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正文卷 第四十一章 发现凶手
    苏白的一记肘击,蕴含了自己整个人的力量,这里不是比武,也不是切磋,而是一出手就彻彻底底地不死不休;

    然而,对方的反应超出了苏白的预料,苏白只看见对方的耳朵忽然颤抖了一下,紧接着整个人忽然一个侧身,腰部一扭,一腿直接横扫向了身后。

    来势如风!

    脚掌直接踹中了苏白的小腹,苏白顿时感到自己五脏六腑像是都被震移了位置,但是他并没有被踹飞,而是一只手下压,死死地抓住了对方的大腿,硬生生地完全吃下了对方的这一腿,随即另一只手的肘击还是按照原先的预想砸在了对方身上,只是因为对方的提前动作,肘击没打在对方的脖子位置,而是打在了对方的肩膀位置。

    “砰!”

    “砰!”

    下一刻,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王宏胜倒吸一口凉气,一只手揉着自己的肩膀另一只手撑着地面踉跄地站了起来,脸上带着一抹森然和冰冷。

    苏白的嘴角溢出一缕鲜血,但也是慢慢站了起来,呼吸有点急促,但是整个人并没有被王宏胜给踢废掉。

    若是一般人被这么结结实实地踹一脚,估计得在床上躺上好一阵子,但是苏白不一样,他的体质,介乎于人类和吸血鬼之间,身体机能以及器官的运作也有些奇怪,已经偏向于非人类了,所以承受了这么一脚,受伤害的幅度比普通人轻一些。

    “呵呵,我没想到在这里,还有一个隐藏着的听众。”

    王宏胜松了松自己的脖子,然后双脚横跨,双掌推出,做了一个起手式,一看就是标准的练家子;从他的语气之中可以看出,他是把苏白当作听众了,而且很明显,对于听众,他似乎带着极强的恶意。

    苏白不是习武的人,但是大体还能看出一些门道,这几年“咏春”系列的文艺作品很火,这个拳架子也经常在电视和海报之中出现。

    苏白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看着王宏胜,笑了笑:

    “我是体验者。”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一个不能兑换东西的体验者,一个基本挣不到故事点的体验者,能够变成一个几乎是非人类的体质?

    只有度过三次体验任务,拥有一定故事点积累,可以获得兑换权限的听众,才能够来改造自己的身体,强化自己的体质。

    之前,王宏胜清楚自己那一脚的力道,普通人绝对不可能生吃了自己这一脚后还能马上像没事儿人一样站起来。

    王宏胜不再废话,直接又冲了上来,他的身手确实凌厉,苏白以前学过一些格斗技巧,但是和王宏胜不能比,有点上不了台面了,但是好在苏白现在的灵敏和反应力比普通人强出一大截,在自己主动后退的情况下,王宏胜几次都没能真正的抓住苏白的死穴,当然,拳脚自然是没少挨了,好在苏白现在虽然不是皮糙肉厚,但是扛伤害的能力确实比普通人要高很多,暂时也是能够吃得住。

    其实,两个人的腰间都配着枪,但是两个人都很默契地没有拔枪。

    “你们是谁!”

    这时候,在二楼阳台上,一个女人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塑料盆,盆里放着一些刚刚从洗衣机里取出来的衣服,这是打算出来晒衣服的。

    王宏胜和苏白瞬间停手,两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女人的身上。

    “我要去报警!”

    女人放下了这句狠话,然后走入了屋子,也不知道是真报警还是只是吓唬吓唬人,当然,前者的可能性很大,毕竟现在随着白银连环杀人案的再度发生,民众的警惕以及防范意识已经处于紧绷状态,甚至说是草木皆兵也一点都不为过。

    然而,苏白和王宏胜的脑海中,则是疯狂地浮现出一条消息,那是他们记忆里的东西:

    “1998年1月19日下午5时45分,家住白银区水川路的27岁女青年邓某在家中遇害。”

    这个女人,刚刚出来又进去的女人,就是死者!

