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狂神 > 须根

须根

        不,甚至连那时候都不如。叶宁在进入风林学院的时候是师级高阶的巅峰,而现在并没有达到那个状态。

        “那群暗杀我的蒙面人,毫不畏惧死亡,而且实力也都不弱。能够拥有这样军队的势力,天下间也不多。排除了所有的因素,也只有那丹王爷适合了。”叶宁猜测道。帝族虽然也有这个实力,但是如果帝族想杀叶宁,不需要这样搞小动作。那律法长老能够轻易地杀死叶宁了。甚至现在想来,那进入自己房间翻动东西的很有可能不是帝族,而是丹王爷的这一群手下。

        “现在的我身上虽然有战技,可是一招都几乎使不出来。基本上没有任何的自保之力。而那丹王爷要杀我,以他为人的阴沉,定然是在调查清楚之后才下的手,恐怕我的身份已经被他查的一清二楚。此刻他见没能杀死我,恐怕这回风林学院的路上埋伏着众多的杀机。”叶宁细细地分析着自己目前的形势。

        “回白帝城也并不是一个安全的选择。恐怕回白帝城的路上也定然是布满了埋伏。以我目前的实力,哪怕是士级中阶的修士都能将我轻易击杀。若是呆在这里恢复,估计也不行。这洞穴虽然隐秘,但是保不准有一天会给发现。”

        这么想着想着,叶宁只觉得自己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这丹王爷的势力确实不是叶宁可以想象的。他一个小小的修行者,那丹王爷居然派来了一队将级初阶的死士来杀他。

        “现在也只有待到黑夜来临,我沿着这小路一直走下去。也不知道这小路到底会通向于何处。”叶宁想了良久,终于定下了方向。此刻除了见一步走一步之外,也没有别的方法可言。

        就这样想着,叶宁调整着自己体内的灵力。那一丝丝的灵力被他从身体的各处搜刮出来,重新聚集在一起。他把那些灵力在经脉之中运转着,此刻叶宁的经脉就似是久旱逢甘露的土地,肆意地吸收着叶宁体内的那些灵力。

        修炼了一会,叶宁醒了过啦。他仅仅只用上而来几个时辰的时间,便重新从回到了师级高阶的巅峰。这一得益于他本来就已经突破过一次,所有有经验。第二个便是因为那月噬兽的鲜血暗含着十分巨大的灵力,叶宁把这些灵力炼出来,用于身体的运转,自然而然很快就回到了这巅峰的状态之中。

        叶宁拿出了一些干粮,吃了一番,随后便决定离开这个洞穴。他四处查看了一下,确定周边没有人之后才趁着这昏暗的天色离开了洞穴之中。

        离开了洞穴之后,叶宁也不敢有丝毫的停留。他沿着这小道一直去,这山涧小道分支众多,叶宁也不知道或者尽头到底是通往着何处。此刻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走了一会,这小道上越来越荒芜,走到后面,甚至连杂草都完全消失了。每一片的土地都是龟裂,叶宁心中一沉,这种荒凉的景象,他倒是第一次看见。

        若不是知道这里的大概位置,叶宁甚至会以为自己是走到了这世界尽头之中。只见叶宁微微吸了一口气,这里的沙尘遍野。寸草不生,土地荒芜。也不知道有什么生物能够生存在这种地方之中。

        又或者,是某种生物活在这里导致了这样的情况?

        这么一想来,叶宁心中也是一惊。若真的是有猛兽在这里导致这副状况,那猛兽该会有多么的可怕啊。

        叶宁心中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他想转身离开。但是,若是按照原路返程,遇上那蒙面人恐怕也是死的份。如果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恐怕还能有一线的生机。

        “只能寄望这仅仅是我自己的胡思乱想了。”叶宁压下心中的惊慌,想到。他朝着前方继续走,只见前方突然扬起了漫天的尘土。尘土遮天蔽日,这世界仅存的一丁点光亮都在这尘土之中彻底的消失瓦解。

        叶宁心中升起的危机感驱使他连忙趴下。他死死地趴在这地上,把身体的灵力波动压制到最低的状态。地面突然出现了剧烈的震动,叶宁只感觉有一个庞然大物从自己的身边经过,那庞然大物的每一步都能够使得这大地颤动起来。

        “这到底什么东西,这天下间居然还有这种巨兽的存在?”按照叶宁的计算,这巨兽恐怕比起那风林学院的飞船还要大上不少。按照凶兽榜的排名,其中最大的精骨铁炼熊没有这种规模。

        叶宁也不敢抬头去看那到底是何种野兽。生怕一个细微的动作会引来那庞然大物的攻击,只得死死的趴在这黄土地之中。期间,叶宁更是感觉到那庞然大物在身边经过时脚差点就踩到了自己的身上。

