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正文卷 第三十四章 你能看见我真正的样子
    女人不认识苏白,

    不,

    甚至说,她,都不能算是人,至于是什么东西,苏白也不知道,唯一清楚的一点就是,吉祥的那一声猫叫,让她现出了原形。

    此时苏白来不及再次感叹这只叫做“吉祥”的黑猫的能力,也来不及去思索那个可以通过“恐怖广播”公众微信号直接加自己微信的“黑暗荔枝”又到底是如何神秘,

    任谁看着面前这个形象的东西,估计都会下意识地忽略掉其他一切;

    “哟,你是小张吧,我们家老王常提起你的,来串门了?来,进来坐进来坐,我们家老王刚出差了,这礼拜不会回来,既然你来了,嫂子至少得给你管一顿饭。”

    女人甚至还对苏白抛了一个眉眼,明显带着一种挑逗和勾引的意思,如同那一只开到隔壁邻居家墙头去的红杏,甚至,她还舔了舔嘴唇,那种姿态,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郎有情妾有意,

    干柴烈火,

    来吧!

    但是,女人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伪装,在吉祥的那一声叫之后,就彻底地显露出了原形,此时的她这个可怖形象,再来抛媚眼,再来作妩媚状,再来故意挑逗和暗送秋波,估计再饥渴的男子面对她也不会产生一丝一毫地那种生理冲动。

    “来啊,愣着干嘛,进来了,嫂子我饭快做好了。”

    苏白看了看吉祥,又看了看这个女人,这只猫到底把自己带到这里来做什么,这个女人又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在此时,苏白观察到了,女人的整个人身体,和这扇门的界限,完全是齐平的,哪怕是一根头发丝都没有伸延出去丝毫,这意味着,这个女人,不能出这扇门,一根头发丝都不能。

    吉祥在此时却直接向门缝里一钻,进了屋。

    苏白看了看那只黑猫,又再看了看这个看起来无比惊悚的女人,还是点了点头,其实,自始至终,苏白的表情上都没有显露出丝毫对这个女人的惊讶,他控制得很好。

    “那就,麻烦嫂子了。”

    苏白随意地打了个招呼,在女人让开门后,走了进去。

    一进屋,女人瞬间恢复了正常,屋子里也很是洁净,女人又变成了那个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的熟、、、女,带着点姿色和风韵,属于那种徐娘半老的类型。

    这个社会上,现在是众口难调,喜欢这种上了点年纪的女人的男人,确实不在少数,而且这个年纪的女人,一般经验丰富,活好,会伺候人,尤其是在床上。

    “沙发上先坐一会儿,嫂子先去厨房把剩下的菜做好。”

    “那就麻烦嫂子了。”

    苏白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女人也故意在苏白面前扭动着自己肥硕滚圆的臀走入了厨房。

    不一会儿,厨房里就传出了锅碗瓢盆撞击的声音。

    吉祥也跳上了沙发,蹲坐在苏白边上。

    自始至终,那个女人似乎就只注意到自己,并没有发现家里进来了一只黑猫。

    苏白看了看吉祥,难道说吉祥在那个女人眼里,是完全隐形的?

    吉祥此时也扭过头,看了看苏白,然后伸出爪子,在苏白上衣的位置摸了摸,那里是一个口袋,那里放着一枚戒指,是刘和留下的那一枚戒指。

    苏白会意,把戒指拿出来。

    这几天一直被自己吸血鬼体质的副作用困扰着,苏白也没时间去研究这枚戒指,但是看这只黑猫的意思,自己现在应该戴上它?

    它,难道有什么特殊的效果?

    反正苏白已经被这只猫的各种表现给弄得有些麻木了,此时也不在意这枚戒指是否戴上后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其他影响,先戴上再说吧。

    戒指一戴上去,苏白感觉自己的全身,像是被一道冰冷的寒流袭遍,自己居然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哆嗦。

    紧接着,苏白愕然发现自己身下的这沙发已经变得无比地腐朽不堪,甚至还有许多蟑螂在上面爬行着,偶尔还能看见一团一团的肉蛆正在钻来钻去。

    房间里,之前的洁净此时丝毫不见,只剩下了到处都是的血污,地板上、天花板上、冰箱上、电视机上等等等太多太多的地方都被乌黑色的鲜血覆盖住了。

    这里,哪里是什么普通小区公寓房,简直就是一个鬼屋,一个炼狱!

