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广播 > 第七章 还有一个死者!

第七章 还有一个死者!

        

        南大碎尸案,又称南京“1?19”碎尸案、刁爱青案,案发于1996年1月19日,地点为江苏省南京市,受害人为南京大学成人教育学院一年级女学生刁爱青。

        受害人遗体碎片在其失踪9天后,也就是当年1月19日清晨,被一名清洁工在南京华侨路发现。凶手为消灭作案痕迹,将其尸体加热至熟,并切割成2000片以上。案发后,南京市公安部门内运用警力进行大规模搜查,但至今仍未找到凶手。

        2016年,是南大碎尸案追诉期结束的一年。

        “如果真的是模仿南大碎尸案的话,是否也就意味着,我们能在学校里找到两千块碎肉?”楚兆做出了要呕吐的表情,“我以前因为好奇看过内部的一些资料,比网上放出来的恶心多了,那一大筐的碎肉放在那里,简直就是毁人三观。”

        苏白拍了拍楚兆的肩膀,“某人一边口口声声地说不想当警察,但是居然还去看这种内部卷宗资料,啧啧,口是心非得可以啊。”

        “兴趣爱好不行么?”楚兆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这时候,他的手机再次响起。

        这一次,楚兆的姐夫孙队没有再上来就呵斥了,而是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不然你没那个狗胆敢这样挂我电话!”

        “嘿嘿,姐夫,我找到了一个东西。”

        “碎肉么,这里汇总收集过来的已经超过三百块了,到处都是碎肉,只要稍微搬开桌子,挪开椅子,翻开草丛,打开马桶,到处都是碎肉。”

        “我找到的不是碎肉。”

        孙队听到这里,明显呼吸停滞了一下,“那是什么?”

        “人头。”楚兆掏出一根烟叼在了嘴里,但是找打火机时却发现打火机之前被自己一起丢了,当下去看苏白,见苏白很是痛苦地蹲在了地上,有些诧异道:“你怎么了,不舒服?”

        “你小子在哪里,快把人头带办公教室里来,快点!”

        “哦,好。”楚兆把电话挂了,抱着人头来到了苏白面前,“怎么了,不舒服么?”

        苏白面色惨白,身体一阵痉挛,整个人忽然有了一种窒息感,紧接着,他的耳边像是忽然出现了那个广播里主持人的声音:

        【“听众朋友们,下一期广播节目的故事,正在录制之中,请您,敬请期待,我们,将会在下一期节目之中,不见不散。”】

        当这个声音消失后,苏白才感觉身上的压力和痛苦也随之消失了。

        耳朵里,才听见楚兆的呼喊声。

        苏白有些意识恍惚地摆了摆手,踉跄地站了起来,“没关系,没事,去送人头吧,这样可以早点确认身份。”

        楚兆点了点头,“你呢?不陪我去?”

        “我要回宿舍休息了,我又不是学生会的。”

        “靠,这么不讲义气,你不是很喜欢杀人么。”

        苏白咳嗽了一声,然后转过身,搂过来楚兆的肩膀:“我喜欢杀人,你说的没错,但是我还没变态到喜欢把死人煮熟然后拿刀切成上千片的地步,你懂么?”

        “所以……”

        “所以,我回去睡觉,你继续找肉片,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给你送点盐巴和孜然过来。”

        “你…………”楚兆。

        说完这句话,苏白就很不讲义气地走了,穿过了体育场,再往前走就是自己的宿舍楼了。

        在体育场这里,也有不少人在进行着搜索,也是不时有着发现,在篮球筐下面,居然也有着肉块存在。【愛↑去△小↓說△網w    qu  】

        对于苏白来说,杀人,并不可怕,他已经杀了七个人,也早就对死人已经有点麻木了,但是,可怕的地方在于,把一个人杀死了,再把她的身体部位煮熟了切割后以如此大面积地方式投放和隐藏,这需要多么冷酷的心态来完成?

        伸手,把袖口放下来,苏白加快了脚步回宿舍,宿舍楼的宿管阿姨今天破天荒地这么晚没睡觉,因为之前很多校方领导以及警察来过,学生会里不少的学生被抽调出去进行搜查,这么大的事情发生了,宿管阿姨再想像之前那样继续偷懒早早地上床睡觉就有些不可能了。

        见苏白是走回来的,宿管阿姨马上喊道:“同学,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听说死了很多人啊?”

