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恐怖广播
    

    绯红的唇,迷离的夜;

    今夜,

    属于放纵;

    舞厅中央,男男女女尽情地抖动着自己的身躯,跟着音乐的节拍一起舞动,雪白的大腿,汗淋淋的胸肌,雌性的妩媚,雄性的荷尔蒙,交织出一种令人疯狂迷醉漩涡。

    舞池的一角,一个身穿着耐克运动服的男子坐在那里,身前,放着烟和酒,周围的热浪和尘音似乎对于他来说似乎毫无影响,他只是下意识地把自己的脸,隐藏在了黑暗的灯光死角之中。

    不是没有热辣的舞娘凑过来请他跳舞,但都被他冰冷的态度自动回绝了,他整个人,和这里,真的是有些格格不入;

    一个身穿着白领工作服的女子捂着嘴冲出了舞池,去了厕所;

    男子这时候把桌上的烟拿起来,放入了自己的口袋里,起身,也走向了厕所,如同一个等待猎物的猎人,现在开始追寻猎物的踪迹。

    女人冲入厕所后,直接在洗脸池那里开始吐了起来,厕所里当即弥漫出一股酸涩的味道,女人打开了水龙头,一边冲着洗脸池之中的污垢一边拘起一捧水拍在了自己脸上。

    冰冷的水打在了脸上,让她在舞池内被点燃的情绪得到了片刻的清醒,然而,当她再睁开眼时,却被镜子里自己身后的人影吓了一跳。

    “你…………”

    女人想说话,却说不了了,对方的两根手指,已经锁住了自己的脖子,自己根本发出不了声音,对方的动作,熟稔得不能再熟稔,就像是在做着一件经常在做的事情,不需要刻意,只是一种自然而然。

    同时,对方的另一只手举起,手中拿着一把刀。

    “虽然我很不喜欢说废话,但这是俱乐部的规矩,我不得不说:你的罪孽,逃过了世俗的制裁,却逃不过我们的裁决。”

    “噗……”

    没有过多的前奏,刀口,很快就刺入了女人的胸口,并且顺时针一转;

    男子的掌心贴住伤口,防止鲜血飞溅出来。

    女人的身体颤抖了两下之后,随着男子的放手而颓然倒地。

    男子开始用洗脸池里的水冲洗着自己的刀,洗着自己的手,随后,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这一切,他都做得很仔细,做得很有条理;

    一张年轻却也苍白的脸出现在了镜子里,英俊之中,带着一抹异样的兴奋,这应该是刚刚杀了人的原因吧,杀人,总是能够给自己带来这种快感。

    他,也很迷恋这种杀人的感觉,甚至,像是染上了毒瘾一样,无法自拔。

    地上的女尸,还睁着眼,死不瞑目;

    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袋子,里面,全都是海、、洛、、因;

    他不吸食这个,因为毒品给自己的快感实在是远远比不上杀人带来的那种强烈刺激。

    “啪……”

    小袋子被撕开,海、、洛、、因被撒在了女尸周围。

    随后,小袋子也被男子丢在了女尸旁边。

    这家夜店,底子并不干净,男子相信,这家店的老板在发现一具身边撒满毒品的女尸后,绝对不会先想着去保护现场然后拨打110。

    最后,再深深地看着这具女尸,深吸一口气,体会着杀人后的最后余韵,男子的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他对着镜子,笑了笑,确认自己的笑容开始变得自然而不是那么做作之后,他推开了女厕的门,把正在打扫的牌子给挪开,走了出去。

    自始至终,他确信自己躲避过了所有的摄像头角落,也确信了自己没有被周围人引起注意,当然,在杀人的时候,肯定留下了不少的痕迹,但是他相信担心承担干系的夜店老板会帮自己善后,最不济,也会把尸体给处理掉,这样,自己就可以放心了。

    走出了夜店,外面的寒风袭来,男子打了一个哆嗦,仿佛自己刚刚是从天堂回到了人间,是的,那个夜总会,那个厕所,那具女尸,对于他来说,就是天堂,因为他体会到了只有在天堂时才能体会到的那种温暖舒适的感觉。【愛↑去△小↓說△網w  qu 】

    “人生,美好。”

    男子自言自语着,声音,有点沙哑。

    拿出手机,男子打开了打车软件,叫了车。

    很快,有一个司机接了单,对方也很快打电话过来。

    “喂,是苏白先生么,你定位的位置是正确的么,是在燃情夜总会侧门后的路边是吧?”

