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被石化的洛丽丝夫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里出了什么事,出了什么事?”

    费尔奇无疑是被马尔福的喊声吸引过来的,他用肩膀挤过人群。接着,他看见了洛丽丝夫人,跌跌撞撞地后退几步,惊恐地用手抓住自己的脸。

    “我的猫!我的猫!洛丽丝夫人怎么了?”他尖叫道,几乎快要晕了过去。

    “是你!”费尔奇突然走过去抓住艾文,尖声嚷道,“是你杀死了我的猫,杀死了它!我要杀死你,我要”

    “放开我!”艾文打掉费尔奇的手,“我没有动那只猫一根寒毛,没有人碰他,我们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撒谎,你在撒谎!”费尔奇大声尖叫道,“有人看到你行凶了,是不是?!”

    “费尔奇!”

    邓布利多赶到了现场,后面跟着许多其他老师。一眨眼的工夫,他就走到艾文、哈利、罗恩和赫敏身边,把洛丽丝夫人从火把支架上解了下来

    “跟我来吧,费尔奇。”他对费尔奇说,“还有你们,梅森先生、波特先生、韦斯莱先生、格兰杰小姐。”

    洛哈特急匆匆地走上前来,手舞足蹈的说,“我的办公室离这儿最近,校长!就在楼上,你们可以去那儿。”

    “谢谢你,吉德罗!”邓布利多点了点头。

    沉默的人群向两边分开,让他们通过。

    他们在洛哈特引领下陆续进入到他昏暗的办公室,麦格教授和斯内普也跟了上来。办公室墙上一阵骚动,艾文看到照片上的洛哈特慌慌张张地躲了起来,他们的头发上还带着卷发筒。

    这时,真正的洛哈特点燃桌上的蜡烛,退到后面。邓布利多把洛丽丝夫人放在光洁的桌面上,开始仔细检查。

    他看得很仔细,长长的鹰钩鼻的鼻尖几乎碰到了洛丽丝夫人身上的毛,修长的手指轻轻地这里戳戳,那里捅捅。麦格教授弯着腰,脸也差不多碰到猫了,眯着眼睛细细地看着。

    斯内普站在他们后面,半个身子藏在阴影里,显得阴森森的,脸上的表情十分古怪,就好像在拼命克制自己不要笑出来。洛哈特在他们周围徘徊,不停地出谋划策。

    艾文、哈利、罗恩和赫敏紧张地交换了一下眼色,拘谨的坐到烛光照不到的几把椅子上。费尔奇站在他们身后,目光死死地盯着艾文看,好像已经认定他就是杀死猫的凶手。

    “肯定是一个魔咒害死了它,很可能是变形拷打魔咒。【愛↑去△小↓說△網w  qu 】我多次看见别人使用这种咒语,真遗憾我当时不在场,我恰好知道那个解咒法,本来可以救它的。”

    听到洛哈特的话,站在艾文身后的费尔奇伤心的抽搐起来。

    然后,他突然间瘫坐在桌旁的一张椅子上,用手捂着脸,不敢看洛丽丝夫人,模样十分的可怜。

    这时,邓布利多低声念叨着一些奇怪的话,并用他的魔杖敲了敲洛丽丝夫人,然而没有反应。洛丽丝夫人还是僵硬地躺在那里,如同一个刚刚做好的标本。

    “校长,这只猫已经死了!”洛哈特说,“我记得在瓦加杜古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一系列的攻击事件,我的自传里有详细记载。当时,我给老百姓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护身符,一下子就解决了问题。”

    “教授,它没有死,只是被石化了。”

    艾文觉得自己必须说些什么,不然放任洛哈特继续这么刺激费尔奇,后者很可能会跳过来找自己拼命。

    “胡说,就是你杀了他!”费尔奇高升尖叫道。

    “梅森先生说的没错,它没有死,费尔奇。”邓布利多轻声说,“它被石化了,一个高深的黑魔法,一年级学生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是他干的,是他干的!”费尔奇唾沫四溅地说,肥胖松垂的脸变成了紫红色,“你们看见了他在墙上写的字,我的洛丽丝夫人曾经多次阻止他进入三楼那个女生盥洗室,他一定是怀恨在心。”

    “我没有,我根本没碰那只猫!”

    “那么,大名鼎鼎的万事通先生为什么要试图进入一间女生盥洗室?”斯内普阴沉地目光扫过艾文,“难道那里有什么东西能登载到你那份胡编乱造的报纸上?”

    “我、我正在找城堡里的幽灵给我的报纸提供新闻来源,我认为有必要和哭泣的桃金娘谈一谈,她对霍格沃茨非常的熟悉,不少女生都喜欢她。”艾文磕磕巴巴的解释道,他说的这些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我对此深表怀疑。”斯内普的嘴唇扭动着露出一丝讥笑,目光转向坐在一旁的哈利,“整件事情充满了一系列的疑点,你们为什么会在不该在那个时间出现在那个地方,为什么要到上面的走廊去,为什么没有参加万圣节的宴会?”

    斯内普提出一连串的疑问,让艾文感觉他像是一本十万个为什么。

    还好不用他回他,哈利、罗恩和赫敏争先恐后地解释他们去参加忌辰晚会。

    “来了几百个幽灵,他们可以证明我们在那儿。”

    “可是在这之后呢,为什么不来参加宴会?“斯内普漆黑的眼睛在烛光里闪闪发光,“为什么到上面的走廊去?”

    “因为罗恩在忌辰晚会上和哭泣的桃金娘发生了一点误会,我们要去找她道歉。”

    “和一个鬼魂道歉,不吃晚饭?”斯内普枯瘦的脸上闪过一个得意的笑容,“我认为,鬼魂在晚会上提供的食物大概不太适合活人吧。”

    “我们不饿。”罗恩大声说,同时他的肚子叽里咕噜地响了起来,斯内普难看的笑容更明显了。

    “我的意见是,校长,他们没有完全说实话。”他说,“我们或许应该取消他们的一些特权,直到他们愿意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们。我个人认为,最好让梅森停办他那份可笑的报纸,让波特离开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等他们态度老实了再说。”

    “说实在的,西弗勒斯,”麦格教授厉声地说,“我看没有理由让这些孩子停止他们喜爱的课外活动,这只猫又不是被报纸或者扫帚打中了脑袋,而且没有证据显示他们做了任何错事。”

    邓布利多用探究的目光看了四个人一眼,蓝眼睛炯炯发亮的凝视着他们,似乎看透了一切。

    “只要没被证明有罪,就是无辜的,西弗勒斯。”他坚定地说。

    斯内普显得十分恼怒,费尔奇也是一样。

    “我的猫被石化了,我希望看到有人受到一些惩罚!”

    “我们可以治好它的,费尔奇。”邓布利多耐心地说,“斯普劳特夫人最近弄到了一些曼德拉草,一旦它们长大成熟,我就有一种药可以使洛丽丝夫人起死回生了。”

    “我来配制,”洛哈特插嘴说,“我配制了肯定有一百次了,我可以一边做梦一边配制曼德拉草复活药剂。”

    “请原谅!”斯内普冷冷地说,“我认为我才是这个学校的魔药课老师。”

    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洛哈特不安的扭了扭身体。

    “你们可以走了。”邓布利多对艾文、哈利、罗恩和赫敏说。

    他们尽量加快脚步,差点跑了起来。来到洛哈特办公室的楼上时,他们钻进一间空教室,轻轻地关上门。

    黑暗中,赫敏眯着眼睛看着艾文、哈利和罗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