        苏白皱了皱眉,还是回答道:“就死了一个人。”

        “那干嘛还要这么多去找?是死在学校里,所以要去找尸体么?”宿管阿姨一旦八卦起来,确实是有点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

        “是一个人死了被分成很多片,现在在搜集呢,兴许咱们宿舍里也有。”

        “怎么可能,我们宿舍里怎么也会有,我可是天天看着的。”

        苏白也懒得说自己每次晚上回来都可以直接进门不用登记这件事了,他直接摆脱了宿管阿姨进一步的追问,走进了宿舍楼,上了三楼后,苏白先进了厕所,在洗脸池那里洗手,这只手拿过碎肉和死人的头,确实需要洗一洗,好在苏白对这些东西倒是没什么洁癖。

        清洗的时候苏白看见洗脸池边放着一瓶沐浴露,就当即拿过来挤了一点在手上,经常会有学生来厕所这里冲凉洗澡,所以这里有遗留下来的沐浴露洗发露也一点都不奇怪,只能怪学校的生活设施实在是太差劲了,宿舍里没有独立卫生间不说,校内澡堂还在另外一个学生区,所以这里的学生要去洗澡的话得走很长一段路,绕过操场和一个教学区,夏天从澡堂洗完澡再走回来估计身上又是一身汗,这澡也就白洗了。

        洗完了手,苏白走回了自己的宿舍,宿舍里有四个床铺,但是平时也就只有两个人住着,其中一个已经在校外实习了,还有一个和女朋友在校外同居着。

        1号铺的是一个肤色很白的学生,他是本地人,是数学系,名字叫刘和。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么?”

        “嗯,有个人死了。”苏白也不愿意坐在这里继续聊这件事,先把鞋子换了,打算去自己的床上,只有在铺位上把帘子拉起来,苏白才觉得自己处于一个私人的空间里,那会给他一种安全感。

        刘和人如其名,对谁都客客气气一团和气,见苏白不愿意多说,他也就不问了,继续躺在床上开着台灯看书。

        苏白在上床前,忽然想到了什么,自己的脑海之中,又浮现出了手机手电筒灯光下的那颗人头的画面。

        他从梯子上下来了,走到了那个在校外和女友合租的室友床铺旁边。

        “喂,你说,陈楚有两天没回来了吧?”

        刘和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好像有三天了吧,算今天晚上的话。”

        “上课时我也没见到他。”苏白又说了一声,紧接着,他开始走到陈楚的床铺上翻了起来。

        “你这是……”刘和有些诧异道。

        “你记不记得陈楚有个相片框,那里放着他和她女友的合照,我记得以前他带回宿舍时还炫耀过好一阵子。”苏白问道。

        “有,我记得,但是我也不知道他放到哪里去了。”

        苏白点了点头,继续找,床铺被自己翻起来了,里面有零钱,有打火机,有杂志,甚至还有内裤和袜子,就是没相框。

        苏白又去陈楚的书桌去找,书桌抽屉上上锁了,苏白直接一脚踹过去,把锁踹断,这声势,把刘和吓得一愣一愣的,也不知道苏白发的什么疯。

        抽屉被苏白打开,拿开了上面的几本书和避孕套盒子,苏白找到了一个相框。

        “呼呼……”

        吹了吹,再用手擦了擦,相框内照片上的两个人终于变得清晰了过来。

        看到这个女人的脸,苏白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个人头的脸,尤其是下颚位置的那一个黑痣,完全吻合。

        苏白马上拿起了电话,给楚兆拨打了过去。

        “喂,我不要孜然和盐巴,真有点良心给我带一杯奶茶来。”

        “去你妹的,那具女尸的身份你们查出来没有?”

        “正在调档查呢,快出来了。”

        “不要查了,我知道是谁了,不过,可能死者,并不是一个人。”

        苏白说完这句话后,看了看那张空着的床位,自己的同学,自己的室友是个什么德性的人苏白是清楚的,这种人敢杀了自己的女友然后煮熟了分尸再抛尸?

        根本不可能!

        再根据他已经有几天没来上课了,

        结果,

        其实已经有点呼之欲出了。

        ——————

        新书期,冲新书榜,需要大家的点击、推荐票和收藏,龙在这里给大家作揖,求抱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