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就是想揍你一顿_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_玄幻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就是想揍你一顿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就是想揍你一顿

 热门推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是一间狭长、低矮的地下室,墙壁和天花板都由粗糙的石头砌成,圆圆的,泛着绿光的灯被链子拴着,从天花板上挂下来。正对着入口,是一座雕刻精美的壁炉台,里面噼噼啪啪地燃着火,映出坐在厨围的雕花椅上的几个斯莱特林学生的身影。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父亲刚寄来的我去把他拿来。”马尔福示意艾文和哈利做到远离炉火的两张空椅子上去。

    两人对视了一眼,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幸运,还没有等他们询问马尔福,他居然主动把卢修斯马尔福寄来的东西拿给他们看。

    就是不知道卢修斯寄来了什么,会不会跟密室有关。

    片刻之后,马尔福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一张像是剪报一样的东西,他把它塞到哈利鼻子底下。

    “高尔,你看了准会哈哈大笑的。”

    艾文看到哈利的身体轻微颤抖着,他从侧面看清了上面写着什么,是关于韦斯莱先生的新闻:

    魔法部的调查滥用麻瓜物品司主任亚瑟韦斯莱,今日因其对一辆麻瓜汽车施以魔法而被罚款五十加隆。

    经调查,这辆被施过魔法的汽车,于今年早些时候在霍格沃获魔法学校撞毁,该校的一位董事卢修斯马尔福先生近日打电话要求韦斯莱先生辞职。

    “韦斯莱破坏了魔法部的名誉。”马尔福对我报记者说,“他显然不适合为我们制定法律,他的那个荒唐可笑的麻瓜保护法应该立刻废弃。”

    韦斯莱先生对此不置评论,不过他的妻子叫记者离开,不然她就把她家的食尸鬼放出来咬他们。

    令据本报早前刊登过的特约评论文章《呼吁魔法部关注未成年巫师飞行安全》,该篇文章的作者,年仅十二岁的赫敏格兰杰小姐代表霍格沃茨所有小巫师表示,韦斯莱先生此举严重危害到了未成年巫师安全,希望魔法部能尽快采取行动。

    “怎么样?”当哈利把剪报递还给他时,马尔福不耐烦地问道,“你们是不是觉得很有趣?”

    “哈哈哈。”艾文和哈利干巴巴地笑了几声。

    “猜猜韦斯莱一家看到这则新闻后的表情吧,被自高自大的泥巴种格兰杰写的评论文章攻击,这简直太美妙了。”

    艾文不清楚韦斯莱先生会做何感想,但是他很庆幸赫敏没有跟过来,不然她一定难过的要死。

    看来要想办法,不能让她看到明天早上的《预言家日报》。

    “对了,听说那个罗恩韦斯莱最近也被袭击了,我对此一点都不感觉到奇怪。”马尔福轻蔑着说,“瞧韦斯莱一家人的行为,简直就是纯种巫师的耻辱。”

    艾文努力拉住哈利,好让他不至于太过冲动扑向马尔福。

    “德拉科,别提什么韦斯莱了,说说密室和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吧。”哈利试探着说,“你肯定多少知道一些,是谁操纵了这一切。”

    “你明知道我不知道,高尔,还要我对你说多少遍?!”马尔福厉声说,“老爸不肯告诉我密室上次被打开的具体情况,那是五十年前的事了,他还没有出生,但是他什么都知道。他说这一切都是保密的,如果我知道得太多,就会显得很可疑。但上次密室上次被打开时,一个泥巴种死了。”

    “这个我们知道,是哭泣的桃金娘。”艾文补充道。

    “当然啦,我告诉过你们。”马尔福顿了一下,津津乐道的说,“既然上次死一个泥巴种,这次早晚也是时间问题。我希望是格兰杰,或者那个梅森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哈利的身体使劲颤抖着,艾文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克制住没有跳过去暴打他一顿。

    “那你知道吗,上次打开密室的那个人有没有被抓住?”

    “据说他被抓到,然后被开除了。”马尔福说,“你们可以去查查五十年前的学生名录,不管他是谁,大概还在阿兹卡班。”

    艾文看到哈利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就知道他将这个错误的情报作为重要的信息,当他和赫敏查到最后,就会发现那个开除的学生正是海格,但海格实际上是被冤枉的。

    “德拉科,你爸爸肯定知道些什么,这可真厉害!”艾文小心翼翼的问道,“能说说他最近都接触过什么人么?也许这是一个线索,可以帮助我们知道斯莱特林的传人是谁。”

    “你这是什么意思,克拉布?!”马尔福瞪了她一眼,大声的说道,“你难道是在怀疑我老爸交友品味,和亚瑟韦斯莱不一样,他接触的都是真正的纯种巫师。”

    “可是”

    “得了,虽然我也想帮助那个斯莱特林的传人,但是老爸叫我不要抛头露面。”马尔福继续说道,“不过你们知道,《预言家日报》居然还没有报道学校发生这些攻击事件,真让我吃惊。”

    “也许这件事情并不值得报道,那个拉文克劳的女生只是被石化了,邓布利多会让她恢复过来的。”

    “是啊,一定是邓布利多将一切掩盖起来。”马尔福若有所思的说道,“我希望事态能够继续恶化下去,这样他就会被解雇了。我老爸总是说,让邓布利多当校长是这个学校碰到的最倒霉的事。他喜欢麻瓜。一个体面的校长决不会让梅森、格兰杰、克里维那样出身的家伙进入学校的。”

    “邓布利多是最棒的校长。”哈利咬牙切齿道,“格兰杰总是能够拿到年纪第一,梅森的魔咒也很厉害,克里维”

    “典型的格兰芬多腔调,那个粗鲁的学院简直糟糕透了。”马尔福恶毒的说道,“尤其是那个可恶的泥巴种梅森,他居然敢用障碍咒偷袭我,我早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是么?!”哈利对此表示怀疑,“他除了魔咒之外,其他方面也非常的优秀,看看他办的那份报纸”

    “我猜那个泥巴种一定是跪下去舔波特的鞋子,才让波特同意将他母亲的文章放到那份可怜的报纸上去。”马尔福用夸张的强调继续说道,“用他母亲的死亡来吸引人,当然啦,这也是那个女人除了给波特留下一个可以到处炫耀的可笑伤疤外,唯一还能起到的一点作用。”

    不得不承认,马尔福确实特别的讨厌。

    听到对方侮辱自己的母亲,哈利脸色涨得通红,鲜血直往上涌,艾文也跟着喘着粗气。

    “真奇怪,你们今天晚上是怎么了,好像有点不对劲。”马尔福抬起头,奇怪的看着他们。

    “没什么,只是我忍你很久了。”艾文揉了揉手上的关节,阴森森的看着马尔福。

    “克拉布,你、你想干什么?”马尔福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很简单,就是想揍你一顿。”他刚刚说完,便扑上去狠狠地给了马尔福一拳。

    哈利愣了一下,也跟着扑了出去,他们现在是克拉布和高尔的样子,以两个人目前的块头,马尔福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他甚至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