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正文卷 第四十六章 和想象中不一样
    苏白向前两步,看着窗子上那密密麻麻的水珠,他清楚,这绝对不是因为周局在办公室里空调开太低的原因,而是因为,

    九妹,

    已经来了。

    这寒气,已经不像是因为被冰柜冻过的原因了,而是九妹身上自己蕴藏着的寒气正在不断地发挥出来,比想象中,更加可怖,而且按照恐怖广播的一贯尿性,它会故意把故事里的灵异存在,由原来现实之中的,进一步地进行一种放大,比如上一次的纸人,直接在故事里成了bug一样的存在,公子海那种级别的人物只能扛一小会儿,其余的听众直接被虐杀。

    “门被反锁了,周局,周局!”

    董胖子喊道。

    苏白站在一边,二话不说直接一脚踹向门,但是谁知道门却岿然不动,苏白自己倒是被反震的力气给震得倒退了出去,整个人靠在了栏杆上。

    “这门被冻住了。”

    是的,整个门内部都被冻出了,甚至连门缝那里也都结了冰,这扇门也因此变得无比坚固。

    王宏胜抡起自己的拐杖,朝着窗子就直接挥过去。

    “啪!”

    刺耳的撞击声传来,玻璃窗子外面居然也是凝聚成了一层透明的冰层,这不是普通的冰,毕竟虽说王宏胜现在受伤了,但是练武之人的底子还在,这一拐杖砸下去的力道不可谓不大,但是那窗子居然还是岿然不动。

    “喊人吧。”董胖子此时提议道。

    “不行,不能喊人。”苏白马上否决道:“喊了人,这事儿闹开了,这个故事的性质也就彻底被改变了。”

    “那怎么办?老周在里面肯定有危险!”

    王宏胜问道。

    苏白深吸一口气,办公室的门和窗子都无法进去,又没有资源和条件去使用暴力法破墙,现在自己等人的确是有点坐蜡,

    这下子,周局估计真的是得凶多吉少了。

    然而,在下一刻,门上面和窗子上面的冰霜居然开始了松动。

    本来已经在心底给周局哀悼的王宏胜、董胖子以及苏白忽然一愣,

    门,

    开了。

    一道寒风吹了出来,董胖子正好站在正对着门的位置,等寒风吹过去时,董胖子整个人身上都染上了一层白霜,身体瑟瑟发抖,张开嘴,吐出一口气,一脸懵逼。

    “直娘贼……冷死爷爷了。”

    苏白直接掏出手枪冲入了办公室,然而,刚进去没两步,一个人影横跨了出来,

    苏白举枪,

    对方举枪,

    两把枪分别对着对方主人的脑门。

    一时间,谁都没有退步,谁都没有主动缩手。

    周局的枪抵着苏白的脑门,身上绽放出一股冷冽的杀气,他的身上很是狼藉,甚至脸上还带着冻伤,手掌上居然也生出了冻疮,鲜血也流了出来。

    苏白的目光之中,满是坚定。

    “自己人!”

    王宏胜快速上前,挡在了苏白和周局两人之间。

    苏白和周局这才一起手枪入套,随即,周局冲到了外面的栏杆边,看着下方,一道白影正在向外而去,不是在跑,而是在飘。

    “追!”

    周局直接冲下了楼梯。

    苏白犹豫了一下,也是跟了上去。

    董胖子哆哆嗦嗦地在原地搓着手,整个人刚才差点成了冰棍儿。

    王宏胜身上有伤,自然也不能去追。

    白影显然就是九妹,那种寒气苏白很熟悉,很明显,恐怖广播又很阴险地把九妹死后引起的变化给放大了,九妹以前就是倒斗的,意思就是盗墓贼,算是偏门里比较深的一行了,墓葬里隐藏着很多的秘密,九妹也因为自己的职业原因所以身上肯定有什么特殊之处,这才造成了她被杀之后尸体发生了变化,一开始,九妹其实没那么可怕和玄乎,但是有着恐怖广播在推波助澜,一切就都变得有些不可收拾了。

    不过,让苏白觉得诧异的是,周局,居然挺了过来,竟然没死!

