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广播 > 第六十三章 口

第六十三章 口

        

        鲜血,对于苏白来说现在算是最为甘甜的美味,也是能够挑逗起自身兴趣的一个事物,因为这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就是属于苏白的食物;

        这一会儿,胖子和一顾正在舞池里对着自己的舞伴放肆地上下其手,玩得不亦乐乎,那几个女的也被他们撩拨得气喘吁吁,几乎是动情了,

        苏白则是跟着那个服务员,亦步亦趋,来到了一处包间外。

        服务员轻叩门,随后进去,不一会儿就出来了,然后离开,不过托盘上的东西则是不见了。

        苏白一直站在柱子后面的盆栽边上,隐藏住了自己的身形,随即,他闪身而出,走到了那个包间门前,包间门上有一个窗子,透过窗子,苏白看见里面有三个人。

        一个人西装笔挺,跪在地上,两个番僧在沙发上盘膝而坐,像是在念咒语。

        那几杯鲜血被放在茶几上,俩番僧念完咒语之后,直接拿起面前的杯子,开始慢慢品尝起里面的新鲜血液。

        他们喝的很慢,喉结不停地在动着。

        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则是继续跪在地上膜拜,很是虔诚;

        苏白皱了皱眉,自己不会是找到了一处什么邪教仪式场所了吧,里面似乎也没有什么值得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苏白不免有些失望。

        如果只是这种装神弄鬼的勾当,苏白还真懒得去插手,这是政府应该管的事情。

        然而,紧接着,正当苏白准备离开时,忽然看见其中一个番僧忽然吐了一下,就是那种干呕,番僧双手捂着自己的嘴,腹部起伏得很剧烈。

        紧接着,番僧手里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珠子。

        刹那间,苏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一颗珠子,那种珠子,苏白自己还有,上一次靠着吉祥的帮忙,自己弄到了一小盒,自己一颗也没有舍得吃,当然也是因为上次故事世界里,这些东西都没被允许带进去,苏白是直接被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地进了故事世界,干净得不能再干净。【愛↑去△小↓說△網w    qu  】

        而在现实里,似乎自己也没有遭受什么危险,也没受什么伤,所以也暂时不需要去吃那个,但是,这种东西,对于苏白来说,就是多多益善。

        西装男从番僧手里接过了这颗珠子,丝毫不在乎这颗珠子是这番僧刚刚呕吐出来的,直接放入自己嘴里开始咀嚼着。

        紧接着,西装男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随后继续对两个番僧叩拜。

        两个番僧手持佛珠,然后起身,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其中一个还把茶几上的一张银行卡拿了起来,放入了袖口之中。

        苏白后退,又躲避到了黑暗处,屏住了呼吸。

        对于苏白来说,自己现在隐藏的时候几乎就是有着一种天然加成,无论是吸血鬼还是带着一点点僵尸感觉的寒毒,都让苏白敛去了一种活人的气息。

        两个番僧出来了,他们的着装确实有点怪异,不过成都本就靠近藏区,也经常看见那些穿着民族服饰的少数民族的人,所以这两个人的衣着倒也不会引起太多的关注,不像是苏白之前生活着的东部沿海地区,那里倒是很少见到这种装束。

        西装男也走了出来,不过他并没有和那两个番僧一起走,而是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苏白看着那两个番僧的背影,然后看了看舞池内还在放纵的人群,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拿出手机给一顾打了电话。

        “喂,阿白,喂,阿白,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清楚。”

        一顾接了电话,但是因为周围喧闹的声音,听不清楚苏白的声音。

        苏白直接挂了电话,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

        “发现点情况,一起来,去后门那里。”

        发完了短信,苏白就继续偷偷地跟着那两个番僧,那两个番僧果然是去后门的,在后门口,两个人站在路边应该是在打车。

        苏白靠在楼梯口处,不一会儿,一顾和胖子两个人醉醺醺的过来了,胖子衣服很不整。

        苏白指了指胖子的裆部,

        胖子一愣,伸手一摸,然后一个转身,把拉链给拉起来后再转过来。

        苏白指了指门口那两个番僧,“这两个人,有点意思。”

        一顾看过去,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随后,他的双手开始轻轻摩挲着;

        在苏白的视线之中,看见其中一个番僧腰间的小葫芦动了一下,随即,一顾笑了笑:

        “有点意思,有门道啊,这俩番僧也有道行。”

