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纸人!
    在苏白和公子海面前,正在煮着尸体的,

    居然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个……

    纸人!

    一个和人一样高的纸人!

    纸人是一个头上戴着家丁帽子的形象,腮红画得很是浓稠,丹凤眼,身高在一米六左右,一只手拿着一把剪刀,另一只手拿着筷子正小心翼翼地拨弄着锅里的尸块。

    似乎是察觉到了来人,纸人的头,轻轻地侧了过来,并且微微向下斜过去,似笑非笑地看着苏白和公子海;

    纸人,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都不是很陌生,哪怕现在比较传统的葬礼正在削减,但是这并没有多少年,大部分人在以前都曾经看过在农村白事上烧纸人的一幕,甚至,现在中国绝大部分的农村,也都还大量保持着这样一个习俗。

    纸人,被做出来,以童男童女、婢女家丁的形象为多,阳间的人烧了,寓意着烧给过世的亲人,让这些纸人去伺候地下的亲人,寄托着这样子的一种哀思。

    也因此,纸人给人一种很忌讳的形象,大部分人如果走在路上看见路边放着一个纸人,都会觉得不舒服。

    而此时,这个纸人,正在烹煮着尸体;

    他,就是凶手?

    苏白在心里呐喊着,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不对,这纸人,并不是凶手,从公子海的叙述之中,完成任务2的条件是找到凶手,那么,现在如果纸人是凶手,任务就应该完成了才对。

    现在,不像是任务被完成了样子!

    公子海咬了咬牙,“真晦气。”

    然后,下一刻,纸人手持着剪刀,以一种很诡异的姿势扑了过来,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却显得无比的阴森,尤其是它手中的剪刀上,还残留着一块碎肉。

    公子海一只手抓着苏白的肩膀,另一只手取出了一串小佛珠,这种佛珠苏白见过,以前去西藏旅游时看见一些女人把这种珠子捏在手里念经。

    佛珠被丢出去,和纸人撞在了一起,此时,佛珠内似乎蕴藏着一股可以辟邪的力量,直接把纸人给打扁了,本来纸人是有立体感的,以纸张为表,以竹条或者是细木条为支架搭出来的模样。

    佛珠去而复返,又落入到了海公子的手中。

    海公子脸上也露出了一抹不过如此的笑容,但是,站在海公子面前被当作人肉盾牌的苏白却在心里直接破口大骂了,因为他看得最为真切,被真的打成一张纸的纸人却没有改变来势,笔直地继续向这里扑来。

    就连那一只手,以及手里的剪刀,居然也扁了,都是纸,都是纸,全都是纸!

    苏白终于明白昨晚看见的那只手为什么那么白了,而且沾染上了血渍之后为什么会甩不掉了,因为那只手,就是一张纸做的!

    昨晚是因为不到时间,或者是纸人还没完全做好,所以就只来了一只手么?

    那把剪刀直接刺了过来,这速度,这冲势,以及昨晚苏白亲眼锁见证的锋锐成都,完全不亚于一发子弹,甚至是,远远超过了子弹的威力!

    公子海当即发出了一声低吼,顺势把苏白向前一推,苏白现在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在公子海推了自己之后,自己甚至不得不还主动向前走,等于是自己赶着趟去挨刀子,去送死!

    这时候,苏白心里倒是没有多少恨意,因为根本来不及有这种情绪,当死亡来临时,他的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

    我之前杀人时,那些被我杀的人,脑子里,也是这种情况么?

    苏白甚至最后脑子里浮现的念头还是这个。

    “咔嚓……”

    苏白感觉自己的脸部一阵剧痛,但是,却也有一种庆幸,纸人的剪刀,居然是无巧不成书地正好从自己的脸部传过去的,是自己的脸颊那个位置,直接刺穿了过去,削去了苏白半张脸的肉,但是,毕竟,不是致命伤,不是直接刺中眉心或者其他部位!

    纸人的身体倒是没那么锋锐,打在苏白身上只是感到一股力道冲击而来,苏白整个人被撞飞了出去,撞在了墙上,落了下来。

    下方,是郭刚的尸体碎块以及陈楚新鲜的鲜血,苏白全身上下当即变得无比的狼狈。

    公子海本想让苏白当替死鬼,只要纸人杀了苏白,一个听众死亡后,故事情节会因此而变得缓和一下,危险程度也会随之降低,这是一种套路,也是参与任务次数比较多的听众对规则的理解和运用,然而,

    苏白,

    没有死!