    这老东西,苏白之前只是认为他可能在现实里也是一个大人物,无论是白道还是黑道的,肯定都是有头有脸的角色,不然也不可能在安排到这个局长的角色后,一切都表现得滴水不漏。

    不过,现在才知道,自己还是看低了周局,这家伙隐藏得其实更深。

    白影似乎在其他人眼中都看不见,只有苏白和周局可以看得见,只见得那白影直接冲到了刚好开过警局门口的面包车上,面包车从警局门口直接开走。

    周局二话不说上了一辆正好开出警局的警车,苏白也跟上去,和周局一起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

    周局看了看苏白,苏白也看了看周局,两人之前的枪口对峙就在不久前,现在两个人身上的杀机其实还没完全褪去。

    好在,周局还是分得清楚轻重缓急,他当即对前面的警员道:

    “快点,追上前面的那辆面包车。”

    前面坐着两个警员,应该是打算开车出去办事儿。

    “是,局长。”

    警员很听话,直接发动了车子,一个拐弯,跟上了前面的面包车。

    面包车不知道为什么,开得很快,明知道后面有警车在追着,依旧不减速,反而像是被点了尾巴的猫,直接蹦跶开了。

    到最后,两车的追逐甚至出了市区,面包车一口气开到了郊区。

    前面有一座小桥,小桥两面是面粉厂,这阵子面粉厂不是很忙,厂里的工人也都是放假了,所以显得很是静谧。

    面包车直接开过了桥,然而,警车却在桥这边停了下来。

    周局当即吼道:“停下来做什么,快追!”

    苏白这时候默默地掏出了枪,同时,他也看见周局已经又把枪拿了出来,足以可见周局的反应能力不比自己慢,他的怒吼其实只是一种麻痹对方和转移对方视线的手段。

    就在这时,前面两个位置上的警员一起回过头,车子里刹那间释放出一道白光,刺眼耀目!

    苏白只感觉自己的眼睛瞬间“失明”,但是危机意识地操控下,还是直接右手打开了车门,整个人翻出了车子,紧接着快速向一侧奔跑,摔倒了好几次后,视线终于慢慢恢复了过来。

    另一边,周局也是很快地下了车,他和苏白的距离也就十几米。

    这时候,警车前车门一起被打开,两个警员下了警车,一起把手放在了腮边,然后撕下了一张人皮,露出了两张不一样的人脸。

    “哟呵,钓了这么久的鱼,终于钓到手里了。”

    一个警员笑了笑。

    这两个警员,现在的样子,苏白见过,第一天来到这个故事世界时,在警局门口,这两个人就是坐在前面的两个位置上,是那一车里的五个听众的成员!

    周局擦了擦嘴,站了起来;

    另一边,苏白拍了拍自己的袖子,也站了起来。

    “哟呵,临危不惧的体验者,可以,可以啊。”一个警员笑道,随即,他的皮肤开始了硬化,紧接着,整个人的皮肤上像是忽然裹上了一层岩石一样,变得笨拙了一些,但是那种刚硬的感觉,很是明显。

    另一个警员也是微笑着摊开手,一道火光自他掌心之中酝酿而出,忽明忽灭,带着一种幽幽的寒光。

    “放弃抵抗吧,你们,和我们不在一个层次。”

    听到这句话,周局也笑了,手里的枪舞了一圈,然后指了指自己,

    “你是在和我说还是在和他说?”

    “你们两个。”一个警员补充道。

    “哦,你们可以试试。”周局身体微微弯曲了下来,脚下也扎起了马步,周围无风草自动,一种和警察局局长截然不同的气质当即铺成开来。

    两个警员的目光之中也是同时露出了一抹凝重,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个局长,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这时候,苏白低下头,吐出一口气,他正在拼命回忆那种饥饿的感觉,这么久了,对于自己的特殊体质,也是找到了一些主动激发出来的诀窍。

    下一刻,苏白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变得阴森冷酷,头发在此时四散开来,他缓缓抬起了头,眸子里赤红一片,同时,嘴角位置,

    两颗獠牙,

    若隐若现;

    两个警员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咽下了一口唾沫,

    这个情景,似乎和他们之前所想象的,

    很不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