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正文卷 第三十七章 特殊身份
    苏白把自己的警帽帽檐给下拉了一点,下意识地遮挡住自己的容貌,然而,很快,他笑了,他看见门卫室玻璃窗自上的倒影,自己的脸部容貌居然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变得很朴素,整个人身上多出了一抹属于这个时代特有的气息。

    看来,这些都是这次故事世界的设定,那么,之前一车的听众,想来也应该是都不是自己本来的样子,都被做了一些变化。

    他们的任务是什么?

    抓住凶手?

    阻止或者是抓到白银连环杀人案的真凶?

    如果是这样子的话,似乎对于自己来说,的确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才对。

    只要自己尽量低调,尽量融入这边的社会这边的环境,让自己就静静地当一个看客,平时也不离开这个警察局,自己也就应该能够一直安全下去,一直等到那五个听众完成了任务,就可以离开了。

    “刘洋,你怎么迟到了,周局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你还不去,小心被吃挂落。”一个警察拍了拍苏白的肩膀对苏白说道。

    苏白扭过头,看向这个警察,点了点头。

    来到了一间会议室,此时里面已经坐着二十几个警察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

    那个坐在首座的,应该就是周局了,周局手里端着一杯茶,见苏白进来坐下后,咳嗽了一声,倒也没有太多地追究迟到这件事,而是把嘴里的茶叶吐在了地上,茶杯重重地放在了桌面上,开口道:

    “同志们,现在我们当地社会上是什么氛围,人民群众是如何地惶惶不可终日,我相信大家也都清楚,也都明白,毕竟,你们也是要回家的,也是要和家里人生活的,人民警察来自于人民,你们和这个社会也是息息相关。

    那个在前些年先后犯了两次案,杀了两次人的凶徒,又出现了!

    他,又杀了一个人!

    而我们这些警察,却对他毫无办法,到现在都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这,已经对我们当地地区的社会稳定老百姓安居乐业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甚至引发了一定程度上的社会慌乱!

    这是我们的责任,这是我们的错误,这是我们的渎职!

    因此,我在这里宣布,成立这起案件的专项调查组,在座的各位,就是专案组成员,我是组长,你们这里所有人现在放下原本手头上的所有其他事情,专门给我转移到这件案子上来!

    下面,请秦队长把这三起案件再给大家详细解读一下。”

    一个一脸胡子拉渣的中年男子站起身,对周局点了点头,又对在场的所有同僚点了点头,走到了会议室里的小黑板上,手里拿着一些照片开始依次贴上去,然后开始讲述:

    “第一起案件,发生在…………”

    这个会,一直开到了中午才结束,期间还分配了任务和管理负责的内容,周局的茶会添了好几次茶,最后会议结束时,他把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拿起帽子:

    “散会!”

    苏白拿起自己面前的笔记本,走出了会议室,走向了这层楼的另一个大办公室,这个大办公室现在被临时设置成了专案组的办公地点,这表明上面全力以赴面对这起案件的决心是非常之大。

    “走,先吃饭去。”

    “吃饭去。”

    其余的警察都三三两两地放下东西去吃饭了。

    苏白也把东西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走了出去。

    警局的食堂不是很大,做的大锅菜对于生活在未来那个年代的人来说,难免显得有些寡而无味,好在苏白也不挑这些,打了饭后找了找,在几个同是专案组的同僚身边坐了下来,一起吃。

    专案组内现在的氛围有些压抑,大家吃饭时也都是默默地吃着自己的,也没人说话聊天,只想着早点吃好饭然后去开展工作。

    这顿饭,自然也就吃得很快,苏白先回到了自己在警局里的宿舍那儿,这是双人宿舍,只是苏白对面床铺上是空着的,显然,这里暂时只有苏白一个人居住。

    在床头,苏白发现了一本日记本,随意地翻了翻。

    现在,苏白大体地对自己的身份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自己是从警校毕业的,在这个时期,警校毕业生,落到地方基本就相当于是一个金凤凰,只要不犯太大的错误,踏踏实实走下去,至少前途是可以有保证的;

