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广播 > 第五十二章 被阴了

第五十二章 被阴了

        温热的鲜血顺着喉咙一直往下流淌,苏白感觉自己整个人已经逐渐开始飘了起来,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的思维和意识已经超脱了自己身体的束缚,整个人几乎快要飞到云端,飘飘欲仙;

        下一刻,苏白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心里一惊,心神迅速归位,然后定睛一看,发现九妹正一往情深地看着自己,见苏白恢复了清醒,九妹的眼眸里蛮是暴虐愤怒之色,显然,她失败了。

        苏白后背一阵发凉,自己差点被九妹的幻术给弄晕了,差一点啊!

        在差点前功尽弃之后,苏白开始更加拼命地吸食来自九妹脖颈位置里的血液,渐渐的,苏白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吸食进去的鲜血似乎不是苏白身体想要的那一款,不是他副作用需要的那一类,所以身体产生了一种排斥反应。

        但是没办法,这时候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吸。

        苏白的胃部开始了痉挛,一种极度恶心反胃的感觉袭来,但是苏白还是强忍着。

        九妹的挣扎开始日趋虚弱,身体的灵性也开始逐渐消散,眼眸的亮泽也开始逐渐暗淡下去。

        一顾身体一晃,跪倒在了地上,眼耳口鼻七窍流血。

        最后,九妹也瘫软在了地上,苏白趴在她身上,然后实在是忍受不住自己身体里的那种排斥反应,蹲在一边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开始剧烈的呕吐起来。

        九妹的身体则开始了自燃,淡蓝色的火焰出现,很快,原地就剩下了一团灰烬。

        这个房间的冰冻也开始消去,只剩下了一滩的冰水混合物。

        苏白干呕结束之后,有些昏沉沉地站了起来,他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在燃烧,像是有一根电烙铁一样不停地来回烫着自己。

        整个人像是喝醉了酒,苏白的视线也是带着晃动和模糊,但是他看见了跪倒在地上的一顾,一顾此时的气息极为虚弱。

        苏白伸手,把旁边的一块冰锥掰了下来,拿在了手中。

        就在这时,一顾也奋力抬起了头,他的眼睛没有睁开,整张脸上全是血污,但是一股可怕的意念力忽然凝聚出来,只是这一股意念力来得快去得也快。

        两个人就这么对峙了一会儿,苏白笑了笑,把冰锥丢在了地上,然后又坐回了地上。

        “呕…………”

        恶心感再度袭来。

        一顾算是失去了所有的精气神,头一歪,晕倒了过去。

        …………

        黄昏,带着些许的落寞,夜晚的风,吹走了暑气的炎热,一家小旅馆的客房里,一顾躺在床上,电风扇对着他在吹;

        少顷,他醒了过来,发现了自己现在这个处境后,有些莞尔。

        眼睛很疼,脑子也很疼,这是意念力透支的表现,当然,只要再休息一阵子也就好了,当他起身时,发现在茶几上放着一些酒菜。

        似乎是察觉到一顾醒了,正在阳台上抽烟的苏白走了进来,这时候算是夏天正热的时候,但是苏白却穿着一层比较厚的外套,似乎,他很冷。

        “为什么不杀我。”一顾直接问道,“哦,我忘了,你不知道其余的听众其实都死了,你杀了我后,这个故事任务也就结束了。”

        苏白一愣,一顾的坦荡倒是让他有一点吃惊,不过这个消息之前苏白真的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自己是否还会把一顾带出来,那还真的难说,毕竟杀了一顾后,这次的劫难算是彻底结束了,算是很保险也是很一劳永逸的方法。

        不过,世界上并没有多少后悔药可以吃,对于这个选择,苏白也谈不上多后悔。

        “我没杀你,是因为你最后没杀我。”苏白回答道,当然,这话说得苏白自己都有些不相信。

        “矫情。”一顾摇了摇头,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酒,“我没出手是因为我那时候再出手对付你,我自己可能就因为严重透支而瘫痪了,不是身体瘫了,就是脑子瘫了,到时候,对于我来说,还是一个死字而已。”

        苏白拔出一根烟,丢给了一顾,一顾接住了。

        “你知不知道,等我恢复得越多,你就越是危险。”一顾问道。

        苏白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放下了酒杯,“我没考虑那么多。”

        “不,你考虑了那么多。”一顾眼角带着一抹促狭,“你绝对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单纯,一个能弄雷管炸弹把所有体验者包括自己带着一起引爆的家伙,会是什么善类?会在乎什么我没杀你你也不杀我的信条?会那么迂腐会那么天真?你当我智障么?”

