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逆天狂神 > 章节目录 9.悟道
    叶宁只得打了个哈哈,说道:“师傅找我什么事情。”

    “快穿上衣服,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怒王说完。那叶宁也是急急忙忙地穿上衣服。此时的天色仍旧昏沉,正处于黎明之前。怒王也不管叶宁是否跟得上,朝着那风林学院的大门外狂奔而去。叶宁用尽力,也只能勉强的跟得上,这走了一会儿,就已经脸色发白了。

    “慢一点。师傅。”叶宁没办法了,只得喊道。但那怒王却似是听不见,越走越快。叶宁双腿越来越沉,沉如铅铁。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拉越大。他深知这是怒王给他的第一次考验,若他真的停了下来,恐怕那怒王会不由分说的把他踢出去。

    坚持,坚持!叶宁喊道,体内的暗金色灵力急速流转,支撑着每一块肌肉的超负荷运转。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那怒王才停了下来。

    “到了。幸好赶得及。”怒王擦了擦鬓角的汗,说道。叶宁一个踉跄,直接摔到在了他的身旁。双腿已经彻底麻痹,失去了知觉。

    风林学院旁的诺奇山脉连接着众多的山峰,通天峰便是其中之一。通天峰高耸入云,素来有伸手可触苍穹一说。这通天峰高达千丈,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深渊。若是一个不小心掉了下去,恐怕尸首会摔成粉末。

    “这次带你过来,我是要传授你功法的。如果你悟性好领悟快,说不定还能顺道把王级地阶的战技给学了。”怒王轻描淡写道。仿佛那王级地阶的战技不过是什么小把戏一般。

    星河大陆上,一个修行者想要强大。除了修炼功法之外,还需要修炼战技。功法决定你的灵力质量、数量、和恢复运转的速度。而战技则是运用体内灵力战斗的法门。功法战技按照威力的上限分为师士将王皇帝尊七个等级。同时,又按照品阶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阶。王级的战技已经是比较少见了,地阶品质的战技更是稀少。

    “王级地阶的战技,以我现在的这个等级能修炼?”一阵头脑发热之后,叶宁冷静了下来。大多战技的修炼都需要自身等级去到某个程度之后才能进行修炼。一个师级高阶的人修炼王级地阶的战技,这说出去任谁都不相信。

    在那远方的天际,一道金光射穿云朵,直接打在通天峰上。金色的虚影在云后明显至极,随着风吹时间流,那耀眼但是不刺眼的太阳终于从中挣脱出。在其巨大的身影前,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而可笑。那儿女情长,国家兴亡,势力争斗。都不过是一阵风,一把沙。

    怒王脱去了上衣,露出结实的肌肉,只见那一身肌肉上伤痕累累,遍布全身。在其胸膛前更是有一道狰狞的伤口,能在这伤势下活下来,他生命力到底有多么的顽强。风在两人身边涌动,吹起他头上的散乱黑发。那一刻的怒王,就如同千万年前的石雕,让你觉得他历经风雨沧桑,却依然耸立在云山之巅。

    “啊!”怒王放声大吼,那一阵吼声破开云层,直冲那天的尽头。顿时之间,叶宁只觉得那怒王身上有股英雄的豪气。只听见那怒王说道:“凌绝顶,览众山。这里高达千丈,时间的所有一切都在我们的脚下,哪怕是那天龙帝国的傻皇帝。”这话虽然叛逆,但叶宁却隐隐认同。英雄,就当如此。

    “跪下!”怒王声若惊雷,叶宁在怒王的威压之下毫无反抗之力。怒王道:“心宗第七十八代传人墨凌峰今日收徒叶宁,小子,叩三个头。”叶宁连忙叩了三个头。良久,那怒王都没再说话,又过了一会,他叹了口气,说道:“起来吧。”

    “从今之后,这心宗就不止我一人了。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够发扬心宗。我找到你作为弟子,也算是没有辜负师傅的叮嘱了。若这心宗传到我这一代就断了,我就是罪人啊。”怒王那沧桑的脸上还带着哀伤,叶宁也不知道什么回事,只得呆站着。

    “心宗的功法战技修炼都极其讲究悟,所以第一件事,便是选取悟道。这悟道可以说是你本心之道,你要以此为根本,去领悟、去修炼。选吧。”怒王说罢,定眼看着叶宁。

    一瞬间,叶宁想起了那小时候所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被恶人所追杀,被奸人所害。这时候,总会有豪侠仁杰跳出来,帮主角摆脱冤屈,匡扶正义。每每看到这些情节,叶宁就会一身热血沸腾,忍不住喝一声好。他相信这世界真的存在着公道,真的存在着正义。

    然后转过头来,被族中的那些高高在上的族人殴打欺凌、辱骂,活得连一只狗都不如。族中有实力者,就可以肆意的欺凌他们母子。这个时候,公道何在,正义何在。莫非那公道正义只是那镜中花,水中月。只能在虚妄的世界中求得,真实的世界中,他并不存在。

    叶宁所看到的,只有弱者恒弱,强者恒强。弱者若是想追求公道正义,是痴心妄想。那公道,属于强者;正义,也属于强者。

    “既然这天道不公,那么我就去代替这天,施行正义。我的悟道,便是正道。这正道并非是那公子大夫的翩翩正道。我的正道,讲究快意恩仇。凭着我心中的一根标杆,仗着我的双手,为这天下冤屈之事鸣不平。以杀止杀,以血换血。”叶宁道。那怒王听闻倒也是释怀了。他松了一口气,叶宁的身世坎坷。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人,极为容易性格偏执噬血狠辣。当年曾有一个以为杀道为悟道的心宗修行者,为了体会杀道。一路修行来杀了足足上十万人,最后被其他心宗的修行者联手击败。怒王不希望叶宁会成为下一个。

    “我多怕你选的是那恨道或者是杀道。那样你这个徒弟我也只能放弃了。修炼的第二步,从这里跳下去那深渊之中。”怒王那神情,似笑非笑,叶宁看着这下方的深渊深不见底,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