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逆天狂神 > 章节目录 32.失误
    那尸体也是看出了叶宁的意图,一阵怒吼。那怒吼在这空旷的空间之中回荡着。叶宁现在不担心别的,就担心与这家伙的战斗会引来那藏书馆的守夜人。那么他这一夜就白干了。

    天书存在的时间,十分的古老。没人知道来历。在漫长的时间之后,这天书开始有了自己的“意识”,又经过了数千年的灵气吸收。天书凝出了它自己的神识,既心宗所说的“意”。而在最近的这几百年间,因为这神识的作怪使得不少修行者在修行天书上的战技时自爆而亡。因为天书又染上了不少怨念。此时这一道“意”,实力恐怕是堪比皇级。想叶宁这一个小小的士级中阶的修行者,既然妄想自己修复这一道“意”?

    “小子。”那尸体用着近乎是石头互相摩擦的声音道,“本以为你和其他的那些蠢货一样,是一个贪得无厌却又实力高强的修行者。谁知道,你恰恰相反,你很聪明实力却弱的可怜。可惜,聪明反倒是被聪明所悟。你的性命今天就由我来收下来。”原来那道“意”一直逃是因为以为叶宁同那些修炼神通的人一样,实力都到达了皇级。直到被叶宁追出这么远之后,它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被一个实力只有士级中阶的修行者追着。

    皇级,竟然是皇级……叶宁一时间也是愣了,怒王的估计严重失误。今天这局面恐怕是十有**是死,只有一成的几率是生还。

    冷静,冷静。越是死局,叶宁就越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一转眼,右左手同时划圆,风起云动,连连打出三个云团掌印。这前两个掌印叠在一起,做延误的作用。而后一个掌印则是被叶宁所引爆。在这底层空间之宗顿时是云雾弥漫。叶宁转身便朝着那天书处奔去。

    他要毁掉天书,只要毁掉天书那道“意”就没有任何的藏身归处。到时候叶宁四处逃窜,等到那道“意”衰弱就行了。

    那尸体不缓不慢,说道:“诞生于天书,加上这些年来吸收灵气。比起来,就如同你们人类的皇级实力。你只是一个蝼蚁而已。”那尸体抬手一击,云团掌印便瞬间崩溃。在绝对的实力之前,什么计谋策略都只是空谈。

    局势刻不容缓,叶宁还有很多的事情尚未完成,可不愿把性命丢在这种鬼地方。更何况,还是死在一具尸体手上。他头也不回,朝身后又是打出了三个云团掌印。只要能够挡住这尸体一分一秒的时间,叶宁都不愿放弃。这次三个掌印堆叠在一起,那尸体倒是花上了一点点的时间才破开。

    双方就这样一路的追逐,叶宁从原地到天书的一路上,叶宁打出了一共十个云团掌印。那尸体虽然能够破开,但也是显得越来越为止费劲。叶宁心中也不免开始出现了猜测。

    如果这道“意”真的是有皇级的实力。叶宁早就被击毙了。但直到叶宁到达那天书旁,那尸体没击中过叶宁一次。只能说明一个,那家伙在虚张声势!

    “你再进一步,我便把这天书给击碎。到时候即使你杀了我,最后也会衰竭而亡。”叶宁道。那尸体摇了摇头,道:“你真以为这天书是普通的石头,若是这么容易就会被击碎,就不可能作为神通的载体了。只怕你一击打上去,最后受伤的是你自己。”

    “是吗,那就要看看了。”叶宁抬起手掌,看似就要全力击打在天书之上。就在这一刻,他突然转过身来,朝那尸体扑过去。他心中隐隐约约觉得,这尸体的实力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高。

    其实并非是这道“意“虚张声势。而是离开了天书之后,它衰弱的太快了。而且,它只有借天书才能够吸收着外界的灵气,离开了天书它就如同是无垠之水,如果储藏的能量用光了,它便会衰亡。在这么多重因素的限制之下,使得它展现出来的实力远远没有达到皇级的程度。

    但……

    “小子,你这样正和我意。”那尸体长牙咧嘴笑了起来。这看上去倒是十分的恐怖。叶宁心中暗道不好。只是此刻他已经止不住前扑的势头了,他只能硬着头皮迎战。

    轰轰轰轰!

    藏书馆的底层一阵爆裂声,叶宁整个人被击飞了出去。刚刚那尸体展现出来的实力是将级初阶,与现在的叶宁正好差上两阶。即使叶宁在被击中的瞬间避开了致命的部位,但还此刻仍旧是整个人瘫在地上,全身的骨架似是散掉了一般。

    “臭小子,又花费了我这么多灵气。等我回到天书上饱吸一顿,然后再把你煎皮拆骨。那尸体也不管尚且存活着的叶宁。灵气的急剧消耗和减弱使得它很快就皇级掉到了将级初阶,若是再呆上一会,恐怕实力就要掉到士级高阶了。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从尸体的身后飞扑了过来。来者正是已经被击得重伤的叶宁,此刻的他全凭着一个意念,一口气来支撑着自己。叶宁双手环抱住那尸体,放置在体外凝出心网的浩然之气也在他的控制之下堵住了尸体的眼耳口鼻。那尸体见状,勃然大怒。拳头如同雨点般尽数倾洒在叶宁身上。一声声的闷响在底层传递开来,叶宁却是不松手,他甚至变本加厉的把身体内的全部浩然之气封住尸体的眼耳口鼻。

    “松手,小子松手,松手!”那尸体知道不把叶宁打死,它就没办法回到那天书之中。这一战,若是不知道的人看上去,就似是两个流氓地痞打架。在这幽暗的底层,两个人用着生命来做最后的赌博。

    迷迷糊糊之间,叶宁感觉到自己似是见到了母亲正在朝着自己。叶宁很想拖住母亲的手,但是母亲的身影一直急急的走在前面。她的身影渐渐在叶宁的眼中消失,最后叶宁举目四望,只有自己一个人,而眼前一片漆黑。

    “小子,醒醒。”叶宁感觉有人在叫唤他一样。但声音是那么的朦胧,他一时之间也听不清到底是属于何处。

    “小子,再不醒的话,我就直接把你脱光扔到擂台上去。”

    “啊!”叶宁一个激灵,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此时的他全身**,被泡在了一个药桶中。他能感觉到来自药桶的药力一丝丝地渗入了他的身体之中。而他,全身骨裂,内脏大面积的受损,身体中的两条经脉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