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吃么?
    “神经病,我也是服了你了,居然刚看完那个样子的尸体还能坐下吃烧烤,看来做神经病也挺好,说真的,我都有点羡慕你了。”

    “精神病,不是神经病。”

    苏白纠正楚兆道。

    “哦,其实都差不多。”楚兆拿起苏白面前的一串烤韭菜,“熬了一夜了,吃根韭菜补一补,我现在还没结婚,别因为熬夜熬久了弄阳、、痿了,那就划不来了。”

    “那不正是你对你爸最好的报复么,报复在他孙子辈身上了。”

    “咦,你这个建议我以前还真想过,我爸逼我去当警察时,我甚至想过拿一把刀架在自己蛋蛋上,然后威胁他说你在逼我去当警察,我就对你孙子不客气。”

    楚兆说完,自己也大笑了起来,然后拿起桌边的啤酒喝了一大口,执行任务时是不允许喝酒的,不过已经忙了一晚上了,上面也不会对这一点太过苛责,当然,楚兆自己也是我行我素习惯了,的确是有些不鸟那些规矩。

    苏白看了看楚兆,他知道凶手是谁了,但是却也无法去真的告诉面前的这个朋友,因为这一切,很不符合常理。

    “你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继续调查,上面还会派人来增援,两个学生死亡,而且是异常凄惨的非正常死亡方式,已经算是捅了天了,省厅都被惊动了,已经下了专门的文件,并且我告你啊,一些二十年前参与过nd碎尸案调查的老警员,本来退休在家的,也被征召来协助调查了。”

    楚兆把一根韭菜吃完,然后站起身,“我送你回宿舍吧。”

    “怎么,怕我一个人不安全?”

    “也不是,看你精神状态好像不太好,脸色有点太惨白了,还有你眼睛下面的黑线是怎么回事?”

    听到楚兆的话,苏白马上拿起手机把屏幕对准自己,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自己的脸色,似乎确实是太过于惨白了一点,好在在黑夜里,不会被看得很清楚,而且自己的嘴唇,自己的眼眶这里,居然还有着很明显的黑色线条,有点像是化妆时打得纹路。

    苏白清楚,这绝对是和自己之前兑换的“破败的吸血鬼血液”有关系,那血液,已经对自己的身体造成影响了,同时苏白也觉得自己身体,似乎变得轻盈了一些,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现在只暂时没办法去细细体会。

    好在,就在苏白自己观察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肤色正在慢慢恢复,那些线条也在逐渐得变淡。

    应该是之前刚兑换时身体还有些不适应,现在开始逐渐恢复过来了。

    苏白站起身,把钱放在了桌上,然后看了看楚兆,最后伸手在楚兆肩膀上拍了拍,

    “辛苦了,人民的好警察。”

    楚兆这时候倒是真没打算和苏白调侃吹牛,只是道:“说真的,你要不行去我那里住一晚,明儿去医院检查检查,就算是你的身体没出啥毛病,我真怕你的精神方面会因为今天的两件事情受到刺激,然后……嗯,你懂的。”

    “不会的。”

    “喝醉的人一般都会说自己没醉。”楚兆这样看着苏白,“咱们俱乐部四个人,我们仨是玩刺激,玩异类,只有你这个变态,是刚需。”

    “成,你陪我回宿舍拿点东西,我明天开始办休学。”

    “这才对嘛,你上不上学又没什么影响,好了,现在上面在等支援小组过来,我这会儿正好有空,先陪你回宿舍。”

    苏白和楚兆一起走回了学校,学校大门口停着很多辆警车,营造出了一种肃杀也压抑的氛围。

    “这起案件,会被封存吧。”苏白这时忽然问道。

    “很难了,不过会尽量,现在人手一个智能手机,这次又发动了这么多学生来帮助搜索,这件事,估计已经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了,不过等上面下通知吧,网上的事儿其实很简单,看似搅动得风浪很大,但是只要一个钳制手段下去,马上就风平浪静了。”

    就在苏白和楚兆两个人回苏白宿舍的路上,还能看见不少学生和警察正在进行着搜索。

    显然,肉块又被找到了不少,但是其余方面,则是毫无进展。

    楚兆点了一根烟,给苏白也递了一根,苏白抿了抿嘴唇,在宿舍楼前,苏白让楚兆就在下面等着,楚兆也不疑有他,也乐得偷个懒不去上楼,就在下面一边抽烟一边吹吹风。

    不过,楚兆很快就发现出了什么,他摸了摸自己,

    “艹,没了!”

    …………

    苏白走上了宿舍楼,此时的宿舍倒不是宁静,来来往往走动的人很多,因为这件事在网上已经疯传起来,哪怕有关部门对几个媒体大头进行警告,比如微博等几家主要的媒体也对这个话题进行了删除,但是作为实实在在身在这个学校里的学生,不可避免地在他们之间引起了巨大的恐慌。

    不过,其他宿舍再怎么讨论得热火朝天,苏白自己的宿舍,还是会依旧平静。

    因为这个宿舍的人,很少,现在,也就刘和一个人在宿舍里吧。

    本来宿舍四个人,一个这学期开始就在外实习,陈楚也和女友在校外租房子,宿舍里平时就苏白和性子很冷淡的刘和,现在,就只剩下刘和了。

    苏白推开了宿舍的门,走进去后,看见刘和蜷缩在床上,如同一只受了惊的小白兔。

    刘和看着苏白走进来,开口道:“苏白,我睡不着。”

    苏白点了点头,“我也睡不着。”

    “很难想像,陈楚就这么死了。”刘和的眼眶里,开始噙着泪水。

    苏白在陈楚的床位上坐了下来,陈楚的床位正好是和刘和的床位都在下铺,算是面对面着。

    “我也很难想象。”

    苏白附和道。

    “我想休学。”刘和似乎是下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我明天就和我父亲打电话,我要休学,否则如果让我继续在这个宿舍,不,让我继续在这个学校,我都会觉得发疯的。”

    刘和说着说着居然哭了起来,他的心理承受能力,看起来确实比苏白差远了。

    “休学吧,我也打算休学,不然我要疯了的。”

    这确实是苏白的打算,碰到了恐怖广播这件事,他现在很难继续安稳地上学了,已经失去了学习的心态,所以倒不如给自己放个假。

    如果自己以后跟郭刚一样,莫名其妙地在故事里就这么死掉了,如今做的一切,都似乎没多大的意义。

    “嗯。”

    刘和站起身,“对了,我这里还有点梨,你要吃么?”

    “好。”苏白点了点头。

    “嗯,我去洗洗,今天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一起去办休学,我觉得出了这种事情,学校不会卡我们的。”

    “其实,如果我们态度强硬一点,学校可能还会给我们保研。”

    “你还在意一个研究生么?”刘和笑着说道,然后,他走了出去,显然,和陈楚一样,他也知道苏白家里条件不一般。

    刘和走出了宿舍,去厕所那边洗梨。

    苏白站起身,走到了刘和床边,掀开了蚊帐,然后双手在刘和的床铺上摩挲着,只找到了花露水纸巾这类的东西,没找到其他的东西,苏白干脆把凉席翻过来,然后他愣住了,

    在凉席下面,

    躺着一个扁平的纸人,

    纸人一米六长,

    腮红鲜艳,

    在纸人的一只手的手指那边,掐着一把用纸做成的刀;

    “梨子洗好了,现在吃么?”

    冷不丁的,刘和的声音就在苏白身后响起,声音,显得有些空旷幽幽。

    ——————

    新书期,小龙在这里向大家打滚求推荐票、点击、收藏,抱紧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