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宝谛独辉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橙味姑娘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橙味姑娘

        鹿角给鹿茸的感觉可以用“橙味”来形容,鹿茸最初接触饮料,接触的橙汁,橙汁是黄色的,好喝,他第一次喝橙汁,感动,这东西怎么这么好喝,颜色还这么好看。每当他看到黄色的橙汁,都感动,都会沉醉在橙汁的味道中。

        在鹿茸的味觉系统中,橙汁绝对是上等地位,橙汁在鹿茸心中的地位,可以和他的生命相比,不让他喝橙汁,他宁愿去死。

        鹿角这个姑娘,既没有穿黄颜色的衣服,也没有手中拿一杯橙汁,但不知怎的,这鹿角给鹿茸的感觉,就是橙味的,像橙汁一样。

        在鹿茸的心中,凡事只要跟橙汁扯上关系,就不俗。橙汁,橙汁的味道,代表了激动、兴奋、愉悦、美味、高档、无与伦比。所以鹿茸形容鹿角是带有橙味的姑娘,这是对鹿角的高度评价,鹿茸很少这样评价一个人。

        必须知,鹿茸已经不是过去的鹿茸了,杨冬在鹿茸走后,联系过鹿茸,想请鹿茸回去,继续跟着他做事,但鹿茸拒绝了。杨冬觉得鹿茸不识好歹,给脸不要脸。这些,鹿茸都不在乎,鹿茸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他只做他认为对的事情,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

        鹿茸已经不是过去的恶人了,他从各个方面洁净自己,他就是要使自己成为一个新的自己,让过去臭气的自己,成为一个橙味的自己。橙味,在鹿茸心中具有崇高的地位,凡事跟橙味扯上关系,就很了不起。

        鹿茸平时去吃饭,总爱喝橙汁,就算不吃饭,也要喝橙汁,饭可以不吃,橙汁不能不喝。鹿茸爱橙汁,没有橙汁的世界,还能叫世界吗?

        鹿茸对橙汁的热爱,鹿角知道,鹿角对鹿茸的这个爱好,是理解的。毕竟鹿茸没喝过什么东西,对某一种饮料发狂,是可以理解的。

        鹿角虽身居荒野村,但他生活是很丰富的。家中冰箱里有好多喝的,她从小就喝过各种奶,不同动物的乳制品,有不同味道,鹿角对乳制品的研究是深入的,他更喜欢乳制品,不喜欢橙汁。

        鹿茸和鹿角发生了分歧,一个喜欢橙汁,一个不喜欢橙汁。鹿茸讲了一个话,他时常把这话当真理。他的意思是,所有喜欢橙汁的人,都是高尚的人,所有不喜欢橙汁的人,都是俗人。

        鹿茸的话,惹鹿角不高兴了,因为鹿角就是一个不喜欢橙汁的人,难道鹿角就是鹿茸口中的大俗人吗?鹿茸讲话,可真不叫人高兴。

        鹿茸说了使鹿角不高兴的话,鹿角就叫来一只羊,那只羊很听话,用角顶鹿茸顶倒了,鹿茸爬起来,看着这只羊,那么大的角,鹿茸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鹿茸形容鹿角为橙味姑娘,鹿角还是很高兴的。鹿茸跟鹿角在一块儿放羊,鹿茸没有给杨冬说他在放羊,放羊是自己的事情,不足为外人道。

        放羊是一种很好的活动,表面上是放羊,其实是在放飞自己的心情。

        鹿茸在放羊时,他的心,跑到了遥远的天边。鹿角看不出鹿茸在想什么,他手在鹿茸眼前晃晃,这鹿茸,像是盲人,丝毫没有感觉到鹿角。

        鹿角告诉鹿茸,她的哥哥在砖瓦窑干活,窑烧物体,将物体烧成理想模样。鹿角给鹿茸讲了一个离奇事情,她的哥哥在砖瓦窑上,和他的同事,看到了惊人的一幕,那就是,在窑烧砖时,窑里有声音,后来那砖差不多烧好了,就有一个动物从火里出来,这动物是什么动物,鹿角的哥哥没有结论。

        传说,有些动物是不怕火的,在火中焚烧,就如同是在火中洗澡。那个窑上的动物,引得包括鹿角哥哥在内的很多人驻足观看,那动物也不伤人,因为十分耐烧,从火里出来的,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动物,有人猜测是从残梦星来的外星动物,这动物是什么,人们很好奇。但光好奇没用,这动物,需要带到黑雄姿面前,让黑雄姿鉴定一下,黑雄姿见过大量动物和植物,他可以鉴定一个动物是不是从外星球来的。

