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为什么
    “吃,当然吃。”

    苏白转过身,面带微笑,从刘和手中接过了梨子,当即咬了一口,梨不错,很甜很爽口,汁水很浓郁。

    “在我床上做什么?”刘和很平静地问道,这倒是像他平时的性格,似乎完全不懂得生气一样。

    “好奇,翻翻,看看你下面有没有什么明星写真。”苏白回答道,不过解释时苏白也没有当真,反正看见都看见了,剩下的,无非就是敷衍。

    刘和很认真地看着苏白,然后咬下一口梨子。

    梨子很脆,他很满意;

    一边咀嚼着梨子,刘和侧过身,指了指自己凉席下面放着的纸人,笑了笑,

    “没吓着你吧?”

    “有点。”苏白回答道,不过,恐怖广播故事世界里,这个更可怕。

    紧接着,苏白在刘和床边坐了下来,“上个学,带这个做什么?”

    “我家里以前就是扎纸人的,我爷爷和奶奶都是做这个的,我父亲和母亲也是做这个的,他们用扎纸人换来的钱,供我上学,供我读大学,所以,我没有普通人对纸人的恐惧和忌讳的感觉,相反,我觉得他们很亲切,仿佛,他们就是我的朋友一样,所以我习惯无论去到哪里都带着它。。

    不过,纸人毕竟不能放在外面,我就只好压在床下面,不然吓到你们就是我的不对了。”

    苏白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说着,苏白站起身。

    刘和看着苏白,嘴角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

    “你和陈楚她女朋友认识么?”

    刘和刚把一口梨子咽下去,用手背擦了擦嘴,然后在陈楚的床边坐了下来,

    “为什么这么问?”

    这时候,其实刘和已经显露出了另外的一种气质,是的,另外的一种气质,不再是那种老好人怕事儿的昂绝,显得有些……过于沉稳了,整个人看起来,有点深邃。

    “只是好奇。”苏白回答道。

    “不会,不会是好奇,苏白,你知道么,我们同学,包括我和陈楚,都能猜出来,你家家境肯定不一般,所以,你对我们也向来都是很疏远,我知道这不是你故意看不起人,而是以你的身份和起步点,确实没必要和我们过多的纠缠在一起。

    而且,我们平时确实也玩不到一起去,你人其实也挺好,我能感觉得出来,不过朋友的朋这个字就是两串钱么,金钱地位上不对等也当不上朋友。

    所以,我知道,你不会平白无故地关心我和陈楚的私事的,你不是那么无聊和八卦的人。

    还是和我说实话吧,你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刘和继续又咬了一口梨子,只是这次吃的时候,咀嚼时明显牙齿用力了很多,咀嚼时也发出了更加明显的声音。

    “我不知道,但我有一种感觉。”苏白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腰部,像是选择了一个令自己觉得说话很舒服的姿势。

    “哦?什么感觉?”

    “你现在给我的这种感觉。”苏白看着刘和的眼睛。

    刘和把梨子放在一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真的,陈楚和他女朋友的事情,我也很伤心很难过。毕竟,他们是我的同学,是我的校友,而且,确实,他们死得太惨了。”

    苏白摇了摇头,“纸人,在你眼中,是很美的东西,是吧。”

    刘和不知道苏白为什么会忽然把话头岔到这里,但还是点了点头,

    “它们,给了我很亲切的感觉。”

    “也就是说,它们也是你的亲人喽?”

    “说亲人,有点太过了,说是朋友,毫不夸张,我从小就是和纸人一起长大的,我的爷爷奶奶,我的父母他们在搭建纸人的时候,我就在场子里玩,是那些纸人,陪伴着我一起玩,陪伴着我长大,每次,看见扎好的纸人要被送去烧时,我都很伤心。

    它们对于我来说,是有血有肉有思想的,它们,和人,没什么区别。

    让它们被烧了,去地下伺候其他不相干的死人,我觉得很难过,甚至有一种没有保护好自己朋友的愧疚感。”

    听到这里,苏白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所以说,既然它们是你的朋友,为什么,你还要让你的朋友,去帮你杀人,去做那些,很血腥的事情呢?”

