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广播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卧槽,真碰到亲戚了!

第一百七十三章 卧槽,真碰到亲戚了!

        以前,但凡众人遇到僵尸或者吸血鬼,苏白在身边的时候,无论是胖子还是和尚总会调侃一声:

        看,大白,你家的亲戚。

        这只是一种玩笑话,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吸血鬼跟僵尸固然很罕见,但对于经常经历极端危险环境的听众来说,碰到僵尸或者血族的概率,真的不算小。

        然而,

        这一次,

        一只在七八十年前被英国人运到这里的来的吸血鬼,居然沾染上了尸气,几乎变成了一头“大粽子”;

        血族跟僵尸,在东西方听众强化列表里,真的不算是冷门,但是,身具血族又具有僵尸两种血统的听众,无论是胖子还是和尚又或者是嘉措,就只碰到过一个,那就是苏白。

        “阿弥陀佛,这不是亲戚,也是亲戚了吧。”即使一直以严肃庄严脸示人的和尚,在此时也不得不出了一声感叹。

        本来,在知道这下面会有一头吸血鬼时,三人其实在心底已经是有些嫉妒了,但是三人,甚至包括苏白自己,估计也没想到,研究所底,竟然是一只被尸化的血族。

        这就像是一个乞丐走在路上捡到了一件华美的衣服,而且衣服尺寸非常适合自己自己,同时,兴高采烈地穿上去之后,竟然现衣服口袋里还有一大把的黄金。

        苏白从僵尸状态中退出,恢复了本来的模样。

        “他处于深度假死状态,虽然对于吸血鬼来说,他不算是彻底死亡,但想要醒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属于人类之中的植物人,只是人类里的植物人哪怕没有具体意识,但是身体依旧处于活性状态,跟吸血鬼不一样,吸血鬼一旦进入这种状态,基本上毫无气息,没有丝毫反应,唯一能留存的,只是肉身不腐而已。

        所以,当年英国人将他运送到这里来进行研究,应该是觉得他已经完全死了吧,就像是英国人当年从埃及偷的木乃伊一样。”

        苏白指了指里面的那个血族对身边的人解释道。

        “即使是变成了僵尸,他也不能醒来么?”胖子在旁边问道,“僵尸,本就是病树前头万木春的一种产物,诈尸之后,等于是一个新生命的开始,跟本体生前再无丝毫联系,连记忆都没有,至多剩下一些潜意识中的本能。

        他既然已经尸化了,那么他就应该是一个新的生命了啊?

        而且,那些我们进来时看见的日本人尸体,他们的血,可都是被抽干了。”

        显然,胖子说的这个很对,血族已经陷入假死状态,以苏白对血族的了解,里面的这位几乎不可能醒来,但是他身上已经长出了白毛,十指指甲也变成了青黑色,这是僵尸的体征,它已经变成了一个新的生命,自然会可以醒来才对。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继续躺在这里不能动。”

        苏白摇了摇头,看向了和尚,一般来说,和尚在看问题的方式上,确实有着他独到的一面,古来高僧,上能将上层贵族玩弄掌心之间,下能糊弄底层百名顶礼膜拜,就已经可以表明出他们的心思之可怕,更何况和尚之前更是靠着广播的习惯推算出了宁城的心态和目的。

        和尚还没说话,嘉措这个时候则是单手合什,道,“成也其,败也其。”

        和尚点点头,“研究所内,有着恐怖的尸体群,而且都是惨死之人,带着磅礴的怨气,所以他们的怨气跟尸气,被躺在这里的这位接引到了,他虽然按照苏白你说的进入了假死状态,但是他毕竟不是普通人里的植物人,哪怕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但肯定有着另外的玄妙;

        他,接引到了那些怨念和尸气,并且在这些怨念跟尸气的滋养下,化尸。

        但成也尸气,败也尸气;

        苏白,你就算是切换到僵尸状态,至多就能感应到些许来自头顶上方中山先生的压力,那是因为你的强大,因为你的层次,已经不是一座陵寝所可以镇压的了,就算是中山先生携带的浩然正气以及南京这座陪都的气运,也不可能将你压趴下。”

        和尚这话说的自然是对的,否则,任何一个黑暗系强化的听众,都不敢去庙宇或者是伟人陵寝了。

        和尚顿了顿,道,“但,那些尸体,和你不同,他们生前是普通人,死后,也是普通的鬼,普通的僵尸,他们是一个个分散下来的沙子,所以,正好头顶上的中山陵可以将他们一个个镇压在下面,甚至可以随着岁月的流逝,不停地消磨掉他们的怨念。

        所以,这具血族,哪怕接引了那些尸气和怨念得以尸化,几乎诞生出了自己的新生命,但是他的尸气,他的怨念,他的一切,都来自那个冻库内的数千尸体,那些尸体被中山陵镇压着,连带着他们的衍生品,也就是这一位,也被一起镇压下去了。”

        苏白抿了抿嘴唇,听了和尚的话,他终于明白了,面前的这个血族,他即使是处于假死状态,即使已经尸化了,但是苏白依旧可以感受到对方血脉中的高贵,此时的苏白,就像是一个草根看见一个贵族一样。

        这样子的一个存在,一旦诈尸,化作了僵尸,估计其可怕程度,不亚于传说中的旱魃吧,自己四人想要联手镇压一个苏醒的他,也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但是对方尸化的根本是那冻库内的尸体,自己的根本被镇压着,他自然起不来,更醒不来。