    那么,

    这也就意味着危险,并没有结束!

    纸人没有去改变方向去杀被自己撞飞削去脸上肉的苏白,而是继续前进,直逼公子海!

    公子海脸上也露出了汗珠,但是他没有像郭刚那样逃跑把自己的后背留给纸人,而是佛珠在手中一串,拉扯开来一个半圆,向着纸人的剪刀罩过去。

    然而,下一刻,令公子海整个人几乎崩溃的事情发生了,剪刀在触碰到佛珠的刹那,佛珠直接崩散,线爆裂,珠子乱飞,一时间彻彻底底的杂乱无章。

    不过,剪刀也应该是被抵消掉了绝大部分的冲势,在刺入公子海的胸口之后,也只是进入了一点点,没有能够完全刺进去。

    公子海双手迅速夹住纸人扁平的剪刀,同时眉心出现了一抹“卐”字印记,整个人的气势陡然提升起来,硬生生地把纸人的剪刀给拦下来了。

    而也就在这时,苏白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又恢复了属于自己的控制,应该是公子海现在无暇分心去控制自己了,苏白当即站起身。

    公子海的眼角余光看向苏白,他看着苏白站了起来,他现在很紧张,是的,他很紧张,他清楚地记得昨天晚上时候,自己出现时,苏白在干嘛,当那一只手以一种恐怖姿态出现时,苏白居然直接是选择一把匕首捅进了郭刚的体内,选择了直接地报复!

    如果他现在对自己也来一下,那么……自己?

    公子海想要开口喊什么,甚至打算飞出自己的萤火虫,但是他现在做不到,那一把剪刀上的力量正在越来越强,已经在越来越深入自己的血肉之中。

    他已经快撑不住了,这个东西,比自己想象中要强大更多。

    而且,他不是普通的凶手在故事里的夸张化,是本身现实里的灵异体,在故事里的又一次提升!

    意思就是,这纸人在现实里就真实存在,在股市里,变得更为恐怖!

    和自己之前所经历的故事场景里所面对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苏白的目光,却是一直盯着纸人的手,昨天,他见过纸人的手,它的手,昨天被郭刚的血水染红后它在试着去甩掉,却因为自己是纸做的,所以甩不掉。

    今天,那只手,还是白的,这意味着什么,纸人的手被换了!

    为什么要换手?

    为什么?

    仅仅是为了觉得好看?

    不,不可能,有原因的,有原因的……

    苏白猛地抬头,对着公子海喊道:“死娘炮,你再撑一会儿!”

    话落,苏白马上冲到了厨房锅前,这是一口汤锅,里面还煮着一大锅肉片,苏白直接把一口锅拿起来,然后直接把里面的汤水都泼到了纸人身上。

    但是,水,根本湿不了纸人的身体!

    公子海的脸色开始越来越苍白。

    不怕水?

    不对,不对,它肯定是怕和水相关的东西的,苏白马上看向四周,他忽然发现那些被煮好的尸块,很干净……上面的血渍,很少很好,基本在煮沸过程中去掉了。

    为什么纸人要多此一举?

    为什么它要把尸体煮了之后再去分尸?

    之前苏白以为是凶手怕自己的作案痕迹留在尸块内,所以才去煮尸块,但是如果凶手是纸人,或者说是作案工具是纸人,它根本没必要这么做,也不需要这么多!

    它这么做,是因为……

    它怕血!

    苏白直接冲到了陈楚的尸体旁,把里面的避孕套取出来,避孕套里面是水,但是表面上,被陈楚的鲜血浸染了一层层,很是浓稠。

    “啪!”

    “啪!”

    沾染着极为浓郁的血水的避孕套砸在了纸人的剪刀上,剪刀在血水的一次次地浸润下,居然开始变得扭曲和变软起来。

    公子海的压力当即大减,整个人的气势也马上提升了起来,甚至打算开始反击。

    “啪!”

    在苏白把手中最后一个避孕套丢过去之后,纸人的剪刀在公子海双手的扭曲之下,居然直接断裂了。

    纸人身形迅速向门那一侧一拐,这是打算逃跑!

    公子海整个人跪在了地上,他胸口的伤势很严重,但还是马上爬起来,对苏白喊道:

    “追,追,跟着它,找到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