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恐怖再临!
    

    走进了校门,脚踩在校园里的林荫小道上,晚风徐徐吹来,给人一种轻松惬意的感觉,一身的疲惫仿佛在此时都消散了。

    刘和那家伙今晚应该是睡不着觉了,不过,陈楚死得再惨,对于苏白来说也就是在看到的那一刹那有着一点点的反应,但是倒不至于成为苏白的梦靥。

    只是,有点让苏白觉得不知道是好是坏的事情,那就是随着熏儿的离开,这个杀人俱乐部也将因此而解散,自己以后,如果真的控制不住的话,只能选择去国外接受这方面的精神治疗了,否则到时候自己沦为一个以杀戮无辜为癖好的恶魔,不是现在苏白所想见到的。

    虽然,他之前杀的人,不是好人,但是在法律上,也的确是罪不至死,但是,至少可以给苏白一种心灵的慰藉,就像是他在厕所里杀那个女白领说的那句话一样:

    “虽然我很不喜欢说废话,但这是俱乐部的规矩,我不得不说:你的罪孽,逃过了世俗的制裁,却逃不过我们的裁决。”

    给自己的变态心理,强行披上了一层神圣正义的光辉。

    苏白一边脑子里想着心思一边继续往前走着,忽然间,他停下了脚步,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周围,怎么这么安静?

    哪怕现在是校园的深夜,平时来说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今天可是有几百上千号人在这里玩“找肉块”的游戏,现在绝对没可能结束,所以,怎么可能如此静悄悄?

    苏白的手指默默地攥在了一起,目光开始扫视四周,那种不对劲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但是,等了许久,没有发生任何的异常。

    苏白决定还是继续往宿舍走,前面的花圃走廊里,走出来了一个人影。

    “谁!”

    “苏白,是我。”

    刘和拿着一杯奶茶说道,“我刚刚在花圃里吐了,去买了杯奶茶清清口。”

    苏白点了点头,刘和走在前面,苏白走在后面,两个人一起回到了宿舍。

    当苏白看见宿管阿姨还坐在宿舍门口时,心里终于安定得多了一些,似乎,是自己太过于敏感和草木皆兵了吧。

    进了老宿舍楼,到了第三层,刘和拿钥匙开了门,苏白也走了进去。

    “去冲澡么?”刘和问道。

    “不了,暂时不打算。”苏白摇了摇头,这时候,他想躺到床上好好地睡一觉。

    “那我去厕所冲个澡。”刘和拿着脸盆,把毛巾和洗发露沐浴露都放了进去,然后脱了衣服就穿个裤衩出去了。

    苏文则是把上衣脱了,然后爬到了自己的铺位上,拿起笔记本,却发现打开后win10系统不停地处于重启循环之中,应该是系统出了问题,好在一些重要资料苏文都备份过了,所以倒不担心系统坏了之后自己电脑里的资料会损坏。

    但现在自己确实没心思再重装系统了,把笔记本放在床头,苏白开始闭上眼准备睡觉。

    这时候,刘和放在床上的手机屏幕忽然亮了起来;

    现在的智能机里面大部分都装有电台软件,此时软件自动打开,开始放出了声音:

    【“听众朋友们,你们好,又到了我们‘恐怖广播’播出时间了,今天,我们将继续我们的鬼故事,请大家静下心来,侧耳听。”】

    苏白这时候并没有睡着,耳边也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但是当他准备醒来,准备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动弹。

    鬼压床!

    这时候居然鬼压床了。

    苏白开始奋力挣扎,大部分人都会有过鬼压床的经历,也就是短时间内自己的意识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但是过一段时间也就自动好了。

    【“今天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大学内,大家还记得20年前的刁爱青案件么,也就是著名的nd碎尸案,这起案件当年曾经轰动了全国,但是在20年的时间里,这起案件一直都没有被侦破,一直到如今,它已经过了20年的追诉期,虽然江苏网警在追诉期到的那一天发布了微博说关于nd碎尸案,警方会继续追查下去,但是也没多少人对它再抱希望了。

    20年,物是人非,证据、口供、当事人等等,也很难继续追踪了,最关键的是,20年前警方的侦查手段和侦查技术,实在是太落后了,如果以现在的技术水平和侦查水平回到那个时期,应该,能够发现更多的线索吧;

    当然,我说的,是应该,而不是肯定;

    只是,nd碎尸案20年追诉期到达的今年,也就是2016年,就在这所在全国也算是享有名气的大学内,发生了一起一模一样的案件,几乎是完全复制了当年nd碎尸案的所有细节,学生的尸体被煮熟,然后切割成了一片片,洒落在了学校附近。

    那么,如果上一次案件是因为发生在20年前,所以局限于当时的技术侦查条件,一直没能找到凶手,那么,现在呢?

