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巫神纪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就计
    “昊!”青影被姬昊突兀的行动吓得魂飞天外。

    数千敌对部落的战士就在山崖下,隔着宽达数里的剧毒荆棘丛遥遥相对。河对岸密林中,有更多更强大的敌人虎视眈眈。

    姬昊孤零零一人,突然冲进了敌人阵列中,这无疑是送死!

    冷汗‘唰’的一下浸满全身,青影背后大片青色风劲喷出,青风中隐约可见一对大鹏羽翼若隐若现。身形微微一晃,身体四周大片青色的风纹扩散开,隐隐可见数十重残影在青影身边若隐若现。

    青影正要冲出去将姬昊抓回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肥熊突然抬起了一只熊掌。

    倒霉的青影没有注意看脚下,他一脚绊在肥熊的熊掌上,‘啪’的一下结结实实的拍倒在地。青影动用了血脉神通蓄势冲出,势道强得惊人,这一下拍倒在地上,冲击力也大得吓人。

    青夷部的战士本不以肉体强悍、力量强大而见长,这一下面孔朝下的拍在地上,青影直摔得四肢百骸差点散架,地面被他撞出了一个人形大坑,坑里面还有一滩鲜血煞是刺目——这是青影撞出的鼻血。

    “该死的,肥熊!我要把你的熊掌烤了!”青影摔得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抽搐着好容易抬起头来,咬牙切齿的向着肥熊低声咆哮着:“昊……有危险!”

    肥熊眨巴着小眼睛,犹如看白痴一样看着青影。

    青影看着肥熊小小的眼珠里复杂的神色,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我很像傻子?”

    肥熊咧开嘴‘嘎嘎’一声,打了个呵欠,探过头去,长而肥腻的舌头狠狠的在青影的脸上舔了一下。青影阴沉着脸,眯着眼看向了站在剧毒荆棘丛中一动不动的老树妖。

    “嗯,我差点忘了,这小子一路上招来的山精水怪呢?他们在哪里?”

    姬昊眼前血影闪烁,脑子里不断回荡着尖锐的鸣叫声。这个声音在不断的呼唤他的名字,每一次呼唤都有一种莫名的力量直接攻击他的灵魂,好似无数把小刀要把他的灵魂撕成粉碎。

    神魂空间内,茫茫白气一阵翻滚,逐渐凝成了一枚圆碟。

    虚影坐在圆碟上,俯瞰着姬昊紫光四射的紫府元丹,瓮声瓮气的咕哝着:“小家伙,你在干什么?嗯?有人在用唤魂诅咒的术法?你的灵魂之力都结成了紫府元丹,不会这么轻易被人控制吧?”

    姬昊分出了一丝神念,‘嘿嘿’向虚影笑了几声。

    虚影双手抱在胸前,轻轻的摇了摇头:“小家伙胆子够大的……嗯?你身上的这件贴身的软甲?”

    姬昊背后大片火光喷出,火焰凝成了羽翼,他带起大片残影,迅速掠过了向他扑来想要逮住他的敌人。无数战士大声的呼喝着,张开双手向他抱了过来,但是姬昊就好像涂了油的泥鳅,这些动作缓慢的战士根本摸不到他的边。

    “一个叫阿宝的朋友送我的!”姬昊化为一道长长的火光掠过了火豹部的驻地,掠过了小河,避开了猛鬼部赤角等战士的阻截,轻快的冲进了密林:“我让阿爸试过,这套软甲很结实。”

    “结实……”虚影带着一丝悻悻的咕哝道:“软甲结实,可没有自身结实可靠。像我,就从没有穿戴过任何甲胄。”

    赤角挥动沉重的木桩,步伐隆隆的紧追不舍。他跟在姬昊身后大声咆哮,木桩舞得和龙卷风一样,无数草木被木桩带起的劲风撕碎,无数大大小小的木头碎片呼啸着向姬昊打了过来,纷纷撞在流光火翼上被烧成了灰烬。

    姬昊丝毫不理睬身后的赤角,他绷紧了脸蛋,双眸无神摆出了一副神魂不受自主的模样,速度极快的向密林深处窜去。

    一边极快的掠过茂密的树林,姬昊一边好奇的问虚影:“说起这个,你从未用过任何甲胄?这可真了不起……不过,你会炼制甲胄或者其他的巫器、巫宝么?阿宝炼器的手法很高明,我倒是有点羡慕。”

    不等虚影开口,姬昊说道:“我用九字真言丹经交换了补天不漏诀,我也不占你便宜,我这里还有其他的修炼法门,你看看有合适的炼器之术,我们再交换呗……哪怕你看不上这些修炼法门,给我的炼器之术品级低一点我也不在乎,反正我不会不是?”

    良久的沉默,直到姬昊都来到了布置唤魂祭坛的林间空地,虚影才慢吞吞的说道:“炼器之道……小术尔,不值一提……吾随手一拳,什么甲胄都能破去,炼器做什么?”

    姬昊呆了呆,在林间空地边缘站定了脚步,他略带一丝诧异的问道:“你,不会?”

    虚影继续沉默,他双手抱在胸前,身体下方的圆碟迅速的崩解,化为一丝丝白色雾气融入了神魂空间。随后无声无息的,虚影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如平日那样,姬昊怎么也无法发现他到底藏在哪里。

    ‘姬昊~~~’!

    祭坛上,扭曲的面孔声嘶力竭的尖叫着。

    姬昊的身体很配合的剧烈抽搐了一下,犹如行尸走肉一样,浑身裹着淡淡的火光,一步一步的向祭坛走去。

    站在祭坛前的枯瘦老人‘桀桀’笑着,用黑色的骨棒轻轻的敲了敲祭坛,转身向姜媱看了过去:“尊敬的巫祭,这小子已经被我彻底掌控了灵魂,他已经是我的傀儡……您许诺给我们魍魉部的好处,您看?”

    ‘轰’的一声,一株十几人合抱的古木被赤角一棒子打得粉碎,狂风卷着无数木屑吹过了林间空地,赤角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指着姬昊大声吼道:“黑瘔,你别想独占好处!巫祭大人许诺给我们的好处,我们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用力跺了跺脚,赤角看着姜媱厉声喝道:“女人,不要忘了,你就算抓住这个小子,他的阿爸找来后,你还要我们帮忙,才能把他阿爸也生擒活捉呢。”

    姜媱厌恶的看了一眼语出无状的赤角,倨傲的昂着头,慢慢的走到了姬昊面前,伸手托住了姬昊的下巴,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你们这些蠢货……我许诺给你们的东西,自然一点都不会欠你们的。”

    手指用力的捏住了姬昊的面孔,姜媱咬着牙冷笑道:“姬昊,你这个该死的狗-崽子!”

    姬昊浑浑噩噩的眸子突然回复了清醒,眸子里一团金红色的火光喷薄而出。

    ‘锵’的一声剑鸣,姬昊拔出从黑水玄蛇部大巫手中抢夺的利剑,笔直一剑刺进了姜媱的心口。

    手腕一转,锋利的长剑在姜媱的心口内狠狠的搅了搅,姬昊厌恶的呵斥道:“姜媱,你这个贱-女人有完没完?不把你弄死,你一直缠着我家不放了不是?”

    姜媱犹如见鬼一般看着姬昊。

    祭坛前的老巫祭更是吓得嘶声尖叫起来。

    ***

    推荐票,推荐票!

    请投推荐票!

    谢谢,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