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女鬼
    当苏白离开了宿舍,走出了宿舍楼时,正好发现把刘和送上救护车返回的楚兆,楚兆见到苏白,马上小跑着过来把苏白拉到了花圃一侧的角落里。

    “我说哥们儿,我的佩枪是不是被你顺走了?”

    苏白把枪拿出来,递给了楚兆。

    楚兆马上小心翼翼地把配枪弹夹下出来,检查了子弹数目后才把配枪收回去。

    “我说哥们儿,你现在不是已经变得拿刀杀人不过瘾,得学美国那帮人一样,用枪杀人才爽了吧?那也不能用我的枪啊。”

    苏白摇了摇头,“不是,我没事,真的。”

    楚兆满是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这个朋友,然后伸手,搭住了苏白的肩膀:

    “兄弟,虽然我很不喜欢这身警服,但是……我毕竟还是一个警察,我们俱乐部之前杀的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咱们心里也能够自我安慰算是在替天行道了,但是,有一个底线,咱都别去碰,行么?别滥杀无辜,可以么?”

    苏白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随即笑了笑,“这点分寸,我懂。”

    “对了,你宿舍那哥们儿心脏病突发,我送他上救护车时已经检查过了,死了。”楚兆这时候看了看苏白两眼,“休学吧,一个宿舍连续死两个室友,你虽然也是一个精神病,但估计也够呛的。”

    苏白倒是对楚兆直接称呼自己是精神病没什么不满意,他慢慢地把楚兆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拿开,

    “休学的事情,我家里会帮我去处理,不过,我暂时还不想回家。”

    “你家的事情,我们圈子里的几个也知道,实在不行,你可以去我那里住,或者,熏儿不是要去英国大使馆了么,你直接去英国也可以,换个环境,兴许对你的精神状态有缓解。”

    “再看吧,或许真的会这样。”

    “不过你要是跟着熏儿一起去英国,估计顾凡会直接暴走的。”

    两个男人一边说着圈子里的八卦一边走着,到最后,楚兆拍了拍苏白的肩膀,他还需要继续进行调查任务,所以不能陪苏白太久。

    苏白嘴唇嗫嚅了几下,看着楚兆离去的背影,他很像跟楚兆说,这起案件的杀人犯已经死了,被自己杀死了,被他抬上了救护车了。

    但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不用说出去的,没人会相信的,因为,没有证据。”

    公子海又一次地出现在了苏白的身后,

    “我们这些听众,其实和那些精神分裂症患者差不多,我们自己能够接触和看见的东西,其他人,却看不见,所以,我们是孤独的,我们属于那一批被这个世界完全放逐的人。我们看似还和原来一样,但是在我们身边,有着无形的牢笼正在束缚着我们,它很冰,很冷,刺骨得冰,刺骨得冷,让人绝望。”

    “你怎么还不走?”苏白问道,“大半夜在这里诗朗诵,发什么神经。”

    “因为我有一件事还没弄清楚。”公子海的目光在苏白身上逡巡着,“我能感知到,你身上的气息有了一些变化,别告诉我,你兑换了什么东西。”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哟,跟我还玩保密?”

    公子海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拿出了手机:

    “体验故事没经历满三次的人,就算是侥幸获得了故事点,也是无法进行兑换,不过,总有一些例外,因为恐怖广播的公众微信号的微店里,有时候会出现一些特殊的东西,会无视那些规矩,不过那些东西,大多数都是垃圾,算是微店里淘汰的货色,性价比,真的是差得可怜。”

    公子海拿出手机,点入了微信公众号,然后点入了微店,紧接着,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即一把抓住了苏白的手臂,指甲划过去,在苏白的手臂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口子,鲜血当即流出,伤口却不是很大。

    并且很快的,伤口居然马上结疤愈合,同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疤痕开始消失,皮肤恢复如初。

    “你真的兑换了‘破败的吸血鬼’?”

    苏白挣脱了海公子的手,没说话,但事实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再过一个体验任务,就能够去兑换那些可持续进行兑换升级的血统或者是能力,你兑换这种没办法继续依靠故事点升级的血统有个鬼用。”

    “我首先要做的,是在将来的第三个体验任务里活下去。”苏白很认真地说道。

    海公子有些无语地耸了耸肩,“你真当体验任务很难么?其实,你的第一个体验任务,其实很简单是不是?远远没有这一个体验任务这么难是不是?”

    苏白想到了自己第一个任务时,那两个老夫妻一起抓住了女白领然后和女白领同归于尽的场景,的确,第一个任务时,自己至多只能算是一个看客,一个地地道道的体验者,难度的确不是很大。

    “你第二个体验任务之所以让你觉得很苦难,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你自己无巧不巧地是这个前期故事线索里的一员,你和死者,和凶手,都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这种事情的几率本就很小很小,你下一次的体验任务根本就可能再像这次一样。

    所以,第三个体验任务对于你来说,真的没太大的难度,顶多带一点速效救心丸防止自己被吓死。

    但是你这样急急忙忙地把好不容易拿来的故事点给兑换成这个没有潜力和后续升级能力的渣玩意儿,是自己坑了自己。”

    听着公子海的话,苏白心里倒是没觉得有多少惋惜和后悔,既然是自己做出的选择,那就谈不上什么后悔不后悔的,又不能够退货。

    “算了,我也无所谓了,山不转水转,以后有缘再见吧,希望下次你能够变得强大一些,不要再被我拿来当肉盾了。”

    公子海把嘴凑过来,似乎想要亲一口苏白再离开。

    苏白后退一步,手指着公子海:

    “不是我,你已经被切成一片片地碎肉了,所以,你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可以,可以,我就喜欢你的性格和脾气。”公子海故作风度地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这次,他是真的打算离开了。

    走出了校门,公子海一个人面露怒容地低吼着:“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一个新人居然敢这么嚣张地对我说话,居然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不是我当肉盾去承受攻击,你能有时间去想办法…………呸呸呸,我才不是肉盾。”

    苏白当晚没继续回宿舍住,而是去了校外,找了一家快捷酒店,洗了个澡,然后躺在了床上,一觉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这阵子,自己确实是太累了。

    这时候,苏白才记起来自己手机并没有充电,他把手机插上去,充电时手机开机,去卫生间洗漱时,电话就打来了。

    苏白嘴里叼着牙刷出来接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很是具备威严的声音:

    “苏白。”

    “嗯,二伯。”苏白应了一声。

    “先休学吧。”

    “嗯。”

    第二次“嗯”之后,对面挂断了电话。

    外人,只看见苏白家里背景的光鲜,却并不知道一个父母早亡的家族子弟在家族里位置的尴尬,虽说倒是没有那种狗血到被家里同辈欺负的经历和戏码,但总之,对那个家族,还是有着一些隔阂,也没多少亲戚会和自己亲近。好在苏白父母给苏白留下了一笔很丰厚的遗产,所以苏白在生活上倒是不需要担心什么。

    比如,和自己的二伯,苏白也根本没事情时基本就不联系,有事情时联系时也是长话短说。

    回到了卫生间,苏白继续刷牙,刷着刷着,苏白忽然感觉自己的后背有点发冷,难道是冷气打多了?

    苏白抬起头,看向前面洗漱台上的镜子,

    在自己的左肩膀位置上,

    搭着一张人脸,

    一个女人的脸,

    苏白猛然回忆起来,在故事世界里,自己在学校宿舍下面遇到一只鬼!

    既然她在故事世界里存在,那么在现实里,也一定存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