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广播 > 第六章 南大碎尸案!

第六章 南大碎尸案!

        

        楚兆和苏白两个人一起蹲在教学楼旁边的花圃里,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我中午才问你对学校实验室大体老师丢失有什么看法,你居然晚上就给我答案了。”楚兆很不满地嘀咕道,这意思像是苏白白天就知道却不说晚上才告诉他害得他还得从被窝里爬起来赶过来一样,充满着一种深闺怨念。

        苏白对着楚兆翻了个白眼,“你没看那个头皮是什么样子?”

        “我晕血,胆儿小,没看。”楚兆回答道。

        “就你这样还能当警察?”

        “你都知道的,我是走后门走关系的。”楚兆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那不是大体老师的头皮,大体老师一个个地都被浸泡在福尔马林里多久了,并且早就不知道被学生翻来覆去折腾了多少次,他们的头皮还能残留着新鲜的血液?而且头皮组织很是细腻柔软,死亡应该没多久,或者是被精心保存过一段时间。”

        楚兆用看变态的目光盯着苏白:“日,你还拿出来看过?”

        “发现头皮时,我正在现场,我也算是目击者之一,在警察来之前,我当然会先去看一看。”

        “唉,那就是新鲜人皮了,是不是意味着?”楚兆有些简单地又抽出一根烟准备点上,但是一阵风吹来,打火机几次都没点地上。

        “新鲜人皮,之前又没人报案说故意伤害受伤什么的,八九不离十,应该是一件凶杀案了。”

        一直点不上烟的楚兆气得把烟和打火机丢在了地上,伸脚踩了两下,

        “这不是意味着我今晚回不去了?”

        苏白一副你说呢的表情看着楚兆,不过楚兆这警察当得也的确是奇葩,发生了凶杀案他想的却是自己今晚不能好好睡觉了。

        “楚兆,你在那里干什么。”一个中年男子此时站在教学楼一楼大门口对着这边喊道。

        “他,我姐夫,刑警队的队长,别人家的姐夫拍小舅子马屁还来不及呢,他就只懂得往死里操练我,靠。”

        楚兆把警帽戴起来,“走,跟我一起来。”

        “孙队,我正在调查了解情况,这是苏白,也是人皮发现现场目击者之一。”

        孙队是国字脸,说话时也是字正腔圆,小平头,给人一种很阳刚的感觉,他扫了一眼苏白,然后问道:“笔录做好了吧?”

        苏白点了点头,“做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

        听到这话,孙队也就不说什么了,直接对楚兆道:“上面决定现在对整个校园进行地毯式搜查,我们的警力不足,你去联系一下学校的校方或者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会,抽调一些可靠的人手过来帮忙。”

        “是。”

        楚兆转身就走,苏白也就跟了上去。

        俩人走远了,楚兆就马上苦着个脸,“坑,还要地毯式搜查。”

        “发现一块头皮,不是脚皮,肯定要进行地毯式搜查的,这很正常。”

        “苏白,你说,如果凶手都和你一样,杀人干脆一点,那该多好,杀人就杀人吧,还到处切了皮肉乱丢垃圾,害得老子还要在这里当环卫工。”

        “…………”苏白。

        …………

        警察带队,学生会里的学生被分在了各个警察手底下,学校把校园里的所有灯光都打开,学生自己也拿着手电筒或者是自己手机功能里的探照灯开始进行寻找。

        七八百人一起进行着搜索,重点区域就是围绕着发现头皮的那栋教学楼为圆心。

        搜查结果很快就开始汇总起来,远远比想象中要容易得多得多。

        花圃里发现人肉,其他教室里发现人肉,厕所里发现人肉,甚至是自动贩卖机后面的夹层里也发现了人肉,总之,大搜索开始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就发现几十块散落的人肉。

        这不自觉地让所有人的搜索更加有劲头!