    “你真的是体验者?”王宏胜问道。

    “如假包换。”苏白回答道。

    就在女人进去还没一分钟的时候,里面忽然传出了一声“哐当”的杂音。

    苏白和王宏胜两个人瞳孔猛地一缩,王宏胜二话不说,直接飞奔上前,然后单腿踩在墙壁边缘跳起来,双手抓住了阳台下边缘,然后靠着臂力把整个人给提了上去,到底是练家子,这身功夫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出来的。

    苏白没有选择跟着王宏胜一起上阳台,他选择绕向了这栋民居的后门,打算从那里进去,也算是一种堵门了。

    推开了门,是一道楼梯,光亮度挺高,苏白直接快步上楼,上了楼梯拐个弯,就是客厅,而这时,王宏胜已经站在客厅里了,于客厅沙发上,躺着一个女人,女人已经死了。

    脖子被割开,居家穿的长裙被撕裂,下面都露出来了,而且还有白色带着海鲜味的浓稠液体遗留在上面。

    这栋民居的房屋设计和未来不一样,有点为了腾出空间而腾出空间的意思,客厅只有一个出入口,那就是对着出口的门,出了门就是苏白上来的那道楼梯。

    王宏胜看了眼苏白,苏白也看了眼王宏胜,两个人之前还拼死搏杀,现在都知道不得不暂时放下来,苏白脑海中已经出现了一个想法,在这个故事世界里,是不是体验者和听众这两个阵营已经割裂开来了,双方已经开始了一种对抗,甚至是一种互相的搏杀。

    听众故意招摇过市,甚至是隐藏起身份进行暗访寻找体验者,而体验者也在做出着属于自己的狠辣反击,那个女警察的死,就是一种反击的模式。

    但是,听众肯定比体验者强大,已经是一种思维定视了,然而,在看了王宏胜所具备的身手后,苏白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这批进来的体验者实力都很强,在现实世界里就是狠茬子,都是人中精英,那么,他们面对那些层次不是很高并且可能只能算是很低的听众,似乎也不会出现那种想当然地实力差距。

    王宏胜对苏白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他去检查厨房以及卫生间,苏白去检查两个卧室。

    苏白点了点头。

    两个人的步子都很慢,似乎都在担心对方地忽然袭击,当双方的距离足够远后,两个人才加快了速度。

    苏白进入了主卧这里,主卧的陈设有点简单,只有一张床,床上甚至连被褥都没有,资料上写死者邓某是叫女青年,意思就是邓某还没结婚,可能是一个人住在这里,这估计也是她会被遭遇杀手的原因吧。

    主卧的床很低,下面根本藏不住人,苏白转过身,走向了侧卧,侧卧内的生活气息就浓郁多了,床上有被褥,地板上还铺着凉席。

    衣服和一些东西以及化妆品也随处可见,邓某应该是比较喜欢侧卧的静谧,所以选择在这里休息。

    苏白先从床边走过去,没发现什么异常,随后,他又弯腰在床底看了看,没什么异常,梳妆台那边也没什么异常;

    做这些检查时,苏白整个人的呼吸都放得很紧,有了前车之鉴的纸人,他现在对故事里的BOSS有着一种天然的谨慎。

    当苏白默默地把窗帘拉起来时,一缕阳光照射了进来,紧接着,一声轻微地呼吸声传来;

    苏白的内心瞬间一个激荡!

    在自己后面!

    透过窗子的玻璃,苏白可以看见自己身后床那边的衣柜,那里,刚刚传来了呼吸声!

    没错,是呼吸声,绝对是呼吸声!

    那个家伙,那个凶手,藏在衣柜里!

    那是最适合藏人的地方,也是苏白之前故意没去检查的地方。

    这时候,苏白默默地走出了侧卧,回到了客厅,而王宏胜也刚好出来。

    “没有。”王宏胜说道。

    “我也没有。”苏白回答道。

    “那么,这次又毫无所获?”王宏胜看了看尸体。

    “不,至少可以确定一件事。”苏白说道。

    “什么事?”

    “那个凶手,有早、、泄的毛病。”

    从女人离开阳台进屋,到苏白和王宏胜进来,大概只有两分钟不到的时间,凶手不光是杀了人,还射了,确实很快。

    王宏胜点了点头,然后走了过来,

    “你去我那边检查,我再去你那边检查一次。”

    交换检查么?

    好。

    苏白点了点头,走向了卫生间;

    王宏胜则是走入了主卧,主卧一无所获,紧接着,他拐入了侧卧,而当王宏胜刚刚走入侧卧时,苏白的叫喊声忽然传来:

    “发现他了,在卧室的衣柜里,你快抓住他,不能让他跑了。”

    “…………”王宏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