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邪恶的仪式
    

    给楚兆打了电话后,苏白直接问向刘和:“还记得陈楚出租屋的位置么?”

    刘和似乎是察觉到出了事儿了,下意识地犹豫了一下,但在苏白的目光之下还是点了点头,“知道,上次他搬进去时,我也帮忙的。【愛↑去△小↓說△網w  qu 】”

    苏白平时为人确实是有点孤僻,所以陈楚当初搬出去也只是和苏白说了一下,苏白也只是点了下头,对方也没好意思叫自己帮忙搬东西。

    “起床吧,陈楚应该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刘和赶忙慌里慌张地开始穿衣服。

    苏白皱了皱眉,拿起手机,翻了一下通讯簿,终于找到了陈楚的号码,苏白马上打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关机了;

    苏白吹了口气,按照正常情况来说,一个当代的小青年,手机几乎很少会处于关机状态,再加上之前的推测,陈楚,估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也不知道陈楚的下场是什么,是和他女朋友一样被煮熟了切成了上千块洒落在了校园的角落里,还是其他的下场。

    刘和穿好衣服后,苏白直接和他跑出了宿舍楼,宿舍楼外,一队警察已经跑过来了,看样子级别还不低,楚兆那小子也在里头。

    楚兆见了苏白,马上手指道:

    “就是他,他叫苏白,他提供了死者身份信息以及其他的情报。”

    这个场景让苏白觉得有些牙疼,恍惚间,有点像是楚兆在喊:就是他,他叫苏白,他已经在俱乐部里杀了好几个人了。

    好在,俱乐部虽然管理松散,四个成员也是无拘无束,但是这四个人,家里条件都不一般,各个前途大好,所以倒不会出现这种鱼死网破的局面,而且,每件事,每次事件,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参与了,谁的屁股都不干净。

    一个面容有点沧桑的警察走了过来,盯着苏白,“你的意思是,死者还有一个同居的男友,他们居住在校外?”

    “是的,死者的同居男友是我的前室友,现在我宿舍里空着的那张床就是他的,他不应该是凶手,他没那个能力做出这种事情,而且,他有三天没来学校上课了。”

    “你是怎么认出死者的?”沧桑警察又问道。

    “王局,是他和我一起找到的人头,所以他看见了。”楚兆在此时插话道。

    王局点了点头,他对楚兆的态度似乎要格外友好一些,看来楚兆虽然平日里在工作上吊儿郎当的,但是家里关系确实够硬,也就那个姐夫敢拾掇他几下而已。

    “小孙,你带人去找他们的出租屋查看情况,我继续留在这里组织尸体搜找的工作。”

    “是!”

    孙队长马上点头,然后走到苏白面前问道:“知道他们出租屋的位置么?”

    “知道,我可以带你们去。”

    “好,你,你,你以及你,跟我一起走。”孙队长最后还指了指楚兆。

    一行七八人当即坐着两辆警车出了学校,这一次出去只是查明情况而已,如果说出租屋里真的也出了事儿的话,那么肯定会有更多的人手和专业人员会被派过去。

    在车上,苏白和楚兆坐在一起,苏白小声问道:“监控录像没查出什么么?”

    按理说罪犯敢在学校里抛尸,而且抛的不是一块两块,现在已经找出来几百块了,花圃教室厕所等等很多地方只要仔细找一找都能找到,这么大面积高频率的抛尸,怎么可能不在监控摄像头里留下线索?

    楚兆却叹了口气,笑道:“真是见了鬼一样,有一组人早就被调过去查监控了,但是都没发生特殊的情况,尸体被抛出来明显不到24小时,甚至更短,但是监控里根本什么异常都没有,甚至有一间自习室,从昨天到今天,就一直没人进去过,但是却也在里面发现了两块肉块。”

    听到这个消息,苏白忽然沉默了下来,如果监控摄像头里一点线索都没捕捉到,那事情,确实真得太诡异了。

    猛然间,苏白忽然想起了昨天自己的经历,目光不由地看向了车子里的收音机,但是好在,那个声音没有再响起。

    现在,苏白对那个收音机充满着一种畏惧情绪,那是一种人类对未知,对超自然现象的本能恐惧。

    车子停在了学校外面的一个小区里,这里是一个老小区,看得出来已经很陈旧了,不过一般大学生情侣租住在这里的话,再怎么说,条件总是比学校宿舍要好太多的。

    在刘和的带路下,众人很快来到了一个居民楼的一单元二楼。

    “咚咚咚!”

    孙队去敲门,但是敲了好一会儿也没人应答。

    苏白站在门旁边,伸手挡了挡鼻子,他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孙队这时候的目光忽然看向了苏白,然后自己鼻子也嗅了嗅,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他看苏白的目光就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苏白面色不变,直接道:“有鲜血的味道,我鼻子很敏感,错不了。”

    与其被怀疑,还不如大大方方地说出来。

    见苏白这么大方地说出来,孙队脸上之前的狐疑之色马上消失了,点了点头,后退了两步,然后一个冲刺上前,一脚踹开了屋门。

    “呕…………”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弯下腰开始干呕起来,就连孙队这个老刑警都不例外,因为刚才把门踹开,简直就如同把垃圾箱的盖子掀翻了一样,里面的味道和东西一股脑地都呈现了出来。

    这是小户型房子,只有60个平房,两室一厅,厅基本就可以忽略了,放张桌子走路都得侧着过去。

    就在这小厅里,有一张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年轻男子,男子的四肢被钉在了椅子上,是拿长钉子钉下去的,并且,男子的整个胸腔和肚子都被掏空,里面则是被塞满了什么东西,鼓鼓胀胀的。

    “保护好现场,不要乱进去,呼叫支援,告诉总部这里发现了第二个凶杀现场。”

    孙队强忍着把恶心感给压了回去下令道。

    “是。”

    一个警员像是如蒙大赦一样赶忙跑下了楼梯去打电话。

    苏白和楚兆两个人倒是恢复得挺快,毕竟虽然味道难闻画面很扭曲以外,倒是没有太过于的特殊的,度过了一开始的不适应之后,倒是可以去仔细看看一些门道了。

    “那家伙肚子里鼓鼓胀胀的,是塞得什么东西?枕头?棉花?”楚兆疑惑道。

    苏白指了指小厅地上的那些盒子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被灌了水做成水气球的避孕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