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逆天狂神 > 章节目录 15.山间修炼
    在与步风的一战中,叶宁感受到了自己的众多不足。其中一个就是身体方面的。步风的炼是刚猛的虎拳,是以他除了练功之外,还是进行身体的锻炼。而叶宁一直以来因为自己等级提升不去,完全把心思放在练功上。在战斗中,身体很轻易就会出现疲惫的现象。

    山中的清晨总是格外的寒冷,山涧之中。一个少年正踏着落叶,在疯狂地飞奔着。在他的身前是一只惊慌四措的野兔,只见那个少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速度提升到最快终于抓住了野兔。他休息了几分钟,又把野兔放在地上。等野兔跑出个十来米之后再去追。

    这野兔也是杀掉了,它完全不能理解这个人类抓了自己又放掉,抓了自己又放掉到底是为了什么。求生的本能使得他再度的飞奔,而身后,那个少年还是一副誓要抓到你的样子。兔子跑出没几步,就整只倒下了。叶宁上前看了看,貌似是力竭而死了。

    “真没劲,我还背着两块大石头跑呢,都没有事。这小兔子倒是跑到力竭而死了。”叶宁摇了摇头,这山涧飞奔的锻炼方式才做了三天就结束。这意味着他又要回到了迎着瀑布巨流扎马的锻炼方式。

    叶宁在这已经修行了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他每天都会花上一个半时辰用来锻炼体魄,两个时辰用来运转功法。剩余的时间,不是睡觉就是钻研无字天书上的字符。

    一般的功法有型,有套路。但无字天书上的功法,却是无影无形。你以不同的悟道去看,所看到的东西都会不同。你修炼的并非是功法,而是你的道。所以心宗在功法修炼这一块上,领悟远远比勤奋重要得多。当你用悟道解开了无字天书上的字符之后,只要按着上面所说的修炼,实力自然而然的就能够晋升。

    额头的眼缓缓张开,无数的金色符文在叶宁的眼前跃动。每个字符中,便是一场经历。叶宁觉得那些经历都是真实存在过的,被人、或是天地以某种形式记录在了这无字天书之上。若是叶宁不能在这些经历中保持自己的悟道,那么就不能解读出字符的意思。若是丧失了自我,恐怕就会影响到神智。

    “今天,多少个字符好呢。就五个吧。”叶宁伸出右手,从那些众多金色字符中捞出五个。金色的字符在叶宁的手中化成一个个金色的小球,叶宁把这些小球放在胸前,轻轻一压。整个人感觉一阵晕眩,便进入了一场梦之中。

    只见叶宁处于梦境之中时,体表之处有着金色的灵力在流动。这些灵力不时只见会闪现出古朴的符文。只要叶宁能够解开这些字符背后的意思。这些字符便会化作叶宁的灵力,引导叶宁身体其他的灵力进行流动,修练属于正道的心宗功法。

    现在的叶宁估算,自己只要再解开五十个字符,便能将功法推进到晋升边界。到时候只要花上些时间修炼功法便能突破士级初阶。

    大约一时辰过去了,叶宁满头的汗。他长吁了一口气,在梦中好几次他就迷失了自我。变成一个以正道为名肆意杀戮的恶魔,但最后关头还是坚守住了。那道符文也随之化为灵力,从叶宁的心脉流向奇经八脉。

    五个字符足足花上了叶宁五个时辰,他解出了其中的四个,最后解读的那个字符不单是失败了,还差点导致他迷失了自我。

    “看来以我现在的状态,五个字符还是比较勉强,四个字符大概是差不多了。”这样算下来,这五十个字符还需要十来天的日子。叶宁伸了伸腰,把找来的柴火架好,点着。手持着匕首把那竭力死去的野兔开膛破肚。清除干净血液和内脏之后,洒上些调味品便是开始烤了起来。

    不一会,这烤野兔便传来了一阵阵的香味。油脂从野兔的身上滴落到火中,引起了一阵的噼噼啪啪响。使得这隐藏在瀑布之后的山洞中香气四溢,那些香气,怕是连山洞外面都能闻到。

    叶宁连续几天吃的都是鱼类,此刻能吃肥美的野兔,早就禁不住了。三下五除二,便把野兔吃去了一大半。他随手把肥油擦在了石壁上,打了个饱嗝,用打来的河水洗了下脸便想睡觉。

    突然间,外面传来了一阵响声。似是婴儿的哭泣一般。叶宁幼时曾经听说这山间有些猛兽,善于模仿婴儿的声音,来吸引猎物。就在叶宁打定主意不管时,洞穴口突然传来了怪异的响声。

    有东西进来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叶宁绷紧全身的肌肉,手持着匕首。在这个山洞中他退无可退,如果对方真的是要袭击自己的猛兽,恐怕叶宁就只能交代在这里了。

    只见来的是一只身负着重伤的野兽,它身上血迹斑斑,遍布着伤口。那只野兽叼着它的幼崽。幼兽看上去恐怕也刚刚出生了十来天左右,连眼睛也睁不开,身体也只有巴掌般大小。

    野兽见到叶宁,摆出了一副攻击的态势。但无奈身体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不消片刻,便轰然倒下,死去了。只剩下尚未睁开眼的幼兽奶声奶气地叫着,似乎它还没意思到自己失去了什么,还在叫着饿。

    外面,又传来了阵阵的狼叫声。叶宁心中一惊,那是血狼的叫声,听声音,大概有数百只之多。如果给他们发现了……叶宁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连忙熄灭了柴火。血狼的凶名远扬,并不是因为它们单独的实力有多强。血狼的恐怖就在于,只要狼王不死,他们的行动就犹如一支彪悍的军队般,埋伏、偷袭、追击等等。就算是实力比它们高的魔兽,遇到他们都要退避三舍。

    “咿呀、咿呀……”那边的小幼兽仍不知道危险降临,慢慢的爬到叶宁身边,伸出爪子碰了一下叶宁,又重新收了回去。似是在探索着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叶宁叹了口气,如果是只成年的野兽,叶宁肯定是毫不犹豫出手杀了。但面对着这只连眼睛都未曾睁开的幼兽,叶宁还真不好下手。他轻轻抱起幼兽,拿起一根野兔的骨头放在它嘴中。幼兽也不拒绝,伏在叶宁的胸前吮吸着骨头。

    “不准再吵了知道不,再吵的话,把你扔出去喂血狼。”叶宁佯装道。那幼兽倒也似是听懂了般,乖乖的没再发起叫声。

    洞外的血狼找了良久,也没找到刚刚那已经奄奄一息的猎物。血狼群还故意在外面埋伏了几个时辰,在彻底没有什么发现之后便是离开了。叶宁也是松了一口气。但谨慎起见,他还是细细听了半个时辰,确定外面再没有任何的血狼埋伏之后才慢慢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