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狂神 > 16.幼兽

16.幼兽

        第二天醒来,叶宁发现自己的胸有好像有什么伏在上面。定眼一看,原来是那只幼兽在叶宁睡着的时候爬到叶宁的胸膛了。叶宁抱起幼兽放在地下,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处置这幼兽好。他可没有什么别的心思来照顾这只小家伙,但放到外面的话,这只幼兽估计活不过两天。

        不管了,还是继续我的修炼吧。叶宁想罢,光着身子往山洞外面一跃。潜入到瀑布下面的水潭当中。他游到一块瀑布下的石块上,扎起马步,任由从高处飞跃而下的瀑布水流击打在他的身上。尽管那巨大的冲力使得他的身躯左摇右摆,但他的脚步却是如同钢钉一般,把他生生的钉在石块上面。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无论叶宁的身躯是如何像暴风雨的中的扁舟一样摇晃,但叶宁的双脚就是死死的纹丝不动。这种训练除了锻炼身体之外,也极为锻炼人的心智。在这瀑布的激流之下,你不能有一丝的松懈,尤其是在体力快衰竭之时更是如此。只要你有一丝不集中,身体必然就会被水流冲走。

        做完了身体的练习之后,叶宁游到岸上。盘坐着运转起了功法。衣服上的水分都随着功法的运转而蒸发消发。体内的灵力随着无字天书所指导的运转方式而飞快运行,一个循环,两个循环,三个循环。叶宁完全就是不知道任何的疲倦,一练就是两个时辰的光景。这勤奋的程度,任谁看到都只能自叹不如。

        两个时辰悠悠过去。叶宁随便在水潭之中抓了几条鱼,草草烤了来吃便开始了新的修炼。他拿出四个金色的字符,缓缓压入胸膛之中。一轮轮的梦幻经历在他的脑中升起。

        足足过了四个时辰,叶宁才醒来。一醒来便见到幼兽不停在他的身边打转,显然饿得慌。像它这个年纪,一般都是吃奶。但这荒山野岭中,哪里来的奶。

        “咿呀,咿呀……”那幼兽不停用鼻子在叶宁的身上蹭,叶宁苦笑了一下,道:“怕了你了,我出去帮你找找吃的吧。若是你个雌的倒好,若是你是个公的。小子,等你长大之后肯定要揍你一顿。”

        叶宁出去找了一圈,途中见到了一只怀孕了的野山羊。这可谓是瞌睡来了就有枕头。叶宁把野山羊拐带到山洞之中。看着那幼兽安安静静的吮吸着野山羊的奶,一时间也是感觉到无比的困意。不消片刻便是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自从野山羊来了之后,叶宁倒是省去了许多事。只要为野山羊找点吃的便行。就这样又过了十几天的时间。叶宁终于把功法推进到士级中阶。他喘了口气,接下来的几天里只要修炼功法就行了。

        又过了两天的时间。叶宁感觉自己的功法已经修炼到快要突破的地步。

        灵力随心而行,随道而转。暗金色的灵力在体内转了一圈又一圈。在瀑布下扎马练就的专注力使得叶宁能够在十个时辰的功法修炼中仍旧保持着心神的清明。此刻的他紧咬着牙,如果不能趁这次的机会一举突破,恐怕又要等上几天的时间。这是叶宁不愿看到的。

        八八六十四,九九八十一……叶宁也记不清灵力的那些灵力到底循环了多少次。只觉得那经脉越来越炽热,体内的灵力也是越来越为之精纯。

        “坚持住,坚持住”叶宁细声呢喃。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想起了那处于荒野中的墓地。心中的信使得他一直在坚持着。

        晨昏日月,星河流转。又过了几个时辰,体内的那些灵力运转终于缓慢了下来。只听见一声巨响,那些灵力突然便是炸开了。叶宁体内的所有暗金色灵力都在此刻转变成青色的气体。这些气体慢慢挤压,凝结出了两颗青色的珠子,浮在叶宁的丹田位置。

        突破了,我突破到了士级中阶了!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我终于突破到了士级中阶了。饶是叶宁心智已经坚定无比,此刻都忍不住一筐热泪。士级中阶可以说是一个分水岭。在士级中阶之前的修行者,不过就是一个门外汉。只有晋升到士级中阶当中,才可以说真正踏入了修行的道路。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战技只有到了士级中阶才能修炼的原因。

        “啊!”叶宁一声大吼,震耳欲聋。山野之中鸟兽被惊动,群飞四散。当年来藏在叶宁心中的那股愤懑之情终于在此刻一扫而空。以叶宁现在修行的这个速度,叶宁又信心,在帝族试炼之时他不会再修为上输给任何人。

        怒吼过后,叶宁开始探寻自身的改变。之前体内的暗金色灵力全部消失了。体内只剩下两颗青色的珠子。那两颗青色的珠子当中涌出丝丝的青色气体,开始在身体中循环流动。在流动的过程中,更是有不少的青色气体融入到叶宁的躯体之中,对躯体进行一番改造。

        看来之前的所有灵力都变成了这些青色气体。这些气体中充满了浩浩荡荡的正意,我就叫它们为浩然正气吧。只是这些浩然正气好像不太听我使唤。我好像没办法驱动它们?

        叶宁又尝试了一下,发现这些气体自己居然驱动不了。这些浩然正气有着自己的意识,根本不需要叶宁去控制,就能按照着无字天书上的功法来进行运转。

        倒也是有趣,看来要去问问师傅怎么一回事才行。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先去学院中报道吧。我缺的课已经够多了。啊,这几天一直忙着功法的修炼,一时间也忘了看看那只小家伙怎么样了。

        拍了拍脑袋,叶宁走进了山洞之中。那只母野羊早就饿死了,而幼兽,则是伏在野羊的旁边,在酣然大睡。它的身躯也从原来的巴掌般大小变成了一个竹篮般大。

        “小子,我要走了。你留在这里吧。我等下帮你再抓只母羊过来,再帮它弄些草。过个十来天我再来看你。知道么。”叶宁摸了摸幼兽,只见幼兽温顺地叫了叫,伸出舌头舔了舔叶宁的掌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