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正文卷 第三十九章 惊人的发现!
    公安局里死了人,而且是被以这种方式谋杀,这影响当然是不言而喻;

    没多久,周局等几位局里的重要一把手二把手们都来到了这里,周局迅速听取了一名警察的汇报,脸上的褶子像是一层一层地叠在了一起,马上挥手呵斥道:

    “这件事,给我封锁消息,严格保密,谁要是说出去了,组织一定重罚!

    今晚,大家都别睡了,给我查,彻查,我不信那个凶手有三头六臂,在警察局杀人也能什么痕迹都不留下!”

    封锁消息是题中应有之义,现在白银地区已经是风雨飘摇了,居民都是惶恐不安,女人晚上已经不敢独自出门,如果再让警察局里发生的案件消息传出去,那么将是对整个社会秩序的一次重大打击!

    连警察在警察局里都不能幸免遇难,那么,老百姓呢?所以在找到凶手之前,在抓住凶手之前,这起特殊的命案,绝对不能流传到社会上去!

    专门的尸检队伍以及其余的相关部门马上开始着手进行调查,苏白被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女警察给劝说着站起来,对方也是把自己送回了宿舍。

    局里的人应该都知道苏白和那个死去的女警察之间的恋人关系,就连周局也对苏白宽慰了一番,让苏白暂时放下手头的工作好好休息休息,这时候,再去工作,反而会因为情绪影响而容易出错。

    等到其他警察离开了宿舍,宿舍门一关,苏白双手搓了搓自己的脸,让有些发僵的面容得到了缓解。

    之前装了一路的悲伤哀痛,装了一路的愤恨和怒火,毕竟不是演员出身,的确是有些累。

    桌上的那一碗泡面被苏白直接倒在了垃圾篓子里,然后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水不是很温,带点凉,但是似乎很适合这个时候;

    一杯水喝了下去,苏白喘了两口气,在床榻边上坐了下来;

    紧接着,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马上走出了自己的宿舍,上了楼,在楼梯拐角处的那间宿舍停了下来,此时里面有几个警察正在翻找着东西,似乎已经结束了,当苏白站在门口时,几个警察走了出来,其中一个拍了拍苏白的肩膀:

    “节哀,兄弟,她的宿舍我们查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应该是那个混蛋潜入我们警局随意地找目标下手的,和之前一样,没有目的性,你可以进去了,一些东西会被封存下来等她家里人过来领走,当然,你可以去拿一些当作纪念。”

    几个警察宽慰了苏白一番后就离开了,苏白走入了这间宿舍。

    宿舍很简单,就床褥和被子以及一个小书桌;

    书桌上的东西也不多,几个笔记本几支笔;

    苏白翻了翻笔记本,倒是没找出日记本来,显然那个和刘洋有恋爱关系的女警察,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不像是刘洋这个人,有点内向,所以喜欢记日记。

    宿舍里,确实是没什么特殊的东西,苏白就在书桌边上坐了下来,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之前,苏白认为故事剧情已经被改变了,但是当周局说出了封口令之后,似乎事情,还是在按照着原本的轨迹在继续发展下去。

    白银地区的这连环杀人案,一直是悬案,所以其实也可以理解成,凶手当初也曾经故意在警局里行凶,但是被有关部门强行压住了消息,所以公众并不知情,后来也因为这件案子一直悬而未决,所以具体的官方细节也没有被披露,这起发生在警局里的凶杀案可能就一直埋藏在世人视线之外的阴影处。

    凶手能够在警局里杀人?

    而且还能够在连续杀人的基础上,一直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苏白忽然想到,凶手会不会就是警局里的人?

    自己能想到这一点,相信警局里肯定也有其他人也会想到这一点。

    不过,要验证剧情是否发生了改变其实很简单,明天,不,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等白天到临时,那位居住在川水路上的邓姓女子是否还会按照原本的案情发展轨迹去死亡,就能够判断是否剧情已经出现问题了。

    忽然间,苏白的目光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他看见书桌下的一个角落里,像是有什么东西,低下头,苏白捡起来,是一小段破碎的磁带。

    磁带?

