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正文卷 第五十章 九妹
    求人不如求己,尤其是在这种时候,想当然地去依靠和周局的合作在这里分一杯羹实在是有点过于幼稚,也不符合苏白一贯的行事风格;

    可能里面会有很多的弯弯绕绕,也有很多的杂七杂八的东西,其实,根本就不需要理会,也不用去理会,因为这太浪费精力也浪费时间了;

    至少在目前来说,

    当大家面对面,所有人都坐在一起时,

    没有什么阴谋,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什么纷纷扰扰尔虞我诈

    ————不是一束雷管所解决不了的。

    “轰!”

    苏白在爆炸前一刻,整个人翻身到了沙发后面,虽然这种阻挡聊胜于无,但也算是一种提前的规避手段,再加上苏白自己也做好了承受伤害甚至是重伤的准备了。

    然而,周局的狠辣在此时显露了出来,他居然一巴掌拍在了董胖子的后背上,把董胖子整个人给压在了水果篮子上。

    董胖子的眼睛里当即一片惶恐畏惧之色,这是拿自己的身体去最大程度地抵消掉爆炸的威力啊。

    周局整个人直接一个飞扑,向着窗子位置跳过去。

    爆炸的威力席卷而来,苏白身前的沙发在瞬间碎裂,苏白整个人也被气浪重重地席卷出去,直接撞在了墙壁上,不过身后的墙壁也应声倒塌下去,苏白被一堆钢筋水泥给埋了进去。

    周局的身体在半空中也被气浪席卷到,整个人被重重地拍飞出去,撞破了窗子之后更是被甩得很远,直接从三楼摔了下去。

    王宏胜的拐杖直接夹住了孙菲,把对方压在了自己身前,气浪席卷来时,孙菲整个人被炸得不成人形,当即死去,王宏胜则是倒在孙菲的身下,也是血肉模糊,出气多进气少。

    至于一开始就被周局拿来压炸弹的董胖子,他是在第一时间就被炸得尸骨无存!

    警察局里一时间大乱,完全被炸开了窝。

    “嘶…………”

    苏白艰难地从一堆瓦砾里伸出了手,然后拨弄开了身上的杂物,整个人艰难地站了起来,他身上到处都是伤口,到处都在流血,但是比起其余人,他至少还能够站起来,并且,苏白身上的伤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进行着自我复原,当然,副作用就是苏白开始觉得自己越来越饿起来。

    现在对于苏白来说,每次受伤,伴随的不是疼痛难忍的局面,而是饥肠辘辘的尴尬。

    外面,不断地有警察以及消防人员冲进来,这里一片乱糟糟的,苏白看见远处的王宏胜被一堆人抬着去抢救了,苏白看了看四周,他不愿意这时候去医院躺着,而且既然发生了这种事情,在主线任务没有完成的时候,自己和他们撕破了脸皮,对方完全能够用这个故事背景下的规则来对付自己,比如周局,比如自己拿的那些雷管都是很容易查到的事情,自己这个时候需要做的,是暂时跳开恐怖广播一开始为自己营造出来的身份格局之中。

    当然,剧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这个时候就算是摘掉警察帽子,想来也不会遭受恐怖广播的惩罚,如果是一开始就这么直接无视恐怖广播给体验者设置的身份以及节奏,那么惩罚自然是避免不了的,而现在,随着九妹的出现,也随着大批的体验者和听众的死亡,剧情基本崩了,舞台也都没了,剩下的演员自然可以自由发挥一点。

    借着没有消散的浓烟,苏白踉踉跄跄地逆着人群往下走,这起爆炸波及到的不光是屋子里的人,旁边一些宿舍也有人被波及到,当然,只是受伤而已,不会有生命危险。

    “别管我,去里面救人。”

    “快去里面,我没关系,我自己去医院。”

    苏白连续拒绝了好几个同僚对自己的帮助,然后自己一个人从警察局的侧门出去,路上顺便拿了一件外套换上去,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那么的狼狈和显眼。

    在行进时苏白也特意看了一下,发现没有看见周局的身影,周局,没有死;

    是的,他肯定没有死,他如果死了,那么其中的一个主线任务就算是完成了,这个故事世界也就结束了。

    苏白到了外面,拦了一辆三轮车,对方似乎是发现苏白现在这个样子了,有点犹豫,苏白干脆把自己的枪拿出来。

    “开车。”

    三轮车师傅这才忙不迭地开车。

    车子在行使时,苏白一直在下意识地克制着自己内心对于鲜血的那一种冲动,自己这时候还没脱离危险地带,可能很快等待自己的,就是来自己警方力量的通缉,现在,最重要的是找个安全隐蔽的地方暂时先藏起来。

    “警官,去哪里啊?”