        鹿茸对鹿角讲述中的那个火里出来的动物发生兴趣,他想见到鹿角的哥哥,让哥哥带他去看看那只动物。鹿茸也叫鹿角哥哥为哥哥,鹿茸好奇那只火都烧不坏的动物,看看那是何物。

        鹿角要求鹿茸先把羊放好,再想其他,鹿茸只好默默放羊,这些羊,只顾低着头吃草,这些羊,像牛一样能吃。

        鹿茸跟鹿角说了很多话,他心里一直有很多话,想要找个人说,但是总是找不到合适的人。这鹿角就是合适的人,鹿角是一个很会倾听的人,会倾听的人有一颗安静的心,他能倾听鹿茸的讲述。鹿茸像一个老人一样,对自己过去的事情,娓娓道来,鹿茸当然有虚构的成分,有时虚构的成分很大。

        他对鹿角说了很多话,该说的都已经说了,鹿茸把鹿角当成了一个倾听者,这是好听的说法,鹿茸其实把鹿角当成了垃圾桶,内心的好多事情,坏的事情等等,都讲给鹿角听。这就等于,鹿茸将内心洗了一遍,如此一来,内心干干净净。

        目前为止,鹿茸内心空了,因为好多事情都被他讲了出去。这时候鹿角知道鹿茸不是做生意赔了来到荒野中,而是离开了大哥,独自进入了陌生的荒野。鹿茸是真诚的,他没有撒谎,他将他跟杨冬、黄根做的恶事,都讲了出来。

        鹿角看得出来,鹿茸是想赎罪,赎自己的罪,但仅仅靠真诚的反悔,是不是就可以抵消杀人的罪名,是不是就可以抵消偷盗的罪名,是不是就可以抵消那么多的罪名?鹿茸深度忏悔,在鹿角面前忏悔,像是对着一个神,一个可以饶恕世人罪过的神。

        鹿茸幼年,就遭遇的不公待遇,知识他童年闷闷不乐,他整个童年是痛苦的,那黑暗的童年,已经造成他内心极大的阴影。他很早就见到许多人性的丑恶,欺骗、蛮横、杀戮、外星人炸毁民宅等等。童年的记忆那般痛苦,后来,到了少年,鹿茸成长成为一名痛苦的少年,然后他经历了痛苦的青春期,成人后,一直痛苦到现在。不过到目前为止,他好了很多,内心的话,拿了出来,内心的垃圾,清理了出来。

        鹿茸惊讶的是,当他讲出自己过去杀人的经历时,如果是一般的人,会表现出惊讶、不解、厌恶,会以直接的方式或者委婉的方式远离他,但是鹿角没有,鹿角静静地听着鹿茸的讲述,她没有表现出厌恶的神情,她还给鹿茸喝心灵鸡汤,心灵鸡汤真的很好喝。

        罪过的人,需要饶恕。曾经的杀戮,已成过去。鹿茸见惯了别人的杀戮行为,他自己也进行过好多杀戮他人的行为,那些好的、坏的经历,都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吧,但愿它们是流向大海的河水,一去不复返。

        鹿茸心情好了,因为鹿角给鹿茸喝了好多心灵鸡汤,干了这碗鸡汤,鹿茸刚才似乎在跟鹿角一起喝汤,相互鼓励。

        心情好后,鹿茸谈高雅的事物,讲到了诗人。鹿茸知道一个有名的诗人,他叫小摔,小摔是很有名的诗人,不知道小摔的人,就不是人,这是鹿茸的话。

        以前有诗人,慨叹东流的河水,意思大概是感叹好多事物,一去不复返,恰如那东流的河水。可以看出,那些诗人,心情多么焦急,他们叩问世界,想要获得真理,但真理,没有被他们看到。好多自然科学的知识,他们是不懂的,这要等到社会有了发展,才可以被人知晓。他们在世界中,有很多不解的问题,不知道脚下的大地,是个地球,不知道宇宙中很多事物,这样看来,他们的灵魂其实是寂寞的,他们的精神,是缺乏营养的。

        可喜的是,人类正在探索自然,正在认识自然,人们的认识,一点点步入正轨,对自然的认识,慢慢地正确起来,人们的精神,逐渐有了营养。

        鹿茸跟鹿角谈诗人,又谈宇宙,谈人生感悟,谈天说地,鹿茸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原来这么能说会道,口才真是好。

        鹿角见鹿茸这么能说,也跟鹿茸说笑,谈笑间,轻风吹过羊群,天上风轻云淡。

        鹿茸是喜欢这种状态的,跟羊群在一起,就好像,自己也是羊。

        但鹿茸不是羊,鹿茸不是羊,鹿茸是鹿茸,他还是需要面对事实,对,他需要面对事实。目前警方正在逮捕鹿茸,通缉令贴的满世界都是。鹿角问鹿茸,他们为什么抓你?鹿茸只说,他们是警察。

        一个犯人,在荒野的一个村子中,跟一个美玉一样的姑娘,说起了他的伤心事,他讲述他罪恶的历程,渴求上天饶恕,然而这饶恕不会降临,真的不会。鹿茸将来会怎样?会逃过警方的追捕吗?会逃过大侦探的搜寻吗?他会死路一条吗?因为未知,所以有趣。(未完待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