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广播 > 第五十九章 有点不对

第五十九章 有点不对

        其实,在胖子在走向后车厢时,他就偷偷地撕坏了自己外套,然后,等他掀开后备箱的刹那,其实也是自己衣服外套里的那一面小旗子露出来的时候,胖子整个步骤和流程都掐得刚刚好,没出一点点的纰漏;

        小旗子通体黑色,上面画着一只玄武,玄武带着一种浓重的威压,在经过胖子自身的气血加成后居然像是活了过来一样,在小旗子上不停地变化着模样,而正是这面旗子,直接压制住了这口青铜箱子,这似乎就是相生相克的道理一样。

        青铜箱子在这一面旗子出来之后真的像是被完全压制住了一样,箱子上也出现了淡淡的玄武虚影,这就像是一头老虎嘴巴上被打了封条,咬不了人了。

        “胖爷容易么我,为了接近你装傻充愣这么久,奶奶的,终于还是被胖爷给逮到了吧,嘿嘿,这波,不亏。”

        说话间,胖子就把这青铜箱子抱在了怀中,青铜箱子很重,之前必须两个成年男子才能勉强移动,但是胖子抱起来时却显得很是游刃有余,这足以可见之前他面对九哥时的狼狈模样也多半是装出来的。而且,胖子从一开始就不是打算欺骗赵铸和九哥的,而是打算欺骗这个后车厢里的青铜箱子,他是要那青铜箱子相信他只是一个跛脚半桶水的道士,才能方便自己最后时机的下手。

        小旗子被胖子直接插在了青铜箱子的缝隙里,然后对苏白招了招手,喊了声:

        “小子,胖爷爷我先风紧扯呼了,给你留个漂亮女鬼共度良宵,谢了哦。”

        不管怎么样,苏白很是配合地让胖子他上了车,并且坐在车里一直送胖子到目的地,也算是无意识之中配合了自己完成计划,胖子道一声无关痛痒的谢谢也不算是什么。

        胖子话音刚落,直接一蹦,居然真的是身轻如燕一样直接跳过了马路边上的一处施工工地的围墙,一个胖子能跳这么高,这种视觉冲击还是很强的。

        对于胖子拿走了青铜箱子这件事,苏白倒是显得很平静,不过,对于胖子之前扮猪吃老虎的彻底以及专业,还有一些心有余悸,实力强的人其实有时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实力强不说还善于低调甚至善于装老猪的那些家伙,指不定人家什么时候就笑嘻嘻地忽然咬你一口把你吞了个尸骨无存。

        其实,对于苏白来说,青铜箱子被胖子拿走,倒是不失为一件好事,反正那东西苏白也搞不定,要是真按照之前说的带回自己家,坐蜡的还是苏白自己,现在危险的东西被那胖子拿走了,反倒是清静多了,胖子既然有本事来拿这个箱子,想来也应该是有本事镇压住那个东西。

        把九哥搀扶起来,苏白走向了那辆车,九哥被安顿在了后车座上,苏白坐上了驾驶位置。

        女鬼飘飘然地在副驾驶位置上坐了下来。

        苏白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

        女鬼显得有些拘束,其实,从一开始,这个生前其实算是苏白学姐的女鬼一直都没有表现出一种属于“鬼”的感觉,反而更像是一个胆小的小女生。

        恐怖广播的关于碎尸案的故事里,女鬼也有出现,即使是被恐怖广播进行了加成,但是她依旧被苏白手中杀过人的匕首给吓跑了,这只能说明,她的胆子,真的很小,所以即使是形象投影到了恐怖广播的故事世界里了,这个特性,依旧是那么的明显。

        “我没地方去了。”女鬼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苏白发动了车子。

        “于忆。”

        苏白点了点头,“成吧,暂时先跟着我吧。”

        虽说看起来危险应该是解除了,但是苏白依旧是把车开回了宾馆那边,下车后搀扶着九哥一起进了宾馆,对前台说是自己的朋友喝醉了酒。

        进了房间,依旧昏迷着的九哥被苏白在床上安顿好。

        苏白清楚,九哥并不喜欢去医院那种地方,这是九哥的习惯,以前九哥受伤时也都是他自己去给自己治疗,而且,这种因为长时间鬼上身导致身体出现虚弱的情况,去不去医院其实也没多大的区别,估计去了医生也只能让你挂挂生理盐水。

        女鬼跟着苏白一直进了房间,然后就在床头柜那里站着。

        “你不需要睡觉么?”苏白问道。

        女鬼摇了摇头。

        “成,你随意吧。”

