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青铜箱
    很显然,那辆车最终躲过了警察的追踪,在如今这个时代,在遍布着监控的区域,能够甩开警方的追踪,难度可想而知,而且对方是真的把车一起开着逃出来的,并非是弃车逃跑,这就更惊人了。

    车子停在了一个厂房门前,从上面走下来了两个人;

    一个戴着鸭舌帽头发是黄色的男子,手里夹着一根烟,身上显露出了一种类似于阿飞的气质,但是在这些轻浮的外表之下,却有着一种凌厉在蕴藏;

    这家伙是从驾驶位置那里下来了的,可见当时直接开车撞翻几个交警的,就是他,有这样子的心性和果决,确实不是常人能拥有的。

    另一个男子年纪要大很多,看起来有五十岁了,穿着一身唐装,有点复古,头发半边花白,但很是精神抖擞,走起路来,隐隐有一种压力感流露而出。

    苏白躲在厂房一侧墙壁边上,前面是汽车轮胎堆积起来的障碍物,倒是在此时把他给隐藏住了。

    紧接着,那个老者和那个鸭舌帽一起打开了后车厢,然后从里面合力抬出了一个青铜箱子。

    看到这一幕,苏白倒是有点明白过来为什么在那个时候对方直接决定要冲过去逃脱了,因为他们也是看见了前面的刑警居然在仔细检查车辆,还要打开后车厢,他们,应该是文物贩子,所以才铤而走险。

    说起来倒是挺可笑的,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前面的那辆车,也就是苏白那辆车里,其实还有一具尸体的话,估计会后悔自己先行动了,因为他们如果不动的话,要闯的,可能就是苏白了。

    当然,这事儿,谁能料到呢?

    一个查酒驾的拦口这里,后面一辆车里放着走私文物,前面一辆车里居然有一具尸体,确实是有点太巧合了。

    苏白就站在那里,看着那两个人把青铜箱子搬进了厂房之中。

    略作犹豫,苏白没有打算去做些什么,打算回到自己车上直接开车离开,他不想趟这波浑水,自己的身上还有一大堆事儿呢,确实没必要在此时去节外生枝。

    然而,事情,却没有像苏白想象中的那样继续发展下去,把东西搬进厂房里去之后,那个老者居然又很快地走了出来,然后径直向着苏白这边走来。

    老者的鼻子不停地耸动着;

    苏白的眼睛微微一眯,这老东西的鼻子真灵啊,应该是闻到了自己刚刚烧的尸体的味道,循着味道过来了。

    深吸一口气,苏白开始后退,但同时也是默默地把地上的一根钢管捡起来,握在了手中。

    老者步履沉稳,明显是练家子,苏白倒是不敢大意。

    等到老者身体侧过来,转过来时,苏白一个箭步上前,一根钢管直接抡了下去。

    这两个家伙为了保护走私文物已经敢直接开车撞交警逃跑了,被他们发现自己也在这里,绝对也难免一番厮杀,所以倒不如自己先下手为强。

    不知不觉间,苏白的心态中,对人命的敬畏感,已经无限接近于零了,或许,是恐怖广播故事世界里的经历,让苏白内心之中的那种杀人癖,早就已经扩散出来了,他不需要去忍耐,也不用去忍耐,找个自己合适的借口,出手就可以了。

    一棍子下去,老者居然抬起手掌,直接侧拍了过去。

    “嗡!”

    苏白只感觉自己的虎口一阵生疼,紧接着,自己手中的钢管居然直接被拍飞了出去,老者下盘迅速下倾,紧接着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向扑向了苏白。

    宛若,

    下山猛虎!

