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正文卷 第三十八章 剧情发生了变化!
    不知道为什么,苏白有种感觉,那个在翻阅笔记本的人,应该不是听众,而是和自己一样的体验者;

    不过,苏白也没有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结过久,特意翻了一下封页,看见名字是:王宏胜,默默地在心底记下了这个名字,随即又喝了一口水,然后就走了过去,和那几个警察一起开始整理资料;

    其实,苏白知道,在明天,新的一起案件会发生,但是他现在什么都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至少是在没有彻底摸清楚情况前,自己还是必须本分地当好自己的这个角色,不能露出太多的端倪和尾巴,先把自己隐藏好,才是最明智的一个策略。

    对于故事点,苏白还是很向往的,毕竟上次体验任务中,苏白一个人就分掉了一半的故事点贡献,兑换了一个破败的吸血鬼血液,也算是让自己的强化提前进了一步,对于这种事情,其实就是一步先,步步先,尽早地多拿到一些故事点,自己以后的路也会好走许多,最直接的表述就是,能够在未来,活得更久一些。

    整理信息资料是一件很繁琐的事情,一直到晚上,才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几个警察一起都累得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后,只剩下苏白一个人把汇总好的资料抱起来,走向了局长的办公室。

    周局虽然说了他自己是专案组组长,但是他的办公室可没有直接搬过来。

    “咚咚咚。”

    苏白敲了门。

    “请进。”

    苏白推开门走了进去。

    周局正在擦着风油精,刺鼻的味道弥漫在办公室里,显然,他也是在为这件案子在操劳着。

    “整理好了?”

    “是的,周局。”

    “嗯,放这吧,我看了之后再让人去复印。”

    苏白没有多余的话,只是点了点头,把一叠资料都放在了周局旁边的空办公桌上,然后准备离开,却在离开前,苏白忽然鼻子动了动。

    不对,屋子里,不光只有风油精的味道。

    苏白皱了皱眉,开始细细地闻起来。

    “怎么了?”周局开口问道。

    “腿有点麻了。”苏白回答道,然后带着一点点地踉跄,他走出了周局的办公室。

    周局端着茶杯,抿了一口茶。

    而苏白则是站在门外,闭着眼,脑子里拼命地回忆着之前的那一股味道,有点清香,带着一点点的杏仁味道,什么东西,会带着这些味道?

    猛然间,苏白想到了一个可能,他自己记得几种化学药剂是带着这种苦杏仁味道的,难不成周局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鼓捣着这些东西,再用风油精来盖住那些味道?

    这是高中化学里就有的知识,有好几种带着苦杏仁味道的化学试剂能够对人体带来致命的毒素,也是谋杀案内经常使用的手段,很多凶手都是拿那些化学试剂当作毒药去投毒。

    苏白一只手放在自己胸前,默默地平息着自己的呼吸;

    不能冲动,稳定下来,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小警员,那么,自己就应该做小警员应该做的事情。

    即使是专案组,也不可能24小时一直运作下去,到了晚上下班的时间点,已经完成整理汇总资料任务的苏白在内的几个警察,就已经离开了办公区,算是下班了。

    苏白就住在警局里的宿舍里,所以顺路去食堂打了饭,带到了宿舍里去吃。

    一个人的宿舍,显得有些冷清,但正好能够让苏白卸去白天的伪装,一边吃着饭,一边沉思着一些事情。

    一开始的上午,那辆警车驶出了警局,警车上的人,明显是真正的听众,他们去的地方,苏白猜测应该是下面即将发生案件的案发现场吧,去提前进行布置,然后对凶手进行布控。

    至于被翻动的笔记本以及那个叫做王宏胜的人,苏白现在只能算是发现了这些线索,却还没打算继续去深究,至少,自己的笔记本,无论是字迹还是风格,都延续了之前的内容,所以,自己应该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吃完了饭,苏白端着自己的餐具去了厕所水池那边进行清洗,水龙头内的水很大,冲击在餐具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一些水也溅在了苏白的脸上。

    苏白深吸一口气,却在这时,楼下面,传出了一群人说话的声音。

    微微侧过神,透过过道的栏杆向下看,苏白看见了4男1女正在向这里走来。

    这是那五个白天开车出去的警察。

    五个人似乎是在激烈着讨论着什么事情,苏白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几个词,比如“后果”“极端”“改变”等等,苏白推测应该是在讨论明天即将发生的案子吧,他们,应该是知道明天案子发生的确切位置和地点以及时间,但是在为自己等人是否进行提前布置进行争吵,有人认为过多的提前布置会打草惊蛇,而有的人则认为如果不多做一些准备,万一让凶手就此离开,后果,就会变得有些棘手。

