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正文卷 第四十章 目的!
    这声音,就是死去女警察自己的声音!

    一样的音调,一样的音色,绝对是一个人,肯定是一个人,完全就是一个人!

    但是最后的录音,却显露出了一种截然不同的语气,一种不屑,一种高冷,再加上她所说的内容:

    “呵呵,真是一个好幼稚的女人,凭你能抓到凶手那还要我们来做什么。”

    她是一个人,却又不是一个人,其实是另一个人。

    这是一个很矛盾的结论,但是苏白能够理解,也能够明白,因为他自己,本身也是一个一模一样的矛盾体,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有些心惊地把录音机关上,苏白深吸一口气,脑子里有些发晕,

    那个女警察,那个刘洋的女朋友,也是广播里的听众?

    而且听她的口吻,她似乎还不是体验者,而是真正的听众!

    那么,她要去洗澡前,特意过来找到自己,要自己帮忙煮泡面是为了什么?

    仅仅是因为她之前比自己更早知道刘洋是她的男友,仅仅是因为她现在想去洗个澡然后肚子饿了,所以想找这个身份的便宜男友帮忙煮个泡面?

    有,这么无聊么?

    苏白的手指在自己的眉心处揉了揉,不对,这里面肯定有不对劲的地方,对方是一个听众,一个通过了三次体验任务的听众,对方这么做,肯定是有深意,她的目的是什么?

    试探自己,试探自己的身份?

    但是,她为什么又被杀了?

    被以白银连环杀人案的手法给杀了?

    苏白清楚,听众,都有着自己特殊的能力,至少,比普通人要厉害很多很多,而且,在故事世界里,他们肯定也会很小心谨慎,但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被杀了,这是为什么?

    还有,最离奇的一点,那四男一女之前看着这个女警察的尸体,他们脸上所表露出来的震惊情绪,真的只是因为担心剧情被改变所以表露出来的情绪么,是否,还有着更深层次的意义?

    会不会有可能,他们其实早就知道这个女警察的真正身份,所以对于她的死亡,才会那么的失态?

    苏白闭上眼,开始回忆起自己刚刚进警局大门时的画面,那一个车子,4男1女,他们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显得有些夸张,甚至显得有些浮夸,那一句“手机导航”等等,似乎显得太过于随心所欲了,是的,随心所欲!

    而在这里,居然还有隐藏潜伏的听众;

    一明一暗,明里暗里都有他们的人,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钓鱼!

    对的,他们是要钓鱼,而且,很有可能钓的对象,是苏白这种体验者!

    苏白手指在自己下巴上摩挲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本来一起以白银连环杀人案为背景的故事世界,为什么会一下子变得这么扑朔迷离,这么复杂?

    苏白一头躺在了床上,本以为像公子海说得那样,只要自己不是故事剧情里的关联人物,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现在的问题似乎已经出现了,危险的气息已经浓郁得仿佛可以滴出来了。

    闭上眼,苏白带着很厚重的心思,睡了过去,这时候,他反而不是很担心会有危险趁着自己熟睡时来靠近自己,有危险,就来吧。

    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上午,精神头倒是不错,但是醒来后一想到自己所在的境地,苏白的心里就多出了一抹沉重的阴霾。

    现在,还值得等待的消息就是下一个死去的死者,是否会按照本来的流程继续死掉。

    周局停了苏白的工作,给苏白放了一个小假,不过苏白并不愿意就在自己这宿舍里一直待下去,之前,自己觉得只要好好扮演好自己至少可以规避掉危险,现在看来好像是有点天真了。

    他离开了宿舍,甚至走出了相对安全一点的警察局,当然,那个女警察,那个女听众的死亡,其实也说明了,警察局里,也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安全。

    在公告栏那里,苏白停下脚步看了看,这里有警察的照片和名字,苏白着重找了找王宏胜,发现王宏胜是一个看起来很清秀的男子,当然,他的真实模样是否也和他如今这个照片一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苏白在警局门口拦了一辆摩的,说了一个地点,摩的发动,把苏白送到了一条街道的入口处,结了账,苏白在路边的一家面馆里坐了下来。