        就算叶宁的修为是原来的程度,被这一脚踩中,恐怕都得变成肉酱。何况是现在的他。

        待到感觉那庞然巨兽离开了之后,叶宁才重新站了起来。他四周观察了一下。思索了一下,打算继续朝着前方前进。他只希望这庞然大物的窝之中能够有一些食物,毕竟他身上的干粮在也所剩不多了。

        又向前方走了一会。只见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片的森林。这看上去就像是沙漠之中的绿洲一样。叶宁心中正是惊奇之际,突然听到森林之中传来了一声的怒吼。

        “这是……?什么的叫声。”叶宁呢喃道。

        这一声的怒吼响彻天空,只见在瞬间,眼前的这一片森林便迅速地枯萎了下去。原来的繁茂变成了一片片的荒凉。还不待叶宁反应过来,这森林便是伸出各种根须,向叶宁闪电般激射而去。

        这天蔽日的血红色根须直接刺向叶宁,一幸亏叶宁一身的修为虽然没有了,但是那生死间的战斗经验还在。只见他身形一晃,直接从那血红色根须的围攻之中逃脱。在叶宁原来所在的位置之上,遍布无数的根须。从地底射出的,直接刺出的……等等。若是叶宁走慢一步,恐怕就已经给这些血红色根须刺城蜂窝了。

        “该死的,这都是一些什么东西。”叶宁的心中道。这些新出现的根须明显于刚刚出现的那一声吼叫有关。那一身吼叫直接导致了森林枯竭,生出。叶宁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

        “这片森林定然是在为刚刚那吼叫的猛兽觅食。就是不知道这猛兽到底是何方神圣。而且,刚刚离开的那只巨兽和森林深处的巨兽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关系。”

        正当叶宁在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走下去之时,在他的身后,突然发出了火箭升天而起的声音。叶宁回过头看去,只见原来他所在山洞上空有一阵光亮闪过,那是信号弹所发出的光亮。

        “那群人发现了我留在山洞的踪迹。”叶宁心中想道。算起来,叶宁也已经在那山洞中停留了好几天的时间,那些蒙面人能够找向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此时的叶宁已经退无可退,以他现在的实力,要想从那些蒙面人的手下再次逃脱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而且,恐怕用不了多久的时间,那些蒙面人便会追上来。

        退无可退,只有进。

        叶宁从空间袋之中拿出一把钢刀,这钢刀是许久之前母亲送给叶宁的礼物。叶宁一直作为一个纪念物,放在空间袋之中没有使用过一次。想不到今天居然能够派上用场。

        单手提着钢刀,叶宁往那枯萎的树林深处直接冲过去,遮天蔽日的血红色更需直接刺向叶宁。这些血红色的根须之中蕴含着一种霸道的灵力,若是被刺穿,恐怕不消片刻整个人就会被吸干吸净,变成人干。

        饶是早就有心理准备,叶宁还是被这阵势下了一跳。只见叶宁单手挥舞着刀刃,用力地砍在这些血红色的之上。

        一声闷响,那钢刀的刀刃直接被这血红色的弄得翻刃了。显然,这一把钢刀根本就斩不断这些。这些的硬度恐怕比起那大多数的防具还要坚固。

        “该死。”叶宁一个地滚,直接朝着躲过了那些的攻击。这些血红色的显然要比他想象中更为之难对付,不单止十分的具有攻击性,而且还极为之坚固。

        本来还带着的三分希望此刻又减少了一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叶宁心中一沉,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

        “不管了,既然我在能在众多将级初阶的蒙面人围攻之中碎珠,以赌博的形式来逃脱而出。那么这一次我同样也能做一个赌博。”叶宁的眼中重新浮起一丝的疯狂之色。

        他居然把那卷刃的钢刀,对准着自己。一步,两步,叶宁计算着这血红色能够对他进行攻击的最远距离。在计算清楚之后,叶宁停了下来。

        “三、二、一!”几乎是在瞬间,叶宁手中的钢刀挥落。只见叶宁左手的尾指直接被这一斩斩断,叶宁面不改色,一把抓起那断指往那右方丢过去,而自己则是全速朝着左方前进。

        那些血红色根须在空气之中闻到鲜血的味道,极大多数都朝着那在空间滑行的断指激射而去。叶宁趁着这么一段短短的时间,竭力地前进着。

        但是,这枯竭森林之中的根须又何止那几十条。叶宁这一路走来,只觉得这地底下有着无数的根须在不断的蠕动着。在这荒芜的土地之中,向着自己所在的位置蔓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