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正文卷 第四十四章 睁开眼!
    在大队警察来这里之前,周局等人全部先行回避,然后分批次地装作收到消息过来的样子,算是避险,当然,躲避的还是那帮听众,对比于那五个听众来说,体验者们还算是属于位于阴影位面里的人,这也是他们的一大优势。

    诚然,在苏白做出了解释后,周局等人倒是不再坚持是听众对他们开始进行反击了,如果是听众的话,估计也不至于就杀一个人小打小闹,对方明显五个人也是抱团,如果真发现了自己这拨人,直接来一场团战的可能性很大,不至于还要继续偷偷摸摸下去。

    当然,事情有很多种脚本,也有很多种可能。

    托了那个死去女警察的福,苏白还处于休假状态,所以还继续留在医院里,早上买了些早点回来,和王宏胜两个人坐在床边一起吃。

    “杀了那个女警察的人,是你们中的谁?”

    苏白忽然问道。

    王宏胜正在喝豆浆,听到这个话,忽然觉得这白白的豆浆喝起来有点难以下咽了,关键是昨晚苏白在尸体上靠精、、、液分析凶手身份的方法实在是让人有些过于印象深刻,而且,割脖子再留下精、、、液又是白银连环杀人案的经典手法,想到死者,就自然而然地开始想到那个地方去。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苏白那时候的淡定模样,让人不禁有些头皮发麻,当时王宏胜就在心里喊这斯就是个精神病。

    不过,王宏胜并不知道的是,苏白在进入故事世界前,在遇到恐怖广播前,本就是一个精神方面有问题的人。

    “我也不知道是谁。”王宏胜回答道。

    “嗯?”苏白眉头皱了皱,什么叫你也不知道是谁。

    “当时是董胖子负责去抓人的,但是好像最后下手的,不是董胖子。”王宏胜回忆道。

    “会不会是你?”苏白问道。

    “不会,这一点我还是能确定的。”

    “那就是董胖子或者是……周局了。”

    如果王宏胜说的话是正确的,他没有撒谎的话,他没杀人,那么也就只有可能是董胖子和周局杀的人,毕竟孙菲和九妹也没办法射出那个东西出来。

    “这有什么问题么?”王宏胜对苏白问这个问题有些不理解,或者说,他不愿意往那个方向去思考。

    “没什么问题,对了,你今天下午就办出院吧,我还有点事,不能继续陪着你。”苏白说道。

    “呵呵,合着你在这儿陪着我是为了保护我?”

    苏白摇了摇头,“凶手不会杀你,我担心的是听众那一拨人会动手杀你。”

    “…………”王宏胜一时语塞,果然,苏白也发现了这一点。

    下午,苏白帮王宏胜办了出院手续,陪着王宏胜回到了警局,自己则是开始在警局里散步。

    故事背景以及社会关系,其实很复杂,但是在有明确目的的情况下,其实这些东西都是配角;

    苏白先去了专案组的办公室,他进来时里面的警察也都是和他点头算是打招呼,毕竟苏白虽然被放假了,但是他本身还是专案组的一员。

    苏白先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一会儿,倒是没有人给自己分配什么工作,少顷,他自己走过去,在前面的资料文件里找了找,拿了三份文件走了出去。

    兜里揣着三份文件,苏白来到了警察局门口,然后在门口拦了辆摩的,摩的师傅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子,胡子拉渣的模样,此时用带着浓重地方口音的声音问道:

    “去哪儿?”

    “殡仪馆。”

    ………………

    这里是白银地区最大的一家殡仪馆,也是设施最为完善的一家,在这个时期,很多地区的殡仪馆里的停尸间,也都充当了当地警察局的法医部门,在未来,这种情况才得以区分开来,这毕竟也是要有一个发展的过程。

    苏白出示了自己的证件之后,殡仪馆的员工倒是没做什么阻拦,直接引着苏白去了停尸间,靠着停尸间不远处,则是一个法医部。

    法医在上午就做完了检查和坚定离开了,所以下午苏白来时,这里没有一个人。

    殡仪馆的员工在把苏白引到这里后问了问苏白一个人在这里怕不怕,见苏白摇头示意自己没关系后,这个员工也就离开了。

    苏白一个人站在停尸间里,倒不是因为有冰柜的原因,反正,殡仪馆这种地方,总是能够在炎炎夏日给人带来一种清凉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心静自然凉”的最好诠释。

