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广播 > 第六十二章 砂砂舞

第六十二章 砂砂舞

        

        入夜的时候,一顾才算是过来了,他也是光棍得很,直接把自己的车给丢在沟里,自己用意念力出来了然后路上搭了个顺风车进了成都,一路上,倒也算是顺利。

        三人聚在一家叫做“一把骨”的店里,这家连锁店在成都挺有名,里面专吃骨头,招牌菜就是骨头煲,苏白和胖子下午就在咖啡店里待着,打着瞌睡,所以见到一顾时,俩人还有着一点点的睡意迷蒙,和一顾那稍显狼狈的模样形成很鲜明的对比。

        “吃,吃,我饿死了。”

        一顾确实是饿了,折腾了一个下午。

        苏白盛了点汤,自己喝了点,胖子下午吃了不少点心,这时候胃口也不是很好。

        等到一顾吃了好几个骨头之后,总算是缓过劲儿来,看苏白和胖子俩人意兴阑珊的样子,他看了看时间,

        “不是吧,才几点啊,你们就困了?”

        苏白笑了笑,点了一根烟。

        胖子揉了揉眼,长舒一口气。

        “你们两个弱渣,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你们就不行了,这样子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到底是哪个傻叉跟我们说半小时就到,结果害得我们在咖啡店里等了四五个小时才过来,在那里听了一个下午的抒情歌,听得胖爷爷我耳根子都发软了,催眠了一下午都挺着了,这时候渴睡得很,你丫的快点吃完,咱找个地方开个宾馆睡一觉再说。”

        “睡什么啊,我也是不常来成都,怎么能荒废了这个夜晚?”一顾又拿起一块骨头吃了起来。

        “你在成都有姘头?”苏白有点好笑地问道,他和一顾在上个故事世界里待了好几天,也算是对一顾的脾性有很多的认识了,如果色字头上真有一把刀,这家伙早就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呸呸呸,什么姘头啊,多难听啊,嘿嘿,成都有名的砂砂舞,听说过没有?”一顾带着一种暧昧的笑容看着苏白和胖子。

        胖子摇了摇头,“是民族舞么?那多没意思,最近这些年旅游开发得比较厉害,不管什么村儿什么镇子,都开始发那些村民自己都没见过的民族服饰,穿起来扭个秧歌就开始骗游客的钱,太没劲了。”

        听到“砂砂舞”三个字,苏白不为所动。

        不过,这种不为所动还是被一顾捕捉到了,他指着苏白道:

        “瞧着,咱苏大公子知道的,嘿嘿,怎么着,苏大公子这种家底的人以前也去跳跳砂砂舞找找灵魂伴侣?”

        苏白喝了一口橙汁,摇了摇头,“只是听说过。”

        “成,既然都没去过,那今晚我就带你们去开开眼,我请客。”

        苏白弹了弹烟灰,“反正很便宜。”

        “得,还说没去过,都知道价格了,我说我能那么小气么,只请你们跳舞?后半夜的费用,我也包了。”一顾拍了拍胸脯道。

        胖子这时候算是品出味道来了,马上来了精神,“啧啧,真那么有意思?”

        “其实也是一件很高雅的事情,寻找一下灵魂伴侣,然后再顺势从灵魂的交流转变成肉体的交流,达到一种灵肉合一的境界。”一顾老司机侃侃而谈。

        “他娘的,说得胖爷心里痒痒的,你吃饱了没有,吃饱了赶紧带路。”

        胖子已经按捺不住了催促道。

        一顾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然后站起身,一挥手:

        “走着,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才算是深入了解过了,下一个是大型团体任务世界,咱们在进去之前先好好培养一下感情也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情。”

        苏白依旧坐在原地,没有起身。

        胖子和一顾走了两步,俩人一起回过头,看着苏白。【愛↑去△小↓說△網w    qu  】

        “你说,有人不愿意和咱们一起嫖个娼,这意味着什么叻?”一顾问身边的胖子。

        “意味着他现在已经在打算如何在我们背后捅刀子了。”胖子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苏白举了举手,示意自己投降,然后把钱放在了桌上。

        “走着。”

        ………………

        一顾选的这个场子,在成都砂砂舞里算是一个比较高级的一个了,光进门的门票钱就得五百,自然而然里面的姑娘也不是十块二十块就能拉过来跳一支舞上下其手过过干瘾的货色,按照一顾的说法,那种低端场子里全都是一些年老色衰的老阿姨,这个场子里则是真正上台面的货色,一般都是老师或者是白领这类的女性来赚外快的,普通的公交车这里可不准进。

