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凶手!
    这次如果不能把凶手的身份找出来,那么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而且,这次其实还是因为纸人或者叫那个幕后凶手还是在按照着预定的轨迹和发展在行事,是在走已知剧情,所以对于苏白以及公子海来说,还是有迹可循的,至少知道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这纸人会出现,

    但是,下一次呢?

    下一次,纸人的目标是谁?

    它会隐藏在哪里忽然出现给你一次致命一击?

    这没人知道,也没人能够猜测到,到时候就算是身边随时准备着血袋,估计也是防不胜防了。并且,公子海自己还受伤了,除了公子海能够和这纸人稍微僵持对抗一下以外,墨镜男是被直接吓逃了,郭刚则是被直接虐杀,苏白自己也没能力去应对这种级别的攻击,所以,这次,真的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这次如果不能顺着纸人回去找到真凶,那么事情就将彻底失去控制。

    这也是苏白在公子海和纸人对抗时,没有直接对公子海出手报仇的原因,因为他想活下去,杀了公子海,自己一个人,根本就扛不过纸人和那个幕后黑手。

    纸人应该是被血液浸染之后,有了一种元气大伤的感觉,速度并不是很快,所以当苏白追下去时,纸人并没有飞远,甚至,它现在在飞行时,还显得很是勉强,飞得也不是很高,做不到类似于纸鸢那种样子。

    这就好了。

    苏白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颊,但依旧挡不住鲜血不停的流出来,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苏白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处理伤口,而且他几乎是右脸颊上的整块肉都被直接削去了,这伤势,却是很是严重,唯一庆幸的就是暂时不致命,而且,自己并没有因此丧失移动能力,就是整个人现在看起来应该是万份恐怖了。

    当苏白追了很远之后,公子海才一个踉跄地从楼上摔了下来,他爬到了楼道口,干脆放弃了继续追下去的打算,直接靠着楼道口的墙壁坐了下来,嘴里嘟囔着:

    “妈的,要是真让这个新人追到了,这次任务的奖励分配大半就是他了,真是太便宜他了。“

    公子海知道自己现在虽然有点不甘,但是也只能期盼于苏白能够跟着纸人找到那个幕后凶手帮所有人一起把主线任务完成掉。

    否则,

    等到纸人恢复好了,或者叫被又重新做出来一个新的,

    那就大家一起等着一个接着一个完蛋吧,这纸人在现实里就存在,这起案件本就是一起灵异事件,被“恐怖广播”编入了故事里之后,变得更加强大可怕,否则,如果是真正的现实世界里,公子海有自信可以把这纸人给压制住,甚至是撕碎它,但是在这里,做不到。

    这边,令苏白觉得震惊的是,纸人居然一路飘飘荡荡地进了校门。

    “凶手果然是学校里的人。“

    这一点苏白倒是没有觉得丝毫的意外,死者是两个学生,陈楚的女朋友还被特地抛尸在了校园里,那么凶手是学校里的人的可能性就很大了,如果是校外的人,其实没必要做得这么较真。

    到底是谁呢?

    校工?老师?又或者是学生?

    好在,故事剧情的省略作用在此时确实是帮了苏白一个大忙,在自己追着纸人从小区到进校门时,一个人都没碰到,马路上没有一辆车,校门口的保安室里也没有保安,校园里也见不到学生和人影。

    否则,如果这时候周围有行人或者学生又或者是保安室里有保安的话,那么以苏白现在这种浑身是血的形象,压根就不可能继续在学校里追着纸人继续奔跑。

    不过,换个角度来思考一下,如果在一个故事里,几个角色费尽千辛万苦,非死即伤之后,终于找到了一线曙光,这时候却忽然被一群路人或者保安给拦截下来,把那一缕曙光给这样掐灭了,也实在是太让听众听得吐血了。可能“恐怖广播”也是为了故事的持续性,所以在这里行了一个方便,并没有完全按照写实的风格来。

    纸人似乎是故意为了摆脱苏白,选择进入了林子里,但是苏白毕竟也是这所学校的学生,而且因为杀人俱乐部成立的关系,哪怕苏白还比不上那些真正接杀手任务的职业杀手,但是也算是养成了对周围环境观察细致的习惯。

    这林子,苏白很熟悉,所以那个纸人想要在这里摆脱他,难!