    苏白微微皱眉,这款打车软件,居然会自动地把自己的注册姓名全都显示给司机,这让他有些反感,现在的他,在释放了自己压抑的情绪之后,变得很是清醒,他清楚,自己的名字,在今夜,和这个地方距离越远越好。

    “是,我在这里。”

    苏白回答道,同时注意了一下时间,把运动服的领子往上拉了拉,并且戴上了后面的帽子,让自己的整张脸,除了一双眼眸,其余的都隐藏了起来。

    “好,我马上过来。”

    司机挂了电话,但是苏白的眼睛却微微眯了起来。

    那个司机在刚才通话时,语气显得很是急促,这并非是那种刚刚运动过后的呼吸急促,而是刚刚经历了可怕事情后的一种情绪自然失控的反应。

    杀了人后,脑子已经冷却了;

    苏白现在显得很是敏感。

    三分钟后,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就停了过来;

    司机年纪也就三十岁,头发有点乱,衣服上也有着面包屑的残渣,一个典型深夜开车赚钱的私家车车主形象,但是苏白透过了车窗看见司机驾驶位置下面,有好几颗没有被踩灭的烟头,正在忽明忽闪着。

    一个私家车车主,深夜出来做活儿,却又变得毫不爱惜自己的车子,一般人在自己爱车里吸烟都舍不得让烟味熏到车里,而他,却直接把没熄灭的烟头就这么随意地丢在了座位下面。

    “上车啊,小伙子。”司机笑着对苏白挥手道。

    苏白点了点头,他没直接去坐后面,而是选择绕过车头,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

    “您已经到达了指定位置,乘客已上车,现在,导航开始。”

    司机熟练地发动起车,同时递来一包烟。

    “抽烟不哥们儿?”

    苏白摇了摇头,掏出了自己的烟。

    “我有。”

    “抽我的一样。”司机很是热情。

    “不用了。”

    “抽吧,别客气,抽,抽,抽,抽,抽啊!”

    司机的语气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但他自己似乎是没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苏白点了点头,从对方烟盒里抽出了一根烟。

    司机这才高兴地重新把视线放到了前方,继续开车。

    车载收音机正在放着一个午夜金曲节目,唱的是邓丽君的《甜蜜蜜》,但是,歌放了一半,忽然发生了杂音。

    【“欢迎收听恐怖广播节目,我是节目主持人,我没有名字,因为在这里,名字没有意义。”】

    司机猛地一拍显示屏,“什么脑残玩意儿,糊弄小孩子呢。”

    司机准备换个频道,然而,虽然手指不停地点下去,但是触屏面却丝毫没有反应,依旧死死地固定在那个频道段上面。

    “坏了?死机了?”

    司机一边嘟囔着一边不停地拍着触摸屏,甚至已经开始用拳头在砸了。

    苏白在旁边慢慢地把烟给捏了起来,另一只手默默地握紧了口袋里的那一把刚刚杀了人的刀,这个司机,明显处于一种莫名的情绪状态之中,这让他想起了第一次杀人时的自己,也是这个模样。

    “这是今天的一则鬼故事,希望听众们静下心来,侧耳听;

    一辆私家车上,坐着两个人,他们是通过打车软件凑在一起的,车主是一个三十一岁从事着保险工作的男子,副驾驶位置上的乘客则是一个二十二岁大学生。

    这本来没什么的,也很正常,不是么?

    现在做保险的人很多,也很轻闲,哪怕不去跑业务,每天去报个道,也能每个月领取一笔钱,当然,没业绩的话钱不会很多,所以这位司机就只能晚上来开车补贴收入;

    大学生,可以说明他的优秀,但也不算是太过特殊。

    但是,故事的转折,就发生在这里。

    这名司机,刚刚肇事逃逸了,他刚刚撞死了一个过马路的女孩儿,然后直接开车逃离了,在惊魂未定的时候,接了这一单。”

    司机猛地愣住了,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触屏,然后艰难地扭转着自己的头,看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苏白;

    苏白从他的瞳孔之中看出了震惊、惶恐以及那一抹隐藏在最深处的歇斯底里。

    电台的声音还在继续:

    “而那个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大学生,则是一个杀人癖患者,他现在必须每隔一段时间杀一个人才能排解掉自己内心积攒的压抑,就在刚才,他在一家叫做‘燃情夜总会’的厕所里,杀死了一位跳舞的女白领。”

    司机马上退缩到了车门一侧,看着苏白的目光像是在看着一个杀人恶魔,

    没错,他是肇事逃逸了,但并不是存心想杀人,而自己拉的这个乘客,则是一个杀人魔!

    电台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故意压低了声音:

    “下面,就让这个故事,进入高、、、、潮吧……”

    “砰!”

    司机和苏白两人都一起看向前车窗,在挡风玻璃上,一个面容扭曲的女孩正趴在那里,半张脸已经塌陷了下去,但还是瞪着仅剩的一只眼珠子对着车窗里面的人,她在傻笑。

    紧接着,苏白感觉自己身后传来了一股凉意,他默默地转过头,看见后车坐上坐着一个女人,女人的胸口上有一个血淋淋的刀口子,而且还在不停地向外流出着乌黑的血液。

    似乎是看见了苏白的目光,女人裂开了嘴,也开始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