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正文卷 第五十六章 今晚,不要回家
    “还要睡么?”

    苏白咳嗽了一声,然后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问道:

    “你要干碟还是油碟?”

    干碟就是干辣椒面,油碟就是油辣椒,一般在成都,大部分饭店里都会问你要哪一种碟;

    吃辣,在这里不是流行也不是风气,而是一种生活习惯。

    “干碟。”

    “好,老板,再来一个干碟。”苏白对旁边的老板喊道。

    “要得!”

    老板马上过来,加了料碟也加了杯子碗筷。

    “喝啤酒么?”

    荔枝摇了摇头。

    苏白自己给自己开了一罐啤酒,喝了一口,如果不是面前有这个女人坐着,估计这时候苏白可以静静地享受这种刚刚从故事世界里回来后喝啤酒放松的悠闲,但是这个女人坐在这里,普普通通,除了美还是美,但那种只有知道她身份的人才能感受到的压力还是让苏白有些不自在。

    红汤锅底沸腾了,苏白把串串放进去开始煮,自己调火自己去拾掇,荔枝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苏白忽然觉得自己成了一个佣人和服务员,如果是别人,估计会喜滋滋地帮美女服务,但是苏白对美女的抵抗力确实比普通人要强一些,虽说他在家里没多少的地位和存在感,但他毕竟也是苏家的人,而且自己那一对早早故去的父母也给自己留下了一大笔财富,苏白也算是地地道道的公子哥,对普通人垂涎的美女,倒是看得很淡,以前也曾经有朋友喊苏白一起去玩什么小明星之类的,不过苏白对此也不是怎么感冒。

    “是不是不高兴和我一起吃饭。”荔枝开口道。

    “有点。”苏白倒是很实诚,点了点头,他也算是摸到了一些荔枝的脾气,也不是那种会因为这种小节而生气的人。

    “那你得习惯。”荔枝说道。

    “嗯。”苏白一愣,“什么?”

    荔枝没说第二遍,直接从锅里取出一串生菜,放入了自己的料碟里,蘸了蘸,送入了嘴中,她吃得很秀气也很优雅,这是一个把气质融入到骨子底的女人,她没有刻意去做,但是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迷人。

    苏白也没继续去问荔枝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见锅里差不多了,自己也就开始开动了;

    半个小时后,俩人的桌子上都是竹签儿,本来苏白只是选了自己吃的量,现在多了一个人,而且荔枝吃得也不少,虽然吃得很优雅,但是的确是一直在吃,所以苏白……没吃饱。

    苏白也觉得荔枝也没吃饱,只得起身,去里面又拿了一些吃的,坐了回来,继续下锅煮。

    “吃脑花么?”苏白问道。

    “吃。”荔枝回答得很干脆。

    “要拌一拌么?”

    “要。”荔枝还是很干脆。

    苏白把一份脑花放在小碗里,然后加了麻油、盐和味精,又舀了一勺蒜末子进去,搅拌好了后放在了荔枝面前。

    荔枝在吃,苏白也在吃,当苏白完全吃饱放下筷子时,荔枝也放下了筷子,苏白觉得荔枝还有点意犹未尽,但是也不好意思问人家女孩子是不是没吃饱之类的。

    “老板,算账。”苏白喊老板。

    老板过来数竹签数目了。

    这时候,吉祥悠哉悠哉地醒来,爬到了椅子上,高冷地坐着,看着苏白。

    苏白可不愿意和这只猫去对视,第一次见到吉祥时苏白就因为和这只猫对视后看见了那尸山血海一般的可怖画面,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甚至是对于一个不正常的人来说,那种画面,也着实太具有压迫力了。

    苏白结了账,站了起来。

    “咱们……”

    苏白的意思是,饭吃好了,是不是该散了?

    荔枝也站起身,吉祥跟在荔枝身后。

    看着荔枝在自己面前越走越远,苏白忽然觉得有点怅然若失,抽出一根烟,点燃,说实话,苏白倒是憋了挺长时间了,吃辣的时候他比较喜欢抽根烟缓缓劲头,但是在荔枝面前,苏白显得稍微拘束一些,也是顾及了在一个女人面前的基本礼仪吧。

    终于,荔枝和吉祥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路灯的死角之中,苏白把手中的烟抽完,仍在了地上,踩了踩,准备离开了。

    却在此时,苏白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居然是荔枝发给自己的微信消息:

    “今晚别回家了。”

    苏白一阵莞尔,叫自己不回家,睡你家去么?

