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正文卷 第六十一章 死神的嘲讽
    苏白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面前放着一杯茶,这茶是荔枝顺手倒的,然后荔枝和胖子去了书房谈事情,苏白这个家的主人现在反倒是更像客人了。

    就连苏白自己心里都觉得有些荒谬和莫名其妙,喝了一口茶,站起身,苏白走向了一楼那个向阳的房间,推开门,房间里没有想象中的那一抹尘土憋闷的气息,相反,显得很是通透,再看看这一张供桌上,自己父母的照片以及周围的地方,都显得很是干净。

    苏白之前和家政公司说过,这个房间,不允许进来打扫,那个家政公司不可能犯这个错误,而且,看痕迹,也是这几天刚刚打扫过的。

    心里觉得有些奇怪,难道是荔枝打扫的?

    这里摆放着一个新的香炉,上面还有香没有燃烧干净。

    苏白没有对自己的父母上香或者是拜祭,之前他第一天回家时,也没有拜祭,甚至都没有进这个房间。

    外面,应该是荔枝和胖子谈完了事情,胖子一边阿谀奉承着一边点头哈腰地出来。

    走到门口,荔枝站住了,然后推开门进来,看见站在这里的苏白。

    “我帮你打扫了一下。”荔枝说道。

    胖子在旁边站着,脸上带着标志化的笑容,胖子的本事,苏白是见过了,能够把那青铜箱子给镇压住,可见其实力,不过即使是胖子,在荔枝面前也真的装得跟个孙子一样,这就更能够从侧面体现出荔枝的身份以及地位;

    之前一顾也因为知道苏白和荔枝认识,对苏白的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所以,可能苏白这个对圈子不是很熟悉的人来说,并不能够在脑海中确切地感知到荔枝的恐怖,但是别人,那些老油条,可以。

    “多事。”苏白回了这两个字,然后把香炉给拿了下来,直接丢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荔枝的眉头一凝,

    胖子在旁边吓得目瞪口呆,心想这家伙真是牛叉啊,敢当众打她的脸,可以可以,很敬佩啊,如果你下一秒不死就更好了。

    然而,让胖子更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荔枝没有直接动手惩戒这个家伙,只是问道:

    “为什么?”

    苏白耸了耸肩,“我妈的遗书里说了,她死后不想被供奉起来,她讨厌我爸抽烟讨厌了一辈子,不想死后被摆放在供桌上后再被上香继续捂着鼻子躲避烟味。”

    荔枝点了点头,笑了笑:“这很符合伯母的性格。”

    “事实上,我妈还说过,她也不同意我把她遗照给放在这里,因为她觉得黑白照片会让她看起来很丑。”

    苏白说着这些事情,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意,虽说自己父母去世得很早,但是父母在他的记忆之中也是有着很深的印象,自己的母亲即使是身为人母了,也依旧是有着属于女生的那一抹调皮,记得有一次母亲把那时候还小的自己打扮成了一个小公主,回家的父亲看到后气得个够呛。

    “那是我唐突了,对不起。”荔枝跟苏白道歉。

    “没事的,对了,你和我爸妈认识?”

    苏白问道,如果荔枝和自己父母认识的话,那么荔枝之前照拂过自己,缘由也有说得通了,而且这里这么多房子,以荔枝的能力住哪里不可以,却偏偏住自己家,想来,也是有着这方面的原因吧。

    “我是一个孤儿。”荔枝开口道,“自小在一家孤儿院长大,那家孤儿院,是你母亲赞助开的。”

    “那家孤儿院现在关了吧。”苏白说道。

    “嗯,关了,你父母去世后没几年,就因为经费不足而关闭了,不过那时候我也算是长大了,已经可以离开孤儿院了。”

    “对不起。”

    苏白开始道歉,父母给苏白留下的财产不仅仅是庞大的不动产和存款,其实还有着很多公司的股份,现在都转在了苏白的名下,可以说,苏白不缺钱,他什么事情都不做,他名下的财富还是在不断地增加,只是,因为父母出事之后,苏白就差不多算是离开了成都去了东部沿海地区生活上学,父母以前做的一些事情比如资助的学校和孩子,苏白也都没有继续搭理;

    也不是苏白不知道这件事,事实上有很多所学校和孤儿院或者是其他救助机构也曾经想着法子的找到了苏白的联系方式寻求继续地资助,都被苏白冷漠地拒绝了,因为那时候苏白觉得自己父母做了这么多的好事情,却还是出了那种意外早故,实在是没意思。