    苏白知道自己算是结结实实地踢到铁板上去了,这时候,苏白倒很是怀念楚兆的枪,等之后去了四川,自己肯定也要想办法弄点枪械在身上,关键时刻还是那东西更管用。

    其实,在融化了破败的吸血鬼血液之后,苏白整个人的反应力和力量都提升了一大截,但是这老者的功夫,确实惊人,不是那种招摇过市开武馆的,而是真正意义上的那种习武者。

    老者双拳以泰山崩的架势直接捶在了苏白身上,苏白虽然双臂交叉拦截下来了,但是整个人也被这可怕的力道直接撞飞,落在了四五米后的地方,双臂位置上一时间火辣辣的疼。

    老者得势不饶人,或者说,他本来就是带着杀人的打算的,这件事,这件东西,他不允许出现丝毫地意外。

    当老者再次扑过来时,苏白一条腿直接横扫了过去,但是老者的膝盖微微下蹲,随即一脚低扫,直接踹中了苏白的小腿,躺在地上的苏白整个人像是陀螺一样在地上转了两圈,最后撞在了墙壁上。

    虽然已经算是很重视了,但是老者的力量还是比苏白所预估的要强上太多,如果不是对方身上的气息太纯正,如果不是对方的年纪和气质也和老练家子相符合,苏白都差点认为这家伙也是恐怖广播的听众了。

    “砰!砰!”

    两声枪响传出,苏白的小腹连中两弹,整个人躺在地上,挣扎了两下,最后一动不动。

    老者微微皱眉,站在苏白身边感知了一下,确认没有气息之后,扭过头,看向身后的鸭舌帽:

    “用枪,实在是一种很无趣的事情。”

    “总比你磨磨蹭蹭的要好,我去那边看看,你去把他尸体也拖进车间里。”

    老者点了点头,伸手抓住了苏白的脚踝,就这样把苏白拖入了车间内,那一口青铜箱子就放在那里。

    少顷,鸭舌帽也回来了。

    “有辆车,呵呵,有点眼熟,是之前追了我们一段路最后又不追的车子。”

    “那还是熟人么。”老者笑了笑。

    “等会儿处理他的尸体,我们现在时间不是很多,把这东西先处理一下,我们再重新联系老板。”鸭舌帽指了指箱子说道。

    “嗯,好。”

    “啪!”

    一声脆响传出,鸭舌帽整个人如同断弦地风筝,直接被拍飞撞到了墙壁上,整个人的胸部已经完全塌陷了下去,但还没有死,只是用带着浓郁血沫子的嘴怒喝道:

    “老东西……你敢黑吃黑?

    这是……老板指明要的东西,你居然敢黑!”

    “老板,呵呵。”老板摇了摇头,“本来,我还在犹豫,不过,他来了,这里,会多出一具尸体,那我就不用犹豫了。”

    “你想把他伪装成你?”鸭舌帽不傻,马上就明白了老者的打算。

    “嗯,好了,你可以闭嘴了。”

    老者此时也正好走到了鸭舌帽面前,手伸过去,掐住了鸭舌帽的脖子,然后一扭,一声嘎嘣脆的声音传来,鸭舌帽的脖子被扭断,头以一种反常理的姿势挂在一侧。

    紧接着,老者从自己衣服兜里取出了一条手绢,擦了擦自己的手,走到了青铜箱子面前,把手绢收起来,气沉丹田,脚下扎马步,然后双手抓住了青铜箱子,开始推动起来了。

    青铜箱子内侧应该是有着类似于吸铁石那样子原理的东西,所以它并没有锁,想要打开它,得用很大的力气。

    老者的头顶上都开始冒出青烟了,身上也开始流汗,显然,对于他这个暗劲宗师来说,推这个青铜箱子也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

    一刻钟后,箱子终于发出了“咔嚓”的声音,被彻底推开了,里面本来是液体,不透明的液体,在箱子盖子被推开后,里面的液体开始慢慢地下沉,到最后,一面镜子显露了出来。

    老者就这么盯着镜子看,盯了……半个小时。

    就在这时,那边有一个人,忍不住了;

    苏白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肚子,一只手撑着地面,整个人很是艰难地爬起来,嘴里呢喃着:

    “死娘炮还说我兑换了这个体质是错的,没这个体质老子估计都撑不到下一个故事世界开始了。”

    站起身后,苏白闭着眼,摸索着向前走,走到了青铜箱子旁边,一只手伸出去,推了一下那个老者,老者直接栽倒在了地上,保持着之前的那个姿势。

    就在这时,苏白体内传出了一声女人的凄厉惨叫,然后一道白烟激射而出,进入了箱子内,也就是镜子内。

    苏白的脸上,冷汗开始流出来:

    这箱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活人看了直接被抽掉灵魂,

    灵魂靠近后直接被强行吞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