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杀人俱乐部!
    

    连续到了三个地点换了几次车,到凌晨时,苏白才来到了自己所在学校的宿舍区,他所在专业的宿舍区是在老楼这里,门房是一个刚刚离了婚的阿姨,阿姨晚上也不怎么守门了,门也不会锁,自己一到晚上吃了饭就上床睡觉,进出的学生自己推门就可以。【愛↑去△小↓說△網w  qu 】

    而且,这里也没有摄像头,似乎是从第一次杀人之后开始,苏白对摄像头就产生了一种本能地排斥感,他讨厌一切可以记录自己行踪的东西。

    走入了宿舍楼,直接拐入了公共厕所那里,最里面的门被苏白事先用铁丝钳住了,他直接翻身爬上去,然后把放在脸盆里的衣服换了起来,之前穿出去的衣服和鞋子都放在了盆里面,随后,苏白还去水龙头那里冲了一个澡,整个人湿漉漉地走了出来。

    毛巾盖在了脸盆上,挡住了里面的衣服和运动鞋,他现在上身穿着一件汗衫,下身是短裤,精悍的肌肉裸露在外面,湿漉漉的头发,带着一点点疲惫的鼻息。

    推开自己宿舍门,走了进去,苏白在1号床铺上坐了下来,一些水,故意地洒在了床上的一个白嫩男生脸上,男生睡眼朦胧地睁开眼,看了许久才知道是苏白。

    “苏白,你洗澡去了啊?”

    “嗯,睡不着,太热了,冲了个凉。”

    回应了一下,算是给他留了个印象,苏白就去了自己的4号铺,这个宿舍住4个人,单号铺位是在下铺,双号铺位是上铺。

    在自己的床铺位置,苏白给自己挂了一层帘子,深褐色的,不透明。

    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的并不是自己今天杀人的情景,而是这次恐怖广播的事情,和这件事比起来,自己似乎杀人的事情,完全有点上不了台面了。

    甚至,从本能地内心观感角度上来说,就连做这些不在场证明时,苏白也显得有些意兴阑珊,虽然楚兆那家伙一直说自己这种不在场证明显得太过做作了,只要前期不被警方怀疑到就一切ok,但是苏白还是下意识地把整套流程走完。

    躺在床上,睡不着,根本睡不着,本来杀完人之后短暂的精神兴奋之后,整个人会因为得到了释放之后会很疲惫,能够睡一个好觉,这一次,完全不行了。

    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苏白坐起来,在床上有一个自己的电脑桌,把电脑桌摊开来,笔记本开机,进入开始界面后直接进入隐藏文档,这是一个文件名是“x”的隐藏文件夹,里面有七个文件夹,每个文件夹里都是自己的杀人资料,总共是七个目标人物。

    第一到第六,不是扒手就是流窜犯,杀这些人,只要选取一个合适的地点,一个合适的机会,以及一个合适的不在场证明,都能够很简单很轻松。

    事实上,虽然电视里一直不停在播放着警察破案纪录片,但是放出来的,基本上都是成功破获的,所以给观众一样犯罪贩子必然难逃法网的宣传感觉;

    但仍然有更大量的案件是让警察都没有头绪的,这一点,苏白很清楚,任何一宗杀人犯罪,只要把握好最基本的几个反侦查要素,就能够让警察很难去捉住自己的尾巴,同时,自己还是无动机的无主观目标的杀人,警方无法从死者社会关系上来追查到自己这里,自己就能够显得更加安全。

    毕竟,现实世界里的警察不可能各个都是福尔摩斯。

    这名女白领,是苏白选择的一个非逃犯和扒手的下手目标,也是因为他的心瘾开始越来越大,才第一次选择换一个层次的目标。

    苏白点开了第七个文件夹,这是那个女白领的资料,她的名字叫刘珊珊,28岁,现在在一家公司当文秘。

    下面,是苏白搜集起来的关于她的资料,这个女的当初曾经涉及过非法集资等等很多项目,基本上就相当于是一种经济诈骗,比如忽悠人说一个来自台湾或者是香港的经融平台要即将登陆大陆,现在提前把钱放进去后升值空间会有多达多大,很多人都被骗得把全家家当都投了进去,到最后却打了水漂,很多人也因此家破人亡了。

    只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又走了什么门路,在其他一些搞这些事的人都进了监狱后,她却依旧在外面过得好好地,但是她确实是涉嫌其中的,因为楚兆家里的一个保姆就是被她给忽悠地把一辈子的积蓄送进去了,当然,也是因为人内心的贪念控制不住,看着钱放进去后几乎是一天天得变多,那个保姆更眼红了,劝说自己儿子儿媳妇把房子都抵押了把钱一股脑地也都投了进去。

    到最后,一切水落石出后,保姆接受不了打击,就在楚兆家里服用了大量安眠药自杀了,这一次的目标,楚兆在选取上帮了苏白很大的忙,只是楚兆和苏白不一样,苏白是杀人癖,楚兆则是纯粹想追求刺激。

    资料继续往下拉,苏白的瞳孔猛地一缩,他看见了一张图片,图片里,一群人拉着横幅举着大字报在政府机关门口请愿。

    里面,有一对老夫妻,举着横幅,横幅上面写着:黑心开发商坑百姓血汗钱,请政府主持公道!

    而那对老夫妻,就是自己之前在烂尾楼里看见的,一起用着火的横幅带着女白领一起烧死的老夫妻。

    怪不得自己看到他们时会有一种眼熟的感觉。

    只是自己之前查找目标资料时,只是看着这个女人之前的事情,或者说最明显也是和自己距离最近的一件事情,其余的资料和事情只是草草地随意一瞥,并没有细看。

    这样看来,这个女人还卷进了一些烂尾楼工程里。

    “恐怖广播”结束语时说过,善恶到头终有报。

    苏白忽然感觉自己后背一阵发凉,这“恐怖广播”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只是一场灵异事件么?

    “嗡……”

    手机震动响起;

    苏白扫了一眼来电提示,是楚兆打来的电话。

    “喂,我在。”苏白说道。

    楚兆那边则是出现了短暂的沉默,似乎是对方正在组织着语言,到最后,他开口道:

    “苏白,你今天执行计划了没有?”楚兆问道。

    苏白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说计划出了纰漏,自己的身份已经很快就要暴露了?

    楚兆是警察世家,楚兆本人也是一名警察,所以他在每次帮苏白制定计划时,总是有一种特殊异样的快感,这种感觉,让他更加着迷。

    “出事了?”苏白试探性地问道,同时按下了电话录音。

    “你他、、妈快回答我,到底执行了没有!”楚兆那头几乎是吼了起来。

    “她,死了没有?”苏白问道。

    “死了。”楚兆深吸一口气,“死于心脏病突发,全身上下没有任何的外在伤口,夜总会的老板报的警,法医也来检查过了,认定了死亡原因是自身意外,已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听到这个回答,苏白下意识地握住了床头上自己的那把刀,感知着刀身上传递着的那种冰冷的感觉,心里的情绪更是波动得更加厉害起来。

    自己,明明用这把刀,刺入了对方的胸口,还搅动了半圈……怎么可能会是心脏病突发!

    “你是在动手前把她吓死了么?”楚兆继续问道,“呵呵,这可真是,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了,哥们儿,你完成了一场完美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