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狂神 > 63.暗杀

63.暗杀

        “不是,这白帝城之中没有什么家族要对我不利。只是我也是时候离开了。此刻来拜访,还有一事相求。”叶宁说道。

        “公子有什么事情要帮忙尽管说,只要我们能够帮忙,定然会出手相助的。”冥萱儿语气柔婉地说道。

        听到那冥萱儿这样说话,叶宁倒也是放下心来了。他把想找回母亲魂魄的事情说了一遍。那白发老者听后,沉吟道:“宁夜兄弟的母亲过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人死后,灵魂会在天地之中漂流游荡。这要想找到你母亲的魂魄,恐怕是十分的困难。这里有一件小玩意,你只要把血滴在上面,只要你遇到你母亲的魂魄,它就会发出红光。越是接近越是如此。”说罢,那白发老者把一个罗盘放在了叶宁的手上。

        “多谢了。”叶宁感激道。虽然他也觉得要遇见母亲的魂概率极低,但是有个盼头总好过没有。他又与冥族的几人聊了的半个时辰。见到天色不早了,才告别离去。

        就在叶宁要离去之时,那冥萱儿追了上来,说道:“我送公子出去吧。”

        “那就多谢了。”叶宁道。两人一起走在庭院通往府邸出口的路上,冥府之中四周的灯光突然尽数的熄灭。刚刚还在冥府内吵杂的魂魄全都消失了。这条路上,就只剩下叶宁与冥萱儿两个人。

        “公子,能多讲一点关于你的事情么。”冥萱儿率先打破沉默不语的局面,一双美目中荡漾着些许的雾气般,在这黑夜银月之下格外的明亮。

        “我的事情么。普通人一个,也没啥好说的。”叶宁回答道。

        “那,公子可以告诉我怎么能够找到你么?”

        叶宁摇头,说道:“日后有缘自然便能相见,何必强求呢。”叶宁说道。他并非故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只是,此刻的他正面临着帝族的威胁,实在不适合把自己的身份吐露给外人。

        “连名字都不能么?公子,宁夜并非是你真正的名字吧。”冥萱儿柔声说道。语气之中没有什么责备。听上去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从那冥萱儿的神情看来,恐怕是早已识破了叶宁用了虚假的名字。

        叶宁见自己的假名被识破了,只得尴尬地笑了笑。他想了想,说道:“我叫叶宁。”

        “叶宁……宁夜。公子只把自己的名字倒转了过来,做为了自己的假名。倒也是有意思。叶宁公子,那今日一别,就待到他日有缘再见了。”两人这不知不觉间也是走到了这冥族府邸的大门。叶宁朝着那冥萱儿拱了拱手,示意告别,便离开了。

        而那冥萱儿则是站在门口处,眼中有着一丝的狡黠滑过,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从冥族的府邸离开之后,叶宁又在这个白帝城中四处逛了一下。虽然说他在这白帝城所呆的时间的并不长久,但是毕竟也是一段不长不短的经历。

        又逛了一会,叶宁也是决定上路了。他跃过那白帝城的城门,朝着会风林学院的路上去。走了一会,叶宁见这路上反正没有什么人,打算把月噬兽放出来乘骑。不过那月噬兽还在沉睡之中,也只得作罢。

        就这么走了一会,叶宁心中暗暗觉得有些不对劲。

        静,绝对的安静。叶宁回想起自己这一路上,没有听到过半点的声音,连那昆虫野兽的鸣叫吼叫声都不曾听到过。感觉上,就似是这四周被肃清了一般。

        也就是在这瞬间,在叶宁失神的这一刻。这四周区域的某个阴暗角落中,一张嘴张开,随后又再度的闭合。它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却做出了一个“动手”的嘴型。

        这野外的官道上突然就出现了数十个黑衣蒙面汉。这数十个蒙面汉每一个动作都十分的整齐而干练,看上去就是一支严明的军队般。更为难得的是,从第一个男子张开说出“动手”两个字。再到他们同时向叶宁出手攻击,整个过程不过是两秒钟不到的时间,而且没有发出半分的声响。

        叶宁反应过来,但是也已经是晚了。他进入了这群黑衣蒙面者的包围圈之中。这群蒙面者包围圈把他死死地锁在了里面,完全没有一丝冲出去的可能性。

        而且……

        “这里所有人的实力都在将级初阶之上。”叶宁心中想道。这群黑衣蒙面汉的出手太快,配合太密切了。以至于他在这短时间之中根本想不出任何的破解方法。

        而那蒙面者出手的攻击,已经渐渐朝着叶宁所靠近了。

        此时此刻,叶宁也只能够孤注一掷了。只见他双手划圆,打出三个云团掌印。其中的两个将正面冲向他的蒙面者挡了下来,还有一个则是直接被他引爆。

        延缓了正面的攻击,叶宁右手凝出逆天矛,左拳朝着左边连续击出,一个个万斤重的云团朝着那左边飞去。叶宁则是手持着逆天矛,朝着右边冲过去。

        破破破!