    苏白再次环视四周,却没有发现有录音机这种东西。

    手指在磁带上摩挲着,苏白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里是警局,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的故事世界,这里,有着很多很多诡异的漩涡,所以,一丝一毫地细节,苏白都不能够抛弃。

    这时候,苏白忽然又想起来,自己之前翻阅着刘洋的笔记本时,看见了好几首歌词,是属于这个时期的经典流行歌曲的歌词,显然,刘洋之前一直有听音乐的习惯,这个时期,不是未来的那个年代,电脑、手机等高端数码产品还没有普及,甚至不见踪影,普通人听歌,还是更多地依赖于广播和录音机。

    而既然刘洋记歌词,抄歌词,显然,他是有录音机的,不然广播里听一遍怎么可能记下歌词?

    但是,苏白可以确定,在自己的宿舍里,没有录音机这个东西;

    那么,再推测一下,既然刘洋和这个死去的女警察是恋人关系,那么,他们之前在一起时,会做些什么?

    一起听听歌?

    双方之中肯定有一人有录音机,而且肯定有很多的歌曲磁带!

    但是,自己房间里,这个房间里也没有,怎么可能?

    苏白走出了死去女警察的宿舍,开始在楼道里寻找;

    这种寻找,其实是循着一种很碰运气的性质,但是却绝不是无的放矢,这是第一天,进入故事的第一天,这也意味着,很多东西很多痕迹,就算是被认为抹去了,但是可能也会留下很多线索。

    果然,在最尽头的一处角落里,苏白看见了一个垃圾箱,打开垃圾箱的盖子,忍着馊臭的味道伸手翻了翻,苏白的目光在一个收音机上凝视了起来。

    在收音机旁边,还有一个白色的袋子,里面有很多磁带。

    把收音机和装着磁带的袋子取出来,紧接着,当苏白转身离开时,却发现垃圾箱的一个角落里,还有一团被抽出来的磁带。

    本能地,苏白有一种预感,这一团被抽出来的磁带价值最大!

    把那一团磁带给拿起来,苏白低着头,揣着磁带和录音机,直接走下了楼,来到了自己的宿舍里。

    锁上宿舍的门,苏白把录音机拿出来,他先把一张完整地磁带放进去,按下了播放键,很快,一首小虎队的歌响起。

    苏白一边听着歌,一边开始把手头上被抽出来的磁带给重新搅回去,这个倒不是很难,当那一曲结束时,苏白把原本的完整磁带拿出来,抽去了里面的磁带条,把捡来的磁带条给绕上去,然后仔细看了看,把这个磁带放入了录音机内。

    一阵沙哑的摩擦声传来,紧接着,录音机内开始出现声音:

    “今天是1998年5月15日,他说他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我也想写日记,但是我不想用笔和纸,所以我决定用录音机,哈哈,我聪明吧。”

    录音机内传出的是那个死去女警察的声音。

    苏白聚精会神地继续听着,日期每次录制前都会说一遍,算是在一定程度上契合了日记的格式,大概两三天录制一次。

    终于,当日期到了1998年7月16日,这是最新的一起案件发生的那一天。

    “1998年7月16日,那个杀人魔又出现了,隔了好几年,他又出现了,可恶,该死,这个恶魔怎么还没有下地狱,他居然还出来杀人,这次,我一定要把他抓住,为被他害死的女人报仇!”

    很积极,很健康,很向上,倒是和那个胖妞女警给苏白的感觉很像,的确是一个挺乐观的女人。

    但是,下面,出现的声音,让苏白的眼睛猛地睁大:

    “呵呵,真是一个好幼稚的女人,凭你能抓到凶手那还要我们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