    自己来自于一个单亲家庭,母亲早逝,家里有一个父亲,不过父亲已经续弦了,自己平时也和父亲那一家不怎么联系,因此吃住一直都在警局里。

    令苏白觉得有些莞尔的是,自己居然还有一个女朋友。

    不过两个人应该还只是很淡的那种关系,处于刚刚开始的恋爱阶段。

    苏白摇了摇头,这次的故事世界确实挺有意思的,根本就是把自己完全换了一个身份,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仅仅是为了防止自己这个体验者再次沦为那些真正听众的肉猪?只是一种bug的修复?

    一阵困意袭来,苏白拿起宿舍里的一个热水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拿起来和喝了两口,然后就端着杯子走出了宿舍,向专案组所在的楼房走去。

    苏白来得,还算是比较早的,此时办公室里只有三四个专案组的人,苏白进来时,大家也就互相对视一眼点点头算作打招呼,然后继续做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情。

    大部分专案组的成员都按照上午开会时布置的任务,吃过午饭后就出去工作去了,苏白则是被分配到了信息资料整理的任务小组里。

    这个时期计算机办公还没有真正普及,甚至局里计算机也没有多少台,一些案件资料和相关走访的信息等等东西都需要进行人工整理,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工作量。

    苏白先走到自己的办公桌上,眼睛却忽然一凝,自己吃饭前把笔记本放在桌上的,但是苏白有个习惯,就是把笔,倒扣在笔记本上,但是现在,自己的笔已经落在了旁边。

    拿起自己的笔记本,苏白翻了翻,发现了明显地翻动痕迹几张纸上有着崭新地折痕。

    苏白在某些方便的习惯确实可以近乎于一种偏执,比如他对书,对本子,平日里绝对不会去褶皱,倒不是舍不得,只是一种自小养成的作风。

    很显然,有人特意过来翻阅过自己的笔记本,而这个笔记本,也只是记录着上午开会时的内容以及一些关键笔记。

    苏白又从自己的办公桌上离开,又找到了几个桌子,上面的笔记本似乎都有着被翻动地痕迹,有一个本子似乎是有点匆忙,翻动完后居然直接塞到了文件夹里,歪歪扭扭的,而文件夹以及桌上的其余资料都被摆放得很整齐,说明了这个办公桌主人也是具有良好的工作习惯,如果是他放置的话,绝对不会这样随意地就塞进去。

    苏白把这个笔记本拿出来,翻了翻,然后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讶之色,这个笔记本上关于今天会议记载的内容不是很多,当然,是字数不是很多,但是内容概括得很是精简。

    上面是一个圈接着一个圈,还打着标记和箭头,写得很是龙飞凤舞,并且带着很多涂涂画画斑斑点点,显然在开会时,这个笔记本的主人在做着很深度的思考。

    苏白又翻到了前面,笔记本都是用过的,苏白的笔记本也是一样,被那个叫做刘洋的警察用过,或者说,苏白现在,就是刘洋。

    但是,这本笔记本前面的内容都是那种很一丝不苟的态度,记录得很繁密,却也很整洁,可以看出使用者是一个教条主义者,也因此,前面的笔记内容和今天会议上的笔记内容有着一种极为浓郁地违和感。

    苏白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却又看向了那几个正背对着自己还在聚精会神整理资料的同僚;

    这次的体验者,不止自己一个么?

    又或者,他是听众?

    那么,那个查阅所有人笔记本寻找身份线索的人,又是谁?

    他,又有什么目的?

    …………

    注释:

    听众:经历过三次体验任务,开始进行真正恐怖广播故事世界的体验者,听众按照故事经历次数分为:新人、资深者。

    体验者:还位于最开始的三次体验任务之中的人,如果侥幸获得故事点也无法进行正常兑换,除非是遇到那种无视兑换规则的东西,比如苏白的“破败的吸血鬼血液”。

    体验者就是听众的预备役,这在之前文里有过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