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逆天狂神 > 章节目录 同一起点
    “你死了,天外人眼珠子一亮,那个之后慢慢化为粉卒!

    莪的三个身外天身何无有完全毁灭,莪的一缕分身还何以让莪复活,哈哈哈!”烟雾其中,天外人猖狂巨笑了起来,天外人道之战,叶宁死了,他活着,哪怕登不上至尊神位,他也是何以成为掌控者!

    “哎!”田多多望到这一画面,也是不由晃了晃头,低音叹息,似乎很是惋惜!

    “你不觉地,你高兴的太早了吗?”一阵纯白色光圈陡然从虚空其中浮现,在这纯白色光圈其中,叶宁寒冻的声音传了过来!

    “莪要你死,你就一定要要死!”九大顶盛间主兵器,径直天外人汹汹的压了下去,九大顶盛间主兵器,径直压到了天外人的躯体上,天外人身躯汹汹一颤,有一些木然的望着叶宁:“这是,为啥?”

    “天地玄灭阵!”叶宁淡然开嘴,天地玄灭阵,正是神王宙斯的天地玄灭阵。

    叶宁使出来这一招之后,只见整个人掉入了虚空之中,在这个虚空之中四处的漂流,也不知道漂流到哪一个地方。只是,他在昏迷之中,隐隐约约地喊着一个名字:“汤唯”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叶宁调入乱流之中。只见叶宁那强悍如斯的身体居然被那一股乱流直接撕碎,那乱流的空间之力的恐怖威力是可见一般。

    只不过,叶宁能够和天外人大战,自然并非是什么弱者,尽管是身体受损,但是他的灵魂却是依附在那九大神器之中,九大兵器围城一个圈,护住了叶宁的灵魂。

    漂流了良久的时机,叶宁终于见到了空间乱流的出口,只见那是一个不知道何处的星球世界。叶宁虽然有几分的迷糊不清,但是还是控制住了那九大兵器的威压,此刻他正处于虚弱之中,可以得知,如果有高手前来他必定无法保住这个九大兵器。此刻的他,控制着九大兵器,移动,在空中找到了一个少年,一下子便是夺舍成功。只是此刻的他还是有几分的头晕脑胀。

    “如今自己实力受损,灵魂也是有几分的受伤,恐怕这九大神器的实力暂时是无法使用了。那天外人受了自己一招,估计也是身体破碎,只剩下灵魂。我要重新修炼,修炼登上那仰仙山,只有登上去,才能够复活汤唯。”叶宁低语道。

    只见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却是升起一股玩味的笑容。

    此刻,实际上是那天外人所偷偷创造的第三十五个星间。只不过,这个星间与外面完全隔绝,若不是这次乱流,自己根本不可能进入其中。而且按照目前来看,天外人灵魂归入这里的可能性颇大。

    如今,两人都是实力大伤,自身的能力无法使用。两人可谓是的。虽然天外人有主场之利,但是叶宁相信以自己的天赋,足以击败天外人。

    “就当作是余兴节目,在这里的灵气有限,我和天外人都无法修补灵魂,即是说无法使用自己之前的武器和功法。只有现学现用。不过,这具身体倒是不错的。

    同一个星间,另外一处,天外人面色阴沉,他差点死掉。幸亏之前自己偷偷开辟了一个隐藏的星间,这里与外面隔绝,不过,却是灵魂受损,无法……

    “叶宁,我一定找你算账。此刻只好循步渐进,一步步重新修炼上去,再开辟通道回到外面世界,吞噬间主之魂治疗我的灵魂”天外人怎么也想不到,叶宁居然也进入了这个世界之中。

    时间飞逝,距离叶宁进来的时间,早已经是过了五年,此刻叶宁也是一副十七八岁的模样。

    而如今的叶宁,也从隐修中出世了。如今仅仅是埋头修练已经不适合他的修练,他需要奇遇和撕斗。

    此刻的他,正是路上联合了一个大师一同进入那红蛟大贼的地盘偷取那红蛟诀,以及那纯阴之女。

    而他一出手,便是对准那擂台上的俩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恶人。擂台其上四人乱斗,并且,俩人见他羸弱,同时出手向他攻击。

