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正文卷 第十二章 代替凶手
    “@#¥%……”

    王宏胜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他猛地转过身,而这时,一声急促地空气颤音传出,王宏胜迅速做出了反应,就像是他之前躲避苏白偷袭时一样,他的反应速度,确实很惊人;

    然而,这一次,他躲不掉了,因为射过来的,是子弹,还带着消音器所以声音很小,王宏胜的反应力再快,他的速度,也对不过子弹的速度。

    “噗……”

    王宏胜的胸口中枪,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但是下一刻,他一拍手,打在了地板上,一边稳住身形一边另一只手掏枪出来。

    “砰!”

    王宏胜只感觉自己的手掌一麻,自己的枪已经被打飞掉了,紧接着,衣柜门被踹开,一个人冲了出来,一脚直接踹向了王宏胜。

    王宏胜双手举起,企图抓住对方的脚,然而下一刻,对方的腿法一变,变踹为跺,直接踩在了王宏胜的胸口,那里刚刚中弹,王宏胜一口鲜血喷出来。

    下一刻,那个人一个翻身。

    “砰!”

    赶过来的苏白一发子弹打了个空。

    紧接着,苏白也冲入了卧室,再次举枪,对方也举枪,双方枪对着枪。

    王宏胜先是中枪,伤口又被狠狠地踹了一脚,如果不是习武之人,估计那会儿早就昏厥过去了,但是此时也是整个人基本脱力,躺在地上只能大口地呼吸着。

    苏白看着这个人,对方穿着一件雨衣,遮挡住了身体,同时还戴着一个孙悟空的面具,遮挡住了面容,但是,他的眼神之中,却显露出一抹残忍的恣意。

    “你被捕了。”苏白说了句废话。

    “砰!”

    “砰!”

    对方扣动了扳机,苏白也扣动了扳机。

    苏白肩膀中弹,整个人靠在了墙壁上,对方也中弹了,躺在床上;

    但是,双方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射击。

    “砰!”

    “砰!”

    “砰!”

    对方身体似乎是没受到枪击的影响,自床上弹起来后行动自如,而苏白则是又挨了两抢之后整个人有些摇摇欲坠了,尤其是当对方直接近身的时候,苏白的枪口被对方的手直接扣住,随即一翻,枪落在了地上。

    对方的右手之中出现了一根刀片,以极快的速度直接自苏白的脖子位置划过去,苏白双手捂着脖子,蹲了下来。

    对方又是一脚踹在了苏白的身上,把苏白整个人给打趴在了地上。

    然而,在下一个刹那,本来奄奄一息的苏白忽然从地上弹起来,双手抱住了对方的腰部,一个发力,将对方摔在了梳妆台上。

    “哗啦…………”

    梳妆台的镜子直接碎裂了一地,对方的眼里也露出了惊惧之色,显然,他本来认为身中数枪的苏白肯定是丧失了活动能力,甚至只能等待死亡了,但是此时苏白锁表现出来的力量让他有些不可思议。

    苏白一只手握住边上的一块玻璃碎片,然后二话不说直接刺向了对方的胸口。

    然而,只听得一声脆响,玻璃断了。

    艹,

    穿着防弹衣!

    对方终于反应过来,一脚踹中了苏白的小腹,把苏白整个人踹到了床上,随即,他跑出了卧室,这是打算逃跑了。

    “追,快追…………”

    王宏胜奄奄一息地抬起手对苏白喊道。

    然后,他马上看见苏白双目赤红地看着他,王宏胜心里当即一个咯噔;

    苏白闭上眼,用力摇了摇头,然后深吸一口气,喉咙底发出了一声低吼,然后也冲出了卧室,追了上去。

    王宏胜感觉自己又一次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头靠在了地上,枪响了,那么很快就有同僚警察能来了,对方的那一枪并没有打中自己的要害,看似打在了自己的胸口,却也只是皮肉伤,不过对方的那一脚才是最关键的,几乎是直接踹散了自己的气力,用武侠小说里的描述方式就是把自己的内力给震散了,自己短时间内是失去了活动能力。

    …………

    苏白的视线内已经变成了猩红色,但也因此,他的速度反而变得更快起来,如同一个饿极了的野兽,正在疯狂地追赶着自己的猎物。

    对方很显然熟知这里的环境,每次都走小路,而且身手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比王宏胜还要好一筹,一些对普通人来说的障碍他都能轻松翻越过去。

    追了大概五分钟,苏白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发软起来,自己需要鲜血,自己十分需要鲜血,他追不下去了,也追不上了。

    当对方翻过了一个围墙之后,苏白花费了比刚才更多的时间才上了围墙,然后刚跑出巷子口,看见那里居然有很多警察在那里。

    怎么可能!