    “你家。”

    苏白直接开口道。

    “…………”

    三轮车师傅当即愣住了,车子也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了一抹誓死不从的表情,但同时身子也开始被吓得颤栗起来。

    苏白笑了笑,直接下了车,前面是一个胡同,胡同墙后面是一处电影院,这里的电影院不光是放映时很热闹,在平时也很热闹,里面有棋牌室和游戏机房等等,人气很高,而且是鱼龙混杂。

    苏白进了胡同之后直接拐入了一个掩映着的门里,里面是一个杂物间,应该是被收废品的人当作了临时储物的地方,等再往里走后苏白意识到了这里是有人生活的,有一个棚子,棚子里有床也有酒和隔夜的熟菜。

    苏白在床边坐了下来。

    身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衣服已经湿透了,苏白干脆起身到了井口旁边,提了两桶水,直接浇在了自己身上,此时,身上的破损和伤势已经完全复原,但是苏白清楚,自己现在必须立刻获得鲜血的补充。

    这时候,门口来人了,应该是主人回来了。

    苏白就这么站着看着门口,很快,一个男子走了进来。

    不过,这个男子却不像是苏白所认为的是这一家的主人,因为对方虽然穿得很简单,但是从气质上来看,不像是风吹雨淋地收废品讨生活的人。

    一顾看着苏白,笑了:

    “体验者里居然会冒出来一个拥有特殊体质的人,啧啧啧,不错,有点意思,最近一批的体验者素质都这么高了么。”

    苏白的眼睛此时已经是彻底赤红一片,那红色浓郁得仿佛要滴出来似地,但是此时他也格外得清醒,有点像是回光返照的状态,如果再没有鲜血的补充,苏白这种状态真支持不下去多久了。

    “吸血鬼?”一顾仔细看了看,随即道:“想要喝血是么?”

    一顾把自己的袖口给提起来,露出了自己在男人里算是很白皙的手臂,继续调侃道:

    “来,哥哥我的血,可比普通人的鲜血要更美味哦?”

    苏白没有往前扑,哪怕他现在对鲜血的渴望已经在燃烧着他的内心,但是他依旧没有轻举妄动,对方身上此时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让苏白有一种很心惊的感觉,哪怕是面对周局时,周局也不可能给苏白带来这么强势的威压。

    “哦,看来是嫌弃我的血了,真是让人失望呢。”

    一顾耸了耸肩,然后缓步走向了苏白,终于,他收起了那种戏谑的姿态,脸部表情带着一抹扭曲。

    “那些人头,都是我预定好的,你杀了这么多,你让我损失多少!”

    一顾不断逼近,苏白则是不断后退。

    在棚子后面,其实还有一个小平房,不过看样子许久都没有进去过也没人住了,窗子上都有着一层厚厚的蜘蛛网,苏白的后背碰到了门上面,然后整个人摔了进去。

    “唉。”

    一顾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眼眸之中开始闪烁起蓝色的光芒,也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去后,一顾看见苏白身后,居然还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穿着有点破旧,面容也有点沧桑,在男的身后,蜷缩着一个女人,看起来,他们很惊慌。

    “咦,这里还有人、、妻?”

    一顾整个人忽然兴奋了起来,他最好这一口,普通的小姑娘他根本就不感兴趣,就是喜欢人、、妻。

    “是你准备吸血的对象吧?”一顾看了看苏白,显然,他是认为这一对夫妻是苏白打算拿来吸血的祭品。

    而苏白则是一脸茫然,这屋子里,还有两个人?

    等下!

    苏白忽然发现,那个男的从一开始就保持着这个惊恐的表情,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一顾也是很快发现了这个问题,“你把男的已经杀了?嗯,没事,女的还没死就好。”

    因为女人还在动,

    终于,

    女人怯生生地把自己的脸从死去男人的后背位置挪了出来。

    苏白当即睁大了眼睛,

    这是,

    九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