    纸人在林子里不停地乱窜,身形忽闪忽灭,但是苏白每次都沉着观察,纸人依旧很难持续脱离苏白的视角从而达到彻底摆脱的目的。

    就在苏白越来越接近纸人时,纸人的身体居然开始了一种蜕皮,是的,蜕皮;

    纸人蜕皮,又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纸人。

    这是一种很是诡异的现象,也让苏白有些眼花缭乱,一时间,三个纸人分别飞向林子的三个不同方向,让苏白完全不知道应该跟着哪个,并且如果不早做打算,等纸人彻底飞远之后,那就一切都晚了!

    “该死!”

    苏白咬着牙,他现在不甘心三选一押注,但是时间紧迫,不押注不赌一把似乎也不成了,但是如果赌输了,那结果,就真的难以想象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光芒从林子外的走道那边传来,这光,苏白很熟悉。

    光芒依次照在了三个纸人身上,最后,中间的那个纸人身上也回应起了淡淡的光芒。

    是那个!

    没错!

    苏白不再犹豫,冲着那个反光的纸人追过去。

    林子边的走道位置,一个男子摘下了墨镜,揉了揉眼睛,眼眶位置有鲜血滴落,显然,这么远的距离看破对方的法相,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负担。

    对于苏白来说,追逐,仍然在继续,一个纸人和一个人,仿佛正在进行着一种耐力的鏖战,双方都在竭尽全力。

    不过,纸人的状况似乎更差一些,因为苏白看见它的飞行高度正在不断地变低,甚至到最后,已经只能变成身体拖在地上飞了,根本就拉不起高度。

    它快不行了!

    它肯定要赶紧回到自己主人身边去;

    而它要去的地方,

    就是凶手所在地!

    终于,这纸人撑不住了,飞出了林子,似乎不打算继续纠缠下去了;

    只是,随后,让苏白有些意外的事情发生了,纸人居然在林子里穿过去之后,直接飞向了宿舍楼。

    苏白一路追来,到最后,

    居然来到了自己所住的这栋宿舍楼门口!

    凶手,

    居然就一直和自己住在一栋宿舍楼内?

    开什么玩笑!

    苏白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种很是荒谬的感觉,但是他还是追了进去,因为他亲眼看见那纸人进去的,他不会眼花。

    进入了宿舍楼,跟着上面那已经快要飞不动的纸人,纸人是真的飞不起来了,它已经几乎是躺在地上开始滑行了,速度也开始越来越慢,其实,现在苏白如果咬咬牙,还是可以直接超上去抓住它的,但是苏白没这么做,他要的,不是这个纸人,而是纸人身后的那个幕后黑手。

    纸人如果没了,那个凶手还能够继续做一个新的,毁掉一个纸人,对于苏白来说,没什么意义,至于纸人为什么在这个状态下还要一定回到主人身边,是一种本能反应,还是本来就是恐怖广播给下的一个故事线路?

    如果苏白自己是凶手,自己纸人失手了,估计会直接掐断自己和纸人的联系,让纸人自生自灭,而不会让它带着对方找到自己。

    当然,可能那个凶手也有着难言之隐,又或者说是凶手在释放出纸人之后,就失去了继续远程控制的能力,只能让纸人按照他事先的吩咐去行事。

    终于,在第三层楼时,纸人就这么贴着地面,从宿舍里门缝下面钻了进去,先是脚进去,最后是头,头进去前,看着跟来的苏白,纸人的脸上腮红被血浸染之后,变得越发的诡异。

    苏白站在门口,脸上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是他!“

    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在苏白的脑海之中响起:

    “主线任务2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