    人消失了?

    苏白也是警察,但是他这会儿没有出去和他们碰面,而是直接从另一侧的围墙上翻了过去。

    …………

    王宏胜被抬上了急救车,车子开始快速驶向了医院,在一个路口,车子忽然停了下来。

    一个陪护着王宏胜的医生当即问前面怎么了,伤者的情况很严重,不能耽搁,必须立即送往医院。

    司机拉开后面的小窗子:

    “有个警察。”

    “砰!”

    苏白拉开了救护车的后车门,然后把警官证取出来,

    “我有一些事情要和王警官说,是绝密,你们先坐前面去。”

    “这不可以,他的伤很重!”医生很坚持自己的职业操守。

    “医生,听他的,我暂时没事,死不了,如果耽搁了抓凶手,会有更多的人受害的,我这伤也白受了!”

    王宏胜此时开口帮苏白说话道。

    医生这才不说话,和身边的护士走下了救护车,坐到了前面的驾驶位置上去。

    苏白上了车,关上了车门。

    救护车重新启动,开向了医院。

    苏白把那个驾驶位置和后车位置的小窗子关上去,看向了王宏胜:

    “你没出多少血吧?”

    “我用肌肉夹住了伤口,没出多少血。”

    王宏胜回答道。

    “好。”

    苏白笑了笑,把自己的帽子摘了下来,他今天一整天都戴着帽子,但是这一刻当他摘下帽子的时候,王宏胜看到的是一张惨白到了极点的脸。

    没有在意王宏胜的目光,苏白直接动手把正在给王宏胜输血的血袋摘了下来,自己拿嘴对着血袋吸,吸得很急促,也很忘我。

    王宏胜皱着眉头看着苏白,等苏白吸干了一袋血浆后,整个人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抹血色。

    “呼…………”

    苏白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喘息。

    自己算是有点点背,那好不容易弄来的那一盒珠子没有被准带入这个故事世界,否则如果有那红珠子在,哪怕只有一颗,自己也不会弄得这么狼狈了。

    “你兑换的是什么体质?”

    “吸血鬼。”苏白回答道,然后继续翻找,又找出了一袋血浆,这次吸食得比较慢,显然是已经度过了一开始的那种强烈饥饿感。

    “没追到人,是么?”

    苏白点了点头。

    “那人的身手比你还厉害。”

    “确实厉害。”王宏胜虽然一开始被苏白阴了,然后被对方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也是和对方见了招了,对方的身手迅猛狠厉,明显也是一个习武之人,而且走的不是名门正派的路数,有点野。

    “手枪,还是带着消音器的,身上,还穿着防弹衣,呵呵。”苏白开始回忆道。

    此时,王宏胜倒是也没有继续追究自己被苏白坑了的事情,因为这没有什么意义,而且苏白也在恰当的时候出来了,否则自己也是死定了,苏白也没有把事情完全做绝。

    “有什么关于身份的发现么?”王宏胜问道。

    苏白从衣服袋子里取出了一张纸条,放在了王宏胜面前。

    “这个纸条,你也有吧?”

    王宏胜点了点头。

    这纸条应该是进入这个故事世界里的所有人都有的,一开始就会当作线索条一样被恐怖广播送到每个听众和体验者手中。

    “你看看,凶手当年杀的都是些什么人。”

    苏白指着纸条上的条目继续道:

    “都是独居或者是深夜独自行走的女人,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凶手压根就是一个猥、琐变、、态且对抗能力不强的可怜虫,

    但是,我们刚刚碰到的那个家伙,是这种人么?

    把你和我一起都打趴下了,还有消音手枪,还有防弹衣。”

    “你的意思是?”王宏胜明白了苏白的思路,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是的,我认为,有人,很大可能算是和我们一类的人,在模仿或者是代替着历史上这件凶手案的凶手,来继续做这些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