    卷宗上是有完整地尸检报告的,但是照片毕竟是照片,而且这个时期的照片像素并没有那么高,苏白想要印证的东西还是需要自己亲自过来从尸体上寻求。

    苏白拉开的第一具藏尸柜,是那个曲姓女警察的,也算是自己的“女友“。

    此时,她的身上盖着一层白布,尸体上什么衣服都没穿,毕竟这属于停尸间里的“特殊顾客”,一时半会儿也不会送去火化的,也就没必要去打理什么妆容,自然不需要穿什么衣服,不然万一等什么时候法医还要来进行检查,还要再脱衣服么?

    尸体被放在冰柜里,能够保鲜,但就像是放在冰箱里的水果一样,时间久了,还是会发生一些变化的,比如,她的眼睛,居然呈现出一种半睁开的状态,仿佛轻轻地睁开眼,在偷偷地打量着苏白。

    苏白没和这个女尸去叙旧,那是刘洋该做的事情,但是此时这具身体的主人,是苏白。

    苏白直接戴上了白手套,开始检查女尸的脖子。

    脖子位置的伤口,很精致;

    是的,很精致。

    精致得有点……不像话,仿佛这不是一起凶杀案,而是一次艺术品的制作。

    苏白自己也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所以,他能够敏锐地捕捉到这一点,甚至,他能够感同身受到,对方在做这件事时的那种心态;

    是满足,

    是骄傲,

    是一种自我的升华;

    这是一种愉悦的杀人状态,毕竟,也就只有这种心态的凶手,才能够雕镂出这样子的一种精致的作品。

    苏白翻了翻自己手中的卷宗,卷宗内有前几年白银地区连环杀人案的死者照片,照片不是很清晰,但伤口位置有特写。

    把照片上的伤口位置照片放在了自己面前的这具女尸脖子边上,苏白开始了对比。

    少顷,苏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随即,苏白伸手,抚平了女尸的眼睛,让其“死得瞑目”一点,然后把她推入到了藏尸柜里。

    紧接着,苏白又抽出了邓某的尸体,做了一样的检查后,把尸体又推了回去。

    最后,苏白把九妹的尸体拉出来。

    九妹年纪比苏白想象中要小更多,看起来,也就是一个刚毕业进警察系统的小年轻,此时,她身上的痕迹也是最为鲜活,毕竟距离送到这里,还不到一天。

    这是一个体验者也是第一个死亡的体验者。

    九妹……

    王宏胜说过,除了他之外,其余四个人都是捞偏门的,意味着这些个体验者其实都不简单,至少,不是那种可以随意拿捏的人。

    九妹是在医院的楼梯口被杀的,尸体被藏在了门后面,然后等到孙菲去打电话时才因为鲜血流出来才发现的尸体。

    尸检报告上标注的死亡时间并不是很准确,毕竟暂时没办法具体确定尸体的死亡时间是几分钟这么细腻。

    之前董胖子说这是来自听众的报复,苏白倒是有点不以为然,那帮听众完全是打心眼儿里看不起体验者,怎么可能用这么慢慢吞吞地方式一个一个的杀?

    而且,他们怎么会知道九妹的身份,又知道对方会在昨晚后半夜要去医院看王宏胜?

    这,说不通。

    那帮听众如果有这个洞察一切的本事,也就不会傻乎乎地靠大张旗鼓地方式去引诱体验者自己跳出来了。

    苏白把手放在了九妹的脖子位置,然后顺着伤口的方向以及角度开始思考,紧接着,他把自己的手也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位置。

    自己的脖子,曾经被那凶手划过一刀,虽然伤口因为自己特殊体质的原因而复原了,但是,那种被刀片划过的感觉,其实还记忆犹新。

    左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位置,右手放在九妹的伤口位置,两只手一起滑动,猛地,苏白的眼睛一亮:

    果然如此!!!

    然而,

    就在这时,

    躺在冰柜担架上的九妹,

    缓缓地,

    睁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