        是的,苏白是发现周围的同学们搜索起来更加地不遗余力了,哪怕他们知道他们在搜找的是什么,但是能够如此大概率地找到目标物品,确实对于搜索人来说也是一剂强心针。

        楚兆和苏白两个人倒是无时无刻地不在偷懒,楚兆这货也是绝了,被家里逼着当警察后,逆反心理已经到了一种变态的地步,从他甚至愿意加入那个杀人俱乐部就可以看出来很多端倪,他对于自己的工作,对于自己的警服,从内心底是一种排斥情绪。

        熏儿曾经说过,这个俱乐部里的四个人,全部都有神经病,确实很有道理。

        “他们找的,可是人肉啊,是尸体的一部分啊,怎么感觉跟在玩探宝游戏一样。”楚兆靠在一棵树上说道。

        “人,就是这样。”苏白目光环伺四周,随后看向了楚兆:“别动。”

        “怎么了?”楚兆愣住了,然后顺着苏白的目光他开始抬起头朝上看,在他靠着的这棵树的上方,也就是在树枝掩映之中,有一个鸟窝,但是鸟窝里,明显是被放着什么黑乎乎的东西。

        “搭把手,我上去看看。”苏白说完这句话就开始向着楚兆助跑起来。

        楚兆蹲马步,然后双手叠在一起,当苏白的脚踩在他的双手上时,他发力向上一托,苏白整个人弹了上去,一只手抓住了树枝,另一只手则是放在了鸟窝上,然后抓到了一个毛绒绒的东西,还带着冰冷和潮湿的感觉。

        总之,这种手感,很不好,苏白心里也升起了一层阴霾,好在,他对于这方面,确实是比较有经验。

        从树上跳下来,苏白把手里的东西直接丢给莪楚兆,楚兆捧在怀里,看着怀里的那个东西,露出了日了狗的表情。

        “这也可以。”

        “你的运气,确实是适合当警察,偷个懒都能找到人头。”

        楚兆手里捧着的是一颗人头,人头血淋淋的,眼耳口鼻附近都溢出着鲜血,带着一种森然的恐怖。

        但是苏白就这么把人头丢给楚兆,楚兆也没吓得魂飞魄散,依旧可以很淡定地进行着调侃,可以看出,楚兆这个人,并没有他习惯性言语中所表现出来的那么轻佻和不堪。

        否则,他也不会去加入那个俱乐部去做那些事情,不管他自己承认与否,在他的骨子里,确实流淌着当警察的血液,只是他自己不愿意去正式面对而已。

        掏出了手机,楚兆直接给孙队打电话。

        “喂,姐夫。”

        “现在是工作时间,不要叫我姐夫,你应该…………”

        楚兆听了这开头的话直接掐断了电话,然后对着苏白翻了个白眼,“我说,当警察的人都需要这样么?”

        苏白接过了人头,拿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照着人头仔细地查看。

        “是个女性,年纪大概在二十岁出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学校里的女学生。”

        暂时,也就只能看出这些东西了,苏白毕竟不是法医,他也懒得在这时候去做太过详细的检查。

        很快,孙队,也就是楚兆的姐夫回拨电话过来了。

        “喂。”楚兆接了电话。

        “你还发脾气了是不是,你……”

        “啪……”

        楚兆又一次把电话挂了。

        然后蹲在了苏白身边,一起查看着这颗人头。

        这俩人看似都是小年轻,也算是二代,但是和那些只会飙车玩女人的二代们不一样,他们喜欢和尝试过的东西,绝对是超出了普通人的兴趣点范畴,甚至有些耸人听闻了。

        “之前汇报情况时,总共找到了多少块肉来着?”苏白忽然问道。

        楚兆愣了一下,仔细算了一下,“差不多七八十块吧,这一会儿,估计上一百块了。”

        “有人在模仿作案。”苏白抿了抿嘴唇说道,“知道是模仿的哪个么?”

        楚兆一副你以为我弱智的表情看着苏白,“我这警察再不合格,那件案子还是知道的好不好,你是说南大碎尸案,是吧。”

        苏白点了点头,“今年是南大碎尸案过诉讼期二十年吧,犯罪嫌疑人这是在拿一起新的案件向它致敬呢。”

        ————

        新的一周,龙想冲个新书榜第一,大家给龙投一下推荐票点个收藏吧,莫慌,抱紧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