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视线,在此时开始模糊起来,这让苏白有些意外,上次自己所获得的那滴精血里,翻来覆去也就一个画面片段,而这一次,似乎不止一个;

    这也很好理解,这具血族,虽然即将被彻底尸化被泯灭,但是至少现在的他,所保留的记忆肯定比自己之前所获得的那一滴精血要多得多。

    视线,逐渐开始清晰起来,新的画面也逐渐开始铺展出来;

    摇摇晃晃中,苏白现自己正坐在一个完全由银色材质所制成的囚车中,囚车上贴着玄奥的符文,这是苏白完全不理解的符文形式,自己之前也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种类,就是胖子,苏白觉得他也看不懂这种符文;

    囚车里,“苏白”低着头,能见度很低,只能感觉到囚车不停地摇摇晃晃,自己应该是被抓了,被当作了俘虏。

    是被那些怪物抓了么,那个国王的军队,被打败了么?

    种种猜想,出现在苏白心里,只是很可惜,他只能通过这个人的视线去看,不能自己去抬头,也不能自己去四处张望。

    只是,这种低头沉思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

    “吼!”

    一声震天怒吼冲天而起,这个血族终于抬起了头,苏白也终于得以看见四周的情况,

    当下,

    苏白就愣住了。

    一列列士兵正在前进,队伍的尽头,几乎望不到边,而最刺激苏白的,则是这些士兵的装束;

    那熟悉的甲胄,那熟悉的戈矛,熟悉的军列,熟悉的弓弩,甚至,那不光是步调甚至是连呼吸都似乎是一致的行军节奏,营造出来的,是一种铺天盖地的可怕威势!

    他们的模型,现代人还能在陕西兵马俑历史博物馆里看见,他们的武器,他们的甲胄,都是一件件极为珍贵的文物。

    两千多年前,正是他们,以极为可怕的效率和威势,横扫六国,更是在六国的基础上,出长城吊打草原民族,那时候的匈奴、东胡根本不敢南下放牧,同时更是踏平四夷,打下了一片远六国的浩大疆土!

    这是一支秦军,一支秦朝的军队,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肃杀气息;

    只是,让苏白有些难以理解的是,自己这个身体的主人,作为一名强大的血族,怎么会被秦人俘虏了?

    而且,那支西欧古典军队,是如此的强大,可以击败埃及神话传说中的凶兽潮,这个身体作为那位国王的侍从护卫,又怎么会出现在遥远的东方?

    “吼!”

    怒吼声再度传来,这具身体自然而然地将头再抬起,天空之中,出现了一条黑色的巨龙,

    这是龙,

    这是真正的龙!

    龙威浩荡,吼声震耳,下方,是一条奔腾的江河。

    然而,就是巨龙当头时,这些秦军也依旧继续前进,头顶上咆哮的巨龙似乎根本就没影响到他们。

    江河开始变得浑浊起来,紧接着,数之不尽的湖怪从江面底下冲了出来,这些湖怪的模样看起来像是夜叉一样,又像是沉沦在河水里溺死身亡的厉鬼。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

    全军上下唱起了古老沧桑的战歌,而后,秦军以整齐的军阵直接碾压了过去,他们气势如虹,他们势不可挡。

    军阵中间,有一座装饰精美的銮驾,一道充满着威严的声音响起:

    “汝是何物,安敢嘶吠于朕前,朕乃天地间唯一祖龙!”

    一个头戴珠帘,身披黑色龙袍的男子从銮驾中走出,其左手持鞭,右手托一方玉玺,抬头面对那一条威势阵阵的空中黑龙,浑然不惧!

    玉玺飞上空中,直接砸在了黑龙身上,黑龙庞大的身躯刹那间四分五裂,漫天血雨洒落下来,

    这画面,

    很震撼,

    也很美;

    即使是这个身体的主人,在此时竟然也开始颤栗了起来,似乎对始皇帝的威势也感到叹服。

    而苏白,则是完完全全的“懵比”状态,

    之前他还在想着,上一个画面中的西方古代军队以及他们所厮杀的凶兽,应该是源自于神话传说中的记忆吧,不应该存在于真实历史之中。

    因为苏白虽然历史功底还可以,却并不是专修历史的,还没那个能力从军阵装备等方面去判断上个画面中的西方军阵具体属于哪个时期属于哪个帝国,但是第二个画面里,一切的一切都明明白白说明了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秦朝!

    难道,这不是杜撰?并不是虚无缥缈的神话?那第一个画面中的国王,是亚历山大还是汉尼拔又或者是凯撒?