        中国自古以来留流传一句话,那就是祖先保佑,很多人觉得这没用,是封建是迷信,因为祖先没保佑他们考上名牌大学,没保佑他们升官财,但在这里,在这个研究所里,若非正好紫金山上有中山陵镇压着,可以想见,数千僵尸苏醒,血族僵尸苏醒,对于整个南京,甚至是对于大半个江浙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哪怕这些僵尸跟血族僵尸从地下钻出来时,受到感应的天道规则会降落下雷霆将他们湮灭,但是他们所牵引出来的生态灾难,将是不可估量的。

        “那我,吃不了他了?”苏白一只手抓着栏杆,稍微一用力,一截栏杆就被他扳断了下来。

        现在的局面,确实很尴尬,对于苏白来说,不异于一个美味的大餐在面前自己却吃不得。

        胖子这个时候倒是从一开始的“三刀六洞”里恢复过来,他也不管另外的哥仨怎么看自己了,先恢复了那种本色。

        “大白啊大白,现在胖爷我心里平衡多了,这货躺在这里,你却吃不了他,哈哈哈哈;

        就像是一个美滴滴的大洋马脱光了衣服对你跳艳、、、舞,你下面都鸡儿了,结果现身边没带套,而这个女人还带着艾滋,哦嚯嚯嚯,哦嚯嚯嚯。”

        胖子话糙理不糙,现在,这具血族僵尸跟冻库里七八千尸体以及头顶上的中山陵基本上形成了一种“动态平衡”,或者叫一条食物链,如果苏白想要吸食对方的血液吞噬对方的力量,等于是自己将自己绑入了这条生态链之中。

        到时候,现在这位怎么躺在这里一动不动的,苏白吞噬完那位之后也会代替他继续躺在这里一动不动。

        当然,不是没有办法破坏这个平衡,比如让苏白先吞噬这个血族僵尸后,再让其他人上去将中山陵给拆了,苏白自然也就恢复自由了。

        但是如果苏白这次身边是其他强化者的话,晓之以利,还是有很大的可能做成的,但是现在苏白身边是一道两僧,让他们去毁掉中山陵?

        他们根本就不会干,连丝毫商量的余地都没有,除非他们要自绝于自己的信仰,其他人可以拆,他们如果拆了是要受天谴的,佛道两家,就讲究的这个。

        而如果苏白先自己上去把中山陵给砸了,再来找这头失去束缚的血族僵尸以及那七八千化作僵尸的尸体,那么这个现实任务就算是失败了,广播是让你们来把危险消灭于萌芽的,你们却把核弹给引爆了,好了,下个故事世界一起去被审判吧,大家一起gg,苏白就算是自私到一意孤行,哪怕犯病了,和尚胖子以及嘉措也肯定不允许苏白胡来。

        至于说先解决那七八千具尸体,哪怕和尚跟胖子连坐七七四十九的法场估计都是杯水车薪,而且广播也不可能给他们这么多时间,既然广播布了现实任务,自然是因为这下面的平衡,估计保持不了多久了。

        “阿弥陀佛,我们还是合力,将这具血族僵尸,给灭了吧。”和尚建议道。

        现在,既然没办法摘桃子了,自然就只能最后一步了,那就是老老实实把任务给完成,四个人同时出手,释放出自己最强的攻击手段,将这血族僵尸给毁灭,这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下面的那七八千具尸体,有中山陵镇压着,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就算是开商开下来,挖到了研究所,惊动了政府,没了那具血族僵尸,也就没什么事情了。

        那些尸体会得到妥善的处理,他们会被运出来入土为安接受国人的哀思和悼念,也不会再有尸变的可能,而这个研究所,可能几年后就会变成一个记载着日本畜生罪行的博物馆。

        苏白咬了咬牙,满心的不甘;

        胖子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还点了一根烟美滋滋地抽着;

        甚至是和尚以及嘉措,两个高僧的嘴角居然也控制不住地稍微抽了抽,实在是,之前苏白的机遇让他们都羡慕了,甚至是有些嫉妒了,不患寡而患不均嘛,

        现在,大家伙心里终于平衡多了,也舒服多了。

        “去毁了他,完成任务吧。”

        苏白也是果断的人,既然决定了事情就不再拖泥带水,连续扳断了四五根栏杆后,苏白走入了其中,胖子、嘉措以及和尚都跟了进来。

        然而,当苏白刚刚站在这个室内时,

        一道沧桑且虚弱的声音忽然从这个一动都不能动的血族身上出来:

        “安塞斯特……安塞斯特……是你么?”

        苏白整个人一愣,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地,双手张开,一道被绑在十字架上的虚影显露出来。

        “安塞斯特……真的是你啊……我感应到了你的气息……我……尊敬……的朋友……你终于……来解救我了么?”

        和尚忽然觉得胸口好疼,疼得他这个高僧都觉得有些难受,

        嘉措下意识地咬了咬牙,出了摩擦声,

        胖子则是刚刚吸进去的烟竟然忘记吐出来,直接咽了下去,然后捂着自己的脖子干呕起来。

        三个人心里,都闪现出了这个念头:

        卧槽,

        这尼玛都可以!

        真他妈的碰到亲戚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