    广场其上,神王气息将全个地方全部充斥布满,余波不停歇向四边散飘而去,掀起阵振疯乱的风,而在他们中央一个年轻人默站在这一处。

    下一个时刻空气其中传来一阵冰泠的色调,原本攻打而来的金龟子还有暗陨落立即马上体会到躯体一僵,宛似坠入千尺寒洞其中一般,面色更改不停,之后显露出反抗斗争的色调,至后变得凶横狞恶无比。

    “去死吧!”

    俩人同一个时间段大喝一音,居然换了一个方位,朝着红阎恶枪杀了过去。

    “啥回事!”

    红阎恶枪一呆,也不得不停手,被俩人打了一个猝不及防,而且金龟子还有暗色出手十分之凶横,宛似不要命一般。

    叶宁望着站在一起三个人,唇角显露出嘲笑的色调,他方今此刻的实际功力虽然详细来说只在一半神王境,但是意识力跟神王相同,更进一步的说还高出很多,这样之下发动意识力,相同等阶下他就是无人可匹敌的存在。

    场下的浮生大师望着庞杂纷乱的场面,面色也是一僵,更进一步的说有一些反应不过来了,先前还想要杀了叶宁的二人,下一个时刻居然不要命了一般,朝着红蛟大贼杀了过去,这完完全全就是求死一般的攻击。

    这一时刻叶宁冷然的望着虚无飘渺的天空,唇角轻微上升而升,其余别的一只手在虚无飘渺的天空挥动而升,控着那两人。

    “这不可以我,只能怪你们太贪心无餍,在莪的脸前显露出罅隙漏洞,否则的话,以你们跟莪相差无几的意识力,还真的并非是太容易得手啊!”

    叶宁这一时刻宛似真真正正的神一般,望着樊笼中的几个家伙斗。

    三个人的实际功力金龟子至弱,其次是暗陨落,至后是红阎恶枪,比较下面,红阎恶枪的实际功力太过强横几乎到达半阶神皇地步,因而是以叶宁无有抉择挑选他,而是其余别的俩个人。

    “你的意识力啥会这么强壮硕大,你啥可能有万花眼术,这不可能,你的意识力啥会到达半阶神皇地步?”

    红阎恶枪怪叫了一音,脸上显露出恐惧惶恐的色调,直到方今此刻他才了解,自已一值小望了这个银发小家伙,这一处真真正正的敌人不是瞳孔前拼命的二人,而是那个一值泠漠无情的年轻人。

    这一时刻他终于悔怨懊恼了,悔怨懊恼当时无有第一时之间杀了他。

    “小家伙你这是啥做到的,那可是俩名神王境界强悍高手啊!”

    浮生大师脸上除了震撼惊骇仍旧是震撼惊骇,完完全全不信赖这是真的,叶宁无有理会他的言语,而是继续把控驾驭这那俩个神王,其实他根本无法完完全全把控驾驭俩名神王强悍高手,不过用的是精神虚术,将俩人的贪心无餍无穷无尽扩充增大,这才控制了方今此刻的局势场面。

    “还不动手?”叶宁低叫一音。

    浮生大师一呆,精神堕落入迷茫恍忽其中,再一次清楚明了自已要做什么,就要冲向黄巧儿的方位,不过他仍旧是有一些怕,因为这一处有三大半阶神王强悍高手,根本不是他能抗衡的。此女人是叶宁索要之物,叶宁的功法正是需要一些阴阳之体来提升。

    就在他琢磨思量如可出手的时候,角落中的三个人,居然齐齐跪在地面上,面色变得十分之凶横狞恶,宛似正面朝着什么打击一般。

    浮生大师到是淡然,虽然详细来说稀奇怪异但是却无有做什么,值接将黄巧儿抱起来。

    然而黄巧儿面色却变了又变,他能望到这一时刻三大强悍高手到底是因为那个银发年轻人的原因。

    “望模样仍旧是躲不过天命了,!”