    叫了一碗面,一碗绿豆汤,在等着的时候,苏白的目光在街对面的一处民居那里逡巡着;

    本打算本本分分先摸清楚情况再说的苏白,现在,还是来到了即将要发生下一起命案的地方。

    很快,面上来了,苏白对老板点了点头,然后取出一次性筷子叉开,给面里加了点辣椒和醋,搅拌起来。

    正好,在马路对面,有两个人走了过来,是两个男的;

    苏白的目光忽然被吸引住了,因为其中一个人,无巧不巧地,居然就是王宏胜。

    王宏胜和另一个便衣警察一起也走进了这家面馆,因为苏白是朝着另一侧坐着的,再加上发现了熟人之后,苏白下意识地又转了一下身子,所以,他们两个也没有发现苏白的所在,在苏白的后面位置坐了下来。

    俩人性格挺开朗的,因为坐下来后就开始吹牛了。

    胡吹海吹,引得面馆里其他的客人频频侧目;

    苏白继续慢条斯理地吃着面,很是平静,其实,对方这也是一种便衣警察隐藏自己的方式,毕竟,不是所有的便衣警察都像是香港警匪电视剧里一样,戴着个耳麦拿张报纸就坐在那里就可以了,有时候,这种张扬,反而也是一种隐藏自己的好方法。

    这时候,面馆里的黑白电视机正在放着中央台的一套节目,节目里的主持人正在讲述着一个励志故事,主题是“坚持”,讲得很生动,也很感人。

    这时候,王宏胜大大咧咧地指了指电视机笑了笑:

    “这算什么,这也叫坚持?

    呵呵,有一次我去海里游泳,突然手脚抽筋了,这可咋办,要溺水了啊,我当时可是害怕死了。”

    “哟,你还去过海边啊。”旁边一个便衣警察知道他在吹牛,但是此时也知道配合一下。

    “对啊,手脚抽筋了么,我就靠自己的鸡、、、巴搅动,才游回上岸,这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一股子坚持的精神!”

    “噗!”

    “噗!”

    “噗!”

    周围好几桌的客人听到这里都笑喷了,几个女同志也都捂着嘴笑着停不下来。

    王宏胜身边的那个警察此时却摇了摇头,“这算什么,我给你讲一个。”

    “你说。”

    “我有一次也去了海边游泳,然后也巧了,我手脚也都抽筋了,我硬是靠连续射J靠着反推力才上了岸,这才是靠着一种坚持的精神。”

    “你这差太多了,我前阵子,也是去游泳,然后手脚又抽筋了,不过这次我没有再坚持,而是把自己的鸡、、巴甩出去,挂在了岸边的树上,拽着它上了岸。”

    饶是苏白在听到这里时,也是有些忍俊不禁,这两个人讲荤段子,确实可以。

    然而,忽然间,苏白感到一道人影忽然没入了前面的巷子里去。

    有情况!

    王宏胜目光一凝,却没有动作,继续和旁边的便衣警察吹着牛。

    苏白站起身,看了看牌子上的价格表,把钱放在了桌上,然后走了过去,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个时候,缩头乌龟也是一刀,出去也是一刀,苏白还是愿意选择前者,危险的气息已经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这个故事世界不知道怎么回事,体验者根本就感受不到什么安全感。

    巷子的一侧,翻进去,就是命案该发生的区域,苏白墙角的一个垃圾箱那里看见了一个凹下去的痕迹,显然是对方是踩着那个垃圾箱翻过了围墙。

    苏白抿了抿嘴唇,一个箭步上去,踩在垃圾箱上借力,双手抓着围墙直接翻了进去。

    下去之后,里面是一处民居,苏白刚刚站起身,迅速后退,隐藏在了墙角下面,并没有急着追着前面人的痕迹往里面摸索。

    然后,大概十秒后,一个人高马大的身影也从那里跳了下来。

    下一刻,苏白猛地冲上前,整个人跳起来,身体腾空,对着对方的脖子就是一记肘击!

    苏白不是来抓凶手的,

    他来这里的目的,

    本来就不是为了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