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逆天狂神 > 章节目录 62。宁夜与叶宁
    那律法长老翻看了一下,皱了皱眉,却又摇了摇头。他对着那帝风林说道:“放开吧,应该不是他。”

    “是,师傅。”帝风林放开了叶宁手,退回到那律法长老的身边,律法长老手捏着那空间袋一扔,丢到叶宁面前的地面,说道:“既然现在查清楚不是你,那你可以走了。”

    叶宁吸了一口气,压住了情绪,说道:“多谢律法长老明察。”他并没有急着查看空间袋,现在他还在那律法长老的眼皮底下。叶宁接过空间袋。直接转身离开。

    待到叶宁离开之后,那律法长老把帝风林交换到身前,说道:“风林,你去查一查这个叶宁,为什么实力能够突然之间如此之快的增长。”

    “师傅还是怀疑他偷了时间之珠?”那帝风林说道。

    “我查过他的空间袋之中,并没有什么异常。那时间之珠大概与他无关,不过,对于他突然之间实力暴增的事情,还是小心一点好。说不定他串通外人把我们帝族的镖给劫了,甚至杀了帝震。”律法长老说道。那帝风林点了点头。

    叶宁从客栈之中出来也是满身的冷汗,刚刚他在帝风林动手的时候就料想到那律法长老会这样做,所以才在暗中把神识注入那空间袋中,驱使那时间之珠和丹药冲向天地袋之中。

    这时间非常的急迫,他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成功,所以在那律法长老检查时也是十分的紧张。也幸亏他临时的这个举动,不然恐怕叶宁已经被那律法长老击毙于手下了。

    叶宁急急忙忙地回到了那客栈的房间之中,他打了一会座把呼吸调整好,随后又四周检查了一遍,在确定没人监视之后才把那天地袋从空间袋中拿出来。

    一打开那天地袋,只见那月噬兽正在吞食着丹药。那月噬兽直接连同瓶子吞入肚子里面,这一阵猛吞,那帝震所遗留下的丹药就只剩下两瓶了。

    “喂喂喂,别吃了。”叶宁阻止了那月噬兽。那月噬兽露出一副委屈的神情。这天地袋之中之成天地,能够孕育生命活着所需要的灵气。所以这月噬兽在里面即使过少几年也死不去。但是,它毕竟是一只野兽。吃是他的本能行为,是以它一见到这天地袋中突然出现了这么些东西,就全部吃了进去。

    翻看了一下最后,叶宁一阵的无奈。那时间之珠居然不见了,估计是让月噬兽给吞了下去。叶宁一时间也是欲哭无泪。为了这颗时间之珠,他不单止与那帝震打了一场生死较量,更是被帝族一直追查着。现在那月噬兽居然把这颗时间之珠给吃了下去。你说他怎么可能不懊恼。

    “你这家伙,快点把时间之珠和我吐出来。”叶宁拍了拍那月噬兽的肚子,说道。那月噬兽一脸听不懂的神态。他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大了一个饱嗝,让叶宁知道它吃得有多么的欢。

    “快点,快点给我吐出来。”叶宁说道,只是那月噬兽都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叶宁心中也是冷了一半,看来那时间之珠就只能成为月噬兽肚中的养料了。只是,这养料实在是有点太过于珍贵啊。

    当然,如果真的想要取那时间之珠出来也是有办法的,只要趁着时间尚且短,把那月噬兽开膛破肚就可以。但是这月噬兽与叶宁出入过生死,叶宁自然是不会这样做。

    月噬兽趴在了地上,沉沉的睡了过去。叶宁最后只得把那月噬兽重新收入天地袋之中。

    他想了想,打算今晚连夜离开这白帝城,他可保不准那帝族的律法长老不突然出手找他算账。不过,临行前他想去那见那冥家兄妹一面。

    就这么想着,叶宁把这房间要带走的东西全部收拾了一遍。随后又故意当着众人的面来到客栈前台处,交了一个月的房钱。为的,就是让别人认为他还要这里留上一个月的时间。

    做好了这么一些,天色也是渐渐的昏暗起来。叶宁的换上了一身的夜行衣,看着窗外那银白色的皎洁月光,过几天便是那星河大陆一年一度的团圆日。

    只是此刻的叶宁,无家,更是没有亲人。团圆这个词也是注定要和他无缘。他在出门前再度观察了一下,再确定没有什么人跟踪他时,才往那冥家的府邸去。

    这冥家的府邸叶宁只去过一次,还是在那白发老者半强迫的情况下去的。怎么去叶宁也是感觉自己忘得个差不多,只好靠着直觉走。这么一来,一路走得也是极其的缓慢。

    又走了一会,叶宁终于来到了这冥家府邸之前。叶宁拿出那冥萱儿给他的东西,解开了外围的阵法进入其中。这冥家此刻正是灯火通明,有无数的幽魂野鬼在这里活动着。他们见到叶宁也不怕不惊,直接从叶宁的身边穿行而过。叶宁见状也是大感新奇。