    2016年的今天,一模一样的案件,警方,能找到凶手么?

    嘘……

    别出声,

    真的别出声,

    你看,宿舍楼里的那间宿舍,它的门被打开了,那个,死去的男学生,

    他,

    他,

    他回来了…………”】

    “吱呀~”

    一声脆响传出,门被推开了。

    一个男学生走了进来。

    他走到了自己的床铺上坐了坐,然后来到了书桌前,打开了台灯,看了看自己的桌子,又拉开了抽屉,当他发现自己的抽屉锁被撬开了后,微微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了一抹愠怒。

    这时,门外又走进来了一个人,那个人身上湿漉漉的,手里拿着一个面盆,正是刚刚从厕所里冲澡回来的刘和。

    “哎,陈楚,你回来了啊。”刘和一直是老好人做派,对周围的每个人都很热情。

    “嗯,女朋友今晚要回宿舍赶个作业,抄她们宿舍同学的,所以我今晚就回来住了。”陈楚说道。

    “嗯,欢迎欢迎。”刘和笑呵呵地道,“常回来住住嘛,不然宿舍就太冷清了。”

    “宿舍里不还是有两个人么。”陈楚目光瞥了下被帘子遮挡起来了4号床铺。

    刘和指了指4号铺,做了一个你懂的手势,意思就是苏白是那种性格比较冷的人,所以这个宿舍有时候就真的缺少一些人气了。

    陈楚忽然想到了什么,问刘和道:“我抽屉上的锁,怎么回事?”

    “这个……”刘和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然后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不是我弄的。”

    这个回答,其实已经相当于告诉陈楚是谁砸的锁了,因为宿舍里,就俩人。

    “苏白,苏白,我的锁是怎么回事!”

    陈楚在下面喊道。

    只是,苏白的床铺上,依旧没有什么回应。

    “你……”陈楚还打算说什么却被刘和一把抓住。

    “这么晚了,估计睡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呗。”

    陈楚也点了点头,毕竟是同学,一个宿舍的,而且之前只是火气起来,现在陈楚想到了以前苏白来学校时的那个排场,也知道在学生时期得罪这样一个家里背景很深厚的同学,不值得。

    “把沐浴露借我,我也去冲个澡。”

    “好,拿去吧。”

    “嗯,谢了。”

    “吱呀……”

    陈楚走出了宿舍,顺手把宿舍门关上了。

    这时候,苏白才彻底地从那种鬼压床的状态之中挣脱出来,整个人马上从床上坐了下来,在鬼压床的状态之中,他清楚地感知到外面发生的一切,可以听得到是谁来了,以及刘和和那个人的对话。

    苏白马上从铺位上跳了下来,手中,握紧了那一把匕首。

    刘和正坐在床铺上乘着凉,见苏白忽然下来了,被吓了一跳。

    苏白走近了刘和,目光死死地盯着他。

    “怎么了?”刘和有点不知所措。

    “陈楚,回来了?”苏白这是在故意提醒刘和。

    陈楚,已经死了,被开膛破肚,还被钉子钉死在了椅子上,今天自己和刘和可都在命案现场亲眼所见的。

    “对啊,他回来了啊。”刘和很纳闷地说道。

    苏白没有继续说什么了,同时克制着自己不去一刀捅死刘和的冲动,他知道,肯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然后,他看向了刘和放在床上的手机,走上前拿起来。

    手机屏幕上,正打开着收音机软件,当前频道:

    “恐怖广播!”

    该死,果然是它,它又在搞什么东西!

    苏白咬了咬牙,这个时候,身上的那种隐藏得很深的杀气已经流露出来了,他直接深吸一口气,推开了宿舍门,走向了厕所,手里的刀,被攥得紧紧的。

    “哗啦……”

    “哗啦……”

    厕所里不断地传出冲澡的声音,基本就是拿面盆接水然后倒在自己的身上。

    当苏白走到厕所门口时,握着刀柄的手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他看见:

    正在冲凉的陈楚,

    一边冲着,

    一边流血,

    甚至,

    肠子,

    都流出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