    荔枝站在苏白身边,看着供桌上的两张照片:

    “徐阿姨是一个很好的人,我很喜欢她。”

    “谢谢。”

    “我不会在这里留多久,我会离开很长一段时间,可能是半年,也可能是一年,甚至可能更久。”

    “嗯。”苏白显得很是平静,他本来就没想着知道荔枝和自己母亲关系之后再去因此从荔枝那里获得什么帮助,如果这么做了,那是对自己母亲的亵渎。

    “吉祥我会留下来,因为我带不走。”荔枝继续说道,“张八一也是成都人,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他。”

    胖子此时马上挺胸抬头:“要得,要得。”

    荔枝转过身,看着苏白,“其实,小时候的我,也见过小时候的你,那时候你坐在车里,你母亲喊你下来和我们一起玩,你拒绝了。”

    苏白笑了笑。

    “我不能再帮你多少,如果我不走的话,其实可以帮你很多很多,甚至,可以保证你,肯定能活下来,但是我要走了,如果我在走之前对你影响太多,会被恐怖广播计算在内,然后在你下一个故事任务中,会着重加大对你的难度,让你……更难活下来。那时候我已经不在了,也不能帮你化解,所以,只能是害了你。”

    “不用解释的,我理解的。”

    “你回疗养院吧,我明天就走,到时候,帮我照顾好吉祥。”

    荔枝说完这些话,对苏白父母照片又轻轻一拜,然后离开了这个房间。

    苏白和胖子一起离开了自己的家,一个暂时被鹊巢鸠占的家。

    俩人站在小区门口,胖子嘴里叼着一根烟,打火机在手里转着,有些唏嘘道:“可惜啊,本来有一个本来就漂亮还很强力的美腿在你面前,但是你却没机会抱住她,啧啧,可惜啊。”

    苏白看了看胖子,然后目光下移,放在了胖子的腿上,胖子马上打了个哆嗦,讪讪道:“我的腿没她粗,不不不,比她粗,而且还有腿毛。”

    “你准备回去么?”苏白问道。

    胖子点了点头。

    “我帮你打车。”

    “好嘞。”

    经过了之前的事情之后,胖子对苏白的态度也有了明显的改善和变化。

    就在苏白准备打车的时候,忽然感到自己的胸口一阵刺痛,呼吸也马上变得极为困难起来。

    然后,苏白整个人蹲在了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冷汗开始流了下来。

    而这时,苏白忽然发现,胖子居然也是和自己一样,跪倒在了地上,脸上也是满头大汗。

    好在,这种痛苦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苏白和胖子两个人都坐在了地上喘着气。

    胖子恨恨地看了看身后的小区,咬牙道:“靠,这女人,早就知道了,故意拉我来当你奶妈。”

    苏白拿出了手机,果不其然,自己微信里收到了一条预览私密消息,是一篇图文:

    【故事世界】:死神的嘲讽

    【故事属性】:死亡挣扎

    【故事听众】:20人—一顾、张八一、苏白、………………

    【主线任务】:未知

    【ps】:该通知发布3天后进入故事世界;

    图文配了一张照片,是一处荒山野岭。

    不过,参与这次任务的听众,苏白除了能看见一顾、自己以及张八一以外,其余人都是模糊字体,不知道名姓,苏白又看了看胖子的手机屏幕,发现胖子那边比自己多几个能看见的名字,应该是胖子本就认识的人。

    胖子双手捂面,有些欲哭无泪:

    “我****先人,20人的团体性任务啊。”

    之前在出租车上,胖子就和苏白科普过,参与人数越多,也就意味着死亡率越高,也就意味着该故事世界的危险越大。

    苏白看了看胖子,开口道:“看开点。”

    胖子扭头看了看苏白,又看了看身后的小区,吸了一下鼻涕,点了点头,但是那种宝宝心里很苦的表情还是那么明显。

    这时候,苏白的手机响了,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来自重庆,苏白没急着接,而是把这号码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终于找到了一丝印象,在上个故事里,自己曾和一个人互换过号码来着。

    “喂。”苏白接了电话。

    “喂,苏白么,快来救我。”

    “你在哪里?”苏白眉头一皱,但是一顾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那么危急。

    “老子今儿准备从重庆开车到成都去找你玩玩,他娘的开着车的时候那死广播给老子发任务通知,害得老子直接把车开到沟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