    这世上只有两个门派势力能够驱使鬼魂之力,那骨莲帮是其中一个,但骨莲帮并非是地位对等的驱使,骨莲帮只是单方面的奴役魂魄。利用这些魂魄制造出士兵来。

    冥族却不同,冥族是与鬼魂签订了血契。他们与那鬼魂的地位是平等的。借着这鬼魂之力,冥族获得了极强的实力。而且,他们所使用的功法战技十分的另类,第一次与其交手的人往往得吃亏一顿。

    “人死之后,身体便会腐烂,而魂魄则会四处游荡。也不知道这天大地大,母亲的魂魄到底在哪里。”叶宁心中突然冒起一丝的想法,若是让这冥家帮他寻找母亲的魂魄,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成功呢。

    就这么想着,叶宁走到了一个院子。只见此刻那白发老者正和冥轩寒交战着,那冥轩寒在白发老者的压制下,只能苦苦的防守。

    “宁夜,你来了刚好。快点助我一臂之力。这个臭老头实在是太强了。”那冥轩寒带着一丝苦涩地说道。那冥萱儿见状,微微一笑,说道:“哥哥不要脸,打不赢还要别人出手帮忙。”

    “哈哈,没所谓。宁夜小兄弟如果有兴趣的话,出手便是。反正多一个老夫也能够轻易应付下来。”那白发老者的语气之中有着一股豪气。叶宁听后倒也没急着出手,他对这冥族的战斗方式仅限于上次与那冥轩寒交手,他看着那白发老者的每一招攻击,眼中偶尔有精光闪过,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右手风破云涌击出,左手虚握凝逆天枪。叶宁趁着那冥轩寒和白发老者互相退开之际加入了战局之中。只见那风破云涌凝聚出来的千斤云团在进入了白发老者身体一米处就被不知名的能量给破开。叶宁身体朝着那白发老者突进而去,一柄逆天矛挥舞出阵阵的残影。

    “来得好。”那白发老者一声轻吼。只见他一只手伸出朝着那逆天矛徐徐抓去。这一抓看上去缓慢无比,但是叶宁却感觉,自己的逆天矛无论如何也逃不出这一抓。

    “既然如此,给你便是。”叶宁直接把矛扔出,再度加快身形。这一战,他并不打算与那白发老者玩中远距离作战。对上这神秘的冥族,叶宁决定以近战的方式取胜。

    毕竟,近战是最讲究临场应变和胆识的,战技这些反而是其次。叶宁在这半个多月来也经历了无数次的近战生死时刻,此刻的他自信自己的近战能够成为他战胜一些实力比他高的修行者的利器。

    只见叶宁一个虚晃,在进入那白发老者的身前一米之时突然更改了方向,绕到那白发老者的左边。就这么一靠近,他便是打出了一套的疯魔拳法,朝着那白发老者疯狂地进击。

    “你这小子,倒是够狡猾的。”白发老者微微笑道,他双手轻轻结印,就在叶宁疯魔拳法打在他身上的时刻,空气中一道光亮闪过。

    几乎在转眼间,那白发老者就消失在了叶宁的身前,而原来白发老者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道身披着战甲手持钢刀的虚影。那虚影举起钢刀,尽力朝着叶宁劈去。

    也是叶宁躲开得快,这一刀的攻击堪比将级中阶修行者的全力一击了。怪不得那白发老者不畏惧他近身,原来那白发老者有这样的一招。

    “好了,不打了。宁夜小兄弟,怎么你突然过来这里,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也没办法好好招待你。”那白发老者说道。

    “这次我来,是想向你们道别的。与你们告别完之后,我会连夜连夜离开白帝城。”叶宁说道。

    “宁夜公子怎么这么急着离开,是不是这白帝城之中有势力要对你不利。你大可以告诉老夫。我们冥族虽然衰落了,但是名声在外,普通势力只要我们冥族开口说一声,就不会找你的麻烦了。”那白发老者说道,叶宁却是一阵苦笑。

    若是真的是普通势力找麻烦就好了,偏偏找叶宁麻烦的是那帝族。天龙帝国第一家族帝族,哪怕是在这个星河大陆上,能够与帝族抗衡的家族势力也就只有北方云梦国的那慕容家族了。衰败了的冥族帮不了叶宁什么。再说,叶宁也不想牵连到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