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广播 > 第四十三章 很稀很稀

第四十三章 很稀很稀

        救护车到了医院,王宏胜被送入了急救室,苏白则是坐在了外面的椅子上,一只手托着腮;

        公子海说过,体验者在前三次任务中,一般来说,只要小心一点,点儿别太背,就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但是,似乎自己就是点儿太背了,第一次确实轻轻松松,有那两个老鬼来帮忙和那个女白领同归于尽了,但是第二次,自己的确是险象环生,现在,这个第三次,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尤其是从王宏胜之前说出的话来推测,这一波的体验者和听众,像是已经对立了起来,而且,如果这一波的体验者真的都和王宏胜一样身怀过人本事的话,的确是有那个资格和听众抗衡。

        而且,现在已经有一个听众死了,那个女警察,是第一个;

        这意味着双方的矛盾,在这里,已经到了必须要见血的地步。

        这会儿,因为又一起命案的出现,白银地区的警察已经忙翻了天,新的调查工作又在继续,所以,也没人真的顾得上这里受伤的王宏胜,而且王宏胜自急救室内推出来后也被医生宣布处于昏迷状态,笔录也不不能做了。

        苏白是跟着王宏胜进重症监护室的,给王宏胜倒了一杯水,

        “医生护士都走了,这里也没监控。”苏白说道。

        王宏胜这才睁开眼,勉强地自己坐起来,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练武之人的体格确实比普通人强太多,尤其是在这个科技社会时代,绝大部分人的身体素质一直处于下降的状态,所以也就更能凸显出这种注重习武打磨身体的练武之人身体素质之好。

        当然,王宏胜身体素质再好,也不能和苏白这种兑换了半吸血鬼体质的人来比。

        “闷死我了。”王宏胜拉了拉领子,看了看苏白,“等会儿,会有人来。”

        “都是体验者?”

        王宏胜点了点头。

        “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么。”苏白坐在了旁边床铺上,抽出一根烟,点燃,丝毫不顾及这里是医院。

        “我本来还不确认你是不是体验者的,现在,我能确认了。”

        “为什么?”

        “因为,你不知道主线任务是什么。”

        苏白默然,看着王宏胜,“这次的主线任务,不是抓住凶手?”

        王宏胜摇了摇头,“你这是思维定视了,这次,抓住凶手只是主线任务2,还有一个更高的主线任务1,有一点你应该知道,主线任务1的奖励肯定比主线任务2要高得太多太多。”

        苏白点了点头,这一点,他清楚,上一次时,他是自己在权衡了一下后才选择完成主线任务2而不是去选择那不切实际的主线任务1。

        “这次的主线任务1,是杀死体验者,呵呵。”王宏胜把水杯放在了床头柜上,此时他受了伤,呼吸难免有些不规律,胸口开始了一阵起伏,然后咳嗽了一阵,“所以,我们这次参与故事的所有体验者,都是那些听众的猎杀目标。”

        苏白的眼睛眯了眯,有些不置可否地继续抽着烟。

        “你是想问我,我们是怎么知道的,是么?”

        “嗯。”

        “其实,你是一个特例。”

        “哦?”

        “因为这次参与故事的所有体验者,除了你以外,我们,都认识,在现实世界里就认识了。”

        苏白吐出了一个烟圈。

        “在哪里?”

        “在网上,我们之中的一个人在网上发布过一个帖子,以隐晦的方式讲述了他的第一次体验任务的故事,普通人只是拿它当灵异恐怖故事来看,只有我们这些真正参与过恐怖广播故事的人,才能够发现那些特定的关键点,然后在论坛里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最后就这一拨人互相联系,最后组建了一个群。”

        “你的意思是,这一个群里的人,全都被召进了这次的故事世界?”

        “没错,不过一个群也没多少人,也就是五个人而已。”

        “所以,你们开始怀疑了?”

        “是的,开始怀疑了,因为我们这五个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我还算是比较好的,开武馆的,他们四个,都是捞偏门的,呵呵,恐怖广播不会那么好意让我们五个人凑在一起抱团的,所以,一开始,就有人提出了这个论点,然后,那些个听众刻意地表现也验证了这个论点,最后,拿那个女人先开刀,在那个女人临死求饶之前,我们证实了这个论点;

        这次的故事,没有那么简单;有凶手,有线索,但是更大的背景,并不是这个历史上的悬案——白银连环杀人案,而是一场属于听众和体验者之间的厮杀角逐!