    始皇帝将长鞭一投,江水刹那间被阻隔,竟然分裂了开来,露出了一条坦途。

    秦军一路碾压,河怪妖邪全都被碾碎,秦军士卒直接从它们尸体上践踏过去,然后开始了过江。

    军队继续前进,远远的,苏白看见了一座宏伟的关口——函谷关!

    函谷关遗址苏白也去过,但是自己印象中的函谷关跟眼前的这座函谷关,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可比性,这座关口一眼望不到边,仿佛绵延到天的尽头,让苏白恍惚觉得,这不应该是一个关口,更像是一座长城。

    只是,苏白并没有等到跟着这支秦军进关,画面,刹那间又模糊了起来,这一次的模糊,显得很急促,也很匆忙。

    而且,本来应该有的第三段记忆,在此时似乎播放不出来了,苏白只能隐隐约约听到漫天的惨叫声和怒吼声,但看不到丝毫,只能凭着感觉猜测着,第三个画面里,应该是一个修罗地狱,死亡,成了主旋律,甚至,这个身体的主人,也是在这时几乎陨落陷入了假死状态,最后不知道怎么被英国人现送到这里来进行研究。

    “安塞斯特,我不行了,我快泯灭掉我自己了,我快沦为一种新的肮脏的生物;

    我尊敬的朋友,黑暗中的咆哮者安塞斯特;

    我请求你,将我最后的生命精华拿去,那是我的传承,也是我的记忆,这是我能在自己被完全污染前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最后,我希望你把我毁灭掉,我罗兹戈里,即使是终结和消亡,也应该以一名高贵的血族身份去面对死亡,而不是沦为一个被污染的肮脏怪物,这是对我血统的玷污,请你帮我保存我最后的荣耀。”

    苏白的灵魂力量开始从这个叫做罗兹戈里的血族身上抽出来,随即整个人一震,他身边的胖子、和尚以及嘉措也都长舒一口气,显然,三人刚才帮苏白护法也是很累的一件事,毕竟灵魂上的事情,丝毫马虎不得,就像是在刀尖上起舞,确实很消耗人的精力。

    “苏白,你看到什么了?”

    和尚急不可耐地问道。

    却在这时,胖子出了一声惊呼:“靠,大礼包出现了。”

    高台上,这具血族的眉心位置处,一缕鲜血已经流了出来,这量,绝对不止一滴。

    这些鲜血流出来后,居然开始了慢慢地挥,显然,再让它们继续暴露在外面,它们大概只需要十分钟时间,就会挥得七七八八。

    苏白手掌一挥,将这一捧血给拘了起来,但是他并没有将其直接吞入腹中,而是甩给了胖子。

    “胖儿,净化一下。”

    胖子这一点上来说跟苏白很是默契,当即取出了一个玉瓶,玉瓶之前装的是丹药,已经被胖子吃光了,此时他直接拿着瓶子顺势将苏白甩过来的珍贵鲜血收入其中,而后一张纸符贴了上去。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一道青色的火焰升腾而起,围绕着瓶子开始打着转儿。

    “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啊,这时间再拖下去,大白你这本来的法式大餐就要变成农家小炒了。”胖

    子提醒道,因为鲜血里本来浓郁的血脉和力量气息正在不断地变弱,胖子都有些替苏白肉疼了。

    “和尚,帮个忙吧。”苏白看向和尚说道。

    “阿弥陀佛。”

    和尚苦笑了一声,实在是有些无语,这一路来,自己几乎成了苏白的专业打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能期望以后遇到什么跟自己有关的机遇,再带着苏白跟着自己一起去寻获了,这个人情,总是有机会要回来的。

    “我佛慈悲!”

    和尚双手合什,一声佛音响起,金色的光辉洒落在瓶子周围。

    终于,瓶子里的血液中出现了一张挣扎的脸,脸色中满是怨毒,深深的怨毒。

    “安塞斯特,安塞斯特,可恶,可恶…………”

    果然,这鲜血里藏着玄机。

    那张恶毒的脸开始不断的虚化起来,同时他开始了求饶:

    “安塞斯特,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放过我…………”

    苏白不为所动,自己刚刚如果傻乎乎地直接将血给喝下去,就等于是在自己体内埋藏了另一个人的灵魂,自己能否现还未可知,但如果对方就此隐藏起来,等到自己哪次身受重伤时忽然反噬自己,那么自己真的有很大的可能被夺舍。

    终于,那张脸彻底消失,鲜血也就只剩下了最后几滴。

    胖子跟和尚一起收手,玉瓶被直接丢给了苏白,胖子伸了个懒腰,冷笑道:

    “大白,这货可真是单纯得口怕啊,居然在咱们听众面前玩心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