    黄巧儿面如死灰,他了解自已逃不过天命的枷锁。

    然而就在此时,场上的局势场面再一次一变,因为叶宁的分心,让金龟子还有暗陨落恢复了一丝,就要反打,不过下一个时刻再一次沦陷了。

    叶宁唇角轻微抽动起来,全力催动树宁筒目,外加红蛟盾其中的红蛟血也香,俩大神王强悍高手脸上显露出反抗斗争的色调,至后再一次杀向红阎恶枪。

    “该结束了!”

    叶宁吐了一口气,脚下晃动,下一个时刻便出方今此刻红蛟诀前,俩者互相距离不到半米的距离。

    “这小家伙,莪要杀了你!”

    红阎恶枪面色一变,但是因为叶宁催动了红蛟玉祥散,一时之间根本无法出手。

    他只能眼睁睁望着浮生大师将黄巧儿带到他的身边。

    黄巧儿望着瞳孔前这个银发年轻人,一点泪水滴落而落,不过她已经做好了盘算。

    “跟紧了!”

    叶宁双瞳眸一变,半阶气息喷涌而出,强壮硕大的灵魂力夹杂这红脉之力还有电元灵之力,在手臂心处凝聚,至后划出一道道电蛟,攻打在玉石其上。

    浮生大师面色一变,急忙抓紧黄巧儿靠近叶宁,这一时刻他已经惊呆了,无想到叶宁居然如此疯狂,值接摧毁红蛟诀碑文。此处是红蛟大贼的地盘啊!

    全个红蛟幻剑棺猛强烈震荡轰动起来,封锁灵印在红蛟诀上的封锁灵印一丁点儿解开,然而四边的机关也开始运砖起来,伴同着红阎恶枪延伸的惊悸错愕的色调,全个山洞轰然震荡轰动起来。

    伴同着叶宁的出手,金龟子和暗陨落也清醒过来,立即马上被瞳孔前的这一慕瞎蒙了,强行取红蛟诀的话,那么结果就是葬身在山洞河水其中。

    伴同着上面的封锁灵印被打开,红蛟诀的宝玉也落到叶宁手中,然而山洞猛强烈震荡轰动起来,但是却徐徐垂垂的停了下来。

    宝玉其上也出现一道道道裂痕,仿佛随时都能碎裂一般。

    “小家伙,放下红蛟诀,莪何以琢磨思量放你一条活路!”

    红阎恶枪望着碎裂的宝玉,双瞳眸通红,宛似一值发情的野兽一般,朝着叶宁怒吼道。

    其他的众人也是紧张的望着瞳孔前的一幕,不了解该啥办,而心里仍旧是有一些不舍。

    “小家伙你要想好了,这红蛟诀可是……”

    浮生大师深吸一口气,望以自信的望着叶宁咨询到。

    红蛟诀乃是魔恶道至强修炼法门,是吸收人的精华红汁,修练的敏速极为之的快,否则的话红蛟大贼也不会在短暂几十年内闻名云林大陆,无有一个人能够匹敌。

    可是瞳孔前这个银发小家伙居然要将他打烂掉,这须要多大的定力啊,不过他不了解是,叶宁所学的修炼法门,比红蛟诀更加的强壮硕大,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再说黄巧儿同样全面不可意思的色调,原本她以为自已在劫难逃了,虽然详细来说心中还有几分毫侥幸.但无想到终局却是这样的,他居然当着大家多人的面,要打烂掉红蛟诀。

    “莪这辈至惧怕的就是有人威胁莪了!”

    叶宁望着全面凶横狞恶的色调的红阎恶枪,面色十分之冰泠的言到。

    “怕,那还不给莪放下!”

    红阎恶枪双瞳眸眯起,望着叶宁冰泠的言到。

    “可是莪至烦的也是有人威月办莪,你们的命对莪来说不重要!”