        苏白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我现在的状况,和你之前不杀我的状况,差不多。”

        一顾眉头一皱,站起身,走到苏白面前,一只手搭在了苏白的肩膀上,苏白感知到一股力量正顺着一顾的手沿着自己的身体顺延下去。

        紧接着,一顾睁开眼,看着苏白,有些哭笑不得道:

        “我他娘的之前还小小感动了一下,原来你丫的已经是基本残废了,你这样子除了站起来做下去走两步之外,基本上做不了什么了吧,半渐冻症患者了。”

        苏白点了点头,“所以,你想的话,现在,你可以杀我。”

        一顾摇了摇头,“这很不好玩。”

        一顾重新坐了下来,直接拿起一个酒瓶子,然后对着瓶口吹了半瓶,擦了擦嘴,

        “我这人,不想欠别人的人情,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其实有一件事你作为体验者不清楚,那就是在现实里,听众之间的关系也是能够起到很多作用的。”

        苏白似乎又觉得有些冷,伸手把电风扇关掉了。

        “你现在这个情况应该是中毒了,类似于冰、、毒,嗯,不是那种毒品,不过等任务结束后,恐怖广播会帮我们治疗和恢复,说不定你也会因为获得一些好处。

        我以前遇到过一个女人,每次任务快结束时,总是先给自己下毒,然后仗着毒素没彻底发作,或者说仗着她还剩下一口气时完成任务,被恐怖广播解毒,用这种极端地方式来催发自己身体的潜能,那女人,太可怕了了。”

        “是谁?”

        “黑暗荔枝。”

        “…………”苏白。

        “怎么,你知道她?”一顾问道。

        “嗯。”苏白脸不红心不跳地点了点头,他现在确实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其余听众已经都死了,自己真应该杀了一顾,但是现在人醒了,现在的自己除了拿烟头,估计拿一把斧头都拿不动了,还杀个屁。

        这个误会,太大了。

        这也是因为恐怖广播没有实时通报听众和体验者剩余数目所导致的,闹出了这么一出误会,当然,也正是因为双方都不知道剩余数目,所以这个游戏才更刺激,这个故事,才会更精彩。

        “很熟?”一顾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显然,他之前说认识黑暗荔枝,应该也不做数的,估计也是只听说过她而已,或者是曾经在一个任务里碰到过,其实,从吉祥这只属于黑暗荔枝的宠物来说,一顾这个级别,和黑暗荔枝,还差得太远了一点。

        “帮她养过一阵子猫,那只叫吉祥的黑猫。”苏白继续很无所谓地说着,这时候,就是扯虎皮的最好时刻,万一一顾忽然变卦怎么办。

        一个体验者,知道这么多,确实让一顾相信了苏白和黑暗荔枝之间的关系不一般,但他还是又试探性地问道:

        “你住在哪个城市?”

        “刚回到成都没多久。”

        位置也对了。

        一顾笑了笑,算是彻底下定了决心,举起酒杯,

        “来,走一个。”

        苏白在心底也是长舒一口气,举起酒杯,

        “走一个。”

        ………………

        医院内,冰冷的楼道之中,一阵极为清脆的脚步声响起;

        本来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的两名警察一起站了起来,面对来人敬了一个礼之后,在来人示意之下,打开了门,让来人走了进去。

        王宏胜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管子,他本来身上就有伤,之前又经历了爆炸,所以算是伤上加伤,已经处于一种弥留之际,意思就是随时都可能死去。

        来者摘下了手套,他的一双手,全部被烧伤,甚至当他摘下口罩之后,整个人脸上,也全部都是毁容后的痕迹,不过整个人的大体模样和气质都没变,这也是门外的两个警察还是可以认出他身份的原因。

        周局伸手,手里拿着一把匕首,举起来。

        “砰!”

        就在此时,本来站在门口的两个警察倒飞着进入了病房,俩人马上爬起来,抬头一看拿着匕首正准备行凶的周局,一下子愣住了,而在楼梯口,一群刚刚接到报警电话的警察正在奔跑着过来。

        周局的瞳孔在此时猛地一缩,他知道,

        自己被阴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