    “来,汤快好了,先喝杯水。”

    女人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此时,因为戴上了戒指的原因,女人在苏白看来,又变成了之前吉祥猫叫后的形象,整个人身上烂肉随着脚步不停地颤抖着,手臂上还有密密麻麻的血洞,让人不禁头皮发麻。

    “喝水,别和姐客气。”

    女人很热情地把水杯递给了苏白。

    苏白看着面前的水杯,里面,哪里是什么清水,完全是蠕动着的肉蛆,甚至还有蚯蚓,总之,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但是这时候,苏白还是强憋着,伸手把杯子接住。

    “叮咚……”

    女人的一颗眼珠子从眼窝子里掉了出来,落在了水杯之中,但依旧还在盯着苏白。

    “喝啊,口渴了吧一定。”

    这个场景,这种感官视觉刺激,估计能够让普通人魂飞魄散,这个时候,苏白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普通人了,因为他感受到了恐惧,一种大恐惧。

    “不,不渴,刚在下面喝了瓶饮料,肚子还胀着呢。”

    “哦,那好,等会儿吃饭吧,我去看看汤。”

    女人又转身去了厨房,厨房里面又继续传出了锅碗瓢盆的声音,但是却听得有点不对劲。

    这时候,苏白手中杯子里的眼珠子,还在看着自己,带着一种阴毒。

    苏白眼角余光看了看吉祥,他真想把这杯“水”都泼到这只猫身上去。

    “姐,我来帮帮忙吧。”

    苏白说着就站起身,走向了厨房。

    “哎,不用,姐一个人能行,你可以先去洗个澡,咱们吃完饭可以好好聊聊。”

    女人的声音带着一抹蛊惑,显然,是在故意诱导着人去往那种事情上去想。

    但,苏白还是走进了厨房。

    厨房里的女人真的是在熬汤,一个大高压锅里,正煮着一个东西,烟雾蒙蒙的,苏白仔细看了几眼,才看清楚,里面居然炖着一个婴儿,婴儿的头已经被炖得很烂很烂了,而且弥漫出一股子迷人的肉香味。

    虽然苏白觉得很恶心,但是这肉香,确实很迷人。

    而那个女人,正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把很大的菜刀,正在磨刀。

    似乎是发现苏白来了,女人抬起头,

    “说了让你先去洗澡嘛,姐自己一个人可以的,唉,还是你们年轻人懂得关心人,我家老王就从来没进过厨房。”

    女人似乎是把刀磨好了,站起来,拿出一个大勺子,从高压锅里盛了一点汤,凑在自己嘴里尝了尝,然后笑了笑:

    “味道刚刚好,鲜着呢。”

    说着女人就开始盛汤,拿着一个大海碗。

    苏白的右手拳头捏了又放,还是决定没有轻举妄动,走出了厨房,回到了客厅。

    吉祥还是坐在沙发上,继续着一副高冷范儿。

    苏白环视四周,发现在电视机柜下面,有一个红色的东西,他走过去,拉开了小玻璃柜门,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红色的盒子,掀开盒子,里面有十几颗朱红色像是糖豆一样的颗粒。

    掀开盒子的一刹那,当即一股浓郁精纯的鲜血味道扑鼻而来,饶是在这个境地之中,苏白依旧是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抹陶醉的味道。

    多么甜美的鲜血味道啊,

    多么精纯的鲜血味道啊,

    作为一名吸血鬼,苏白现在对鲜血格外敏感,然而,他忽然发现,厨房里,没动静了。

    苏白猛地从对鲜血的原始着迷情绪之中脱离出来,抬起头,看见一个一脸阴森的女人正把自己的脸凑在自己的肩膀边,他扭头时女人也扭过头,两个人互相对视着:

    “呵呵。”

    女人冷笑了一声,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原来,你能看得见我真正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