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新鲜的人血
    结了账,苏白走出拉面店时,显得有些踉踉跄跄,他侧过头,看向拉面店的玻璃门,从玻璃门的反光之中,可以看见自己的瞳孔内,隐藏着一抹血色;

    这是嗜血的渴望,这是对血液的一种极度追求;

    自己的饥饿,需要鲜血来补充;

    之前,楚兆担心苏白会因为心理疾病的原因在去了成都之后成为杀人魔,但是,楚兆的担心似乎有点多余了,或者叫有点隔靴搔痒了。

    因为苏白现在遇到了一个比杀人癖更加可怕的一种冲动,

    他需要鲜血,新鲜的血液,

    这是一种像是饥饿过度的撕心裂肺的需求!

    古代本来面朝黄土背朝天最为温顺的农民在饥荒时期也会揭竿而起,成为席卷国家根基的流民叛军,这就足以可见,饥饿感,对于一个人的可怕压迫了。

    事实上,现代社会里,很少有人真正体会过饥饿感,一般也就是因为事情耽搁了一天没吃饭,或者是为了减肥之类的,当那种饥饿已经彻底折磨着你的身体,同时开始疯狂地冲击着自己的理智神经时,人类,其实和野兽,也没多少区别了。

    苏白斜靠在墙壁上,坐了下来;

    在他面前的小马路上,正好有一个母亲拉着小女孩儿的手走过去;

    苏白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唇,看着小女孩儿裙子下的粉嫩的小腿,可爱的脸蛋,以及那种属于小孩子的那种香味,苏白整个人直接打了一个哆嗦,他站起来,本能地想要尾随那一对母女,但是在下一刻,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坐了下来,双手抱着头。

    不行,

    不行,

    不能这样,

    绝对不能这样!

    苏白并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理智其实已经越来越薄弱了。

    起身,苏白走回了酒店,进了自己房间后,把门锁死;

    “血液,血液!”

    苏白蜷缩在了床上,他渴望鲜血,非常渴望,但是他不知道短时间内可以找谁给自己提供血液,他首先想到的是从医院血库里弄,但是现在就算是找关系走地下渠道,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弄到的,而杀人……

    苏白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个小女孩的样子,他猛地摇了摇头,咬着牙,不行,不行,不能那样。

    这时候的苏白,像是一个毒瘾发作的瘾君子,一个人在床上翻来滚去,已经没有了往日那种倜傥的模样,涕泗横流,狼狈不堪。

    终于,苏白的脸色,开始变得越来越狰狞,他冲入到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拼命地往自己脸上泼水,但是没用,当他抬起头时,看见自己的整张脸已经扭曲了起来,嘴唇两个下角,居然有獠牙露出。

    吸血鬼,自己真的,和吸血鬼没什么两样了。

    这时候,苏白的双手颓然地从镜子边缘落了下来;

    好吧,

    放弃抵抗了;

    似乎是决定要做什么事情了,苏白整个人反而显得冷静了下来,身体内的那一抹饥饿感也因此被压制了下去,因为饥饿感化作了一种本能。

    打开房间门时,苏白低着头,却在此时,外面有人从走廊里走了过来。

    下意识地,苏白马上把自己房门又关上。

    “进去吧,就这里。”

    “你得,先给钱。”

    “我还会骗你么?你不看我今天开的什么车,你不看我手上戴着的什么手表?我至于骗你这点钱么?只要你乖乖的,把我伺候舒服了,我直接把你包了都可以,知道不?

    要是惹我不开心了,好吧,咱这次也别做了,你回你的学校去,哥哥我出来玩,就是瞅着一个兴致,如果兴致都没了,还玩个屁啊。”

    “对不起,曾哥,我错了。”

    “这就乖了,我告你啊,遇到你曾哥,是你的运气。”

    “嗯。”

    苏白隔壁房间的门被打开,男人和女人一起走了进去。

    这时候,一门之隔的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阴森的笑容,此时的他,脑海中,理智,还是有的,因为他现在很冷静,但是那种私人感情以及杂七杂八的道德观念束缚,已经全都被丢到爪哇国去了。

    这是自己的猎物,这是自己的血袋!

    苏白在心底对自己说道。

    苏白没有选择直接破门而入,因为走廊里是有探头的,他选择从窗子那边翻了出去,然后顺到自己隔壁窗子那边,很幸运,对方没有关窗子,但是里面也没有那种做那种事情的声音,只有一个男子压低了声音,开始喝问着女生银行卡号和支付宝的密码的声音,女人被强迫着回答,然后,女人的嘴应该是被封住了,不再发出声音。

    苏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玩味之色,他慢慢地把窗帘拉开,看见了里面的情形。

    女孩,应该是被关在了宾馆房间里面的独立卫生间内,嘴巴被封条封住了,双手双腿也被尼龙绳绑住,甚至是眼睛,也被拿黑胶布贴住了。

    而那个曾哥,西装笔挺的他现在则是很没形象地坐在了地上,手里拿着一个啤酒瓶直接对着酒瓶子吹。

    “钱不少嘛,居然有九千多,看来你做这一行挣得很快嘛,不愧是女大学生,出来卖就是贵,比那些街头发廊的女人赚得多多了,偶尔还能演一演清纯,在学校里还让几个**丝男生对你们念念不忘,嘿嘿。

    等老子把钱转出来,给你拍一套****,然后再把你给干了,我就拿了你不到一万块,你要是敢报警,我就让人把等会儿给你拍的照片都放到网上去,放到你们学校的论坛里去,还要发给你通讯录里的所有亲戚,让他们知道你究竟是个什么货色,让你父母知道他们供你出来上学,你到底在上个什么学,嘿嘿。”

    曾哥一边说着一边喝着酒,看起来很是惬意,却没料到,一个黑黢黢的人影,已经偷偷地从窗子那边下来,站在了窗帘后面。

    苏白订的是大床房,而曾哥为了哄骗那个出来做援交的女大学生,不光是租了好车租了西服,这房间总不能去开一个掉档次的,所以这里给苏白藏身的空间,确实很大。

    一瓶啤酒下肚,曾哥有些兴奋了,他爬起来,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头发一只手在拉着自己的拉链:

    “来,先给爷口一个,做得好,把爷那点儿汁水早点放出来,咱们也好快点好聚好散不是,要是不听话,呵呵,爷这里可有硫酸,直接给你毁了容!”

    曾哥拉开了卫生间的门,正当他准备走进去时,一只手,悄无声息地从后面伸出来,直接捏住了他的脖子,然后他整个人被直接掀翻在了地上;

    紧接着,一拳抡来,直接砸在了脸上,曾哥整个人被打懵了,但是下一刻,他马上清醒了过来,因为他感到自己的脖子位置忽然传出了一阵剧痛,有什么东西刺入了自己脖子,并且还在疯狂地吸着自己身体内的鲜血。

    血,

    活人的血,

    新鲜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