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死人复活?
    

    “啪……”

    一盆水被故意地泼在了苏白的面前,些许水滴溅到了苏白的脸上,整个人忽然有一种从之前的焦躁紧张情绪之中挣脱出来的感觉。

    “没睡啊。”

    陈楚只穿着一条裤衩,赤膊着,对苏白说话时明显带着一抹愠怒在里面,但是也已经克制下了自己的情绪,不打算再去计较之前锁的事情了。

    苏白深吸一口气,再看陈楚时,发现陈楚完全是一个正常人,那些鲜血和肠子,仿佛就是就是自己之前眼花。

    但是,苏白清楚地知道,自己没眼花。

    之前的一切,苏白都不认为是自己精神臆想出来的东西;

    自己和楚兆一起找到的陈楚女朋友的碎肉以及头颅,自己亲眼看着出租屋房门被打开时陈楚被钉在椅子上的情景。

    不是假的,真的不是假的。

    自己,

    肯定是那该死的“恐怖广播”,肯定是那个东西在捣鬼。

    当陈楚端着脸盆走过来时,苏白还是下意识地把匕首送入了自己的袖子里,厕所的灯光很昏暗,此时又是深夜,所以陈楚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走到苏白面前:

    “上厕所?”陈楚问道。

    苏白点了点头。

    陈楚从苏白身边侧身走过去,应该是回宿舍了。

    苏白走到了洗脸池前,打开水龙头,捧起水打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对着水池重重地喘着气,随后,站起身,袖子里的匕首贴着自己的手臂,虽然触感是冰冷的,但是却能够给自己一种依靠的感觉。

    站在自己宿舍门前,苏白多希望这是一场梦,推开门后,里面不会有陈楚,刘和也已经睡觉,但是,苏白也清楚,如果这一切和恐怖广播有联系的话,那这个梦,不会那么容易醒来的。

    还是推开了门,门里面,刚冲好澡的陈楚正在换衣服。

    刘和已经躺在了床上准备睡觉了。

    苏白对着自己湿漉漉的刘海吹了口气,也爬上了床,拉上了帘子。

    宿舍,很快又恢复了宁静,换好衣服的陈楚也很快躺到了自己的床铺上。

    只是,苏白并没有去睡觉,而是把帘子偷偷拉起一个小缝隙,自己的目光,盯着斜下方向的陈楚。

    在这个时候,苏白怎么可能睡得安稳。

    不过陈楚似乎真的是在睡觉,渐渐的,还起了轻微的鼾声。

    但是苏白依旧没有掉以轻心,此时的他,也确实没有多少困意,就如同有一个人正拿着一把刀夹在你的脖子上,你还有心思去睡觉?

    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苏白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也保持着这个警惕的心态;

    之前的女白领变得僵尸以及那个司机惨死的画面,苏白可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时候,陈楚的手机铃声响起了。

    苏白的呼吸,也一下子变重了许多。

    陈楚迷迷糊糊地醒来找电话,躺在床上按下了接听键:

    “喂,亲爱的,怎么了?

    吵架了?和室友?

    好的,好的,别生气了,我和你回学校外面出租屋里睡,嗯,等我,我马上起来了。”

    陈楚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穿袜子,苏白则是慢慢握紧了匕首,等陈楚穿好了袜子套上鞋子之后就拿着手机和钱包以及钥匙推开宿舍门走了出去。

    应该是女朋友打电话给他,女朋友本来是要回学校宿舍抄室友的课题作业的,不知道为什么却和室友闹了矛盾,现在不想晚上睡宿舍了,深更半夜给男友打电话让男友陪她回校外的出租屋去睡觉。

    陈楚刚刚推门走,苏白就从床上下来了,他其实一直没脱衣服,毕竟没准备睡觉,此时他下身穿着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上身是一件黑色的长袖,之所以在大夏天床上这样穿,也是为了之后方便,如果遇到什么意外,有时候衣服也能够抵御一部分的伤害。

    刘和已经熟睡了,苏白推开了宿舍门,保持着自己的速度和节奏,跟着陈楚后面一起下了楼。

    陈楚推开了宿舍楼的大门,走了出去,少顷,门被苏白又静静地推开,他跟了上去。

    一边走着苏白心里一边在思考着整件事情,之前自己曾被恐怖广播带去一个烂尾楼场景,然后等那三个鬼都化成灰之后自己才又回到了燃情夜总会侧门口。

    那么,意思就是,自己现在已经进入到了另一个场景?这个场景可能完全是假的,但是苏白觉得,应该是有真有假。

    现在,明显是陈楚还没有死,甚至凶手应该也不可能去模仿到陈楚女友的声音去给陈楚打电话骗他出来。

    也就是说,那个模仿20年前南大碎尸案的凶手现在还没有作案。

    忽然间,苏白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没出来作案?

    那作案时间,

    是不是这个时候?

    苏白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侧身躲在了小路树后面,衣服遮着点亮了屏幕,一看日期,居然是三天前!

    苏白的呼吸开始变快了一些,抿了抿略显发干的嘴唇:

    因为一切的线索都指着一个方向,

    那就是,

    今夜,

    就是那个碎尸杀人犯作案的时间,甚至,快开始了。

    自己,是继续往前走跟着陈楚,还是回到宿舍把宿舍门锁了睡觉?

    前者无疑十分危险,因为现在警方也不知道那个凶手到底是如何作案的,学校里的众多监控摄像头也完全没有捕捉到丝毫地蛛丝马迹,自己继续跟着陈楚走的话,自己也会卷入到那一场模仿南大碎尸案的凶杀案之中,此时,苏白脑海中不光浮现出的是那一片片隐藏在教室里、花圃里、厕所里等等地方的碎肉以及那棵树上鸟巢里的女人人头,还有陈楚被钉死在椅子上开膛破肚里面塞满了灌水避孕套的场景。

    很有可能……自己会成为第三个死者。

    苏白又想起了那个肇事逃逸的司机,他明明是被那个小女孩杀死的,而且是虐杀的,但是后来的结果却是出车祸死掉的。

    自己,如果在这次恐怖广播的故事里死了,是否也会有一个天衣无缝的现实里的死亡解释?

    本能地,苏白开始后退,他打算放弃了,这是一种人类对未知恐惧的一种本能。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寒光忽然扫过了苏白的视线。

    苏白猛地转过身,身后,却依旧是静谧的校园小路以及昏黄的路灯,没有人影。

    但是苏白可以确信,刚刚,是一把刀的反光无巧不成书地扫到了自己身上,作为一个也杀了很多人的杀人俱乐部成员,苏白对这种感觉,十分敏感。

    自己……已经被盯上了?

    那个凶手,此时就隐藏在周围某个角落里,手里握着凶器,正用一种很隐晦却又很残酷的目光盯着自己,就像是在等待着自己的猎物,寻找合适的机会出手。

    猎物,出手?

    苏白的牙齿开始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当想到‘猎物’和‘猎人’这两个词的时候,苏白心里隐藏着的一股情绪忽然升腾了起来。

    自己,似乎,也是一个猎人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对方,居然选择了暂时了躲藏,这意味着什么?

    如果是上次自己碰到的女白领一样,直接横冲直撞的来杀自己,那么苏白确实是没有其他的办法,毕竟女白领已经相当于是一头僵尸了。

    对方,凶手,很大程度的可能……是人!

    是人,

    会隐藏,

    意味着有顾虑,

    好,这样很好;

    苏白慢慢地向侧边后退,把自己的身形彻底地没入了宿舍楼后面的小树林内,匕首被他横亘在了身前,

    都是猎人,

    那我们,

    可以比划比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