自己父皇李渊手里面。如果不把宫廷里面最重要的北门屯军控制在手里,那肯定是非常危险的。

    “父皇,得罪了!”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亲自去给李渊搜身,而李渊却愤怒的看着李世民,不过李世民目前也都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既然已经发动了政变,那也就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了。反正已经把自己父亲得罪死了,那也都没有必要在意这一点了。

    李世民从李渊身上搜查到了一个半个老虎的样子的东西,然后说:“好了,这个也就是虎符!辅机,你拿着这个虎符,去接管北门屯军!”

    长孙无忌马上回答:“是!”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李世民问道。

    房玄龄一时也都没有什么好办法,因为今天的计划已经彻底被打乱了,本来他们是打算伏击李建成的,可是现在居然转变了目标变成了针对李渊,然后后面的计划该如何走,那也就是一个问题了。

    “我们怎么把那个太子给引诱出来,而不能够让他察觉,先一步跑了呢?”李世民说道。

    时不凡赶紧说:“秦王,很简单,我们可以以皇上的名义去告诉太子,就说秦王的伏击已经被他所粉碎,这样让他过来参与对于秦王的处置,这样他恐怕不会带来太多人手了。”

    “妙,刚才我们冲入了宫里,这么剧烈的冲突,太子不可能无法收到消息。如果说皇上已经粉碎了秦王的兵变,这样太子应该不会多疑了,反而会非常高兴。而我们等太子来了之后,我们可以逮捕他,这样一切也都解决了。”杜如晦说道。

    李世民也都点头,这个方法确实不错。刚才他们经过了宫廷的战斗,李建成在宫里面不可能没有眼线,到时候李建成万一知道了说不定会逃跑。不过如果是以李渊的名义说粉碎了李世民的兵变,这样反而更可信了,那个时候李建成也许会没有丝毫准备的也就过来了,那个时候掌握了宫廷所有兵权的李世民,还不是可以对李建成随便宰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