        苏白手里夹着烟,进去时,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子指了指苏白:

        “烟,掐掉。”

        苏白装作没听见,把烟拿起来吸了一口,然后继续往里走。

        男子伸手去抓苏白,“这是这里的规矩。”

        一顾这时候转过身,对着这男子的肚子就是一脚踹过去,男子被踹倒在了地上,捂着肚子一时间居然站不起来。

        “睁开你们狗眼看清楚。”一顾狠狠道。

        周围的保安全部沉默,一顾三人继续往里走。

        “我说阿白,干嘛夹着烟啊,没事儿扰了兴致。”胖子有些不满道。

        一顾则是伸手在胖子睑板上拍了拍,“进这个场子哪里有不能抽烟的规矩?人这就是试探咱们的底气懂不?如果乖乖把烟头掐了,人就知道咱们底细了,就是那些忍痛花个五百块过来玩一下的小吊丝,到时候也不会有高端货来找我们?

        晓得不?”

        “靠,不早说啊,早说老子上去直接把那家伙腿脚都打断,到时候是不是就是直接头牌来招待咱们?”

        “…………”一顾。

        “…………”苏白。

        舞厅里,倒不是很喧嚣,放的是一首抒情舞曲,有一些男女正在里面跳舞,下面空间也挺大的,舞厅周围也都是一些沙发坐席,差不多都算是隐藏在灯光死角之中,给顾客营造了一个很幽静的环境,总体来说,和日本的风俗店感觉差不多。

        苏白三人刚刚落座,马上有四五个女人走了过来,这四五个女人倒不是说长得有多漂亮妆容有多精致,但都各个看起来很有气质,不是那种风尘女人,而是在现实里有看起来很清貴职业的女性。

        “挑吧,胖子。”一顾对胖子说道。

        “挑几个?”胖子问道。

        “仨吧。”

        “成,这个,这个,这个。”

        胖子直接挑了三个女人,三个女人也都很是识趣地走进来,两个坐在了胖子两边,一个坐在了胖子的腿上,把胖子美得。

        一顾则是挑选了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知性女人,这倒是很符合一顾的口味。

        那个身材有些娇小的女孩儿就在苏白身边坐了下来。

        “来来来,喝酒,干杯。”

        一顾招呼着所有人一起喝酒。

        苏白把酒杯拿起来,递给了旁边的女伴,“你替我喝。”

        “替喝可是要……”

        女孩儿话还没说完,苏白就把钱包拿出来,抽出了一沓红色的钞票,直接塞到了女人的沟里。

        女人当即二话不说,两杯酒连续一饮而尽。

        “哟呵,可以啊。”一顾对苏白眨了眨眼,“我家苏大少也是风月场老手啊。”

        这时候,舞曲变了,变得很是劲爆,很多本来坐在下面男女也都一起上前去跳舞,男的上下其手,女的任其所为,反正双方的关系在这里,也就仅仅是局限于过过手瘾。

        胖子和一顾也带着身边的女伴一起去舞厅里疯狂了,苏白则是继续坐在原地,微微闭着眼,翘着腿。

        “帅哥,我们也一起去……”

        苏白摇了摇头,“你在这儿坐坐吧,我去下卫生间。”

        苏白起身,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有着浓重的消毒水味道,应该是刚刚被打扫过,苏白掬起一捧水拍在了自己脸上,随手抽出身边的纸巾擦了擦。

        卫生间的隔间里,此时传来了沉闷的呼吸声以及坐便器摩擦的声响,这里,每个角落,其实都散发着那种气息。

        苏白没去舞厅,而是上了二楼,双手乘着栏杆,看着下面一个个放浪形骸的男男女女。

        “怎么,不下去玩玩么?”

        一个身穿着红色西服头发很是精致的男子端着一杯红酒来到了苏白身边。

        “不感兴趣。”苏白直接回答道。

        “呵呵,看不上女的?那……男的呢?”男子问道。

        苏白笑了,然后反手掐住了男子的脖子,把男的脸贴在了铁栏杆上,男子的面容开始了扭曲,显得很是痛苦:

        “有多远就给老子滚多远。”

        松手后,男子马上离开,应该是去厕所补妆去了,边走还边哭泣。

        这时候,一个侍者自苏白身边走过去,苏白的目光也随之转了过去,侍者的托盘上放着几杯红酒,鲜艳欲滴,但是,也就只有苏白能够凭借着这么远的距离感知到,那几个杯子里,不是红酒,而是刚刚脱离人体的新鲜血液。

        深吸一口气,苏白的舌头轻轻舔了舔嘴角,

        自己,

        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乐子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