        苏白在旁边的地毯上躺了下来,这一夜,也确实有点折腾了。

        很快,苏白睡着了过去,这一觉,也睡得倒是挺沉稳,毕竟苏白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越来越大了,倒不至于晚上睡觉时胡思乱想或者做恶梦什么的,一觉醒来时,已经是大中午了。

        苏白进了卫生间洗漱,然而,就在此时,苏白身后的帘子里出现了一道女人的身影。

        “躲在那里会吓到人的你知不知道?”苏白擦脸的时候说道。

        “对不起,阳光照进来了。”于忆很是抱歉地说道。

        苏白叹了口气,洗漱完后走到了床边,喊了几声“九哥”,但是九哥依然没有苏醒,依旧在昏迷着。

        亲自拿了毛巾给九哥擦了擦身子,苏白把九哥给背起来,退了房后,上了车,看九哥目前的状况,苏白自己一个人还真的很难照看起来,所以需要找一个疗养机构暂时照顾,九哥现在需要静养和调理,苏白的确是不擅长。

        到了下午时,苏白才算是把九哥给安排进了一家当地算是上等的一个疗养院里,本来最大的问题就是交钱和押金,一些细枝末节的比如以前的病例身份信息家属签字等等东西反而是花了苏白很多的功夫去疏通关系,好在有钱能使鬼拖磨,九哥的手续还是被苏白办理了下来。

        等到苏白看见九哥被插上流食管子并且也有专门人员给他检查和按摩身体之后,才算是放下心来,那个家,他暂时也是不想回去了,在九哥身边,苏白要了一个看护病房,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疗养院的日子过得也挺简单轻松,苏白这一周作息也很是正常,平日里看看电视或者是散散步睡睡觉,平淡却也不觉得多少平淡,大概是因为有了恐怖广播里的经历,所以对现在平静的生活反而变得更加珍惜了吧。

        唯一有点美中不足的是,疗养院的伙食以清淡为主,清淡的东西吃多了,就难免想要去换换口味。

        苏白也算是这周第一次出了疗养院的门,之前就连换洗衣服这类的苏白也是直接在网上订的送了过来,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家,给荔枝发了几次微信也没见荔枝回复,苏白也清楚自己和荔枝不是一个层次的人,所以没回复之后他也就懒得继续发消息纠缠了。

        走入了疗养院外的一家火锅店,要了份兔头火锅,又点了几个卤菜,苏白就坐在这里等着了,饭店大厅的电视机上正放着救灾新闻,这阵子华南华东大部分地区普降特大暴雨,确实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成都这阵子也是大雨小雨不间断。

        苏白嘴里咬着一根吸管,喝着王老吉,菜还需要等一会儿,好在苏白也不着急,他是出来打牙祭的,倒不是从牢里刚放出来饿死饿活的。

        只是,这时候饭店门外忽然进来了一个人,那个人体型有点大,苏白目光扫过去之后就没再移动开,对方也是看见了苏白,当下一拍大腿,然后麻溜溜地就直接来到了苏白面前坐了下来,然后浑然不把自己当外人似地对服务员挥了挥手:

        “美女,加一份碗筷,再来两瓶米酒。”

        “要得。”

        这之后,胖子才真正地看向苏白,问道:“那哥们儿现在醒来没有?”

        苏白摇了摇头。

        “还没有,不过身体恢复得不错,应该快了。”

        “不用太担心,没什么问题的,他哥们儿体格好,身体底子好。”

        苏白没有问青铜箱子的事情,既然那东西被胖子拿去了,自己也没必要再问了,否则反而显得有些多此一举。

        “对了,你任务完成度过三了吧?”

        苏白有些疑惑地摇了摇头,“是通过故事世界的次数么?”

        胖子是听众,这本来就是苏白所猜测到的,所以见对方直接言明,苏白也不显得多少意外。

        胖子有些意外,“咦,你怎么连这个也不懂?”

        “我刚过完体验任务。”

        听了苏白这句话,胖子看苏白的目光就不对了,有点小兴奋道:“哟嚯,人才啊,可以可以,那晚看你出手,感觉应该是任务完成度在3或者4的段位,没想到你一次还没有。”

        这时候,兔头火锅上来了,胖子也就不管其他,先叉开筷子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吃吃吃,快点吃,这家店我经常来,老板我也熟的,只是那老板三天前刚过世,我那阵子恰好有点事没能来,今儿专门过来最后尝一尝老板亲自下厨的手艺。”

        胖子一边吃一边说着。

        苏白额叉开筷子,夹了一块兔肉,

        然后微微皱眉,

        胖子刚刚那句话在苏白脑海中又过了一遍,

        苏白把兔肉又放回去,

        筷子也放了下来;

        这有点不对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