        “啥?”胖子也一下子来了兴致,对于他们来说,最大的心魔其实就是在下个故事世界里能否活下来,而活下来的关键就是自身的实力是否足够自保,有些东西,可以从微店里去兑换,但是微店里兑换代价太高,故事点又太珍贵,所以,在现实世界里搜刮到一些有用的东西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当然,这需要足够的运气,毕竟那种玄学人士,在整个人类社会阶层之中也是那种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想碰到他们,从他们身上弄点秘籍或者是法器这类的东西,难度也很大。

        这下子,胖子也没了自己好事儿被打断的不快,两个眼珠子开始放光了,显然是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吃定那俩番僧。

        “这帮人出门都走后门,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胖爷我觉得为了社会的和谐以及稳定,需要我们出手去把他们给镇压,这也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胖子撸起袖口就准备上了,一顾这时候直接一把手拦住了胖子:

        “急什么,这俩番僧明显得是准备回去的,说不定他们在这里还有什么窝点之类的,比如分舵啊,总坛啊,那里,肯定还有更多的好东西,咱们要懂得放长线钓大鱼,就那俩僧人身上几个歪瓜裂枣的玩意儿,胖子你看得上,我还看不上呢。”

        胖子盯着一顾,有些诧异道:“胖爷我还真是小瞧你了,没想到你喜欢大龄女人以外居然还这么阴险。”

        俩番僧在这边说话的功夫就拦了一脸出租车上车了,苏白三人马上也出来,路边也正好又有一辆出租车过来,苏白三人也一起上了车。

        “我们朋友在前面,跟着那辆车就可以了。”苏白直接说道。

        就这样,两辆出租车依次从成都的三环开向了成都的一环市中心,到了一个高级住宅区口,番僧的出租车停了下来。

        苏白这边也停了下来。

        胖子向四周敲了敲,有些咂舌道:“本来以为这些家伙会躲在城郊哪个荒郊野外呢,没想到住这么好的地方,真他娘的有钱。”

        一顾也下了车,理了理衣服,“再不跟着就走远了。”

        苏白三人远远地跟着那两个番僧一起进了小区,然后两拨人一起进了电梯。

        是的,电梯里挤下了五个人。

        俩番僧按了13层,苏白则是按下了15层。

        等电梯到了第十三层时,俩番僧离开了电梯,电梯门关上时,胖子大口喘着气:“奶奶的,这帮人不洗澡的么,身上什么味儿啊,都馊了。”

        “原味。”一顾吐出了这两个字。

        等电梯到了第十五层后,苏白按下了第十三层。

        三人一起从第十三层下来。

        “这么多房间,怎么找?”胖子嘀咕道。

        一顾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鼻子比较灵,我来……”

        却在这时,前面一个房间门忽然被打开了,苏白三人迅速侧身进入了楼梯口道那边。

        总共四个番僧从那个房间里走出来,然后站在了电梯口。

        他们似乎看上去挺高兴,在交流着什么,不过他们说的话这边躲着的苏白三人都听不懂。

        很快,电梯上来了,四个番僧进了电梯,等看到电梯往下走,苏白几个人才重新走出来。

        胖子直接走到了那个房门后面,然后用耳朵轻轻地凑过去,“里面没人了,但是房门要门卡才能开,咱们……“

        一顾走过来,手掌在房门上摸了一下,随即,门开了。

        意念力直接去推锁芯。

        “卧槽,可以啊,你丫以后可以靠这个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了。”

        三人一起进了房间,里面的墙壁上全部都贴着暗红色的壁纸,看起来很是压抑。

        胖子应该是在砂砂舞厅里酒喝多了,有点尿急,一边松着裤腰带一边向卫生间里走去,然后胖子骂了一声:

        “艹,这帮家伙把卫生间里放满了东西,连马桶上都放着帽子和衣服,他们不嘘嘘的么?”

        “这儿不是有个痰盂么。”一顾指了指卫生间外的一个陶土罐子说道,随后,他走进去准备找东西了。

        苏白也是在里面翻找。

        不过苏白一不小心,在翻动一条很粗糙的麻绳时,手上被染上了红漆,只得走回来到了卫生间这边准备洗一下手,而这时胖子正把自己那玩意儿对着那陶土罐子撒着尿呢,胖子下面对准了之后就不管了,头则是偏向了卫生间隔间里,似乎在看那里挂着的画像。

        然而,此时刚刚走过来的苏白却看见了,一道白烟从陶土罐子里升腾而起,逐渐形成了一个披头散发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影,那人的脸正贴着胖子下面正在放水的玩意儿,不停地耸动着,

        像是在帮胖子在口,而胖子却浑然不觉。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