        此刻的叶宁手持着那逆天矛,在这黑夜之下就如同修罗再世。逆天矛配上那疯魔拳法的攻击,硬生生地把右边人群击散,冲出了一条路。

        但,这些蒙面汉哪有这么轻易让叶宁离开,只见其中一个蒙面汉朝着叶宁扑了上来,叶宁逆天矛一刺,直接刺穿了那蒙面人的胸膛。说时迟那时快,那蒙面人的身体中灵力突然剧烈地波动起来。

        轰!

        糟糕,叶宁暗道不好。叶宁神识内窥,只见那右臂的经脉之中变得紫青紫青。刚刚那蒙面人并非是简单自炸,那一炸是一种舍弃生命的战技。叶宁只感觉右臂丧失了知觉,一阵寒流在身体之中蔓延开来。

        就在叶宁还没晃过神来,那正面和左边的蒙面人已经攻了过来。这蒙面人形成了一个网,重新将把叶宁笼罩在其中。更糟糕的是,刚刚蒙面人的一炸,使得他右臂麻痹不能动弹。

        “死士。”叶宁嘴中说道。这群蒙面人即使每个单拿出来,也未必输给叶宁。更何况现在他们不畏生死,配合紧密。叶宁想从他们的围攻之中逃出来,恐怕是难上加难。

        与他们近身作战是万万不能了。如果再被他们自爆式袭击,今天恐怕就真的要死在这里。如今唯一的去路就只有一条。

        叶宁深深吸入一口气,体内的浩然正气急速流动。只见他在一呼一吸之间,那本来位于小腹位置的青色珠子突然浮到他的胸膛的位置。

        “逆天矛,出。”那胸膛之中的青色珠子随着叶宁的这一声,急速的枯萎下去,珠子中的青色越来越稀少,变得一片的惨白。最后,更是直接化成了灰烬。而叶宁的修为,也从原来士级高阶衰退到士级中阶了。

        “灭!”叶宁已经顾不得那身后斩向他的攻击了,此刻的他修为衰退到只有士级中阶,若是不能够凭借着这一逆天矛破开一条血路,恐怕他就再也走不了了。

        这是一场生死的赌博,只有到了最后的那一刻,叶宁才能知道自己是不是赌对了。

        前方的蒙面人也是察觉到这逆天矛中所蕴含着的巨大威力,随着领头的蒙面人喊出一个爆字,前方的所有蒙面人都调动着灵力,试图以爆炸来阻止叶宁的前进,逆天矛的前进。

        这群蒙面人的狠劲,愣是让叶宁吓得说不出话来。他们每个都是修炼到将级初阶的修行者,像这样等阶的修行者,在一些小门派之中就已经能够获得很高的地位了。偏偏眼前这群修行者,他们说炸就炸,完全已经将自己的性命置之于度外。

        他们如此决断,为的,就仅仅是叶宁这么一个小人物而已。叶宁一时间也是一身的冷汗,这次要杀的,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够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如此大的手笔?

        轰轰轰……!

        那一把逆天矛在这不断的轰鸣声之中,渐渐消散。哪怕这逆天矛具有着自习补给回复的能力,也抵挡不住这些带着寒潮袭来的爆炸啊。此刻叶宁的面前,那大半的黑衣蒙面人都在这自爆之中自行了断。也彻底断绝了叶宁想利用这逆天矛冲出重围的念头。

        他们所要做的,并非是拦下叶宁,而是阻碍叶宁逃脱的速度。以叶宁现在的状态,那后方的黑衣蒙面人一旦追上来,就是死路一条。

        但他们似乎也是没有想到,他们疯狂,这叶宁也是丝毫不输给他们。只见此刻的叶宁直接在这一阵阵的爆炸潮中冲入。那寒如冰冻似霜的爆炸潮冲击在叶宁的身上,叶宁死死地保持住自己的身形。

        饶是这些黑衣蒙面人再怎样冷血,看到了这浑身是血冲入爆炸寒潮的叶宁,心中都升起了一丝的退脱。只是,他们知道,如果这次的任务失败了,不单单是他们自己,恐怕他们的一家老少所有与他们有牵连的人都会惨死在刀下。

        所以,他们不能够有一丝的失败,不能够给叶宁有一丝逃脱的机会。

        叶宁迎着爆炸冲出。爆炸非但没有阻止到他的前进,反而为他争取来了一丝的时间。他身后的那些追杀他的黑衣蒙面人均被这爆炸潮搞得无法前进。而挡在他面前的,仅仅只有一个黑衣蒙面人。

        此刻再不抓住机会,要待到什么时候。叶宁早已经忘记了什么事疲倦,什么是累,什么是血,什么是痛。

        他眼中只有一件事情——前进。

        弱化版的逆天矛,击出。风破云涌,击出。

        这天空之中顿时间被一团团的云团遮蔽,无数的万斤云团,还有那嗜血而又孤独的逆天矛。都朝着那蒙面黑衣人攻击过去。而叶宁,则是紧紧地跟在这些攻击招数背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