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案发时间
    “啪嗒!”

    舌头落在了地上。

    迷彩男完全没有这种心里防备,整个人愣在了当场;

    墨镜男则是发出了一声怒喝:“郭刚,退后!”

    迷彩男如同当头棒喝,整个人一个驴打滚很是狼狈地向前一扑。

    墨镜男此时已经摘下了墨镜,他的眼眸,居然是白色的,并不是那种死鱼眼一样的白,而是带着一种微弱的光芒,这一刻,在他的目光照射之下,在郭刚之前站立的位置,出现了一只手,那是一只很是苍白的手,手上像是还结着寒霜,

    手里拿着————一把剪刀。

    “不可能,它怎么可能提前出现在这里!”

    墨镜男讲皇失措地自言自语道,同时,他深深地看了在另一边的郭刚一眼,当即转身,竟然毫不犹豫地从屋门跑了出去。

    郭刚见自己的同伴居然就这样抛下自己逃跑,张嘴就想骂,却因为舌头已经被剪断,此时根本说不出话来。

    并且,很快,郭刚就发现自己的腰部那里,忽然一阵刺痛,低下头,愕然发现自己的腰部居然已经被插入了一把匕首。

    爬起来的苏白完全不管那只手以及那只手里的剪刀,上来就是报仇!

    管前面是什么厉害的东西,能把之前还不可一世的墨镜男直接吓得丢下同伴逃走,也不管自己是否到时候能够安全逃脱,先捅你一刀报了仇再说!

    匕首刺入之后,苏白想要顺势搅动,然而就在此时,他发现郭刚的肌肉居然以一种人类无法想象的程度在紧缩着,完全是把自己的匕首卡在了里面,自己别说搅动了,连拔出来都无法做到。

    “你咕噜咕噜……”

    郭刚有点不能理解面前的这个新人,在面对那未知的恐惧时,居然首先想的不是逃命,而是先上来捅自己一刀。

    不过,他也不想想,自己之前,可是打算杀了这个新人的。

    郭刚的手迅速伸出去,直接掐住了苏白的脖子,手腕发力,苏白当即感到了一种脖子快要被扭断的剧痛感觉。

    两个人,在面对那个能把墨镜男直接吓得逃跑的存在时,居然先开始了内讧。

    当着那恐怖存在的面,自相残杀!

    郭刚的力气,大得有点非人类,他的肌肉,简直和石头一样,这不是简单的肌肉,这有点像是传说中的铁布衫。

    苏白双手抓住了郭刚的手臂,紧接着腰部发力,双腿提起来离地,直接剪刀脚扣住了郭刚的脖子,两个人纠缠在一起倒在了地上。

    郭刚先是舌头被割断了,紧接着腰部还被刺了一刀,本来的气力现在能催发出来个五成已经算是很不错了,被苏白以这样一种方式两人一起摔倒在地上,一时间,居然也是奈何不得苏白丝毫,两个人像是斗急了眼的公鸡,浑然不顾“厨师”的刀口,已经伸过来了。

    “嗡!”

    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低了下来,或者说是一种通体生寒的感觉忽然出现更为贴切。

    紧接着,拿一把剪刀,出现在了苏白和郭刚两个依旧死死纠缠在一起的人面前。

    这,仿佛是死神的宣判。

    那苍白的手,不停地在剪刀上抚摸着,带着一抹犹豫,同时也带着一抹诡异。

    “咔嚓!”

    剪刀落了下来,苏白的手臂上,被剪下了一大块肉!

    郭刚的脸上则是出现了一抹兴奋至极的神情,那东西先准备杀苏白了,只要它杀了苏白,按照故事的节奏和模式,自己肯定能够因为一位参与者的死亡而获得一定时间的喘息!

    苏白当即痛得差点晕厥了过去,因为自己现在脖子已经被郭刚一直掐着,根本就喘不过气来,甚至当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一大块皮肉被剪刀如此干脆利索地剪下来时,自己连痛呼都发不出来,只能眼睛里满是血红地盯着那一幕。

    这是一种莫大的折磨,一种可怕的酷刑!

    郭刚在笑,哪怕他舌头被割掉了,笑的时候嘴里不停地流着血,他也依旧在笑。

    然而,很快,他的笑容僵住了。

    一只萤火虫,飞了进来,然后飘飘然地落在了郭刚的手臂上,也就是那只现在正掐着苏白脖子的手臂上。

    郭刚的眼睛当即瞪得大大的,他知道这只萤火虫的来历,也知道能释放出这只萤火虫的人是谁!

    “啪!”

    萤火虫炸裂开来,没有伤害,只是一小团指甲盖大小的烟火,刹那芳华;

    然而,那只手却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本来对准着苏白即将落下第二剪刀的动作瞬间改变,直接刺入了郭刚的手臂之中。

    “咔嚓……”

    清脆,

    冰冷,

    没有丝毫地阻滞,

    苏白用匕首出其不意地刺入郭刚的腰部,郭刚居然也能够直接在反应过来后扛下来,但是面对这把剪刀,他扛不住,也撑不住!