    刘和把梨子放在了陈楚的床上,身体向后一靠,整个人陷入了陈楚床上的蚊帐之中,声音带着一点点的空悠传来:

    “你还是知道了。”

    “嗯。”苏白点了点头,“我以前,觉得你人,挺好的。”

    “我这人,确实挺好的,能和纸人做朋友的人,绝对坏不到哪里去。”刘和的声音越发地幽幽,仿佛他不是坐在赵铸对面的陈楚床铺里,而是隐藏在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

    “接下来,是要说但是了么?”苏白接话道。

    “但是……呵呵,但是,有些事情,作为一个男人,不能忍。”

    刘和的声音终于开始逐渐波动起来,显然,现在的一些事情,已经在刺激到他的神经了。

    “蓉蓉,本来就是我的女朋友,他陈楚抢了过去,然后每次晚上和我发蓉蓉帮他口的照片给我,还在宿舍里聊天时和我炫耀,一次次,一次次,一次次!陈楚甚至把他们一起做那种事情的视频在qq在微信里发给我!”

    苏白深吸一口气,老实说,这些事情,他不清楚,宿舍,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休息的地方,他的性格,确实不会去和宿舍里的人真正去交往,却没想到自己宿舍里居然也有一个三角恋。

    “所以,他得死?而且是这种死法,包括,你的前女友。”苏白问道。

    “呵呵,苏白,你有资格说我么?”

    刘和忽然笑了起来。

    “苏白,你真的有资格说我么?”

    苏白的脸色当即严肃了下来,因为他想到了其他的一些事情,刘和如果并不如以前自己所想的那般老好人和木讷的话,那么自己以前在宿舍里留下的蛛丝马迹,他或许真的有可能发现!

    “我的纸人告诉我,你身上,有血气,甚至,你身边有怨念,那是死人的气息,而且是那种被杀死的人身上最后时刻才会释放出去的气息。

    苏白,你一个公子哥,一个大学生,专业又不需要去接触那些大体老师,甚至是学校的那些用作标本学习的大体老师尸体早就不知道被多少届学生摸得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也不会产生这种怨念。

    说啊,苏白,你到底是去做什么了?”

    刘和的声音带着一抹嘲讽之意。

    苏白则是沉默了。

    刘和见苏白不说话了,便开始继续道:

    “这意味着,你杀过人,而且是近期杀的人,并且,杀了,不止一个人。我很好奇,苏白,你这样子的一个家境优渥的公子哥,为什么会需要如此频繁的杀人,你到底是怎么了?而且,你杀的人,绝对不止两个,所以,你知道我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不是么?

    你,到底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质问我?”

    “你看错了,或者是,你的纸人兄弟,骗了你,更合适的一个理由就是,你已经变成一个精神病了。”苏白说道,平时和俱乐部里的那些人说话可以无所顾忌一些,但是和外人,五百是不会承认那些事情了,因为没必要,更是因为一种本能地自我保护机制。

    “纸人,是不会欺骗我的,没有谁,比纸人更懂得忠诚,更懂得什么叫做友谊。”刘和似乎失去了继续绕弯子的兴趣,直接开口道:“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检举我?揭发我?还是,其他什么目的。”

    “我对玄学方面的事情,很感兴趣。”苏白说道,“对于检举你,揭发你,说实话,我没有多大的兴趣。”

    “哦,我知道了,这好说,你想要的,我可以给你,现在毕竟不是古代,不是那个敝扫自珍的年代,有些东西,不是不能够分享,当然,我相信你也能够付出足够的金钱和其他物质方面的条件。”

    刘和很干脆地答应着;

    “金钱方面,不是问题,只要你能给我我想要的,金钱方面,你尽管开口。”苏白也很干脆地回答。

    然而,就在这时,苏白本来坐在刘和的床铺上,那张本藏在刘和凉席下面的纸人缓缓地坐了起来,就这么坐在苏白的身后,手里的纸刀,散发着摄人的寒芒,纸人的腮红,是那么的浓郁,浓郁得,让人感到窒息。

    纸刀缓缓地抬起!

    带着一抹诡异森寒的气息!

    ——————

    新的一周,《恐怖广播》需要冲击新书榜,小龙在这里求一下大家的支持,推荐、点击、收藏、打赏,一起抱紧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