        不过,这场角逐的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就是不能够在外人面前表露自己的身份,不能引起故事剧情里不应该有的变化和骚乱,所以,我们双方,都很谨慎。”

        苏白一直默默地听着,王宏胜相信他不是听众而是体验者,是因为苏白当时也是拼了命地和那个凶手死拼,没有对王宏胜落井下石或者是故意就让王宏胜死在凶手手中,顶多就算是坑了他一下而已,如果说自己是听众,那么,在自己一方已经有人死去的时候,巴不得体验者死得越多越好,而且,为了完成更高任务奖励的主线任务1,也是巴不得凶手稍微晚一点被抓,稍微晚一点落案,否则主线任务2就会比主线任务1更早被完成,不符合听众这个群体在这个故事里的利益最大化条件。

        这时候,病房外面来了人,推开了门后,走进来了三个人,2男1女。

        其中一个男子,让苏白稍微吃了一惊,却也感觉在情理之中。

        周局把警帽放在了床边,走到了王宏胜身边,伸手摸了摸王宏胜的伤口,问道:

        “感觉怎么样?”

        “还成,再躺这个晚上,基本能够活动了。”

        “呵呵,这体魄,让我这老头子羡慕得很。”

        周局又看向苏白,沉声道:“意思就是,这次的体验者,并非只有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还有他么。”

        “是的,他也是体验者,不过他兑换了体质。”

        “哦?能够在做体验者的时候挣到故事点,还能够兑换出体质,很厉害,很不错。”

        苏白斜着眼看了看周局,倒是没有那种白天明面功夫上的那种毕恭毕敬,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同时,在心底,苏白对周局这个人越发地感到忌惮起来,在换了身份之后,还能够完美地融入到领导的这个身份之中,足以可见他的能力之强以及心态之可怕,或者说,周局可能在现实世界里也不是什么小角色吧。

        一个穿着皮夹克的胖子在床边一坐,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当即一饮而尽,然后擦了擦嘴,

        “日了狗了,你们都是在警局里当警察,凭什么那该死的恐怖广播就把老子丢在警局食堂里当做饭的师傅。”

        “董胖子,你要是不乐意继续烧菜,我可以给你批个假条,你就能名正言顺地放假了。”

        “这可以啊,哈哈,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董胖子笑着摸了摸肚子,“你丫的反正是局长。”

        唯一的一个显得有点清冷的女人是一个瓜子脸的女警察,身材苗条,稍微偏瘦,目光宁静,站在那里,有种生人勿近的意思。

        这时候,王宏胜忽然问道:

        “对了,九妹呢,她怎么没来?”

        “对啊,九妹呢?”董胖子也像是忽然想起来似地。

        “因为新案件的出现,九妹那边负责的一些工作耽搁了一点时间,不过也应该快了吧。”周局说道。

        “我去呼一下她。”那个清冷的女人开口道。

        这次算是借着探望王宏胜的机会,体验者们的一次凑头聚会,九妹也必须要来碰个头才行。

        “孙菲,去医院前台借个电话打吧。”周局说道。

        “嗯。”孙菲点了点头,走出了病房。

        屋子里的几个男人都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但是,屁股还没坐热,病房门又一次地被拉开,孙菲站在病房外。

        “九妹来了。”苏菲说道。

        “人呢?”周局问道。

        “在楼梯口,死了。”

        包括受伤的王宏胜在内,所有人都急忙来到了这一层病房的楼梯口,在门后面,已经有鲜血流了出来,之前尸体应该是被藏在门后面。

        九妹是一个带着点婴儿肥的年轻女人,此时她的脖子被割开,牛仔裤被脱到了膝盖位置。

        死了,

        已经死了,

        白银连环杀人案的手法。

        在场所有人都噤声了。

        董胖子当即一拳砸在了墙壁上,“该死,这是那帮听众的反击么!”

        苏白蹲下来,伸手摸了摸九妹的阴、、部位置,在那黑色的密从之中揉了揉,然后把手拿出来,手指间残留着一些黏浊物。

        “是一个人干的,是今天按照杀人案流程杀人的凶手。”

        “你怎么这么肯定?”周局问道。

        “因为……”苏白把手指对着周围所有人扬了扬,“精、、、液很稀,你们自己可以做个尝试,在你一天中已经射、、过一次后,下一次射出来的东西,肯定会稀薄很多很多。

        这,

        是常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