    手臂半截部分,随着剪刀的落下,一起落下。

    苏白整个人如蒙大赦,跪倒在了地上,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脖子,贪婪地呼吸着空气。

    郭刚愤怒惊慌地想要起身逃跑,然而,当他刚刚站起来准备跑向大门时,他的一条腿,分离了身体,整个人栽倒在地,鲜血汩汩流出,浸染了整个瓷砖地板。

    紧接着,那把剪刀像是完全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郭刚身上一样,一剪刀一剪刀的下去,郭刚身上的皮肉像是拉面师傅削刀削面一样,一点点的分离开来,甚至肉片还在半空中打着旋儿,营造出了一种异样的美感和谐。

    郭刚在挣扎,拼命地挣扎,他想要离开这里,却在自己的手即将触碰到门槛时,仅剩的一只手,也当即分离了出去。

    “咕噜……咕噜……”

    郭刚不甘地发出了一声怒吼,然后两眼之中生机开始消散,最后,呆滞无力地颓然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显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本来苍白的手在杀郭刚时明显是沾染到了太多的鲜血,似乎郭刚的鲜血也有着自己的特殊之处,那只手也无法摆脱掉,变得有些软塌塌的,而那剪刀也变得有些扭曲起来,像是磨钝了,却又不像是那么回事。

    苏白看着那只刚刚杀了人的手,一动不动,因为他知道,对方如果想杀自己,自己根本逃不掉,那只手以及那把剪刀,想要剪你时,你根本就没机会去躲避,刚才郭刚在奔跑时爆发出的力量已经很快了,却在须臾之间被分尸。

    只是,那只手只是握着那把剪刀缓缓地后退,到最后,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走了?”

    苏白有些不敢置信地艰难站起来,左臂被削去了一大块肉,实在是太疼了,但此时也只能咬牙撑着。

    试探性地向门口走出,苏白走得很慢也很是小心翼翼,走过郭刚的尸体时,苏白还特意看了对方的尸体一眼,一直到现在,苏白都没能够明白为什么迷彩男和墨镜男要故意把自己骗到这里来下杀手,他们似乎和自己是一类人,但是似乎又不是一类人,区别的原因,是他们知道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

    终于,走出了屋门,苏白整个人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这是真的是生死一线。

    而且,来得,有些莫名其妙。

    走下了楼梯,手臂因为失血过多,苏白的脸色开始愈发苍白,但是好在没有性命之虞,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单元楼道口,站着一个人,苏白下意识地去找自己的匕首,却没找到,显然是遗落在了那个房间里。

    那个人,嚼着口香糖,一只脚踩在墙面上,手里拿着一枚硬币随意地拨弄着,不过,更让苏白注意的,还是那个男子袖口之间闪烁的莹莹光火。

    那是萤火虫,一群萤火虫!

    之前,如果不是那只萤火虫的忽然出现,那么,死的,应该是自己,而不是郭刚。

    “怎么,见到救命恩人还不跪下来磕头谢恩表示一下?”对方表现得很是轻佻,在月光之下,他的身形显得很是修长,整个人也有着一种放荡不羁的气质,头发,还很长。

    按照苏白的认知,这种人其实比较适合去天桥下拿着一把破木吉他唱着歌,身前再放着一个碗。

    “谢谢。”

    磕头,当让不可能,但是一声谢谢,却是实至名归。

    对方似乎之前也只是开玩笑,并没有当真,只是很是随意地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块手帕,把口香糖吐在上面,最后看了眼苏白:

    “那两个自以为是地傻瓜想要卡在事发时间和地点,靠最原始的规则,杀一个听众来削减危险和躲避厄难,以此来完成他们的任务。

    只是,他们有点傻,也有点天真,也不看看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

    男子一边摇着头一边转身离开,在走的时候伸出一根手指挥了挥:

    “我不是要救你,只是他们之前想用的那种方法,如果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也会用的。”

    苏白不知道那家伙在说什么,之前也不知道墨镜男和迷彩男在做什么,但是根据之前的自己经历来看,似乎如果听众死去了一个,那么本来正在持续的危险会中断,这,应该就是眼镜男和墨镜男把自己骗过来想杀自己的图谋吧。

    把衣服脱下来,包扎好了手臂,苏白离开了小区,打算先回学校,找医务室里弄点药;

    过马路时,他正好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是陈楚!

    此时的陈楚正提着一份烧烤外卖,走入了学校对面的一家情趣主题情侣宾馆里。

    苏白忽然明白了,明白了那个长头发男子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今晚,陈楚和他女友并没有回出租屋去住,而是去了情侣宾馆去住,也意味着……案发时间,并不是今晚,自己、墨镜男以及迷彩男……

    都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