    此时,苏白忽然有些羡慕他们,他们能够大大方方地聊这些事情,不知道的人认为他们只是在讨论案件,但是苏白清楚,他们是在讨论着还没有发生的案件。

    听众,应该是能够提前获知任务,甚至是能够提前在公众号上获知一些关于下一个故事世界的情报,而苏白自己作为一个体验者,则是两眼一抹黑,当然,也因此,他能够躲避掉大部分的危险,但是苏白还是本能地讨厌这种浑浑噩噩的感觉。

    餐具洗好了,苏白没有在这里过多停留,拿着餐具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躺在床上,刚准备眯一会儿时,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刘洋,刘洋,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苏白眉头微微一皱,他真的不想和这个故事里的其余人产生太多的交流和联系,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冒牌货。

    但是对方明显是知道自己在宿舍里的,自己不去开门的话就会显得有些过于反常了。

    起身,走到门边,开了门;

    外面站着一个女警察,长得不是很漂亮,有点胖,脸上也有不少痘痘。

    “刘洋,食堂里没菜了,帮我煮个方便面吧,你这儿有煤气灶的,我先去洗澡啦,十分钟就回来,我就冲一下,等我啊。”

    女警察把两袋方便面和两个鸡蛋塞到了苏白手里,然后转身提着一个塑料袋就离开了,应该是去公共浴室了。

    苏白之前看了刘洋的日记,里面有表达对恋情的感觉、冲动和爱慕情绪,却没有照片之类的东西,而此时,苏白却有些无奈地摸了摸自己额头,难道刘洋的恋人,就是刚刚那个小胖妞?

    不过就算不是她,那么也能够说明二人的关系应该不错。

    苏白给小锅里加了水,打开了煤气灶,等水开了之后,把泡面放进去,然后又把鸡蛋敲了进去,差不多的时候,再拿自己的一个大腕把泡面给盛出来,随后就放在了小桌上,自己则是坐在了床边,摸了摸,周围没有烟,显然刘洋不抽烟。

    但是,等了十分钟、二十分钟、甚至是三十分钟后,那个胖妞还是没有回来。

    碗里的泡面已经吸足了汤水变得很粗了,胀了起来。

    苏白有些不解,洗个澡,不至于这么慢吧,而且既然嘱咐了自己煮泡面,她又没吃晚饭,也应该动作更麻利一点才是。

    推开了宿舍门,苏白站在了过道里,下方是阳台。

    苏白忽然发现,有一个接着一个的警察正急匆匆地向一个方向跑去,有的人似乎已经休息了,警服都没穿。

    “怎么回事?”苏白对着下面喊道。

    “我说小刘,你怎么还傻站着啊,你家的曲儿出事儿了,就在公共浴室里,你快跟我一起去看看。”

    苏白心里咯噔了一下,宿舍门也不关了,直接冲下了楼梯,跟着刚刚回答自己的中年警察一起跑向了公共浴室。

    此时公共浴室外已经有几十个警察围着了,大家都自觉维持好着秩序,毕竟他们不是围观看热闹的老百姓。

    一具担架抬着一具盖着衣服的半、、裸女尸被放在公共浴室的门口,场面有些冷寂。

    苏白推开了前面的人,一看女尸,不正是刚刚那个嘱咐自己煮泡面等洗好澡回来吃的胖妞警察么!

    周围一些警察看见苏白来了,都默默地拍了拍苏白的肩膀,也投来了关切的目光。

    没错了,她是刘洋的女朋友,也就是我的女朋友。

    苏白深吸一口气,眼睛里开始强迫自己湿润下去,然后整个人露出了不敢置信地神色,直接跪在了地上。

    周围一群人见苏白这个样子,都马上过来安慰;

    这时候,一直在担架边检查尸体的警察有些惊愕道:

    “颈部被切开,下体被侵犯,是那个杀人凶手的手法,王八蛋,他居然敢在警察局里杀人!”

    苏白低着头,似乎什么都没听到,周围人的安慰和宽解他都无动于衷,但是任何有用的讯息都没逃过苏白的耳朵,此时,他的心底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怎么回事,凶杀案不是应该发生在明天么,死者不也应该是家住白银区水川路的27岁女青年邓某么,怎么……变成了这样?”

    这时,那四男一女五个警察也赶了过来,五个人明显脸上带着很深的疲惫,显然白天很忙很累了,但是当他们推开人群走进来看见尸体后,五个人的脸上也出现了完全不敢置信之色,

    剧情,为什么已经发生了变化,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