    当然,苏白倒是没有这么回复消息,只是回了一个“?”。

    但是,那边却没有再回复消息过来。

    苏白摇了摇头,这搞的,他真的回不了家了,荔枝不会无的放矢,上一次荔枝就和自己说了,小心和自己一样的人,后来果然同是体验者的周局才是故事世界里最可怕的存在,这一次,对方平白无故地来找自己一起吃饭,又给自己留下了这句话,总不会是戏谑自己的。

    之前看了一顾在听到荔枝名号的反应就可以看出,荔枝在这个圈子里的地位,比苏白自己之前所想象的,要高更多更多。

    不回去的话,那就在外面开个房吧。

    苏白带着一点点的荒谬的感觉,来到了自己家小区公路对面的如家酒店,开了一个房,进了屋后洗了个澡,然后躺在了床上打开了电视机。

    少顷,似乎也因为确实是需要好好地睡一觉了,苏白把电视机关了,把被子拉起来,盖在了自己的肚子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叮铃铃!

    叮铃铃!”

    电话声响起,响了很久,苏白不得不把手伸出来,接了电话。

    “喂……”苏白有气无力地应着。

    “阿白,我是你九哥,你的东西我运来了。”

    “哦,九哥,你现在在哪里?”

    “在你家门口,你人在哪里?好像不在家里是么?”

    “我这就回来。”

    苏白起身,穿了衣服,走出了房间,下到一楼,走出了宾馆时,夜晚的凉风吹过脸面,苏白本来稍微有点昏昏沉沉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默默地拿出了手机,点开了微信,荔枝的微信消息还在那里放着:

    “今晚别回家了。”

    苏白皱了皱眉,拨通了九哥的电话,但是电话那头却传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

    放下了电话,苏白在原地犹豫了一番,这些事情,有点太巧合了,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所以从理性角度上来说,他相信荔枝,但是,九哥那边……

    九哥自小到大一直都像是自己的半个长辈一样,苏白还记得自己小时候,自己父母还在的时候,九哥就喜欢把自己抱起来,放在他肩膀上逗自己玩。

    不过苏白也没有迫不及待地直接过马路回家,而是从微信那里给荔枝发了一个视频请求。

    让苏白稍感意外的是,视屏很快被接了,但是,出现在画面之中的不是荔枝,而是一只黑猫,是吉祥。

    “…………”

    看着这只黑猫,苏白忽然感到一阵语塞,但是他知道吉祥是听得懂人话的,直接道:

    “我一个亲戚来我家了,我可不可以回去接他?”

    “喵。”吉祥叫了一声。

    “…………”苏白。

    吉祥摇了摇头,继续高冷范儿,但它还是把手机给挪开,让苏白看见一张很是精美的床,但是床上并没有人,吉祥伸出爪子,在镜头面前摆了摆。

    “荔枝不在?”苏白问道。

    “喵。”吉祥点了点头。

    苏白深吸一口气,这就没办法了,把视频挂了,不管怎么样,自己还是得去找九哥。

    然而,就在这时,一辆车开到了苏白面前停了下来,车窗摇了下来,露出了九哥的面容,

    “嗨,你有家不睡干嘛睡宾馆呢?

    是家里没打扫好么?算了,先上车吧,我饿死了,先陪我吃个夜宵,妈的,买了个坏了的移动电源,害得现在手机也没电了。”

    苏白长舒一口气,上了车。

    九哥挂档,车子继续向前行驶。

    “怎么样,一路顺利么?”苏白问道。

    “还行,挺顺利的,呵呵,又不是过海关,哪里有那么严格。”九哥拿起一包烟,递给了苏白一根。

    苏白接过烟,先自己点了,然后见九哥似乎是没找到自己的打火机,当即道:

    “我来。”

    苏白把自己打火机凑过去,九哥笑着点点头,嘴里叼着烟凑了过来,苏白打开了火苗。

    这时候,车子忽然颤抖了一下,

    苏白打火机的火苗直接点在了九哥的手指上,苏白下意识地想要把打火机甩开,但是他又忽然想到了荔枝留下的那条信息,所以,移动得慢了一点。

    车子还在开,还在抖,这一段路坑坑洼洼的不是很平整,

    但是,

    苏白的打火机火苗一直都烧在九哥的手指上,

    九哥,

    却浑然没有丝毫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