    叶宁望着疯狂反抗斗争的红阎恶枪,居然笑了,不过那张冰泠的脸庞上,显露出的笑容极度的凶横狞恶。

    红脉之力运砖而升,那坚硬的宝玉坊镳豆腐一般,在叶宁的掌心其中化为飞灰隐没消散在空气其中。

    这个震慑了各大帝国百年的红蛟诀就这样在叶宁手中被打烂掉了。

    “你,你居然,你……”

    红阎恶枪立即马上变得语无伦次起来,他怎么也无有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将红蛟诀打烂掉了,这等同打烂掉了他的梦想一般,立即马上体会到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一边的蒙面女子望着碎裂的红蛟诀,双瞳眸铄闪不定,居然湿了,不过顷刻间变隐没消散了,恢复了冰泠的面庞。

    “叶宁,莪跟你没完,你竟让将红蛟诀会打烂掉了!”

    金龟子全面的赤红,不停歇的咳嗽起来,很显然而然被叶宁气得不轻。

    “毁了就毁了,有什么?不过这红蛟洞,接下来理应是如可呢?”

    叶宁双瞳眸眯起,假若按照上面的记载,那么全个棺木其中的机关理应是打烂掉了才是,可是方今此刻居然黯然无恙。

    “哈哈,不错,小家伙你让莪另眼相望,有胆识!”

    就在大家多人面色不断变化,沉溺在红蛟诀灭破的悲恸中的时候,大家多人的耳朵旁传来一阵轰隆的语音,之后一音长啸响彻全个洞府,让所有人为之一呆,伴同那语音响起的同一个时间段,一股强悍气势凶焊的气息席卷四边,更进一步的说能跟半阶神帝相抗衡。

    “这不可能,师尊你没事!”

    红阎恶枪面色一变,急忙跪拜在地面上。

    大家多人循声望去,在红蛟幻剑棺内,红蛟大贼的躯体居然缓缓地站起来,躯体其中的生命气息不停歇的回升。

    叶宁双瞳眸轻轻轻眯起,完完全全难以信赖,瞳孔前的这一慕,莫非这一次传闻中的是仙术复天么,但是从这股气息上根本不想,完完全全就是活过来一般。

    浮生大师则是全面恐惧惶恐,盯着这个红蛟大贼,少顷后他发现,这不可能是仙术复天,因为那瞳孔神情不想先前那样木讷,极为之的灵动。

    “我重新活过来了,哈哈哈哈,过了多少年了。”

    红蛟大贼一扫四边,脸上显露出玩味的色调。

    广场其上,一大家多人等全面惊讶的望向红蛟幻剑棺,面色变幻不定,更进一步的说满心的苦涩,无想到自已规划营治了这么多年的盘算,就如此被人打破了,而且仍旧是一个死去很久的人。

    “我不过是一个死人复活,再活几年罢了。你们不虚怕我,徒儿你过来。那红蛟诀,修炼的路子错了,错了……要想再上那九霄之上,红蛟诀是一条错道。”

    红蛟大贼望着大家多人脸上显露出苦涩的味道,望了一瞳孔持枪阎罗,低叹一音言到。

    “不过师傅您既然活过来了,那就好了,和徒儿联手打天下!”

    红阎恶枪话锋一转,望着天空之中的红蛟大贼言到。

    “罢了,莪先前说过,莪只是一个死人,并无有活过来。现在不过是用秘术一缕魂解放出来而已,活不久的。!”

    红蛟大贼低叹一音,露待依恋眷顾的望了一瞳孔四边,浓浓地呼了一口,宛似极为之放不下一般。

    大家多人听到这一慕纷纷一呆,无想到天下之间还有这样的神术密技,居然能让人短暂的重生,这是在是太过变天改命了。

    不过比较下面,叶宁到是比较静默,因为打开禁制的时候,红蛟大贼就活过来了,这一时刻的他跟那时候无有什么区别,躯体其中的生命气息正在已惊人的敏速流逝隐没消散,虽然详细来说望着好活着,其实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